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010章 反攻汉口(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校阅,王振宇的第二营此刻正整整齐齐的站在全军最右侧。等会在黄总司令抵达校场的时候,身为值星官的王振宇将是第一个看见并向其报告的人。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见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黄兴了,王振宇明显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不顺,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起来。

    无论后世怎么诋毁这位革命元勋,有两点是无可质疑的:一点就是他对革命的忠诚,从头到尾,黄兴都没有从革命中为自己谋取哪怕半点私利;另一点就是黄兴永不言败的革命精神,虽然他屡屡失败,但他却屡败屡战,从未放弃。这样锲而不舍的精神恰恰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最欠缺的。

    不过这些眼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王振宇很快就要见到国民党的三大祖师爷之一的黄兴黄克强了。这要是放到后世都够他自我吹嘘一辈子了,丫的,就算是和林志玲一起跳伦巴都没亲眼见到黄兴来得刺激。

    远处,两名骑兵快马奔驰而来。这两名全福武装的士兵纵马从全军阵前跑过后又调转马头,未做任何停留回驰而去,于是大家现在都知道黄总司令要来了。

    大约几分钟后,一行人骑马出现在视野中。王振宇视力非常不错,很快他就看清这一行人的最前面,是一个身穿蓝色将官大礼服服身材略有发福的中年男人。这该不会就是黄兴吧,看那胡子,没错,和历史教科书上的照片无二了,这应该就是黄兴了。

    越来越近了,王振宇努力的挺直自己的胸膛,双肩靠后用力夹住,这个军姿是王振宇在后世多次军训的唯一成果,放到任何地方都是绝对的标准。

    “援鄂湘军第一师第一协值星官步队第二营管带王振宇向总司令报告”当黄兴行至离自己三米远处,王振宇一个大步迈出,身体右转,鼓足丹田之气大声喊道后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黄兴骑在马上对着眼前这个军官回了一个军礼,没有说话,目光很快从王振宇身上移向了整个受阅军阵。

    王振宇之前已经学了规矩,他继续道:“援鄂湘军第一师第一协全体官兵就位,请黄总司令检阅。”

    黄兴这才点点头,对着王振宇面色和蔼的说了五个字:“辛苦,请稍息。”王振宇努力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敬礼,再右转归队。心中又是一阵窃喜,黄司令跟自己说话了。虽然这也只是在例行公事,可总比鲁迅笔下那个逢人就吹嘘说地主老爷同自己说话的乞丐好吧,那可就是一个字,滚。

    黄兴一行人的速度并不快,他还真是一个队列一个队列的看过去的。直到队列最左侧的尽头,黄兴扭转马头,拔出佩刀,直指前方,接着朝着整个队列的右侧奔驰开来。一边奔驰一边大呼:“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本来万人齐受阅的壮观场面已经激起了大家胸中的那股子豪气,黄兴再这样一带动,全军的士气立刻就被点燃了,所有的官兵先是兴奋的举起手中的武器“呼,呼”的大叫,然后是齐声大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王振宇也跟着一起大喊,声嘶力竭。。。。。。

    战争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和偶然性。

    11月16日下午,当上万民军渡过汉水的时候,最让人跌破眼镜的事情却发生了。面对民军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北洋军方面却全然不知,他们正在享受这场明明能打赢却不让打赢的奇怪战争。

    负责此次南下镇压武昌叛乱的第一军总统冯国璋把自己统帅的北洋第四镇和第六镇一共八个协的军队布防于在玉带门车站到南岸嘴一线的地域上,炮口直指汉阳。至于这个地域以外,北洋军根本没有分太多的兵力设防,这倒不是他冯国璋托大,而是一种必然的选择。就凭他现在手上的力量,如果不是袁宫保再三严令不许自己再启战端,自己一声令下,三天之内肯定能拿下汉阳,民军那点战斗力在经过汉口之战后他还真是瞧不上眼。

    可是上回自己自作主张打下了汉口,虽然事后被王爷们赏赐的一个爵位,可也为此生生挨了老袁一顿训斥。如果自己在没老袁的命令的情况下,再去进攻汉阳,很可能训斥就要变成撤换了。但是上头不让打,自己也得做好打的准备,所以北洋军把作战的重心放在了南岸嘴一线,始终保持对对岸的民军的威压态势。至于自己的侧后,由于轻视民军以及这片地域空旷没有军事价值等诸多原因,冯国璋确实是没太在意。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也不会想到民军竟会违背军事常识,逆着汉水攻击自己的侧翼,这是不科学的。

    众多因素之下,民军反攻汉口的作战就有了一个梦幻开局,他们成功的出现在了北洋军的侧后,而敌人却毫不知情。

    后世的历史学者们对于黄兴在阳夏保卫战中发起反攻汉口的作战一致是持批评意见的,并且就此发表了一大堆学术论文,骗取了一大笔国务院研究经费(这些文化骗子也不怕生儿子没屁眼)。

    他们认为在敌强我弱的态势下反攻汉口,从军事上看就属于注定要失败的的冒险行为。而明知会失败却依然要去做,也从一个侧面有力的论证了黄兴缺乏军事才干的这一基本事实。那感觉如果那一仗要是换他们这帮子砖家指挥就会如何如何,反正比黄兴是要强!一群纸上谈兵的家伙。

    不过砖家们有一点绝对没分析错,黄兴此刻选择反攻囤积重兵的汉口就是在冒险。因为形势发展到不冒险不行的地步了,容不得他再继续四平八稳下去了。

    血战月余之后丢失汉口的结果极大的打击了革命党人的士气,同时也严重动摇了黄兴这个战时总司令的威信。

    在湖北军政府内部,对于黄兴这个外人跑来掌握军队的指挥权也是存有很大意见的。只不过碍于黄兴巨大的革命声望,大家不便公开反对而已,但是背后拆台之类的事情自然是不会少的。如今汉口一丢,大家就无所顾忌了,公开要求撤换战时总司令的呼声在武昌渐渐高了起来,局势已经处在失控的边缘。

    在这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如不能通过一场胜利鼓舞士气扭转局面的话,那么接下来很可能使武昌起义落到如同盟会之前的十次起义的下场,功败垂成。

    大家还别不认同,黄兴可不是穿越众,他根本不可能知道历史接下来是怎样的。他哪里会想到袁世凯此刻打的居然是养匪自重的算盘,而自己只要守在汉阳别轻举妄动就可以坐等革命胜利了。

    站着说话的人可以不怕腰痛,可身为战时总司令的黄兴却必须对整个革命负责。所以明知敌强我弱,明知反攻汉口可能会失败,黄兴也要义无反顾的去冒险一搏,这就是革命的大无畏精神。

    当然,尽管是冒险一搏,但也不等于跟小日本一样去玩脑残搞玉碎攻击。敌强我弱的这个基本事实还是不能视而不见的,因此反攻汉口这一决策多少还是黄兴慎重考虑之后的做出来的,而非后世一拍大腿式的决断。

    让黄兴下定决心的因素之一,就是根据潜伏在汉口的革命党同志送回来的准确情报,汉口方面清军的主力虽然集中在南岸嘴一线,可是其后勤辎重的大部分物资却都囤积在玉带门车站。每天会有车皮南下,从北方把各类物资输送到这里卸车,然后再根据前方部队的需要进行配送。要是放到三国演义里来说,这个车站要是官渡之战中袁绍大军的乌巢了,只要夺了此地,必能扭转战局。

    情报上还说守卫这个玉带门车站的是清军北洋第六镇的一个协,协统叫马继曾。嗯,和淳于琼没什么关系。。。

    黄兴拿着这个由革命党人冒死递回来的情报,反复思量后认定只有冒险攻击玉带门切断清军的后路和物资补给,才能沉重打击鞑子的士气,才能真正有效的扭转整个湖北乃至全国的战局。

    黄兴何尝不知守卫汉阳的重要性,但是此刻他已经没得选择了,唯有孤注一掷了。方方面面的因素逼着黄兴最终做出了反攻汉口的选择。

    而八千援鄂湘军顺利抵达前线,获得了一批生力军的黄兴最终下定了攻击决心,胜败在此一举。

    下午一时许,看着眼前并不雄伟,甚至还带着几分残破的宗关,黄兴放下望远镜,一咬牙对站立在身边的援鄂湘军的几个主官说道:“让儿郎们进攻吧!”

    “是”王隆中,刘玉堂等人立正敬礼,转身回各自部队下达作战命令。

    “冲啊,杀啊”下午三时,江雾早已散去,埋伏了大半天的援鄂湘军以第一协王隆中部所属第一营粱锡球部和第二协刘玉堂部所属第二营胡兆鹏部担任本次全军的突击先锋,经过简单的战斗动员后两部一齐朝着宗关发起了攻击。

    两部并没有按照训练操典傻傻的去组成步兵方阵,而是强调迅速敏捷。两营人马做一字长蛇态直扑清军,力求第一时间冲入宗关守军防御工事中。

    守卫宗关的是清军北洋第六镇的一队步兵,只有一百多人。主要是起警戒作用,所以并没有配备类似于马克沁重机枪这样的便宜防御的重武器。加之没想到民军居然敢潜到眼皮子底下来,因此虽构筑了简单的防御工事,却没有任何戒备。慌乱中自然是给民军杀了一个措手不及,这一队清军根本没能组织起任何有效抵抗,只是呆呆的看着民军从天而降出现在自己身边,接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一干人等。这个时候脑袋再不好使,也知道该把自己的枪用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几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宗关易主了。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