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章 大鼹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说:“这卡你先拿着用,等有空了我帮你办个附属卡,你要是愿意管钱,就去学个金融会计什么的,家里钱太多,怕你管不了。”

    马凌嗤之以鼻:“王熙凤不懂金融,照样把贾府打理的好好的。”

    刘汉东说:“那是古代,就是些田庄银两什么的,咱家的产业比较复杂,有油田,有别墅、庄园、私人飞机、大量的债券、股票、基金,投资,对了,还有一些货物,便携式防空导弹和装甲车,都封存起来的,等着价格上去再卖,你能打理的来?”

    说到这些,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郑佳一,郑大小姐倒是管理这些的行家里手,可惜有缘无分,终究只是露水夫妻。

    马凌自己掂量了一下,这么多五花八门的财产,就凭自己交通技校毕业的文凭,确实管不过来,两年多刘汉东居然挣了这么多钱,不知道付出了多少代价,想想不禁黯然。

    刘汉东说:“别想了,咱家肯定要请金融顾问的,这些你不用操心,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江北,带孩子见爷爷奶奶去。”

    马凌知道父母被安排在高干特护病房,不用担心他们,便去收拾了一包儿子的衣服,自己就一个简单小包,都是当年的旧衣服,她生孩子之后就没买过新衣服。

    “坐高铁还是开车?”马凌问。

    “开车方便点。”刘汉东说。

    “那车呢?”

    “走,去买。”

    一家三口提着行李出门,打了辆出租车,上车之后刘汉东就问了:“师傅,知道奔驰4s店怎么走吧。”

    半小时后,来到奔驰销售中心,这种卖豪车的地方,销售人员都是经过培训的,一眼就能看出客人的衣着打扮是什么档次,鞋子手表是什么价位,来的这一家三口,看样子就不是有钱人,所以没人过来招呼。

    刘汉东随便瞄了几眼,问道:“销售经理在哪里?”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一个销售顾问彬彬有礼的问道。

    “让你们经理来。”刘汉东气场逼人。

    “稍等。”销售顾问忙去把经理找来,经理倒是个见多识广的人,顿时感觉到这位顾客不一般,陪笑道:“先生想买哪一款车?”

    刘汉东指着一辆黑色的奔驰gL说:“就这一辆,我现在就要。”

    销售经理的笑容僵在脸上:“先生,这辆车售价一百六十万起。”

    刘汉东说:“我认字”

    销售经理说:“这种车型没有现货,要预定的,您可以先付定金,这边来咱们详细谈一下。”

    刘汉东不耐烦道:“我没时间,买个车而已,有什么好谈的,我现在就要开走,你明白么?”

    销售经理阅人无数,卖过几百辆车,从未见过这样的土大款,太任性了,他竟无言以对。

    刘汉东说:“马凌,刷卡。”

    马凌掏出那张黑卡道:“经理,可以刷卡么?”

    销售经理定睛一看,我勒个擦,运通百夫长卡,他只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实物。

    “不好意思我要和财务确认一下。”经理激动得快要尿失禁了,夹紧两腿一溜小跑到财务,呈上黑卡让财务看看能不能刷,财务人员也争相观摩欣赏,试了试,不行,pos只能刷银联、万事达和维萨的卡,运通的刷不了。

    经理屁颠屁颠又回来了,双手奉上:“不好意思,我们刷不了运通的卡,有其他卡么?”

    刘汉东又摸出一张黑色的卡,是花旗银行的信用卡,上面有事达的标记,应该管用。

    经理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只有这一辆展示用车,官方指导价是159万,但是实际上销售要加价提车,给您一些优惠吧,17o万整,再附送一些小礼品。”

    刘汉东眼皮都不眨:“开票吧,给我加满油。”

    “您不检查一下?”经理声音颤抖,这样的客户一天来上三五个的,自己不得幸福死。

    “请快点,我赶时间。”刘汉东觉得这个经理话有点多。

    经理脸色一变,拍着巴掌喊道:“都愣着干什么,来几个人帮忙。”

    一群销售顾问奔过来,倒茶递水帮着哄孩子,那边检查车辆,刷卡开票打印临时牌照,以最快度把手续办好。

    这辆锃亮的黑色奔驰gL4.7升排量双涡轮增压越野车被洗刷的干干净净,停在了眼前,刘汉东制止了经理放鞭炮的行为,上车,走人。

    后视镜中,经理带着顾问们还在依依不舍的摆手,刘汉东笑问:“花钱爽吧?”

    马凌说:“你这个什么运通的卡不好使啊,给我换一张。”

    刘汉东把那k的卡丢过去:“你先拿着用。”

    马小西很喜欢坐车,不过被马凌塞在4s店送的安全座椅里不能出来,急的直哼哼。

    一路飞驰,归心似箭,晚上就抵达了江北市,家里没地方住,刘汉东在新开的华天大酒店订了两个套房,一家人入住。

    马凌现隔壁也有人同时入住,而且是两个看起来很酷的男子,不禁担忧起来,问刘汉东是不是被人跟踪了。

    刘汉东说:“没事,那是我的人。”

    马凌问他带了多少人。

    刘汉东笑而不语,他这次回国准备的比较充足,带了十几号人,长短火齐备,哪怕本地武警支队出动,也留不住他。

    晚上,贺坚水芹先来到酒店,逗了一会儿孙子,然后大家吃了团圆饭,就在宾馆住下,等第二天再去看望老爷爷。

    套房客厅里,刘汉东对贺叔和母亲说,你们和马凌一家人出国吧,等我办完了事情再回来。

    贺坚说:“你爷爷那边不能没人照顾,他年龄大了,故土难离,到了外国水土不服,可就撑不了多久了。”

    刘汉东说:“让我大伯一家人照顾爷爷,我给他们钱。”

    贺坚说:“你大伯也是病人,也需要照顾,花钱请人我不放心,不如我留下,你们出国。”

    刘汉东说不妥,要走都走。

    贺坚很坚决,说我没事,他们就算报复,要找不到我头上

    ……

    罗汉正在北京述职,他这段时间的收获还是很大的,从索普的电脑里获取了大量情报,其中很多都是姚广通过特殊渠道送出去的,潜伏在我情报机关内部的鼹鼠是谁,已经昭然若揭。

    但是这份秘密报告经国安转交军方情报口之后,竟如泥牛入海,再无消息。

    罗汉压着脾气等了好多天,一次次的追问下文,今天终于有了反馈,上面说,查无实据,掌握这个情报的人有很多,不能判定就是姚广泄密,不但不抓姚广,还要反过来追究栽赃陷害者的责任哩。

    “军中还有大鼹鼠。”罗汉冷笑道,“这样倒好,自己跳出来了,他们以为军队是自己开的么!”

    隔了一日,姚广居然升官了,被提拔为情报室主任,通常来说这个职务是正团级,而他以中校军衔担任主任,明显是重用的标志。

    “搞不好这小子十年之内就能当上将军。”有军内人士这样对罗汉说。

    罗汉是特种部队军官,但他同时也经过严格的间谍训练,他从这次晋升中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姚广现在就是疯狂状态,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果不其然,姚广作为央视的特邀主持人,上了电视给观众们讲述中东局势,俨然变成了中东问题专家,这样一来,他的情报军官身份就算结束了,因为他已经曝光,无法继续从事秘密工作,至少在本系统内,升级无望了。

    罗汉现在隶属于国家安全部追赃办行动部门,负责追逃贪官极其赃款,业务不算繁重,大多是和外国特工部门协调运作,那些贪官逃到国外,就跟丧家之犬一般,虽然钱多,但是心惊肉跳,朝不保夕,用罗汉对付他们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

    他可以接触到所有情报资料,国安有一套完善的监控系统,与反洗钱组织用的是同一套情报体系,能监视所有大笔资金进出国境,港澳的银行也都在监控范围内,有一条来自海关的情报吸引了罗汉的注意。

    冼辉少将的家属于三个月前出境,目的地,美国,与之相关的情报是,冼辉家除了在总参家属院的房子无法变卖之外,其他房产、汽车统统出售。

    罗汉心中浮起一个疑问,难道冼辉没死?不可能,自己亲自收敛的尸体,运回国后还检验了dna,绝不可能有错。

    但是世上没有绝对,冼辉在情报口工作多年,经验丰富,手段老辣,不排除他装死的可能性,但是问题来了,冼辉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汉决定调查到底。

    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真实的冼辉渐渐浮出水面。

    冼辉祖籍北京,入伍后在西北军区某部服役,从战士到班长,后进入步校学习,提干成了一名排级军官,他当上连长那年在戈壁滩的尹营房里结了婚,妻子是副师长的外甥女,从此后冼辉一不可收拾,被调入师部当了参谋,历任作战科长,副参谋长等职,再后来调入军区情报部,开始从事情报工作。

    当冼辉晋级大校那一年,他的原配妻子遇车祸身亡,于是续弦了一位北京协和医院的女医生,高级知识分子,书香世家,婚后一年,生了个女儿,冼辉的事业也突飞猛进,调入总参工作。

    罗汉当晚就在西苑机场搭乘通勤机飞往兰州,开始调查冼辉的历史。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