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十七章 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宋双没别的意思,当初少女的那点对于英雄的爱慕早已转化成记者的职业素养,她从父亲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刘汉东的一些事迹,很想做个独家专访,可是这么多年没联系,彼此间感情早已生疏,需要重新培养一下。

    她不知道刘汉东和郑佳一的事情,反而觉得郑姐姐有些碍眼哩。

    醉鬼们回来了,郑佳一说:“你们还喝么,不喝撤了吧。”

    赵辉说:“我知道一家望京小腰不错,去尝尝吧。”

    郑佳一说:“吃了羊蝎子吃金鼎轩,吃了金鼎轩又吃望京小腰,硬菜连着硬菜,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众人哈哈大笑,都说撤吧。

    赵辉的司机已经等在门口,他带着罗汉先走。宋双开郑佳一的奔驰,送两人回去。

    “先把老刘送回宾馆吧,他明天还得开会。”宋双这样说,郑佳一也不好反对,说好吧,你把车开回去,明天再还我吧。

    刘汉东和郑佳一坐在后排,手不老实的乱伸,摸郑佳一的大腿,宋双只顾开车也没留意到。

    “刘汉东,你还记得凌子杰么?”宋双忽然问道。

    “哦,想起来这个人了,怎么了?”

    “他现在中央台工作,很红的。”宋双语气却带着鄙夷,“专门采访封疆大吏,走高端路线。”

    刘汉东对凌子杰不感兴趣,只哦了一声。

    “我可以采访你么?”宋双转到正题,“我觉得你才是有故事,值得挖掘的采访对象。”

    “行啊,等我有空约你。”刘汉东随口道。

    郑佳一狠狠掐了一下他。

    京西宾馆到了,刘汉东下车,这里有士兵站岗,没出入证不能进去,宋双驾车载着郑佳一离去,把她安全送到家,自己回到家已经深夜一点钟了。

    宋剑锋坐在客厅里看报纸,头发花白,从中炎黄老总位子上退下来之后,精神头大不如从前了,工作也不如以前那么繁重了,在国务院海外战略研究室挂个职,其实没什么事儿可忙。

    “这么晚才回来。”宋剑锋责备道,他知道女儿和谁在一起,所以不担心。

    “他们都喝酒了,要留一个人开车。”宋双解释道。

    “以后注意,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宋剑锋见女儿回来,便起身回屋,他佝偻的背影让宋双鼻子一酸,低低喊了声爸。

    宋剑锋回头温和的笑了:“爸没事。”

    宋双无语,赋闲让父亲如此苍老,可他还不到六十岁,正是领导干部的黄金年龄段啊,父亲曾经数次起落,在江北当公安局副局长的时候被发配到司法局,在江东省公安厅长的位子上干得好好的,被调到省委法治研究室,又从中炎黄老总贬到研究机构,这回怕是要在此终老了。

    ……

    第二天继续开会,刘汉东依然坐在后排,偶然间杨旭回头,不小心瞥见了刘汉东的名牌,再看看人,似乎不认识,顿时惊惧起来,附耳对张邦宪嘀咕了几句,张邦宪也回头看,正看见刘汉东比出的中指。

    张总很有涵养,不动声色扭过头去,继续开会。

    中午在餐厅吃自助餐的时候,杨旭凑到刘汉东身边,调侃道:“这不是刘汉东么,你这张脸怎么变了?啥时候去的韩国?”

    刘汉东笑着说:“信不信我一盘子扣你脸上?”

    杨旭脸色变了,他相信刘汉东真的干得出来,灰溜溜的走了。

    刘汉东回去后,在手机备忘录上添上了杨旭的名字。

    会后,刘汉东收拾东西准备回江北给爷爷办后事,正要出发,接到宋双的电话,约他在咖啡馆见面聊聊访谈的事情。

    刘汉东把行李寄存在江北重工驻京办,单枪匹马去会宋双,来到咖啡馆,宋双早已等在这里,面前摆着苹果笔记本正啪啪的打字呢,见他来了,甜甜一笑,合上电脑。

    “喝什么,我请你。”宋双说。

    “咖啡,谢谢。”刘汉东夹着一股寒气坐下,北京的冬天很冷,但他穿的很少,外面一件风衣,里面就是短袖t恤,脖子上围一块阿拉伯茶巾,酷酷的很有范儿。

    “讲讲你的故事吧。”宋双拿出了录音笔。

    “采访就算了,我的故事都是不能公开的,即便写成文字也不能发表。”刘汉东道。

    “我有分寸,你说吧。”宋双坚持。

    刘汉东也不矫情,不夸大,不演绎,将自己在科林发生的故事简略讲述了一下,重点放在中东局势上,对自己起到的作用只是带了几句。

    宋双听的入神,她托着腮帮子像小孩子听大人讲故事一样听刘汉东轻描淡写的讲述那些背后蕴含着无数腥风血雨的内幕,时而愤怒的捏紧拳头,时而扼腕叹息。

    “他们还追杀你,你整容就是因为这个?”宋双不误惋惜道,“其实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样子。”

    “等我有空了再整回来。”刘汉东笑道。

    “好啊,只要你这张脸能承受得住。”宋双也乐了,拿起杯子,咖啡已经冷了。

    “其实,我是想帮我爸爸,他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和你一样,是被人陷害的。”宋双开启另一个话题,这姑娘看起来娃娃脸又软又萌的,其实是个狠角色,上大学的时候就积极参加社会实践,当年浣溪高考被顶替的事件就是在她的帮助下得以解决的。

    刘汉东说:“我帮你扳倒张邦宪,至于之后令尊能不能官复原职就不好说了。”

    宋双瞪大了眼睛:“真的?太好了!你打算怎么帮我?”

    刘汉东说:“从外围入手,张邦宪身边有个人叫杨旭,他底子肯定不干净,把他办了,就能撬动张邦宪。”

    宋双忧虑道:“据我所知,高层博弈很激烈,已经达到你死我活的境地,你要当心啊。”

    刘汉东笑笑:“我时刻防范着,不管明的暗的,黑的白的,我都接得住。”

    外面夕阳西下,道路上的积雪已经清扫干净,只剩下隔离带长青灌木上的残雪,宋双说咱们走吧,我请你吃饭。

    “下回吧,我急着回江北。”刘汉东说,起身,拿起风衣,穿衣服的时候,宋双看到他后腰上的快拔枪套,不禁惊讶道:“你……带枪。”

    “合法的。”刘汉东从兜里摸出一张公务持枪证,“天子脚下,擅自带家伙是闹着玩的么。”

    “那我开车送你。”宋双道。

    在去机场的路上,刘汉东拿出卫星电话打了一路,都是在用阿拉伯语对话,宋双半句也听不懂,等他打完才问:“联系业务呢。”

    “是啊,业务。”刘汉东不想多说,刚才他安排人在科林搞事,给中炎黄上点眼药,弄这个他可是驾轻就熟。

    江北重工有一架通勤用的新舟60飞机停在南苑机场,刘汉东持证可以免检进入,下车的时候宋双看见他小心翼翼的捧出白瓷瓮,好奇心上来问了一句,当刘汉东告诉她这是爷爷骨灰的时候,她沉默了。

    “叶落归根,爷爷该回家了。”刘汉东说。

    三个小时后,刘汉东抵达江北机场,重工集团的专车在机场等候,把他送回家之后,把车也留下了。

    刘汉东捧着爷爷的骨灰走进了滨河小区,深夜的小区寂静无比,路旁停满了汽车,离家越近,他的心情越压抑沉痛,来到门前,门上依然贴着公安局的封条,他一把扯开,推开虚掩的门,屋里乱糟糟一片,保留着当日激战的痕迹,墙上还有血迹,地上有粉笔画的圈,子弹壳都被捡走了,墙上弹孔里的弹头也被取走,这个家完全不像样子了。

    “爷爷,咱们回来了。”刘汉东将骨灰瓮放在桌上,找了个小碗装上米,插上三支香烟,点燃,跪下磕头。

    因为是血案现场,家里的东西都没丢,柜子里的老相册、军功章、离休证也都在,只是爷爷的存折和房证不见了,不用问,是大伯拿去了。

    刘汉东给大伯家打电话,是弟弟接的,听到哥哥的声音,他喜出望外:“哥你回来了!”随即压低声音,“公安局通缉你呢!”

    “没有的事,我把爷爷的骨灰带来了,明天过去和你们商量一下追悼会的买墓地的事儿,你转告我大伯吧,就这样。”

    当晚,刘汉东下榻在江北重工招待所,上膛的手枪压在枕头下,夜里没睡好,全是金戈铁马的战争年代梦。

    早上,刘汉东洗漱完吃了早点,驱车来到大伯家,商量爷爷的后事。

    大伯一家人都在,先再三确认刘汉东的逃犯身份已经解除,不会牵连他们,才开始讨论正题。

    “你爷爷一百岁的人了,老同事也都不在人世了,老单位粮食局也解散了,依我看追悼会就算了,买块墓地,和你奶奶合葬了,亲戚们烧把纸就得了。”大伯唉声叹气道。

    刘汉东点点头。

    “我有病,你大娘是个妇道人家,这事儿还是你张罗吧,咱家亲戚不多,也多年不来往了,大过年的也别麻烦人家了,低调吧。”大伯又说。

    刘汉东再点头。

    “墓地我来买,通知亲戚还是大伯你来吧,毕竟你是长辈。”刘汉东说。

    他心里一阵叹息,爷爷戎马一生,也曾威风八面,叱咤风云,到头来只落得这样一个寒酸的葬礼,实在悲凉。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baidu_clb_slot_id="933954";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