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匹夫的逆袭目录 第一章 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江北老机场还是民国时期建设的,现在已经拆迁成为住宅区,新机场位于淮江南岸,距离城市三十公里,刘汉东下了飞机,打了一辆黑车直奔市区,他是持港澳通行证回国的,然后换用伪造的身份证购买了机票返乡,因为根据罗汉的建议,他的冤案尚未平反,不能使用真实身份。

    事实上罗汉不建议刘汉东回国,博弈还在继续,尘埃还未落定,现在回来,没被发现还好,如果被抓获,前功尽弃不说,还得连累他人。 ”

    但刘汉东已经厌倦了流亡的日子,他枪林弹雨里不知道走过多少回,对生死已经看淡,并且他有这个实力除掉任何威胁自己的人。

    开黑车的是个中年大叔,嘴很碎,一路抱怨,说国际油价下跌的这么厉害,国内成品油价只是象征‘性’的掉了几次,开车的负担依然很大。

    “我以前跑长途,后来亏的不行,就转行跑这个了,没人管没人问,挣够自己‘花’的就行,你说那石油公司是咋整的,油价涨他们说亏损,油价跌他们也喊亏损,合着国家让他们管石油,就没挣过钱,那还不如让我去干总经理,保证赚钱。”司机大叔思维发散,唠叨个不停,刘汉东不接话,只看着窗外熟悉而陌生的景‘色’。

    车到目的地,刘汉东下车,背起行囊走在大街上,时值冬天,他穿的很单薄,m65外套,牛仔‘裤’下是沙漠靴,竖起衣领手抄在口袋里,一如《第一滴血》中返回故乡的兰博。

    他在距离滨河小区两条街距离的如家快捷酒店住下,没急着回家,先观察周围情况,派出所对自家的监控已经解除,但居委会人员依然保持着每天来楼下转一圈的习惯,她们才是无孔不入的特务,谁家来了陌生人,第一时间就能知道,比监控摄像头还灵敏。

    刘汉东坐在小区‘门’口的兰州拉面铺子里,看到贺坚出了大‘门’,便放下碗筷跟上去,跟了一段距离,确认安全才在后面低低喊了一声:“贺叔。”

    贺坚身体僵了一下,停步。

    “继续走。”刘汉东道。

    贺坚继续前行,扭头看着这个有些陌生的年轻人,虽然这个人面容有些改变,但声音没变,他第一时间就认出这是失踪两年多的刘汉东。

    “什么时候回来的?”贺坚声音平静,但看得出努力在克制情绪。

    “昨天回的,家里怎么样?”刘汉东和贺坚并行,如同熟人一般。

    “家里都好,都好,东东,你当爸爸了。”贺坚忙不迭的将这个迟来的喜讯告诉他。

    这回轮到刘汉东一僵了,尽管他身经百战,经得住惊涛骇‘浪’,还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目瞪口呆。

    “男孩‘女’孩?”刘汉东急切的问道,“马凌还好吧?”

    “男孩,长得随你,可苦了马凌了,这孩子要强,不要我们照顾,她妈还得了癌症,你爷爷身体也不好,这边离不开人,唉,不管怎么样,你回来就好。”贺坚声音略有哽咽,强忍住,拿出手机:“我给你妈打电话。”

    “别说我回来了。”刘汉东回头看了看,再次确认没人跟踪,“约她出来。”

    “我懂。”贺坚拿起手机拨号,“居委会的人每周都来家里坐坐,问长问短的。”

    电话打通了,贺坚尽量用平和的语调通知水芹,到菜市场来一下,有便宜的大白菜可买。

    十分钟后,水芹拎着篮子来了,贺坚上前和她说了两句,带她来到菜市场后面一条杂‘乱’的巷口,这里没有摄像头,只有遍地垃圾。

    水芹一眼就认出了刘汉东,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化成灰都能认得出,她瞬间泪如雨下,刘汉东眼睛也湿润了,强笑道:”妈,哭啥,我这不全须全尾的回来了么。”

    “让妈看看。”水芹前前后后看着儿子,还好,‘腿’脚完整,她松了一口气:“你黑了,瘦了,脸也变了,这得吃多大苦,受多大罪啊。”说着说着又要哭。

    贺坚说:“别哭了,孩子回来了,先干点正经事,他还没见过小西呢。”

    刘汉东说:“小西是?”

    “就是你儿子,你个没良心的,那人家马凌娘俩丢下不管不问,现在孩子都一岁半了,不姓刘,姓马,小名叫马小西。”

    刘汉东说:“马小西,马小西,好吧,马小西就马小西吧。”

    水芹说:“你这回来就不走了吧。”

    刘汉东说:“还得走,事情没办完,不过也快了。”

    水芹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道:“他们还在通缉你吧,你小心点,家里都好,回头瞅没人的时候,回家看看你爷爷,他身子骨是一年不如一年了。”

    刘汉东点头。

    水芹抹眼泪:“回来就好,你别担心我们,赶紧去近江,看看你儿子,哄哄马凌,你可对不起人家了,以后安生过日子吧,咱家经不起折腾了。”

    刘汉东说:“好,我这就去近江,回头再来看爷爷。”

    “去吧去吧,这边不急。”贺坚和水芹一起说。

    ……

    近江,中午,郊外羊‘肉’馆,出租车司机们经常聚在这里吃饭,顺便歇脚,马凌也在其中,她不合群,单独坐在一张桌子上,点了一碗面条吃着,她吃完就走,从不耽误时间,她需要钱,给儿子买‘奶’粉,给妈妈买‘药’。

    司机们聚在一起吃饭,桌上摆着烧羊杂,羊‘肉’汤等吃食,时不时有人讲两个荤笑话下饭,其中也有个别‘女’司机,历来是玩笑的中心热点,但从没人敢开马凌的玩笑,因为这个姐们手狠不留情,曾经有个不识相的调戏她,被打得住了一个月的院。

    一盆红烧羊‘肉’放在了马凌面前,她抬起头,狐疑道:“我没点。”

    “那边有人帮你点的。”伙计指着大桌子。

    马凌望过去,大桌子边一群人爆发出哄笑,只有一个小伙子没笑,他叫王超,也是青石出租的司机。

    “谢了。”马凌点头致意,她不矫情,别人的善意会接受,也会投桃报李,等吃完饭,大家各自上车的时候,老板拿了两盒金淮江丢给王超:“马姐给你的。”

    马姐早已吃完走了,司机们一阵善意的笑,有人打趣道:“王超,你小子想的美啊,拿下咱马姐,老婆孩子都有了,不用费事了。”

    王超辩解道:“我就是看她‘挺’可怜的。”

    有人说:“王超,你知道马姐的男人是干啥的么?”

    王超入行不久,对以往江湖上的大事不甚了解,懵懂摇头。

    那人就给他科普起来:“马姐的男人是前两年近江黑社会一个老大,‘混’得相当牛‘逼’,后来出国了,据说死在国外,留下马姐娘俩,人家可是见过世面的,你真想追,哥哥就得提醒你一下,掂量掂量自己。”

    王超挠挠头,没说话。

    傍晚,公路旁,马凌的车抛锚了,打了公司的救援电话,拖车还没来到,她正心急火燎,一辆青‘色’出租车停在旁边,王超从车上下来:“马姐,怎么了?”

    “不知道,开不动了,故障灯老闪,我这还急着回去接孩子呢。”

    “我看看。”王超回身拿了工具包和千斤顶,钻进了车下,摆‘弄’了一阵说:“亏电,你跑的太多了。”

    马凌说:“那还好,我就怕车坏了,公司要罚钱的。”

    王超说:“我把电池换给你,你先走。”

    马凌说:“那怎么行。”

    王超说:“那怎么就不行啦,赶紧的,搭把手。”

    青石出租车的电池组是可以人工更换的,王超从自己车上卸下电池组换到马凌车上,启动,故障灯果然不闪了。

    “走吧,我留下等救援。”王超拍拍手,一脸轻松。

    “谢谢你了,小王。”马凌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急着接孩子,上车就走了。

    ……

    黄‘花’小区,马凌停好车,快步上楼,开‘门’,进卧室,儿子马小西被一根布带子绑在‘床’上,正盯着电视在看购物节目,‘床’上一片狼藉,有屎有‘尿’。

    “你怎么又‘尿’‘床’,还拉了一‘裤’子!”马凌气不打一处来,将儿子拎起来检查,原来是‘尿’布不堪重负漏了。

    马小西哇哇的哭了,马凌又不忍心下手打,忙乎一通,把儿子清洗干净,换了‘床’单,脏的塞进洗衣机,走进厨房,只有残羹剩饭,冰箱里也是空的,儿子又在哇哇大哭:“妈妈,饿。”

    马凌急得团团转,家里连泡‘奶’粉的热水都没有,这两天马国庆犯了胃病,和王‘玉’兰一起住院了,两人倒是能互相照顾,把个孩子丢给了自己,她又一贯要强,天大的事也不会找刘汉东家里帮忙,有苦有累都是自己扛着。

    她又翻了翻,家里还有点挂面,几个‘鸡’蛋,一瓶老干妈,懒得出去买菜,就这么将就下吧,匆忙下了挂面,打了两个‘鸡’蛋进去,瞥了一眼墙上的挂历,猛然醒悟,今天是儿子的两岁生日。

    “儿子,在家乖乖的,妈去给你买好吃的。”马凌熄了煤气灶的火,拿了钱包出‘门’,跑到小区‘门’口的蛋糕店,物价上涨的厉害,纯‘奶’油的蛋糕动辄上百元,她选了个最便宜的买了,又急火火的跑回家,一开‘门’,马小西嗷嗷待哺的等着呢。

    “看,蛋糕!”马凌变戏法一般拿出小蛋糕,马小西高兴地咯咯笑。

    马凌盛了面条,大碗是自己的,小碗是儿子的,两个‘鸡’蛋都放儿子碗里,小蛋糕上‘插’上两根蜡烛,点上说:“儿子,许个愿吧。”

    “什么是许愿?”马小西‘奶’声‘奶’气的说。

    “你想要什么就说,老天爷会买给你的。”马凌说。

    马小西很认真的想了一会说:“我想买一个爸爸。”

    马凌的泪水瞬间留下,背转身去,身体不停的抖动着,捂着嘴不哭出声。

    马小西吓坏了,跑过来拉着妈妈:“妈妈不哭,我不要买爸爸了。”

    马凌抱紧了儿子:“乖,妈妈不是哭,妈妈‘迷’眼了。”

    突然,敲‘门’声响起。。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