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四章 梅姐喝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四章梅姐喝‘药’

    走到楼‘门’口,浣溪却近乡情怯,驻足不前了,她知道父亲身体不好,就怕一进‘门’看到父亲和弟弟的遗像挂在一起。。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

    身后传来脚步声,浣溪回头看去,是母亲,手拎菜篮,里面装着一些廉价的青菜和豆腐。

    “妈。”浣溪低低喊了一声。

    尽管‘女’儿变化极大,母亲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她,篮子脱手,哽咽道:“妮儿,你可回来了。”

    母‘女’俩抱头痛哭,哭了一阵母亲抹一把泪说:“别哭了,回家吧。”

    上楼进家,浣溪看到墙上只挂着弟弟的遗像,不由得松了口气,她问道:“爸呢?”

    “上班呢。”母亲说,“国家延迟退休,他还得再干几年,你爸身体比以前好多了,用你汇的钱换了个肾,就是每月吃‘药’是个大支出。”

    这些年浣溪虽然赌气不和家里联系,但是经常寄钱回来,总数也有大几十万,保障父母过上小康生活是没问题的,父亲是事业单位人员,有医保,看病的压力也不是很大。

    过了半个小时,蓝老师回家了,身边还带了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见到离家多年的‘女’儿,他惊喜无比,老泪,可浣溪却只是劝,一滴泪都不见。

    “这是你弟弟。”母亲指着那个男孩说,“蓝家不能就这么断了烟火,孩子是孤儿院抱来的,有点小‘毛’病,不碍事。”

    浣溪‘摸’‘摸’小男孩的头,她可不认这个弟弟,她只有一个弟弟,就是浣沙。

    “妮儿,你结婚了么?”母亲问道。

    “嗯。”浣溪随口答道,她有种深深的隔阂感,与家人再也没有共同语言,唯一牵连的是血脉里的亲情,来过这一次后,她恐怕再也不会踏足平川半步。

    “‘女’婿什么样人,怎么没带来?”母亲又问。

    “外国人,对我‘挺’好的,工作忙就没过来。”浣溪敷衍道,对自己的‘私’生活她不愿多说,哪怕对家人也不例外。

    母亲说:“妮啊,回来就多住几天,我和你爸可想你了。”

    浣溪说:“还有些事情办,晚上就不住家里了。”

    父母看着陌生的‘女’儿,努力想接近,想找回当年的感觉,可是发现这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浣溪已经不是当年的浣溪了,她已经脱胎换骨。

    晚饭是在外面饭店吃的,平川最上档次的豪华饭店,整顿饭浣溪几乎什么也没吃,只是喝了一些自带的矿泉水,席间父母又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无非是生活好转,又见到希望云云,那个收养的弟弟不停地吃喝,如同小小饕餮,浣溪不由得想起了浣沙,弟弟还在的话,也该大学毕业了,一定是‘玉’树临风,英俊儒雅,不会像这个“弟弟”一样没出息。

    饭后,浣溪拿出一张卡递过来:“爸,这里面有五百万,去近江买个新房子住吧,也别上班了,不够我还会再汇,对了,密码是我弟弟的生日。”

    提到浣沙,母亲开始忍不住‘抽’泣,父亲也开始垂泪。

    “你弟弟的骨灰还在殡仪馆存着呢,明天去看看他,给他烧点纸。”母亲说。

    “我会给浣沙买墓地的。”浣溪冷静地说,“要平川最好的。”

    ‘女’儿说这话的时候,父母还以为她要给弟弟买一块那种十几万的豪华墓地,后来才知道,浣溪要为弟弟建一个陵园。

    当晚浣溪住在当地最好的四星级宾馆,她庞大的‘私’人团队也抵达了平川,按摩师、瑜伽教练、美发师、美容师、保健医生、厨子、保镖、秘书、司机、翻译,还有两辆奔驰s600,一辆保姆车,两辆旅行车,规模之大,以至于惊动了旅游局。

    晚上,育才中学‘门’卫大爷赶往医院给老伴送饭,护士告诉他,有人给他账上存了五十万,做手术的钱有了。

    “是谁给的钱?”大爷很是震惊,他不是没申请过救助,可是红十字会根本不负责这个,那个向来关注弱势群体的飞基金倒是有过回复,可是这会儿却被查封了,老伴肝移植手术‘花’销巨大,没钱治病只能眼睁睁等死,老天开眼啊,给了五十万救命钱,问出恩人是谁,说啥也得去磕几个头。

    护士说:“不知道是谁,也没留话。”

    ……

    浣溪的下一站是蓝田村,梅姐留下的号码早已停机,铁渣街也不复存在,只有去老家才能寻到她的下落。

    蓝田村是偏僻山村,道路状况较差,低底盘的奔驰s级很难开进去,翻译通过酒店找到旅游局,借了两辆三菱帕杰罗进山。

    时隔多年,大墩乡基本没什么变化,路面依然像搓板,坑坑洼洼的,路边的树‘蒙’了一层煤灰,这里是产煤区,遍地小煤窑,当年村长就是靠开小煤窑发家致富,称霸一方的。

    浣溪轻车简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蓝田村,她先找到老家旧址,被村长一把火烧成废墟的房子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农民别墅,一个粗壮的汉子正站在院‘门’口打沙袋,不是别人,正是村长儿子赵二虎。

    赵二虎没认出浣溪,只是狐疑的瞟了两眼,继续打他的沙袋,楼上有个‘妇’‘女’在晒衣服,身边跟着个六七岁的孩子,应该是赵二虎的儿子。

    浣溪深深的看了一眼,嘴角浮起冷笑,头也不回的走了,直奔梅姐家。

    梅姐的父母依然住在这里,他们对浣溪的到来并不惊讶,事实上蓝田村的人都知道浣溪是只金凤凰,是有大出息的,丫头出人头地了,衣锦还乡太正常了。

    老人家告诉浣溪,梅姐结婚了,嫁给了石老师,两口子住在平川市里,普罗旺斯‘花’园,小燕儿上小学了,一家人幸福的很。

    知道梅姐过的好,浣溪也就放心了,问起村长一家人,老人家就生气了:“姓赵的在监牢里蹲了几年,回来照样开煤矿,发大财,村里大权还是他把持,把你家宅基地也给占了,这是什么世道,老天爷不长眼的!”

    浣溪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您老看着吧,姓赵的蹦跶不了几天的。”

    老人家乐呵呵说:“随他们蹦跶去,咱过好咱的日子就行,我把玲儿的电话给你,你们姐妹俩联系吧。”

    拿到梅姐的手机号码,浣溪打了过去,那边没人接,于是又要了石老师的号码,再打过去,这回有人接了。

    “若华喝‘药’了,正在医院抢救。”石老师的声音很低沉。

    梅家人全慌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老太太晕厥过去,农村人喝‘药’自杀是常事儿,农‘药’毒‘性’极大,可不是城里人吃的安眠‘药’那么简单,一口农‘药’下去,神仙都救不活。

    浣溪沉着冷静,让梅家人跟自己走,去县医院看情况。

    赵二虎在山坡上看到两辆越野车从梅家驶出,联想到刚才那个神秘‘女’人,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吧。”他颠颠跑到附近小煤窑,对正在打算盘的老爹赵默志说:“爹,蓝浣溪可能回来了。”

    赵默志停止拨算盘珠,从耳朵上取下一支烟点上,道:“你没看错?”

    “错不了,应该就是她,‘混’大了,还带着人,开着车。”赵二虎道。

    赵默志‘阴’沉着脸:“那是找咱寻仇来了。”

    赵二虎打开铁皮柜子,从里面拿出火铳来,恶狠狠道:“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混’出人样又怎么,到咱一亩三分地照样得趴着。”

    ……

    梅姐自杀了,喝的是百草枯,致死率极高的剧毒除草剂,暂时还没死,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平川第一人民医院里人满为患,房间都住满了,她的担架只能摆在走廊里,一群人围着束手无策。

    石老师坐在外面台阶上‘抽’烟,远远看到梅家人赶来,忙掐了烟迎上去,媳‘妇’喝‘药’自杀,娘家人来要说法,这在农村是很常见的事儿,石老师少不得要挨上一顿胖揍。

    果不其然,梅家人上来就把石老师围住了,七嘴八舌的骂他,说他‘逼’死了梅姐,让他偿命,赔钱。

    浣溪直奔走廊,一眼就认出担架上的梅姐,握着她的手低低喊道:“梅姐,梅姐,我来了,我来晚了。”

    梅姐艰难的睁开眼睛,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百草枯腐蚀‘性’很强,咽喉已经溃烂,但她的眼神却包含了千言万语,浣溪一看就懂。

    “梅姐,我一切都好,我会照顾小燕的,你放心。”浣溪哭道,她已经很多年没流过泪了,今天泪水却像打开了闸‘门’一般倾盆而下。

    护士过来了:“病人家属,把担架抬外面去。”

    浣溪怒了:“凭什么!”

    护士说:“你们不说放弃治疗了么?”

    浣溪说:“你把医生叫来,立刻马上现在!”

    护士被她的气势震慑,灰溜溜的跑到医生办公室把主治医生叫来过来,医生见浣溪是体面人,便客客气气道:“喝百草枯的患者基本上是没救了,‘花’上几万块都是打水漂,救不活的。”

    浣溪说:“我不管‘花’多少钱,总之要让病人舒服点,懂么,马上给我安排单人病房,尽力抢救,以减少痛苦为第一目标。”

    正说着,外面闹起来,原来是梅家人在痛打石老师,小燕儿站在一旁哇哇大哭。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