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十章 对手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案子并没有捅到天上去,目前只达到沈弘毅这一层,因为这起案件的性质比较恶劣,所以刑侦支队长胡朋一直亲自盯着,掌握每一步进展,当案情线索指向刘飞家的时候,他就及时报告了沈局长,沈弘毅下令叫停,解散专案组,交由更高级别的人员负责。

    公安局小会议室,沈局长召集嫡系人马开会,屋里就三个人,除了他之外还有副局长徐功铁和刑侦口的胡朋。

    “根据dna鉴定结果显示,尸体确实是赵铁柱,也就是所谓的丹增旺堆仁波切。”胡朋有条不紊地介绍着案情,“赵铁柱所租住的蕴山别墅二十八号,是飞基金名下产业,他开的宝马x6,户主叫王海,而这个王海,是飞基金的办公室副主任,赵铁柱最后出现,是在江心岛的酒局上,参与的人有两名无业女子,以及江大学生刘小飞,市委警卫处的王力,还有一个姓张的社会闲散人员。”

    副局长徐功铁接着介绍说:“王力以前是武警总医院的后勤人员,走的黑森的路子进去的,据说是王海的侄子,不久前调到市委警卫处挂名,但没上过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刘小飞身边工作,我们传讯他,他推说在外地出差,一直也没做笔录。”

    沈弘毅一言不发,手里捏着打火机翻来覆去的把玩,两|一|本|读|小说 [y][b][d][u]位干将看着局长在沉思,也不敢说话,其实老刑侦心里早就明白了,这案子涉及刘飞的家人,根本没法继续办下去,但是身为警务人员,就这样稀里糊涂把案子撂下也不是事儿,必须寻找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半晌,沈弘毅开口了:“尸体被阉割了?”

    “是的,死者的生殖器被锐器割下,所以初步判断有情杀的嫌疑。”徐功铁接了话,“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赵铁柱和徐主席过从甚密,是后者供养的上师,咳咳……”

    沈弘毅心里有了论断,刘小飞生怕家丑外扬,在几个小伙伴的帮助下除掉了赵铁柱,继续深挖下去,就得逮捕市委书记的儿子了,他威严地看了看两个部下,正色道:“这已经升级为政治事件,你们要注意保密。”

    胡朋说:“我们这边肯定会保密,但是这个案子是有人举报才继续下去的,我怀疑有人知情。”

    “查,一定要查清楚是什么人在爆料。”沈弘毅下了死命令,又让胡朋把相关档案封存,打发走了两人,他给刘飞打了电话,请求当面汇报工作。

    刘飞在百忙之中还是抽出时间来接见了沈弘毅,他执掌近江已经有五年了,几乎全面掌控党政部门,也养成了不可一世的家长式作风,即便对副市级公安局长也是如此。

    “弘毅,你有五分钟时间。”刘飞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他从不带手表,也不带手机,在外面时间都由秘书掌握。

    “一分钟就够。”沈弘毅拿出文件袋递过去,“有个案子牵扯到飞基金,老板看一下吧。”

    刘飞眉头皱起,接过来信手翻了翻,丢了回去,很严肃地说:“该怎么查就怎么查,不需要向我汇报。”

    沈弘毅说我明白了,起身告辞,整个会见过程连一分钟都没用。

    回到公安局,胡朋前来汇报,说查不到匿名举报的人,对方是用网络电话打进来的。

    “尽快结案吧,把相关档案给我,我来亲自销毁。”沈弘毅说。

    这个烫手山芋胡朋早就不想拿着了,第一时间将档案交到沈弘毅手里,沈局长当着胡朋的面,将档案放进了碎纸机。

    过了一日,赵铁柱之死结案,先前的判断被推翻,最终认定为醉酒溺水而亡,反正他也没什么家人来刨根问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刘小飞提心吊胆了很久,最终还是安然无恙,他倒没觉得有人保护自己,反而认为活儿干得利索,警方根本无从破案。

    至于刘飞和徐娇娇之间有没有进行沟通,没人知道。

    ……

    匿名电话是刘汉东安排人打的,他手下有一个团队全方位的监视刘飞的家人,徐娇娇、刘小飞以及他们身边人的所作所为都在掌控之中。

    刘汉东此番回国,搞房地产开科技公司都是掩护,主要还是为了报仇雪恨,他和刘飞之间的仇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现在必须主动出击,把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拉下马。

    丹增旺堆之死只是一个小小的契机,并不能给刘飞集团造成太大伤害,刘汉东并不急着向公众爆料,等到适当的时机,这个案子将会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花火开发的拆迁项目进行的如火如荼,村民们都积极配合,迅速搬走,仅有的几个钉子户也在火联合和花得意的“劝说”下屈服,进展似乎非常顺利,这是一个不好的预兆,风暴往往在平静中酝酿。

    果不其然,出事了,花火开发公司的股东之一,拆迁部经理,同时也是村委会主任的花得意,暴毙在自家卧室里,他是被人用斧头砍死的,同时被杀的有他的情妇和八岁的私生子,堪称灭门血案。

    紧跟着规划局也爆出丑闻,市政规划上出现严重偏差,花火村这一带按照市委市政府的指示精神,本应拆迁后规划为城市绿地,阴差阳错就变成了住宅用地,检察机关迅速介入,带走了规划局的副局长,而这位副局长正是周文提拔起来的江北系干部。

    花火村项目顿时被有关部门叫停,市公安局城管分局调集数十辆推土机,连夜将花火村推平,等村民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时候,他们的老家已经变成了一片白地。

    这下全完了,原先承诺的一切全都不作数了,什么集资建房,大家都是股东,每家至少两套房子外加几百万现金分红,全他妈狗屁,再加上花得意莫名其妙的惨死,火花村的人们群情激奋,不知道谁嚷了一声:“找他去!”大家就都一拥而上,去堵花火开发的大门。

    他们来晚了,工商局已经抢先一步,以虚假注资为名查封了花火公司的账本,带走了相关负责人。

    几百个村民欲哭无泪,就这样被人给耍了,好端端的家没了,连个找说法的地方都没有!有人怂恿去市政府上访,立刻得到积极响应,村民们商定,第二天去堵市政府的大门,不给解决就去省政府,去省委,去北京!

    这一切都被附近的天网系统摄像头拍下,视频传送到刘飞面前的电脑,他只看了一眼就关上了,这种手段很小儿科,不过却极其有效,借刀杀人之计,够周文焦头烂额一阵子的了。

    周文确实被搞得很被动,刘书记的资源远比他多,轻而易举的一顿组合拳就把自己辛辛苦苦几个月的成绩化为乌有,还顺带着添了一屁股麻烦,眼下最要紧的避免.,花火村的几百上千号人闹起来,搞不好自己的乌纱帽都要摘掉的。

    周市长让秘书徐宁去联系刘汉东,让他尽一切可能解决此事,刘汉东神龙不见首尾,一般人根本找不到他,经过一番努力,刘汉东终于打来了电话。

    “刘总,花火村棚改项目出了大问题,你听说了么?”周文开门见山的说道。

    “听说了,有人在搞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先把居民们安抚好,剩下的我来办。”刘汉东说的很轻松。

    周文苦笑:“怎么安抚,市里一分钱都没有,省里我是打了包票的,说村民们自主安置,现在又去伸手要钱,不是打自己的脸么,北岸新城的空房子有的是,可那些能拿来用么?”

    北岸新城是几年前龙开江搞得烂尾工程,后来被刘飞接盘,变成了他的政绩,周文想利用起来,无异于与虎谋皮。

    “周市长,我相信你能解决的,不说了,要上飞机了。”刘汉东挂了电话。

    周文很郁闷,事到如今他只能硬着头皮顶上,争取把恶劣影响降到最低程度,来近江任职以来,他的日子过得很不舒心,处处掣肘,现在明摆着被人摆了一道,却没法以牙还牙,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该来的还是来了,第二天,三百余名村民在市政府门前静坐示威,要求解决住房问题,公安局派出数十名警力维持秩序,一条白布横幅拦在市政府大门前,上面八个触目惊心的黑色大字:依法维权,还我家园!

    周文当年在南泰县任职的时候,就是以擅长解决.而闻名,时隔多年,他依然毫不畏惧这种场面,他不顾秘书的劝阻,只身出现在大门口。

    “周市长来了!”人群一阵骚动。

    “大家好,我是周文,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向我反映,我一定尽力解决。”周文手持话筒,态度诚恳,从容不迫。

    人群顿时炸了锅,各种声音嘈杂起来。

    “你们每个人都说,说到晚上也说不完,推举几个代表吧,我当着大家的面和你们的代表谈。”周文大声说道。

    村民们来围堵大门,不是来闹事的,而是真的想解决问题,既然周市长姿态那么低,他们的气也消了一半,吵嚷着推举代表。

    “找几个能把事情说清楚的,不管是老爷们还是老娘们都行,不要太多,三个就行,加我四个,凑一桌麻将。”周市长风趣幽默的话引起一阵笑声,气氛缓和了许多,大家都觉得这个市长平易近人,靠谱。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