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十章 劫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回去的路上,徐功铁将好消息告诉了沈弘毅,沈局下达指示,立即前往看守所,把王海提出来。.最快更新访问: 。

    “保证完成任务!”徐功铁兴奋道。

    刚结束通话,局里的电话就来了,说有个重要的会议让他去开,不得请假,不得迟到。

    “又出幺蛾子。”徐功铁嘀咕了一句,“知道了,我马上到。”

    回到局里,还没把车停稳,一个小年轻就奔来过来,扒住车窗急促道:“徐局,张俊涛要停你的职,还找了一帮人要把你控制起来。”

    “他妈的凭什么!”徐功铁暴怒起来。

    “说你干扰办案,包庇沈局。”小年轻是警官学院毕业生,因为家里没关系无法留在省城工作,本来调令都开好了,回乡下派出所当户籍警,是徐功铁发了话,把他留在近江刑侦支队当刑警,这年头虽然全民道德大滑坡,但是知恩图报的好人还是有的。

    胡朋劝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走。”

    徐功铁调转车头,出了市局大‘门’,‘门’卫大爷还问他呢:“徐局,怎么刚到就走?”

    “哦,回来拿东西。”徐功铁说。

    楼上办公室,有人看到徐功铁的车出‘门’,赶紧向张局长报告,张俊涛一时间竟然束手无策,他本来安排了四个人想以开会的名义把徐功铁软禁起来,没想到这家伙嗅觉比警犬还灵敏,竟然跑了。

    再打电话,徐功铁的手机已经关机。

    根据张俊涛掌握的情况,局里有不少人同情沈弘毅,暗地里给他帮忙,徐功铁和胡朋就是领头人物,可是暂时不掌握这两人的违法‘乱’纪证据,也不好采取断然措施。

    徐功铁驾车直奔看守所,现在他要和时间赛跑,在张俊涛没把自己一撸到底之前,把王海‘弄’出来。

    “老胡,你还记得在平川的时候么?”徐功铁点了一支烟,‘抽’着,眼睛眯缝着,单手掌着方向盘说道。

    “记得,那一次咱们跟着沈局干了一把,咸鱼翻身了。”胡朋道。

    “要不是沈局,咱俩现在还趴在平川半死不活呢。”徐功铁沉浸在回忆中,半辈子风风雨雨,最风光的就是这几年,沈局长在,什么都好说,沈局不在了,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像耿直那样,双开,批捕,起诉。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刘书记要办一个沈弘毅,不知道多少人跟着倒霉,徐功铁和胡朋首当其冲,既然现在有翻盘的机会,作为血‘性’汉子,肯定不会束手待毙。

    胡朋道:“干不干,老徐你一句话,我跟你走,大不了豁出去这条命了。”

    徐功铁一踩油‘门’:“干!”

    ……

    安全屋,沈弘毅打完电话,对刘汉东说:“老徐他们去看守所提王海了,咱们也该动起来了。”

    刘汉东说:“按计划行事,直接去欧洲‘花’园把黑子控制起来。”说着打开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九宫格画面,是黑森林开发公司的全景图。

    画面中,一辆造型狰狞的巨型suv驶出欧洲‘花’园大‘门’,刘汉东急忙切换画面,电脑屏幕上出现街道地图,一个亮点在上面不停移动着。

    “黑子出动了,向南去的,他不会是去……”刘汉东倒吸一口凉气。

    “他要去看守所。”沈弘毅急了,“肯定是去灭口的。”

    “事不宜迟,堵他去。”刘汉东说完合上电脑站了起来,迈步就往外走。

    “就咱们俩?”沈弘毅道。

    “不然呢?”刘汉东一回头,“你还指望有战术小队支援么?”

    黑子确实是在赶赴看守所的路上,沈弘毅的失踪让刘飞感到一丝危险,因为沈手中很可能掌握着录音,如果再加上王海这个人证,将会造成极大的麻烦,为安全起见,必须让王海永远闭嘴,黑子就是领了老板的旨意前去执行的。

    这次任务至关重要,黑子特地借了大哥的骑士十五世超豪华防弹越野车,六米的车长,两米五的车宽,6.8升v10的发动机,动力澎湃,冲锋枪打上去也只是一串火‘花’而已,谁想半路劫人就得好好掂量一下,即便能拦下车辆,也要面对黑子的怒火。

    刘汉东驾驶的是一辆低调的哈弗h9,在马路上也算是庞然大物了,因为安全屋处在最繁华的地带,开出去之后就遇到堵车,一望无际的全是车,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

    沈弘毅给徐功铁打电话,让他们尽快赶到看守所,抢在黑子之前把人提到,徐功铁说不巧,我们也堵在路上了,不过可以给看守所方面打个电话,只要张俊涛还没公开解除自己的职务,那徐功铁就还是分管看守所的副局长。

    “也只能这样了。”沈弘毅黯然道,他预感行动要失败了。

    刘汉东猛按喇叭,前车司机冒头喊道:“有本事你飞过去啊。”

    近江‘交’通堵塞一贯严重,就算是刘汉东这样的也只能被憋得没脾气,只恨安全屋选址有问题,忽然一辆‘交’警摩托车路过,刘汉东眼睛一亮,推‘门’喊道:“吴警官。”

    路过的是谭家兴的搭档吴良海,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还开着摩托车在街上执勤,一张老脸都晒黑了,他差点没认出刘汉东,但是却认出了刘汉东旁边的沈弘毅。

    “沈局长。”吴良海惊呼道,虽然沈弘毅已经调职,但在广大基层干警心中依然是他们的好局长。

    “有紧急任务,把摩托车借我们用一下。”沈弘毅说道。

    吴良海有一点犹豫,刘汉东道:“车你帮我保管着,就这样。”说着跳下车,从后备箱拎出两个双肩包,自己背了一个,丢给沈弘毅一个,推开吴良海,跨上了摩托车。

    沈弘毅也背上双肩包,包沉甸甸的,可以想象里面装了些什么,他抬脚跨上摩托车后座。

    “头盔。”刘汉东冲吴良海招手。

    鬼神神差一般,吴良海就把警用头盔摘下来递过去了,还‘交’到了一句:“注意安全啊。”

    刘汉东戴上头盔,一拧油‘门’,马力强劲的雅马哈摩托车前轮翘起,差点把沈弘毅掀下来。

    虽然主路被堵死,但是自行车道是通畅的,刘汉东拉响警笛,绝尘而去。

    “记得还我摩托。”吴良海在后面喊道,心中嘀咕着,这是啥紧急任务啊,局长都亲自出马了。

    ……

    近江市第二看守所位于南郊,高墙电网,武警背着自动步枪在哨位上执勤,森严的铁‘门’外,开着一排烟酒店小饭馆,靠着看守所这个财源,他们的生意红火的很。

    一辆庞大霸气的越野装甲车驶到‘门’口,驾乘人员递过证件,‘门’岗验了之后打开电动‘门’放行,看守所分前后院,前面是办公楼,装潢的富丽堂皇,要不是挂着警徽,还以为是招待所。

    黑子和云东、路朝先从车里跳出来,走路都横着,霸气十足,放眼近江,谁不知道黑哥是刘书记的贴身人,他的话,比副市长都管用。

    看守所的一把手不在,副所长颠颠跑来接待,一口一个黑主任,客气的不得了,黑子也不和他客套,直接说,我们是来提王海的。

    “提嫌疑犯是要有相关手续的。”副所长陪着笑脸说,王海是什么‘性’质的犯人他很清楚,刚才徐局打电话来说要提王海,现在黑子也要提人,哪边他都得罪不起。

    “你给张俊涛打电话。”黑子硬邦邦说道。

    副所长才不敢直接给张局长打电话,他给在外开会的所长打了电话,所长语焉不详,不说同意也不说不行,总之就是推诿,这边黑子又催的急,副所长无奈,只好让他写个条子,说警卫处把人提走了。

    云东是市委警卫处的人,他有官方身份,负责签字画押。

    五分钟后,王海被押了出来,短短几天,王海的‘精’神已经垮了,萎靡不振,好在有人打招呼,看守所里没人欺负他,还穿着自己的西装,头也没剃秃瓢,看起来像个生意失败灰头土脸的暴发户。

    王海最近被提审了无数次,已经麻木了,但是看到来接自己的人之后,被惊得连退几步,拔‘腿’就跑,他是重刑犯,带着三十多斤的脚镣,稀里哗啦根本跑不动,立刻被管教干警按住。

    黑子走过来,蹲下,板起王海的脸看着他:“你跑啥?”

    王海哆嗦着,他明白自己的死期到了。

    那边云东已经签了字,路朝先上前,一把提起王海,众人看到地上一滩水渍,王海居然吓‘尿’了。

    “别让他们带我走,他们要杀人灭口!”王海歇斯底里的喊道看守所干警们都很尴尬,王海的身份他们清楚,是刘书记的管家,此番被提审,八成会意外死亡,但是谁能阻拦,谁敢阻拦,这是领导的家务事,又不是一般的刑事案件,反正手续齐全,就算追究责任他们也有话说。

    黑子就这样把一滩烂泥般的王海提走了,丢进骑士十五世的后备箱里,豪华防弹越野车发出震耳‘欲’聋的引擎轰鸣,排气管喷出一股烟雾,驶离了看守所。

    越野车刚走没一分钟,徐功铁的车就到了。;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