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十章 鸡蛋石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罗汉重回军队,晋升为上校,编制暂归情报部海外行动处,逮捕姚广并不是他的业务范围,只是叶唐送他的礼物,毕竟亲手擒获死对头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送走了罗汉,叶唐和另外两名将军闲聊起来,中将说:“罗汉这匹野马,还是上了辔头的好,不然不知道惹多大的祸出来,他叔叔不在了,我们得照顾老罗家的这根独苗啊。”

    另一个少将说:“那叫叫刘汉东的,听说能力比较强啊,叶唐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收到麾下。”

    叶唐说:“罗汉是野马,刘汉东就是疯马了,我驾驭不住,再说他也不是军队的人啊,他不是中炎黄系统的么,让张邦宪给他恢复待遇就是。”

    少将说:“张邦宪……呵呵,听说姚广在江北兴师动众闹出不小的动静,恐怕要惹得那匹疯马发飙哦。”

    大家就都笑了,笑得意味深长。

    ……

    爷爷溘然长逝,对刘汉东打击不小,他从小是被爷爷带大的,在他心目中,爷爷是不死的神话,家中的定海神针,爷爷的去世让他的世界轰然倒塌,虽然在睡梦中去世对一个百岁老人来说未尝不是坏事,但是如果没有那些人折腾,爷爷怕是还能再活几年。

    “我要报仇。”刘汉东平静地对贺坚说,“爷爷一把年纪经不起折腾,是他们害死了爷爷,有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贺坚劝他:“冷静点,不要拿鸡蛋碰石头。”

    刘汉东冷笑道:“谁是鸡蛋谁是石头还不一定呢。”

    贺坚想了想说:“带上我吧,虽然叔老了,但是有经验,能帮上忙。”

    刘汉东点点头:“好,贺叔你用什么家伙?”

    贺坚说:“要是有五六二,给叔弄一支。”

    爷爷的遗体暂时存放在当地殡仪馆,刘汉东与贺坚趁着夜色踏上归途,他们要杀一个回马枪。

    姚广躲在近江,他已经听到风声,高层要查办他,舅舅的秘书告诉他,事情没解决之前千万不要露面,也不要出国。

    姚广不屑一顾,就凭那几个老军头,根本斗不过舅舅,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当然他还是没敢公开对抗,暂且藏身于刘飞提供的庇护所内,逍遥快活。

    他的特勤小队伤亡惨重,死者都得到了丰厚的抚恤,伤者送入近江武警总医院治疗,剩下的几个队员也都发了一笔奖金,足够他们挥霍一段时间。

    武警总医院,四号特工陪着自己的兄弟张黎明,他们两人当年曾在一个特种大队服役,是过命的交情,张黎明退伍后在家乡犯了事,差点被判死刑,是四号通过姚广的关系帮他脱罪,并且转到特勤小队继续做战友。

    四号名叫路朝先,那次波斯湾追杀刘汉东的过程中受伤退役,从此跟了姚广,每月薪酬固定五万块,出任务另外有奖金,重点不在于此,路朝先喜欢这种生活节奏,刀口舔血,随心所欲,他最大的爱好是去澳门赌博,每次领到工资都吃喝嫖赌花干净,搞不好还得预支下月薪水,快意人生,活的精彩。

    张黎明中了两枪,第一枪打在防弹衣上,连肋骨都没断,第二枪穿过了喉咙,居然没死,据检查那枚子弹是二战时期留下的加拿大产九毫米手枪弹,军火专家都纳闷无比,这么久的子弹居然能打响,难不成是穿越了,也有人指出,可能是复装弹药,不过这些细节对张黎明来说无所谓了,别管是哪个年代的子弹,打在身上一样疼。

    路朝先想抽烟,一摸身上,烟盒空了,他对昏迷中的张黎明说:“兄弟,我去买包烟,马上回来。”

    出门,下楼,在医院对面的小卖部买了包中华,返身回来,上了电梯,路朝先忽然不安起来,第六感告诉他,张黎明要出事。

    电梯门一开,路朝先警惕的四下张望,脱下外套盖在握着手枪的手上,一步步走过去,张黎明所在的特护病区住的人很少,走廊里寂静无比,脚步声响亮。

    从病房里出来一人,披着白大褂,戴着口罩,路朝先大喝一声:“站住!”

    那人抬手就是一枪,枪管上拧了消音器,发出噗噗的声音,路朝先闪身躲过,举枪还击,他用的是06式微声手枪,枪声也不大,两人你来我往,互相打了十几发子弹,对方撑不住了,逃进了防火通道。

    路朝先奔过去,扭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张黎明瞪着无神的眼睛,额头上一个血洞,死不瞑目。

    小队又损失一人,路朝先气疯了,拔足猛追,同时呼叫兄弟们支援,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手刃杀害自家兄弟的凶手。

    武警总院住院部的防火通道中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两人隔着几层楼对射,打得楼梯栏杆火星四溅,路朝先追到楼下,凶手居然无影无踪了。

    对面楼顶,m700狙击步枪的瞄准镜锁定了路朝先。

    医院对面咖啡馆,刘汉东面前摆着咖啡,正在玩手机游戏,屏幕上是医院内的场景,暴怒的路朝先猛踢停车场里的汽车,保安过来拦阻,被他打得抱头鼠窜。

    过了一会儿,派出所警察来了,路朝先亮了证件,警察劝走了骂骂咧咧的保安,又过了一会儿,陆续来了几个人,都是路朝先的战友。

    刘汉东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屏幕中,路朝先身边的一个人猛然仰面朝天倒下,其余人反应极快,迅速寻找隐蔽点。

    天台上的狙击手见好就收,迅速收起狙击枪,下楼。

    路朝先要疯了,半小时内损失两个人,加上前面死的三个,小队折损了50%,怎能不让他急眼。

    特勤小队都是精英人员,很快判断出狙击手的大致方位,迅速借着楼宇和人群的遮蔽冲过去,互相掩护上楼,天台上空空如也,连子弹壳都没留下。

    路朝先回过味来,对手和自己一样是精英,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他制止了手下们继续追踪的做法,给姚广打电话,向他汇报医院发生的事情。

    姚广正在江心岛小别墅里休闲,听到报告吓了一跳,又死了两个人,这是什么节奏?

    “老板,我们现在成了猎物,他们的最终目标可能是你。”路朝先忧心忡忡,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刘汉东既然决定破釜沉舟,肯定不会放过姚广。

    姚广故作镇定:“想动我没那么简单,咱们来个引蛇出洞……”

    刘汉东已经坐进了车里,这是一辆全封闭的奔驰凌特旅行车,车里摆着电脑,车顶架着天线,这个区域内所有移动通话都显示在屏幕上,数据飞速滚动,捕捉着可疑号码,很快锁定了一个正在通话的北京号码,进而获取了姚广的号码。

    “给他定位,导弹准备。”刘汉东说。

    此刻姚广正在给刘飞打电话,他心急如焚,说刘汉东疯了,想杀我,赶紧调武警来保护我,不行,我得走,准备飞机回北京,不行,北京也不安全,我去香港,对,去香港,现在就走。

    刘飞安慰他:“老二,你怕什么怕,哪儿都不如近江安全,我不信几个毛贼能闹翻天,在国家机器面前,任何宵小之辈都不足挂齿。”

    姚广说:“老大你不知道,这货不比以前了,手里有人有钱,他回国就是找咱们报仇来的,必须干死,不然后患无穷。”

    刘飞说我懂,马上部署,事关重要,他立刻给沈弘毅打电话,责成他集中力量调查一起外国间谍案。

    沈弘毅现在已经是刘飞团队的核心人物,除了近江副市长之外,他还身兼近江市国家安全局局长,武警支队第一政委,手中权力巨大,堪称刘飞手里一把枪。

    这案子比较特殊,刑警就不用介入了,沈弘毅出动了国安二处,侦察员们来到武警总院,勘探现场,收敛尸体,国安没有自己的验尸官,又把公安局鉴证中心的宋欣欣给叫了来。

    宋欣欣带着两个部下来到医院,两具尸体已经转移到地下室停尸房,并排摆在冰冷的不锈钢台子上,一个是眉心中弹,一个是头部中弹,都是一枪毙命,下手极其狠辣。

    部下给宋欣欣披上了罩衣,她戴上手套口罩,当场解剖。

    结果很快出来,打死张黎明的是一发九毫米手枪弹,弹头已经变形,根据材质判断不是国产九毫米子弹,走廊里的纯铜弹壳也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子弹来自国外。

    停车场上被打死的那个人,是被.300温彻斯特马格南子弹击中的,这是m700狙击枪常用的弹药。

    两具尸体都是三十来岁的中国籍男子,肌肉结实,看得出受过严格的训练,很可能是特种部队成员,宋欣欣暗暗吃惊,她懂得保密条例,不该问的不问,做完自己的事情,默默出去了。

    沈弘毅等在外面,迎上来问:“怎么样?”

    宋欣欣说:“还能怎么样,这又不是凶杀案,是枪战,根本就不需要解剖。”

    沈弘毅说:“帮忙嘛,回头我请你吃饭。”

    宋欣欣给他一个白眼,嗔道:“你觉得我现在能吃下东西么?”

    沈弘毅心旌荡漾,婚后他一直洁身自好,但是始终克制不住对宋法医的好感。

    

    baidu_clb_slot_id="933954";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