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十七章 空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将面包车的钥匙拔了丢在草丛里,将两个昏迷的经侦民警铐在座位上,还拿走了他们的对讲机,驾着自己的车一路尾随救护车来到医院。```

    李大队以前干过一段时间的刑侦,因为业务不精才被调到经侦这边,只是因为会来事才提拔为副大队长,遇到问题就麻爪了,东一锤子西一榔头,完全没了章法,来到医院后将张母送进抢救室,才发现面包车没跟过来,用对讲机呼唤没人应答,打手机也没人接,部下提醒他,刘汉东上了那辆面包车,他才恍然大悟,恰好张炜闹着要上厕所,他心烦意乱摆摆手,让一名部下陪张炜上厕所。

    “老耿,出事了,你赶紧回来。”李大队急的火烧眉毛,擦着额头上的汗给耿直打电话,他知道自己是个酒囊饭袋,不然上级也不会调禁毒的人来协助。

    耿直说我马上到,李大队这才松了一口气,扭头看看,心中一惊,大叫一声不好,疾步奔往厕所,医院的厕所人来人往,地面肮脏,清洁工在门口拖地,李大队定睛一看,哪有张炜的影子,他一个个的推开隔间的门,发现部下被人打晕,斜靠在其中一个隔间的马桶上。

    李大队一跺脚,转身去追,医院里人山人海,上哪儿去追啊,他这会儿脑子挺利索,径直冲进了抢救室,果不其然,连张母也失踪了。

    “刚才的病人呢!”李大队厉声喝问,同时亮出了警官证。

    “安排去做ct了。”医生说。

    李大队松了口气,有人质在就不怕张炜跑远,他又问:“ct室在哪儿,是护士陪着去的么?”

    “是护工推着轮椅去的,有家属陪着,没事儿。”

    李大队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完球了,这趟差出的是折戟沉沙,以后没法混了。

    几个警察找到医院保卫科,调取了监控录像,果然看到是刘汉东劫走了张炜母子,这一走如同泥牛入海,再想抓可就难于上青天了。

    耿直匆匆赶到,和李大队商量了半天,建议他赶紧向上级报告,因为这事儿已经超出了普通警察的业务范围。

    “那小子在近江做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几万个同行围追堵截,连根毛都没逮到,咱们这几个人,不够他看的。”耿直拍着李大队的胳膊安慰他。

    李大队擦着汗:“你是说,上回近江医院里枪战大案是他做的?”

    “还有江心岛爆炸案。”耿直补充道,“你还是回去看看吧,那俩兄弟别出什么意外。”

    正说着,李大队的手机响了,是面包车里两个警察打来的,说他们被刘汉东打晕铐起来了,刚解开手铐,借了路人的手机打电话来,告诫李大队千万小心,犯罪分子相当危险。

    “报告上级吧,这事儿咱们普通警察没法干。”耿直劝道。

    无奈之下,李大队只好打电话向局领导汇报,派他们前来的副局长徐功铁并未表现出惊讶或者震怒,只是询问有没有干警伤亡,得知全体干警安然无恙后又说你们撤吧,后续任务由其他部门接手。

    ……

    刘汉东驾驶着帕萨特疾驰在机场快速路上,张炜和母亲坐在后座,张母的神智非常清晰,她的精神分裂症只是时而发作,经过名医治疗已经好多了。

    张母为救儿子,义无反顾的跳楼,而且选择松软的花园土壤,事实上毫发无伤,但却装成受伤极重的模样,这样一个普普通通没见过世面的家庭妇女,面对威胁如此冷静睿智,刘汉东都觉得自愧不如。

    终于逃出生天,下一步就是出境,刘汉东驾车驶入了江北机场二号门,来到一处机库,他有一架塞斯纳172r飞机停在这里,光每年的场地租用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工作人员给塞斯纳加满了油,刘汉东填写了飞行计划申请,张炜和母亲登上了飞机,这是一架四人座的小型螺旋桨飞机,和那种大型客机不可同日而语,但是胜在灵巧机动,目标小。

    塞斯纳在飞控中心的指令下滑上了备用跑道,晃晃悠悠起飞了,小飞机占用的是低空空域,和大型客机互不影响,飞机向南飞去,刘汉东看看手表,现在是下午两点钟。

    ……

    李大队一行人耷拉着脑袋,踏上了返回近江的旅程,与此同时,姚广麾下的特种小队再次出动,他们的隶属部门经变为近江国家安全局二处,当然只是外围人员,不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陆地巡洋舰疾驰在高速公路上,路朝先戴着墨镜躺在副驾驶位子上,神色冷峻,把手伸出窗外来感受着强劲的风,这几个月以来卧薪尝胆,秣马厉兵,为的就是这一天,利刃再次出鞘,不见血绝不收刀。

    那三场激战,路朝先损失了四个兄弟,姚广也瞎了一只眼,整个小队的士气低迷了好久,如今终于有了复仇的机会,路朝先打算好了,这回他和刘汉东之间,必须有一个人死。

    刘汉东神出鬼没,但是只要在中国土地上就躲不开监控,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近江国安的视线内,这小子居然在江北机场藏了一架塞斯纳172小型飞机,以飞行俱乐部教练机的名义获取了空域使用权和飞行许可,根据他的飞机计划申请,目的地是广东深圳。

    陆巡越野车驶入了近江玉檀机场,停机坪上一架湾流公务机整装待发,路朝先和他的队员们背着行囊上了飞机,湾流进入跑道,优先起飞,队员们打开背囊,取出枪械刀具开始擦拭,路朝先坐在窗边,掏出鸣响的卫星电话,接受指令。

    打开电话的是老上级姚广,他告诉路朝先,首要任务是抓住张炜,并且要毫发无伤的控制住,至于刘汉东,尽量捕获,如果对方的行为给行动造成困扰的话,就地击毙即可。

    一阵剧烈的推背感传来,湾流升空了,路朝先放下电话,检查了自己的配枪,卸下弹匣,将第一发子弹取出,用随身小刀在弹头上切了个十字花,这样子弹击中刘汉东的时候,会把他炸的脑浆迸裂,死无全尸。

    谁也不曾料到,这次风波搞得这么大,连路朝先也没想到,为了抓捕刘汉东和张炜,国家空管委关闭了低空空域,实行空中管制,所有航空器必须立刻降落在就近机场。

    空军雷达开机,三个机场的值班战斗机起飞,使用武力迫降一切不服从指令的航空器。

    一架小型塞斯纳172r螺旋桨飞机正平稳的飞行在湖北上空,下面群山叠翠,风景优美,忽然无线电里传来指令声,勒令飞机降落在南昌机场。

    塞斯纳置若罔闻,继续向南飞行。

    五分钟后,一架歼八ii战斗机从云层中钻出,嗖的一声掠过塞斯纳,高速战斗机不能和塞斯纳这种低空低速螺旋桨飞机伴飞,但是将其击落是毫无压力的,塞斯纳的飞行员可以清晰的看到歼八ii翼下的空对空导弹。

    刘汉东一压操纵杆,塞斯纳开始俯冲,进行超低空飞行试图躲避歼八ii的追踪。下面有一条铁路线,白色的和谐号动车正在高架桥上疾驰,刘汉东灵机一动,贴着和谐号飞行,塞斯纳的速度和火车差不多,二者齐头并进。

    歼八ii绕了一个大圈子再度飞回,已经不见了塞斯纳的踪影,询问指挥部,雷达上也没了塞斯纳。

    “小飞机还能丢了不成,这又不是海上。”飞机员满腹牢骚,用歼八ii抓塞斯纳,就像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还不如直接击落来的利索。

    一小时后,雷达再度发现塞斯纳,指挥战斗机飞过去,在无线电里严词喝令塞斯纳服从指令,否则击落。

    塞斯纳妥协了,乖乖飞向福州附近的军用战备机场,机场塔台指挥塞斯纳优先降落,飞机停在跑道尽头,两辆满载空军士兵的卡车疾驰而来,将机上人员包围起来,但是并不进行拘捕。

    张炜没想到青石高科方面居然动用了最高等级的国家机器,连战斗机都出动了,他完全绝望了,但是这帮当兵迟迟不动手,到底在等什么。

    刘汉东气定神闲,毫无惧色。

    与此同时,湾流公务机上,路朝先接到电话,刘汉东等人已经被迫降在福建某处军用机场,让他立刻飞过去接管。

    一抹如血残阳出现在天际,黄昏时分,湾流公务机终于飞抵军用机场上空,但是前面正好有一架空军的运20在降落,塔台命令湾流复飞等待。

    军用涂装的运20重型运输机缓缓降落,停在塞斯纳附近,机上下来一队人马,都是陆军迷彩服打扮,其中一人和空军地勤警卫交涉几句后径直走向塞斯纳,大嗓门喊道:“下来吧,别在上面憋尿了。”

    来者正是罗汉。

    刘汉东心里石头落了地,打开舱门下来和罗汉握手:“你咋才来啊。”

    “少废话,跟我走。”罗汉在他手背上拍了两下。

    刘汉东赶忙让张炜母子下了塞斯纳,在罗汉等人的护卫下,登上了运20,此时,路朝先等人乘坐的湾流喷气机也降落在了军用机场。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