www.dafa888bet

第049章 上海滩(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刀疤一咬牙,也是向前一喊:“上啊,兄弟们。”

    六七百个苦哈哈就这样在码头里展开了混战,台州帮胜在狠辣,个个手执利刃,大砍大杀,刀刀见血。

    而山东帮胜在人多,而且他们手里的武器是扁担,这玩意比起砍刀来可就长了不止一点。在这种肉搏中,那可就是一寸长一寸强。

    很快就出现了死伤,往往是一个台州帮刚刚砍翻了一个,转身就被三四个扁担深深的砸翻在地,然后就是一顿烂砸,生死不明了。

    人类最原始的凶蛮和血腥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现,不是你削掉我一只耳朵,就是我砸断你一根肋骨。其实我们谁也不认识谁,我们下这么狠的手无非只是希望自己能够更好的活下去。所以,你去死吧!

    对于这种混战场面,王振宇心里摇了摇头,真是一点战略战术都没有,完全就是比人多比人狠。

    正想着,场面突变,本来因为人少处于劣势的台州帮突然出现了一股三十多人的小团体,如箭头一般杀入战团。这三十多个人一看就是厮杀的老手,出手利索,而且进退一致,互相配合,互相保护,看得王振宇顿时眼前一亮。

    这帮子人的加入,立刻扭转了局面,他们所到之处,山东帮根本无法抵挡,很快就跟砍瓜切菜似的倒了一大片。

    混战仅仅进行了一分多钟,已经有百来人倒在了地上,死者的惨状,伤者的呻吟,深深的刺激到了交战的双方本不强健的神经。

    平日里,他们都是这个社会最卑微的存在,自卑,胆小是他们的性格特征。如果不是结社,如果不是因为人多,很难想象他们现在敢于如此勇烈的在这里厮杀。

    但是勇气到这里也就为止了,淋漓的鲜血和痛苦的呻吟突然让他们从狂热回到现实。胆小,自卑的他们又变得恐慌起来。

    逃,是人类面对危险时最自然的反应。最先崩溃的是刀疤借来的山东帮兄弟,这些人本来只是过来撑场的,原本动手也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显然台州帮的凶悍程度已经大大超出了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极度恐惧之后,溃散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更为可怕的是,恐惧还是互相传染的,刀疤自己的手下也受到了这些山东老乡的影响,跟着就失去了斗志。

    结果仅仅几分钟,前来挑场子的山东帮就被台州帮杀得大败。见事不可为,刀疤懊恼的一跺脚,带着亲信拖着部分受伤的弟兄一起跑了。

    肥佬荣也依着江湖规矩,并没有赶尽杀绝。

    王振宇见混战结束,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却看见杜月笙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这伙子溃败的人估计就是杜二哥的人了。

    果然,杜月笙心情非常不悦的吐了四个字:“一帮废物”。

    王振宇笑了笑:“二哥,你答应带我去尝尝江浙菜的,可不能失言哦,我今天要吃吃东坡肉,不知道有没有正宗的杭州菜馆啊。”

    杜月笙立刻恢复常态:“有的,有的,三弟啊,我们现在就去。。。”

    到了下午,黄公馆来人了,因为都是门人,说话也还算客气,但是内容就不怎么中听了。

    原来中午的时候,肥佬荣跑到黄公馆找黄老板理论去了,一口咬定是杜月笙要夺自己的地盘,虽然没有证据,但是肥佬荣充分发扬了流氓的本色,非常明确的告诉黄老板,只要出了黄公馆的门,他就要杜月笙的手和脚,据说这已经是很给黄老板面子了。

    当时黄金荣就气得不轻,虽说自己现在的江湖地位十分崇高,但是总免不了会有肥佬荣这样的不给面子的二百五存在。同时他也有些责怪杜月笙,抢地盘居然敢不跟自己打招呼,而且抢也就算了,最后没抢到不说,反而给人找上门来了,真实办事不力。

    所以,黄老板生气了,他让门人带话过来,首先是对杜月笙的妄为表示不满,并警告其不得再犯;其次就是让杜月笙暂时不用去黄公馆听差,想办法把肥佬荣的事情了结清楚了再说。

    话说到这个份上黄老板的意思很明确了,搞不定肥佬荣你小子就不用再回来了,黄公馆不养饭桶。

    事情不顺,还惹得黄老板不高兴了,杜月笙心里是五味杂陈,复杂的很啊。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决策可能出错了,肥佬荣这么个赤佬确实很扎手,不好惹,现在麻烦了。

    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势力太小了,这是杜月笙最后的总结。

    不过当他把这些关节告诉王振宇时,王振宇却哈哈大笑起来:“二哥,我说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杜月笙十分惊讶:“三弟,此话怎讲?”

    王振宇摇摇头道:“青帮是什么人?流氓耳,你见过流氓讲江湖道义的吗?我看啊,您那位黄老板的意思很明白了。”

    杜月笙细微一想:“三弟的意思是,我该继续动手,直到做掉肥佬荣为止。”

    王振宇呵呵一笑:“不是我的意思,二哥,这是黄老板的意思。他的话很明确,你要是能做掉肥佬荣,这个事情他就当没发生过了。二哥,继续派人动手就是了。”

    杜月笙摇摇头:“肥佬荣岂是那么好杀的,他手底下人多而且齐心。”

    王振宇看着杜月笙,没说话。

    杜月笙知道对方早看穿自己的心思了,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其实主要也是你二哥我,眼下没有能办这种事情的人才,我那些兄弟打个架收个保护费什么的还成,杀人手艺都潮了点。”

    王振宇站起身来:“二哥,我们是兄弟啊,说到底,你要弄码头也是为了我的事情,我岂能坐视不理?”

    杜月笙顿时感动了:“三弟,你,二哥我。。。”

    王振宇一把扶住杜月笙的肩头:“客气的话就不要说出来了,咱们还是好好计划计划,怎么个弄法。。。”

    肥佬荣,台州人,四十多岁,在上海滩混迹了二十余年,也算是**湖了。此人性格暴躁,报复心极强,因此虽然并无有力靠山,但是一般人都不愿意招惹他。够狠,就是其能独霸金永泰码头的唯一原因。

    门人出身的杜月笙习惯于凡事看背景的思路本身没错,但是黑社会毕竟是黑社会,很多时候,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而肥佬荣的狠也是一种实力,到不是大家怕他,而是不愿意跟这么一个蛮子同归于尽。

    身为上海滩最大的流氓,黄金荣也不例外。只要肥佬荣把每年的份子钱交了,对于这个没礼貌的家伙,黄老板一般是不闻不问的。

    连黄金荣都奈何不了他,肥佬荣就变得更为得意嚣张了。

    因此对于还只是门人身份的杜月笙,肥佬荣按照你老大我都不怕还怕你的原则,公开扬言要乃伊组特(干掉)。

    手里有几百号能征善战的弟兄,那说话的底气都不一样了。可问题是黑道跟军队最大的不同在于,很多时候人多是没用的。

    肥佬荣更适合去当个军人,而不是黑帮大佬。

    “马三,你确定人会来吗?”说话的是王振宇最信任的部下赵东生,询问的对象是杜月笙的手下马三。

    “生哥,没错的,一定会来”绰号马三的小个子低声确认道。

    从唯物主义辩证法的角度来说,杀人这个事情的成功概率或者说难易程度,在很多时候,跟杀人者的水平无关,而跟被杀者的状况却是息息相关的。

    在派人连续跟踪了肥佬荣三天后,杜月笙得出了一个宝贵的结论,肥佬荣虽然嚣张,却一点也不傻。

    嚣张只是在人前,实际上肥佬荣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生命的。他住的地方很一般,就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弄堂里,可问题是这个弄堂里的其他住户都是台州人。而且进出此处,肥佬荣都带着十几个兄弟。要在这里动手杀人,能不能杀掉先不说,杀完后能不能跑掉才是个大问题。

    肥佬荣白天的生活也很简单,就是窝在码头,这个时候要杀人就更难了,你能想象得手后几百台州汉子的愤怒吗?那到时负责动手的赵东生等人需要的不是手枪,而是装甲车。

    看样子肥佬荣也知道自己得罪的人,出入十分谨慎啊。

    好在所有的人都是有弱点的,肥佬荣也不例外。

    此人好色,虽然家有贤妻,儿女成双,但是已过四十的肥佬荣却还是无比风流。甚至根据马三等人的观察,肥佬荣连麻将都不打,此人日常生活唯一的乐趣,可能就是**了。

    此兄的战斗力也很让人叹服,几乎夜夜笙箫,每日晚饭之后必到妓馆露脸。而且能力显然也不俗,一次最少二个,后世标准的双飞叔啊。

    马三在佩服的同时也小小的鄙视了一下此兄的品味,原来肥佬荣并不喜欢苗条的姑娘,相反他一般都会选择比较肥胖的开工。

    想着三个肉团团在床上滚来滚去的样子,马三心里很有呕吐的感觉。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