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029章 第一桶金(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愧是**湖,叶祖文脑子里很快就出现了无数个方案,他决定试一试,搏这一把。

    他沉住气,假装淡定地问道“张老弟,这个你打算怎么交易,是现金,还是易货!”

    毕竟100万不是小数,叶祖文脑子里觉得可以利用一个时间差来完成这次拆借,从而挽救自己的产业。

    不过王振宇的回答让他非常失望:现金,而且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叶祖文毕竟是**湖,他沉住气:张老弟,这么大的量,你总得给人家一点时间准备钱吧。

    照常理,生意人都会理解,100万不是小数啊,筹款确实是需要时间的,可惜这个定律在王振宇这里出现了偏差,第一王振宇不是什么买卖人,他也清楚这批军火一旦暴露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风险。任何拖延都会夜长梦多,把自己陷到非常危险的境况中。如果是这样,王振宇不如丢掉军火来的安全。就算因此失去了扩充队伍的本钱,也无非继续当打工仔而已。回湖南自己再辛苦点找个更强大的老板靠上去而已,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相反,如果因为拖延时间而导致这个事情败露,自己可就又要提前和牛头马面会晤了,难道真就当前国际国内形势深入的和那两位事业编交换意见?

    其次,进叶公馆之前,王振宇已经走了几家洋行,充分了解到了现在军火交易是有行无市。更是听闻有清政府方面的人正在汉口租界收枪,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民军,和对方直接交易会留下诸如历史污点之类的诸多麻烦,最终影响个人的发展,毫无革命觉悟的王振宇甚至想自己直接和对方交易得了,美国佬不也一样能把军火卖给萨达姆吗?

    所以对于叶祖文的提议,王振宇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这让纵横商场十几年的叶祖文感觉到了一丝棘手。

    随后的时间里,叶祖文显然是着急了,他努力压着性子反复的和王振宇沟通,包括从侧面了解王振宇的背景以求寻找突破点,或是从正面直接要求王振宇延缓现金的交付等等,软磨硬泡,招数百出。

    王振宇也不是傻子,最开始他怀疑这个叶祖文没交易的打算。不然干嘛一口答应下来赚个差价或者佣金不就行啦,完全没必要在这里连价都不砍一下,直接跳过多个问题,直接谈付款的事情,这太诡异了。

    可是越到后面,王振宇就越发觉事情不是自己想的这样,他很快就从叶祖文的话里抓到了一个关键点,现金延迟交付。

    自己进叶公馆完全是一个意外,因此说叶祖文计划好要骗他的钱那是不存在的。但是为什么叶祖文却想把这笔钱持有在自己手里呢?这个老狐狸有什么目的?

    王振宇后世做地产销售的经验告诉自己,任何交易,你都需要了解清楚客户的目的所在。

    他突然笑了一下:“好吧,叶先生,如果我同意延迟付款,最迟我什么时候能拿到钱。”

    叶祖文以为自己的劝说终于让王振宇动心了,条件反射般的说:“最好是明年二月。”

    王振宇一下子就明白了,明年二月,还最好?和着不是人家凑款困难,是叶老板您有困难,而且肯定是资金困难,想来是要拿老子的钱去玩拆借,这个套路对于来自后世的自己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王振宇冷着脸盯着叶祖文,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盯着,让叶祖文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压力。开始还赔着笑容,后来也不再言声了。叶祖文心里涌起了一阵莫名的感觉,自己一个四十岁的**湖居然让这个二十左右的年轻娃子给镇住了。

    王振宇看了一会,直接站起身来:“叶先生,您是生意人,这谈生意嘛,最重要的在于一个诚字。张某非常谢谢您的这顿晚饭,我很喜欢,不过我想我们该回去了,再见。”

    王振宇的突然翻脸让叶祖文措手不及,他呆在了椅子上,看着王振宇起身带着马西成和赵东生径直朝大门走去。

    叶祖文才醒过神来,这要真让这三位就这么走出去,自己可就只有混吃等死的份了。自己真是糊涂啊,都到了这一步,还想着牟利,先求存吧。

    一瞬间就想明白了的叶祖文连忙站起来:“张老弟,张老弟,请留步,请留步啊,容叶某再说两句。”

    随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止步微笑的王振宇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是叶某不对,待人不诚,还望您海涵。坐,您坐,咱们有话好好说。”

    王振宇嘴角一歪,略带坏笑:“我看不必了吧,叶先生是另有隐情,不便相告,张某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叶祖文算是彻底服了这个年轻人了:“来,来,坐,坐,叶某这次一定据实相告,忠叔啊,去把我珍藏的蓝山咖啡煮好送上来。”

    大家又回到了原位,只是马西成若有所思的瞧了自己的表弟一眼,感觉似乎有点不认识。不过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善于掩饰内心的人,那一丝疑惑很快就从他的眼中消失了。

    “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叶某不才,今年年初的时候,没看清这天下的大势,跟那鞑子的湖广总督瑞澄做了一笔大买卖。当时想着无论如何东都能大赚一笔,这买卖是。。。。。。不曾想,真的是天算不如人算啊,如今这货已然是让美国人运到了上海的码头,可这百万的尾款叶某是想尽了一切办法也凑不出来了。可怜叶某漂泊半身,辛苦数十载,这一次恐怕真的是要阴沟翻船,倾家荡产了!”

    叶祖文确实是一个,嗯,非常不错的商人,在陈述整个事情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都跟着陈述的内容不断变化,充满了感染力和说服力。

    这下子轮到王振宇的脑瓜子飞速运转了,这不等于是要睡觉就有人送枕头吗?也太巧合了吧,天上掉馅饼吗?王振宇的心波涛一般起伏,太开心了。

    不过王振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个叶祖文到底有没有在诳自己?细细一想应该不会,自己救她女儿完全是偶然巧遇。因此事情的真伪肯定不是问题,王振宇相信叶祖文没有骗自己,这样一个惊天大采购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现在局势不稳,南北之间也还没分出胜负,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满清肯定是大势已去,而这乱局差不多要持续到二次革命去了。王振宇估计叶祖文一时也找不到什么强有力的人物靠上去了,所以不担心黑吃黑。而且这笔买卖确实如他所说那是稳赚不赔的,王振宇内心估算了一下即使是上海的收货方毁约,这些设备在中国也是不愁销路的。尤其是军火生产和采矿的设备,完全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而已。

    那么做不做呢?做的话,又该怎么做呢?

    王振宇又看了下身边的沉默的马西成和正在发傻的赵东生,不禁暗叹了一声,自己身边还真的是没这方面的人才。想要成功没人才可不行,看来自己真的是任重道远啊!

    扯远了,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看着眼前一脸诚恳在等待自己答复的叶祖文。王振宇感觉这个事情干得,但是具体操作还有待商榷,细说就是,这个利润该怎么分?

    想明白这一点,王振宇呵呵一笑:“叶先生,想来你也看出来了,其实我们不是生意人。”

    叶祖文点点头,对此表示默认。

    王振宇继续说:“我很愿意跟叶先生这样的实在人合作,所以我也必须以真名示人,鄙人就是王振宇,民军的人。”

    “王振宇!?”叶祖文的思路有点阻塞,不过他很快就想起来这个人是谁啦!前段日子报纸上吹嘘的那个民军战神,革命英雄。带着九百猛士奇袭玉带门车站,烧掉清军物资仓库的那个。那报纸上写的根本不像新闻,到更像是在写传奇小说。说起来不熟也不行啊,那段日子自己正彷徨无助,每日四处奔走,心情无比苦闷,也只有回到家里才会好些。而每每这时,可爱的小女儿就会拿着报纸问自己这个王振宇是谁,长得什么模样,一副非常崇拜的样子,为此还乐得自己不忘逗小女儿几句,说是女大不中留,干脆把小女儿嫁给这个民军英雄算了。

    “你就是王振宇”还没等叶祖文开口,二楼拐角处一直在偷听的叶梓雯发出了惊奇的声音。接着就是蹬蹬蹬一阵急促的小跑从二楼跳了下来,再次把小脑袋凑到了王振宇的面前。

    王振宇皱着眉毛,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今天讽刺挖苦自己几回了,这下又这样看着自己,王振宇估计又没什么好事。

    果然,叶小姐又开口了“学校的先生说的不错,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想不到报纸上说的那个革命英雄就是你这个土鳖大流氓。”

    叶祖文吓了一大跳,正要开口训斥女儿,不了王振宇开口了:“王某人实在想不到,斯文漂亮如叶小姐这般,居然还有偷听土鳖大流氓说话的嗜好啊!这正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被王振宇这么夹枪带棒的一顿调侃,叶梓雯小脸一红,嚅嚅道:“我,我这不是看你不像好人,怕你骗我爸爸嘛!哼”

    叶祖文这时连忙大声训斥道:“梓雯,你不是应该去后院睡觉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偷听大人讲话,我看你是越发的没规矩了,还不快点退下。看晚点为父如何责罚于你。”

    叶梓雯见父亲真的有点生气,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她白了王振宇一眼,做鬼脸吐了下舌头,愤愤不平的转身跑开了。

    叶祖文又连忙对王振宇赔不是:“小女自幼娇生惯养,不懂规矩和礼数,是叶某没能教好,实在是对不起恩公了。”

    从张老弟到恩公,王振宇明显感觉出叶祖文心态的微妙变化,他呵呵一笑:“叶小姐也是孝心可嘉,叶先生,咱们接着谈。”

    “是,是,想不到在汉口之战的立下盖世奇功的王老弟如此年轻,真是长江后lang推前lang,今日得见,实在是有幸的很啊!”叶祖文还不忘夸赞王振宇几句,王振宇也只能是报以谦逊的微笑,这反到让叶祖文更添了几分好感。

    叶祖文也是**湖了,既然王振宇表示了愿意合作的意思,那么接下来自然是谈如何合作,也就是具体分成的问题了。

    这个人倒也光棍,很明确的提出愿意三七分成,并且强调军火的收入自己分文不取。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