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章 裂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是不是采取一些灵活策略,比如引蛇出‘洞’。,最新章节访问: 。”徐功铁劝道,“公然闯进市委书记家里抓人,不大合适吧。”

    沈弘毅冷笑道:“你觉得王海还会藏在刘书记家里么,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他已经在回老家的高铁上了。”

    徐功铁已经安排了两名侦察员对王海进行布控,他拿出手机询问最新情况,打完电话,满脸佩服道:“沈局神机妙算,王海确实在去沈阳的高铁列车上,要不要实行抓捕?”

    “列车是公共‘交’通工具,一定要确保旅客的安全,防止嫌疑人狗急跳墙。”沈弘毅说。

    此刻,北上的高铁列车上,王海时不时用纸巾擦着额头上的冷汗,东窗事发迫在眉睫,他不得不抱头鼠窜,打电话向徐娇娇请假说家里二大爷去世了,要紧急回去奔丧,徐娇娇不明就里,还给王海二百块钱表示慰问哩。

    找记者爆料是王海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说起来都是徐娇娇那五万块害的,不对,是装作中纪委执法人员绑架刘书记的人害的,要不是他们闹这么一出政治恶作剧,自己也不会翻脸不认人,主动找媒体曝刘飞徐娇娇家的丑事,这样也不会铤而走险,为了灭口杀掉那个记者,更不会‘花’钱雇佣一帮好汉杀沈菲菲,从而导致大崩盘。

    坐在二等座上,王海后悔莫及,给徐娇娇当管家多好的职业啊,就这样活生生被自己毁了,真相曝光之后,近江公安肯定会来抓自己,刘飞和徐娇娇也不会放过自己,他现在唯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出国逃亡。

    王海早就计划好了路线图,他先回老家,然后转大连,在哪儿找朋友乘船偷渡去韩国,好歹这几年也攒了百十万,在韩国开个小餐馆蛰伏起来,等合适的机会再回中国。

    高铁列车全速前进,以三百公里时速飞驰在齐鲁大地上,前方到站,济南西。

    列车在济南西站停车时间较长,下了一批旅客,又上来一帮人,王海心‘乱’如麻,并没注意到这一‘波’旅客全是青壮年汉子。

    突然之间,两个旅客暴起发难,将旅行包压在王海身上,然后前前后后的人一起动手,抓手按头,上铐子,一气呵成,直接将王海抬下车去,他的行李也被人取走。

    旅客们目瞪口呆,列车上抓人可是西洋景。

    王海明白大势已去,并未挣扎反抗,任由便衣警察将自己抬走,当地铁路公安并未对他进行审讯,而是直接‘交’给了两位近江来的刑警,三人没出站,上了一列南下的高铁,在列车长的安排下,坐进了几乎没人的观光舱。

    两小时后,王海抵达近江高铁东站,列车停稳,他被押了出来,只见月台上站了足足五十多名黑衣特警,钢盔防弹衣冲锋枪一应俱全,黑‘色’的特警依维柯警车无声的闪着蓝红爆闪警灯,静静停在一旁。

    “至于么。”王海轻蔑地一笑。

    雇凶杀人犯王海被押上警车,大批特警随行护卫,浩浩‘荡’‘荡’开到公安局,负责审王海的是副局长徐功铁,这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公安,深谙攻心战术,他先递给王海一支烟,帮他点燃,道:“兄弟,别让我犯难行不,有啥说啥,反正你也熬不住,何苦多受罪。”

    王海依然死硬:“抓市委书记家的工作人员,沈弘毅胆子太‘肥’了吧。”

    徐功铁说:“南方都市报驻近江记者站的记者张毅,这个名字熟悉吧。”

    王海说:“不知道。”

    徐功铁说:“我给你看样东西。”

    ‘门’开了,外面是一辆明显被水泡过的摩托车。

    “这是张毅的摩托车,我们从淮江里捞出来的,对了,就是你杀害张毅的现场,我们不但有物证,还有认证,沈菲菲是张毅的‘女’朋友,你杀人的时候她全程目击。”徐功铁每句话都像铁锤一般翘在王海心口,但他还是不愿意承认杀人的事实,因为他存在侥幸心理,倘若公安不掌握自己出卖徐娇娇秘密的事实,那么刘飞和徐娇娇还是会搭救自己的。

    “张毅死亡第二天,你去洗车了,为什么?是不是车里有血迹?”徐功铁盯着王海的眼睛,步步紧‘逼’。

    “你在近江的‘私’人住所,我们查过了,浴室的墙上,有血液残留,经验证与张毅的dna‘吻’合度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你还有什么话说?”

    人证物证俱在,王海眼见无法抵赖了,长叹一声说:“其实另有隐情,张毅收集了徐娇娇‘女’士的一些黑材料,‘私’下里找我求证,他误认为刘书记被双规,我就会背叛,但他打错了算盘,被我一通怒斥,心脏病发作,当场死了,我怕担责任,就把他拉回家里处理了,就这样。”

    徐功铁冷笑,拿出笔记本电脑,放了一段音频,是王海的声音,声情并茂的叙述着徐娇娇养小白脸,养喇嘛上师的丑事。

    “明明是你自己爆料,还收了人家二十万,事后又想反悔,为了不退钱,把人杀了,对吧。”徐功铁嘲笑的看着王海,如同人类看着笼子里绞尽脑汁想闹出去的仓鼠。

    王海心说完了,录音还是被他们找着了,杀个把人不算事儿,最多判个缓刑,保外就医,但是出卖主人,这可是死罪。

    “我认栽。”王海说,“我猪油‘蒙’了心,啥钱都想赚,张毅是我杀的,没错,雇人沈菲菲,也是我干的。”

    徐功铁说:“录音里你说的这些,都是真实可信的?”

    王海沉默了一会儿,说:“都是我瞎编的。”

    ……

    市委大院,经过上次被绑架事件后,刘飞加强了防卫力量,警卫处时刻有四名带枪的警卫战士在他附近巡逻,为了确保安全,把黑子调了回来,继续担任司机兼贴身保镖,形影不离,他还违规让警卫处给黑子配了两把枪,一把军用92式‘插’在腋下,一把警用77式别在脚踝位置。

    外人不知道的是,刘飞甚至在自己身上也植入了无线电追踪芯片,可以全球定位,再也不怕失联了。

    公安局长沈弘毅前来汇报工作,秘书带他走到‘门’口,‘门’开了,开‘门’的是黑子,他敞开的西装里能看到防弹背心的轮廓,办公室的窗帘都拉着,大概是防备狙击手吧,沈弘毅暗想,刘书记这回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

    刘飞坐在办公桌后面,背后是党旗和国旗,对面的墙上挂着一幅书法,是某书法家仿郑板桥的笔法写的楷隶: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黑子站到了刘飞背后,双手‘交’叉放在裆部,如同一尊巨灵神。

    “弘毅,坐,案子有进展么?”刘飞依然谈笑风生,但是‘精’气神明显不如从前了,可见“失联”对他的打击之巨大。

    “还在努力侦破中。”沈弘毅说,“犯罪分子相当狡猾,没留下太多线索。”

    刘飞忽然愠怒起来:“这样怎么能行,你们连副省级干部都保护不了,怎么保护人民群众。”

    沈弘毅默默无语,刘飞的脾气比以前更加暴躁了,训正处级干部跟训孙子一样,别人引以为豪,以为这是嫡系的待遇,但他不喜欢这样。

    刘飞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又道:“算了,也不能怪你们,这是境外**势力刻意制造的‘阴’谋,是针对我党我军高级干部的,毁了我们,他们才能为所‘欲’为的攫取利益,这案子‘交’给反间谍机关来办比较合适。”

    沈弘毅说:“刘书记,我来是汇报另一件案子,牵扯到您身边的工作人员。”

    刘飞眉头皱了起来:“你说。”

    “我想单独汇报。”

    “不必,黑子是自己人。”

    “好吧,昨天下午,我们以涉嫌杀人逮捕了王海。”

    “哦?”刘飞眉头蹙的更加紧了,公安局没和自己打招呼就抓了徐娇娇的管家,这是什么节奏。

    “王海向记者出卖徐娇娇‘女’士的隐‘私’机密,价钱没谈拢,就把人杀了,这是笔录和证据。”沈弘毅面无表情的拿出一叠纸来。

    黑子上前一步接过,呈给刘飞。

    刘飞一目十行的看完,眉头已经蹙成了川字,这些猛料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徐娇娇种种龌龊行为,实在令人作呕,王海卖主求财,更是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全是造谣中伤污蔑,是境外**势力捏造的谣言,恶毒‘阴’险的攻击领导干部家属。”刘飞将这一摞打印的a4纸全都抛了过来,大声咆哮道。

    沈弘毅平静地说:“这只是证据,并不表示是真实的。”

    刘飞镇定下来,他在思考,沈弘毅什么意思,莫非是用这份材料要挟自己,妄图使宋欣欣案得以推翻改判?

    “弘毅,王海虽然是我爱人身边的工作人员,但他只是‘私’人雇员,并没有编制,只要涉及违反犯罪,公安机关尽管严厉打击,不要因为这样那样的关系缩手缩脚,明白么?”刘飞放缓语气,义正词严道。

    “明白。”沈弘毅站了起来,“没有其他的事情了,我回去了刘书记。”

    “你去吧。”刘飞摆摆手,目送沈弘毅离开,陷入深深思考之中。

    沈弘毅毕竟是跟宋剑锋当过秘书的,这人的政治立场值得怀疑。;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