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十五章 天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飞的新任命很快就出来了,不出所料,他调任江东省政协副主席,不再担任江东省委常委,近江市委书记,但保留中央委员、省委委员的身份,但这两个委员也没多大意义了,官场上是个人都明白,年富力强风头正健的市委书记调去政协代表着什么。。 更新好快。

    周文是这场风‘波’最大的赢家,他强势入主近江市委,虽然还没进省委常委,但那只是时间问题。

    徐宁重新回到了周文身边,并担任了近江市委办公厅主任,一时间周系人马‘鸡’犬升天,刘飞的嫡系们树倒猢狲散,该退的退,该抓的抓,有些胆小的,当天晚上就跑路了。

    张俊涛最惨,公安局长的位子都没暖热就被一脚踢了下去,就地免职,没有其他任命,据说纪委已经开始调查他担任城管局长时期的**问题。

    省里派来一位副厅长兼任公安局长,但是常务工作归徐功铁负责,他的政治前途豁然开朗,雄心勃勃之余,不免想起倒在黎明前的老战友胡朋。

    近江‘玉’檀国际机场,徐功铁在贵宾通道等待着,来自北京的航班准点到达,沈弘毅和刘汉东健步走来,徐功铁上前和他俩轮流拥抱,热泪盈眶,唯有亲身参与之人才会明白胜利多么来之不易。

    “走,看老胡去。”沈弘毅说。

    “治丧委员会已经成立,烈士评定申请已经报上去了。”徐功铁黯然道,“追悼会明天召开,平川的家属都过来了。”

    “一定要做好招待和抚恤工作。”沈弘毅虽然已经不是局长了,但永远是徐功铁的上级,说话不自觉就带了领导的口‘吻’,但徐功铁丝毫不觉得违和。

    三人离开机场的时候,一位贵‘妇’人拖着lv拉杆箱匆匆进入候机楼,在通过安检台的时候,工作人员验看她的机票和身份证后,叫来了执勤民警。

    民警将戴着大墨镜的贵‘妇’人请进了值班室,明确告诉她:“徐娇娇‘女’士,您的证件有些问题,按规定不能乘机。”

    徐娇娇大怒:“我有什么问题,我又不是公务员,纪委都管不到我,轮到你们!”

    民警公事公办道:“对不起,我们也是按规定办事,您的身份证号码被列入受控人员名单,这个不一定是网上追逃,也不一定是公安机关发出的,检察院、法院都有这个权力,我们也不会限制您的人身自由,但是飞机是无法乘坐的,很抱歉。”

    徐娇娇不是泼‘妇’,知道闹是没用的,偃旗息鼓灰溜溜回去了,她不是要出国,而是要乘机前往北京找父亲商量事儿,既然飞机坐不了,那就坐高铁商务座吧,安排工作人员拿着身份证去买票,可是火车站售票系统也是电脑联网的,输入姓名后就被锁定,无法购票。

    徐娇娇慌了,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父亲仍是副国级领导,丈夫也是副省级干部,怎么有关部‘门’就敢对皇亲国戚红‘色’三代下手呢。

    现实就是现实,更令人心惊胆战的是,飞基金总会被人查了。

    上回徐娇娇紧急跑路之时,将基金账本付之一炬,大量资金转移到海外,连电脑硬盘都砸了,完全是破釜沉舟的架势,没想到虚惊一场,飞基金可是来钱的买卖,徐娇娇有一份容易也不会放弃,回国后让人补做假账,可是很多原始票据都烧掉了,假账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忙乎了很久,才做了一小部分出来。

    来调查飞基金的是国家民政部和全国红十字总会,前者是慈善基金会的登记管理机构,后者是飞基金的挂靠单位,这两个单位都是徐娇娇自称娘家的地方,经常和主管领导一起吃饭打高尔夫球什么的,都是养熟的狗,徐娇娇有信心摆平他们。

    这些迎来送往的琐碎事儿,徐娇娇自然不能亲自上阵,可是基金会的小助理马虎贪玩,平日里养的那些不干活光拿工资的官太太们除了会扯老婆舌头,根本上不得台面,思来想去还是王海最能干,可惜能干的人心眼不正。

    飞基金总部‘鸡’飞狗跳,人心惶惶,但惊慌过后徐娇娇还是淡定的,自信的,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跨过这一关,飞基金必将迎来更大的辉煌。

    ……

    今天是胡朋追悼会召开的日子,沈弘毅特地回家去拿制服,妻子不在家,他放在桌上的那部手机不时发出提示音,点亮屏幕,无数个未接电话和短信微信,其中一条短信是妻子发的。

    “我们结束吧,我累了。”

    沈弘毅将手机放下,走进卧室打开衣橱,拿出自己的常服和衬衣,撑起熨衣板,仔细熨烫着每一个线条,这世界离了谁都照样过,预料之中的事情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反而带来一种轻松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沈弘毅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穿警服了,白衬衣,藏青‘色’呢料制服,肩膀上是一颗代表三级警监的四角星和松枝,他庄严的戴上警帽,银‘色’国徽熠熠生辉。

    省会城市的公安局长虽然位高权重,但是比起中央秘密机关来说差距还是很大的,从局长到厅长再到部长,需要用一生来走,而在中直机关工作,辛苦归辛苦,事半功倍,晋升迅速也是看得见的优势。

    ‘门’外传来喇叭声,司机在催自己了,沈弘毅看了一眼房间,这曾经是自己的家,但是很快就不是了,好聚好散,他不会在离婚问题上纠缠什么。

    半小时后,市机关礼堂,胡朋的追悼会正在召开,烈士身披党旗静静的躺在水晶棺中,面目栩栩如生,会场座无虚席,气氛肃穆,全是‘胸’佩白‘花’身着制服的公安干警。

    公安厅主要领导全都到场,沈弘毅赫然现身领导队伍中,和家属握手、向他们致哀。

    副厅长兼代局长主持追悼会,沈弘毅手托着警帽站在台下,眼睛微红,徐功铁更是心情‘激’‘荡’,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耳边响起胡朋的话:“干不干,老徐你一句话,我跟你走,大不了豁出去这条命了。”

    哀乐声起,瞻仰遗容开始,家属们哭作一团,一帮搀扶家属的‘女’警官也都哭的不成样子,刑侦支队的爷们也都鼻子酸酸的,胡支队的黑白遗像在黑纱映衬下,高高在上俯视着苍生。

    仪式还在进行之中,沈弘毅接到了一个电话,悄悄离开会场,把徐功铁和刘汉东也叫了出来。

    “两件事,查封黑家兄弟名下一切产业,逮捕刘小飞。”沈弘毅说道,“都没什么难度,失去了保护伞的黑森林就是没牙的老虎,当然气势要打出来,要给某些依然在位的人看看。”

    “我去吧。”刘汉东说,“我对这活儿比较感兴趣。”

    沈弘毅说:“没问题,另外,老徐你协调一下特警支队和武警支队,场面要尽可能大一些。”

    徐功铁说:“我马上办,逮捕刘小飞就‘交’给刑侦去办吧,一个‘毛’孩子,跑不掉他。”

    沈弘毅说:“行,老徐你另外帮我查个人,查他个底掉。”

    徐功铁说:“谁,哪个单位?”

    沈弘毅说:“江大一个系主任。”

    ……

    公安局大院,誓师大会正在举行,徐功铁副局长把他能调动的资源全都拉上了,刑侦支队倾巢出动,在家的一个不拉,全部荷枪实弹,局里的机动车辆能调多少是多少,连警犬训练基地也拉了十几条警犬过来,白森森犬牙‘交’错,血红的舌头耷拉着,杀气腾腾,威武雄壮。

    石国平把他的防暴大队也调来了,一水的黑‘色’装甲车,全黑作战服,半指战术手套,凯夫拉头盔,脸上都‘蒙’着滑雪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狙击枪、自动步枪、霰弹枪,车上架着机关枪和镇暴水枪。

    每逢大场面,武警是不能少的,前些天包围巡特警驻地的快反大队又来了,不过这次是并肩作战,武警部队的卡车上贴着标语:坚决依法打击黑恶势力!

    徐功铁看看表,猛挥手:“我宣布,此次行动代号‘打狗’,现在出发!”

    ‘交’警的摩托车打头阵,后面是刑警、特警、武警,数不清的车辆鸣着警笛,打着双闪开出了公安局大‘门’。

    徐功铁自豪的监视着自己的队伍,对身旁的刘汉东说:“威武吧?”

    刘汉东点点头:“牛刀杀‘鸡’,泰山压顶。”其中心里想的是小时候看的抗战电影,鬼子兵们开着摩托车架着机关枪从炮楼里杀出来。

    与此同时,一支由三名刑警组成的抓捕小组前往江东大学,去逮捕涉嫌杀人的刘小飞同学。

    今天是刘小飞预备党员转正的日子,他和其他七名预备党员在支部的组织下前往烈士陵园举行宣誓仪式,在鲜红的党旗下,预备党员们心‘潮’起伏,‘激’动欣喜,认真聆听着学院党委书记的讲话。

    刘小飞‘裤’兜里的手机无声地震动起来,他悄悄拿出来看了一眼,是群英会的部下发来的微信。

    “警察来抓你,赶快跑。”;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