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二章 夜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梅姐拿起酒瓶子给石老师满上,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说:“一个人喝没劲,我陪你喝两杯。”

    石老师回过神来,端起酒杯和梅姐碰了一下,感慨道:“普罗旺斯的房子贵啊,现在涨到八千一平米了,我这点工资,两辈子不吃不喝都买不起。”

    梅姐问他:“你现在能拿多少?”

    石老师说:“比以前在乡下当老师是强多了,我调到市里已经四年了,在实验中学教书,每月杂七杂八的加起来,能有两千多,养活自己还行,买房子娶媳妇还早呢。”

    梅姐心中暗笑,她从业多年,知道老男人的饥渴,以石老师的胆量肯定不敢涉足风月场所,急不可耐就只好请婚姻介绍所帮忙了。

    “两千多不错啦,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些农民种一年地才几个钱,你是老师,相当于国家干部,旱涝保收不说,还有寒暑假,业余给学生补个课什么的外快也不少,房子嘛,你可以找个有房子的女人啊。”梅姐宽慰道。

    石老师反应迟钝,没留意到梅姐话里的意思,又叹口气说:“有房子的谁能看上我,那些没文化的农村女人我也看不上,高不成低不就的,家里又一直催,我是没办法才去婚介所的。”

    梅姐问道:“那你现在住什么地方?”

    “租房子住的,一个月房租三百,离学校不远,骑自行车十分钟就到,一个人住,也没啥讲究,方便就行。”石老师意兴阑珊,自顾自喝酒,喝的身上热了,把羽绒服也脱了,露出里面的褐色毛衣来,这件毛衣还是他上高中时期穿的,袖口都磨秃了,桌上摆的那盒烟是两块五的劳动牌,可见他日子过得多么艰难。

    石老师酒量本来就不大,今天算是他乡遇故知,不知不觉半斤下肚,话开始稠密,向梅姐大倒苦水,他是老大,家里还有弟弟妹妹,上学全靠他接济,这么多年来没攒下一分钱,全花在家里人身上了。

    “现在他们都毕业了,在北京上海找了工作,算是有出息了吧,可是有啥用,过年不回家,买房子还要家里出钱,那可是北京上海的房子啊,首付都得几十万,我这个当大哥的,一辈子给他们当牛做马算了。”

    梅姐温柔的开解他:“少喝点吧,别往心里去,人活一世,图的无愧于心,你对得起父母家人,以后学聪明点,多想想自己,找个媳妇,生个孩子,以后好日子长着呢。”

    石老师酒悲从心来,摘了眼镜开始哭,哭了一阵子,索性趴在桌上睡着了。”

    梅姐去付了帐,让伙计把剩下的菜打包,打电话给婚介所张阿姨,问了石老师的具体住址,到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请老板帮自己把醉醺醺的石老师扶上车,告诉了司机地址。

    十分钟后,到地方了,司机帮梅姐把石老师抬到门口,梅姐付了车资,还多给了五块钱,从石老师腰带上把钥匙取下,一枚枚的试,终于打开了房门这是一间平房,面积很小,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个简易衣柜,屋里一股潮气,冰冷刺骨,桌上摆着电脑,除了手经常碰触的位置别的区域都是一层灰尘,床上丢着脏衣服,臭袜子,标准单身汉的宿舍。

    梅姐把石老师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上,这条被子也冷硬干结,很久没晒过了。

    石老师睡得很熟,梅姐四下里看看,开始打扫卫生,先把垃圾丢出去,脏衣服全泡盆里,桌子擦干净,地面扫了一遍,又看到门口有个小厨房,放着煤气灶和铁锅,于是帮他做了一锅米饭,把打包来的羊肉放在盘子里,等米饭熟了,石老师还没醒,梅姐干脆把脏衣服都给洗了,晾在外面,写了一张纸条放在桌上,把门关上,回家去了。

    直到傍晚七点,石老师才从昏睡中醒来,头疼欲裂,睁眼一看,竟然是在家里,鞋子脱了,身上盖着被子,赶紧爬起来,屋里没人,桌上有张纸条。

    纸条上的字迹很清秀,是梅姐留下的。

    “暖壶里有开水,锅里有饭,热了再吃,衣服晾在外面别忘了收,知名不具。”

    石老师塔拉上拖鞋四下里看,屋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桌上摆着菜,暖壶里热水是满的,出门一看,晾在绳子上的衣服都冻硬了。

    邻居见他出门,笑嘻嘻问道:“石老师,下午来的是你媳妇?”

    “哦,不是,是同学。”石老师解释道,心里暖融融的,家里有个女人就是好啊,他把衣服收了,菜热了,就着米饭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打开电脑写东西,却怎么也写不下去,心思全乱了。

    夜晚,石老师躺在床上睡不着,两眼瞪着天棚,辗转反侧,心乱如麻。

    ……

    第二天一早,石老师爬起来草草下了面条吃了,骑着自行车去学校值班,一上午下来,魂不守舍,几次想给梅若华打电话,还是忍住了。

    石国英被调到市里纯属偶然,那年郑佳一在平川出事,他的证言起到重要作用,为市里稳定作出贡献,市委一个招呼就把他从乡里调到了市区的学校工作,起初他很是兴奋,以为人生开始新的一页,踌躇满志的想要大展宏图,可是梦想很快就被现实击的粉碎。

    他学历低,年龄大,和年轻教师聊不到一起去,那些年纪大的城里老师也都看不起他,再加上他自己能力也不够高,普通话不标准,不懂英语,更不会溜须拍马巴结领导,渐渐就被边缘化了,成了学校里的透明人,快四十岁的人了,连个高级教师也没评上。

    沉重的家庭负担让石国英无法存下钱来,更别提买房子结婚了,城里的姑娘要求高,他又不想找个没文化的村姑,再三考虑之下,决定退而求其次把目标定位在离异丧偶的中年知识女性身上,在见梅姐之前,他连续见了几个女人,对方都没看上他,这对于他的自信心又是一次很大的打击。

    梅姐是干什么营生的,石国英有所耳闻,总之不是上得了台面的工作,但是话又说回来,谁没有过去呢,应该给别人一个机会不是。

    梅姐的本名其实不叫梅若华,她小时候叫梅玲,上学的时候自己改名叫梅若华,后来知道这是梅超风的名字,再改也来不及了,将错就错就这么叫了,两人是高中同学,也算青梅竹马了,只是当年大家都忙着高考,顾不上谈对象,但有这个基础,发展起来就便利多了。

    到了中午,石国英出去吃饭,忽然手机响了,他摸出黑白屏的诺基亚手机接了,听筒里传来梅姐的声音:“石老师,晚上来家吃饭吧,我买了肘子。”

    “就不去了吧,怪麻烦的。”石老师客气道,其实一颗心砰砰跳,他对普罗旺斯花园向往之极,有同事在那买了房子,他曾经去参观过,如果人间有天堂,莫过于普罗旺斯花园了。

    “你跟我客气啥,不来不行,我把具体地址发给你。”梅姐不容置疑道,挂了电话,发来地址信息。

    石国英一下午都在忐忑中度过,刚过五点就离开了学校,现在菜市场买了二斤苹果,想了想又去超市买了一些包装袋很大但是价钱便宜的膨化食品,还找了个理发店花二十块钱剃了个头,这是他第一次进城里的理发店,以前都是回乡下让村口的大爷帮他剃头。

    六点差五分,石国英来到普罗旺斯花园门口,岗亭里挺立的保安让这儿有种高尚社区的感觉,进进出出的居民也都打扮的很体面,不像乡下人那样邋遢随意。

    小区建成不过四年,设施还未老化,最近在评比省级卫生城,所以地面还算整洁,石国英拎着东西慢慢走着,想象自己是这儿的居民,心中充满了幸福和自豪感。

    来到楼下,石国英给梅姐打了个电话,梅姐说你上来敲门就行,我正做菜呢就不下去接你了。

    石老师上了楼,敲门,门开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站在门口,脆生生回头喊道:“妈妈,客人来了。”

    厨房里传来梅姐的声音:“给你叔叔拿拖鞋。”

    小女孩从鞋柜里拿了一双棉拖鞋,是崭新的男式拖鞋,还带着标签。

    石国英扫视屋里,客厅铺着复合地板,摆着布艺沙发和玻璃茶几,墙上挂着五十二寸液晶电视,墙角的柜式空调吹着暖风,梦想中的一切在这里都得到了实现。

    “叔叔,换拖鞋。”小女孩说。

    “谢谢谢谢。”石国英从幻觉中醒来,脱下棉皮鞋,换上拖鞋,他的袜子破了几个洞,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小女孩完全不在意,又跑回去看动画片了。

    梅姐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她穿着紧身毛衣和围裙,很有点家庭主妇的样子,石国英要帮忙,被她谢绝:“你坐着吧,老师哪能干这个,我来就行。”

    不大工夫,桌上摆满了丰盛的菜肴,鸡鸭鱼肉俱全,可见梅姐为了这顿饭做足了准备,桌上还有一瓶剑南春,超市里卖二百多块钱的好酒哩。

    “抽烟么,别客气。”梅姐从围裙兜里摸出一盒苏烟递过来,“以后别抽那些便宜烟,对身体不好。”

    “以后打算戒烟了。”石国英,但还是接了这包烟。

    “洗洗手吃饭。”梅姐解了围裙,坐在餐桌旁,石国英去洗了手,坐在了梅姐对面,中间是梅姐的女儿小燕儿,俨然是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