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十七章 黄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飞回到位于市委家属大院的寓所,这是距离省政协最近的家了,那些别墅、酒店、江心岛,他都懒得再去,官职当的再大,资产再多,终究身下一张‘床’而已。-

    家里冷冷清清,冰箱里倒是塞满了食物,但刘飞懒得自己做,徐娇娇不在这里住,听说民政部和红十字总会组成联合调查组来查飞基金,恐怕凶多吉少,事到如今刘飞也不愿意多想了,他已经自顾不暇。

    楼下停着一辆车,以刘飞的经验来分析,不是纪委就是高检的人,前者可能‘性’居多,自己已经被控制居住了。

    以前刘飞很少一个人独处过,他身边总少不了工作人员,秘书、警卫、司机、下属,每天时间安排的满满的,视察、调研、开会、宴会、出差、洽谈,忙不完的事儿,见不完的人,现在陡然闲下来,心里空落落的很不适应。

    小飞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这孩子早熟,智商高,刘飞并不担心他,倒是徐娇娇面临的麻烦较大,这傻娘们太贪财了,利用慈善基金拼死的捞钱,吃相难看,自己多次劝她收敛点,她却说别人比自己更没下限,飞基金算真小人,那些慈善基金才是伪君子。

    百无聊赖,刘飞想看看电视,可是他连开电视都不会,研究了好一阵才打开家里的壁挂式大屏幕液晶智能电视,可是机顶盒没调试好,还得继续‘弄’,有线电视台强行推行的机顶盒‘操’作非常繁琐,刘飞很恼火,如果自己还在位的话,一个电话就把有线电视台的头头给撤了。

    终于调好了机顶盒,转到近江电视台,中国的官方电视新闻附带着很强的政治信号,领导出场次序,排名,播出新闻时间长短,都很有讲究,刘飞深谙此道,他打算观察一下近江现在的局势如何。

    新闻正在播放专题节目,《打狗行动》,电视台记者跟随公安干警查封了涉黑企业黑森林集团,画面是跑动中拍摄的,黑衣特警绿衣武警,狙击枪防暴枪,狼犬白森森的牙齿,抱着头蹲在地上的黑森林保安,灰头土脸的会计,查封的账本,地下车库里的豪车,还有印着国徽的封条,一组组‘蒙’太奇镜头,闪的人眼‘花’缭‘乱’。

    刘飞拍案而起,这不是打狗,分明是打自己的脸!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专题片制作的很仓促,可见宣传部‘门’抹黑自己的心有多么急切,片中大量提到涉黑企业的保护伞云云,分明指向自己。

    所幸的是,黑林并没有被捕,这个老江湖见风头不对就跑路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在境外了。

    刘飞拿起遥控器,换到省台。

    省一台也在‘插’播新闻,江东省环境保护厅工作组进驻小商村工业园青石高科园区,调查违规排污事件。

    “欺人太甚!”刘飞骂了一声,这帮孙子,自己还没下台呢就开始痛打落水狗,政治就是这么无情,这么残酷。

    ……

    公安局会议室,常务副局长徐功铁敲着桌子训人,打狗行动声势浩大,对外宣称一举打掉黑家兄弟涉黑团伙,但是内部人都清楚,只抓了一些小角‘色’,大头目全部没落网。

    “马上联系黑龙江省厅,抓捕黑林。”徐功铁说,“刑侦支队组织‘精’兵强将,跑一趟东北吧,把黑林带回来。”

    很快黑龙江方面传来消息,黑林已经越境潜逃,根据可靠消息,他的去向是大韩民国。

    黑林早年在东北从事走‘私’业务,‘弄’了十几条渔船跑韩国航线,从化妆品到汽车,只要赚钱就拉,由此积累了第一桶金,后来搞大发了,开了航运公司,置办了几艘散装货轮,跑日本韩国东南亚,名义上做海运,其实是走‘私’加贩毒,最近两年想洗白上岸,才放弃了贩毒业务,老大想跑路,‘弄’条船轻而易举。

    这下警方没辙了,虽然可以争取引渡黑林,但是首先韩国警方得抓到他才行,黑林必定在韩国隐姓埋名,深入简出,想抓到他可没这么容易。

    江东警方对黑林发起了国际红‘色’通缉令,公安部国际刑警向韩国警方提出了协助请求,但是外逃罪犯那么多,抓都抓不完,天知道黑林什么时候才能归案。

    好在这案子是中调部协办的,而刘汉东又是这个部‘门’的编外人员,谁都知道,他在韩国很有人脉。

    两周后,山东威海荣成,一艘五百吨级的渔船驶向外海,行驶了两个小时候,下锚停泊。

    刘汉东从船舱里出来,手持海军高倍望远镜,眺望远处海面,这里是黄海,中国和朝鲜半岛的中间地带。

    半小时后,突突的马达声从东方传来,一艘挂韩国旗帜的机动船驶来,船头上站着一个人,挥舞着白手帕,正是许久不见的崔正浩。

    两艘船靠在了一起,崔正浩先跳过来,和刘汉东拥抱握手,打个响指,手下从船舱里提出一个人来,黑林捆的像粽子一样,眼圈乌青,嘴角破裂,看样子被打得不轻。

    “黑总,欢迎回国。”刘汉东说。

    黑林笑着说:“果然,果然。”

    崔正浩扇了他一个嘴巴:“西八,怎么和东哥说话呢。”

    黑林继续笑,还不断地摇头。

    刘汉东问他:“很好笑么?”

    黑林说:“好笑,非常好笑,能给我一支烟么。”

    刘汉东掏出烟来,亲自给他点上,黑林深深吸了一口,咬着过滤嘴说:“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你信不?”

    “不信。”刘汉东说,“我和你不一样。”

    黑林吐掉香烟,哈哈大笑道:“没什么不一样的,你等着瞧好吧,兴许比我还惨点,哈哈哈。”

    这次‘私’下进行的非官方引渡行动就此结束,黑林被押回国内,‘交’给近江市公安局,检方搜集证据,准备对黑林进行起诉,罪名是涉黑、贩毒、故意杀人。

    黑森林的爪牙们也陆续落网,一一被押回近江接受法律的严惩。

    每天的新闻都会跟踪报道黑森林案件,就像例行公事一般刺‘激’着刘飞的心,更让他难受的是,飞基金终于出事了。

    飞慈善基金会侵吞善款的丑闻是网上最先爆料的,宣传部‘门’丝毫不加以阻止,任由负面消息满天飞,紧跟着中央媒体进行报道,飞基金涉嫌虚假报表,被民政部关停,基金会理事长徐娇娇被有关部‘门’带走问话。

    徐娇娇是在酒会上被人带走的,本来检查有惊无险的结束,该送的礼都送出去了,本以为没事了,哪知道突然被检察院的人带走,甚至连打个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失踪的刘小飞依然没有下落,有人说在北京见过他,也有人说在香港见过他,明白人都知道,徐新和不会让自己最疼爱的外孙身陷囹圄的,就算拼了老命也要把他送出去。

    北京卫戍区,刘汉东再一次见到了黑子,昔日八面威风的东北大汉,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两眼凸出,面容憔悴。

    “首长,有事叫我。”卫兵向刘汉东敬了个礼,转身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刘汉东和黑子,黑子躲避着他的目光,不敢对视。

    “‘抽’一支吧。”刘汉东将烟盒和火柴放在了黑子面前。

    黑子点上香烟,‘抽’了一口,‘露’出陶醉的神情。

    “你大哥黑林被押回国内了。”刘汉东说,“他很可能面临死刑,炮打头,砰的一枪敲了。”

    黑子不说话。

    “刘小飞涉嫌杀害丹增旺堆,全国通缉。”刘汉东接着说。

    黑子拿烟的手动了一下,烟灰掉了。

    “徐娇娇涉嫌洗钱,被检察院拘捕了。”刘汉东又说。

    黑子猛‘抽’烟。

    “不过你老板没事,天天在省政协上班,对了,这不两会么,他在北京开会呢,全国人大代表哩。”

    黑子抬起头,目光无力:“你说这么多也没用,我不会出卖老板的,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半个字。”

    刘汉东摇头:“no,no,no,我可没那个闲心,我就是单纯想打击一下你,让你再难受点,绝望点,你的口供也不重要,云东已经全招了。”

    黑子双手捂着头,痛苦不堪,忽然暴起:“我和你拼了!”

    刘汉东一个指头就把把戳倒了,“倒是条汉子,那天你怎么不拼?我一枪给你个痛快的,省的遭罪。”

    ‘门’外的警卫听到声音进来,目光警惕。

    “没事。”刘汉东说,“把他押走吧。”

    黑子被押走,今天是他关押在卫戍区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有专机把他押往江北市进行异地关押和审判。

    刘汉东并没有诈黑子,云东确实已经全盘招供,将地下飞办的来龙去脉全部说出,并且极度忏悔,他的口供被整理出来,送往中纪委。

    北京,人民大会堂,全国人大代表刘飞正在这里参加会议,他正襟危坐,眉头紧皱,手中拿着铅笔,面前的名牌上写着“刘飞”,这两个字本来代表着青年才俊、后备英才,现在却是霉运和贪腐的象征。

    左右两边的人大代表,都刻意和刘飞保持了距离,和他连目光上的‘交’流都不敢有,生怕惹上麻烦。

    孤独感,挫败感,失落感,一一袭来,刘飞长叹一声,仰面朝天,看着人民大会堂会议厅穹顶上的大五角星,眼眶中慢慢积满了英雄泪。;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