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005章 穿越到民国(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时一听完王振宇就满头冒汗,一个小小的肩章都能有这么多的讲究。亏得自己以前自诩是精通历史,现在却对清末的新军军制一窍不通。这还打什么仗啊?这历史教科书还真是害死人啊,除了考试毫无半分作用,居然还敢盗用历史做科目,充其量就是一个历史大事年表学而已。但是这会子人在江湖已然是身不由己,不懂也得装懂,亏得身边还有个什么都懂些的便宜表哥,有不明白处大可悄悄问他。

    值得注意的是,自己手下这些士兵们的领章处目前都是空白的,这点和湖北的新军是不同的。湖北的新军为了有效区分上下级关系,全部配发了军政府紧急设计和新制的民军领章。

    而援鄂湘军则是从长沙出发而来,根本就没来得及设计或者配发什么新领章来区分尊卑等级。和同时期大多数起义新军的做法一样,只是简单的把领子上原有的清朝龙徽领章扯掉就算完事了。

    王振宇还注意到这些士兵的装扮跟自己在后世看的甲午战争系列纪录片里的日本士兵非常近似,都背着装有行军被的行军箱,肩上斜跨一个行军水壶,小腿还打着紧紧的绑腿带,据说这样可以保障远距离行军不致腿麻。这算不算日货,要不要砸掉毁掉呢?王振宇不禁恶意的想到。

    而军装则统一是蓝灰色的,这点和北洋军相去不大。王振宇对此颇为担心的想,若是两军发起近身肉搏战的话岂不是大麻烦,届时该如何区分敌我呢?

    不过单从这些细节上来看,大清学习列强还算是狠下了一番功夫的。

    嗯,中国人是否善于学习不好说,善于模仿此刻到确实是为王振宇亲眼见到了。

    四个步兵队的官兵加营部直属的人员很快就在空地集结完毕,并进行了点数动作。今天当值的值星官是左队队正杨万贵,只见他一阵小跑来到王振宇面前,转身立定敬礼后道:“报告管带大人,全营官兵应到754人,实到754人。列队完毕,请您训示!”

    这个王振宇懂,打初中军训就是这么个路子的,现在才知道当初大家都觉得简单的军条令并非后世我军独创,而是有悠久的历史沿革的。他回了回神,立刻在马上坐直腰板回了句:“全体都有,立正,稍息。”

    哗啦,哗啦,七百多人整齐的摆出稍息的动作,听起来很有气势。顿时让王振宇感觉到自己的热血在体内奔腾。哈哈,后世被城管追着满街跑的自己如今居然当军官了,还管着近八百号人马。丫的,城管要是还敢来追老子,老子一声令下,这呼啦啦七八百号弟兄冲出去,还不得吓死那帮狗日的。呃,又走神了。

    身为亲兵的表哥马西成就站在王振宇身边,他见管带大人半天不说话,连忙咳嗽几下以示提醒。

    王振宇这才醒悟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绝不是可以意淫的地界,他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也学着后世常见的那些官员的样子,先是大力咳嗽一声。

    大家的注意力十分明显的集中了过来,王振宇心里一阵暗笑,这招看来是古今通用啊,那就好办了。

    看着这七百多双眼睛,有过在团学演讲经验的王振宇知道,在这种人多的时候说话千万不能紧张。一旦紧张就会露怯,那说出来的话自然份量不足,和放屁就没区别了。

    不过是宣布一个行军纪律而已,他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然后大声说道:“奉战时司令部黄总司令官和我援鄂湘军王总指挥军令,我营即日开拔到琴断口驻扎,各队官兵需注意行军纪律,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未经许可擅自脱离队伍,一切行止要服从军令听从长官指挥,违令者斩,现在出发。”

    言毕王振宇也不去管琴断口该怎么走,直接就意气奋发的下令开拔。

    王振宇无比快意的纵马走在全营的最前面,那种神气所带来的快感正填满他的胸口,这种威风凛凛的感觉后世的自己可是从未有过的哦!

    还是总司令部派来的向导发现了问题,这位管带的走错路了。在整个行军方向彻底南辕北辙之前,向导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斗胆上前提醒:“王管带,王管带,您这个路走错了!咱们刚才该朝右边那个岔路拐的!”

    王振宇巨汗,他狠狠的白了一眼,干,你老小子不早说,害的我以为自己蒙对了,好在没走太远,不然老子就闹大笑话了。。。

    王振宇立刻命令还没过岔路口的左队右转,自己和营部直属人员则在原地休息,等会跟在全营最后面。至于那个被认为没有及时履行提醒自己义务的糊涂向导,则被王振宇这个路盲打发去左队带路了。

    到达琴断口这个小镇子的时候已过当日正午,当地的居民经军政府派来的联络官和乡绅的动员后,自愿或非自愿的腾出了大约一半的房子供援鄂湘军居住。这么一来,王振宇也就没机会看到后世电影《建国大业》中,我英勇无敌的仁义之师进驻上海却睡大马路这一感人肺腑的场面了。

    第二营的营部就设在当地一个士绅的别院里,院子不大,二层的木屋外加两排土胚矮房,在当地来说还算是不错。

    另外当地士绅们还送来了十头大肥猪,说是镇上黎民百姓献来犒劳民军义士的。王振宇对于人民军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理解就是不拿人民群众的针和线,那么除了针和线以外的自然是全数笑纳了,转头还不忘通知炊事班晚上加餐,先杀三头肥的改善改善弟兄们的伙食。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猪跑总还是见过的,王振宇在后世也还是看过类似于亮剑等军事题材类的电视剧。他不但有样学样的让值日队正向驻地四周各派出了侦察兵,还自我发挥的命令将镇子两头岗哨增加一倍。

    对了,还特别强调增设的为暗哨。不过看着杨万贵等人脸上惊愕的表情,这个举动似乎有点不合常理了。

    因为不远的地方就驻扎这鲁涤平和粱锡球他们两个营,而且从布防的位置上来看,就算真有敌袭也是让他们先遇上。既然是这样,那还设立哪门子暗哨啊?脱裤子放屁吗?队正们最近发现手底下的刺头越来越多,一般情况下能不驱使这帮子兵大爷做事还是少驱使为妙。

    当队正们提出质疑时,死要面子的王振宇只能装聋作哑,转移话题。

    借口有事,胡乱丢下一句自编的古人云:兵者,国之大爷,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然后就带着马西成他们跑出去溜达了。杨万贵虽然念书不多,但在都是老行伍出身的众队官中也自诩是通些文墨的。他隐约记得孙子兵法上的原话不是这么说的,等管带一走,他就疑惑的问右队的队正宋显福:“我们当兵的什么成了国家的大爷啦?”宋显福是个老行伍出身,五大三粗的个子,别着眉头好好的想了一阵,才非常认真的感悟道:“管带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了,应该是只要跟着他老人家好好打鞑子,咱们这些大头兵离当大爷的日子就不远了。”其他几个队官一琢磨,也觉得应该是这么个意思,于是纷纷点头以示赞同。。。

    王振宇平生以来第一次逛这清末的小镇,虽然这个第一次的事情最近有点多。比如第一口水,第一碗饭什么的。。。

    虽然眼下是战争时期,甚至汉水对面的汉口在上个月的战事中还让清军放了一把大火,烧了个干干净净。但在这个镇上,百姓们却依旧过着自己平静的小日子,即使是在军队进驻的今天,仍然可以在街头看到许多人在忙于自己的活计,一点躲避兵祸的苗头都没有。也许在他们这些平头百姓的角度看来,无论谁来谁走,谁胜谁败,折腾的再热闹,对他们而言也不过是照章纳税而已。至于谁是革命的谁是反动的,大字不识的他们还真没兴趣也没空去操那份闲心。

    有这功夫还不如抓紧时间把手头的物产处理掉换点小钱,称个一斤猪肉,兑个半斤米酒,再炒个三五样小菜,在自己家里摆一桌,呼朋唤友过来聚聚实在。

    王振宇一路走一路看着,马西成则带着另外四个卫士跟在后头。

    事实上琴断口这个镇子就这么一条街,不长也不宽,并无什么独到之处。可来自于后世的王振宇如今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连个招牌都能看出个古色古香的味来就不提别的了。您还别嫌弃,王振宇一边看还一边再想,这会也就是搁自己在这,要是换成余秋雨大大,恐怕就这么一路看下来,发出的感叹得更加厉害,届时不要说借我一生了,估计三生的时间都不够他感叹的!

    王振宇正低头看着路边一正在玩耍的小孩头戴的虎头帽出神,一阵嘈杂传入他的耳中。。。
    《回到民国当大帅》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