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十三章 黑吃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等人秣马厉兵的时候,冯庸和姚广正在夏威夷度假,他俩穿着雪白的裤子和花花绿绿的夏威夷衬衫,戴着大墨镜坐在游艇甲板上大快朵颐各种海鲜和美酒。

    “知道么?”姚广大嚼着生鱼片说,“刘汉东死了,被当众处决的。”

    冯庸抖着那条钛合金的假腿,皱着眉头说:“这货属小强的,怎么弄都不死,你确定他真死了?”

    姚广说:“错不了,尸体我过目了,dna也检测过,确实是他,再说了,他顶多算是反一号,主角光环不在他头上,在咱们老大头上。”

    对于冯庸来说,刘汉东就是个嗡嗡嗡挺讨厌的苍蝇,不配称为敌人,死了也就死了,他关心的是怎么样赚更多的钱,买更大的游艇,更新式的私人飞机,更豪华的别墅和庄园。

    “对了,老大啥时候才能执掌一省啊,我都等得不耐烦了。”冯庸放下刀叉,拿起了雪茄,用松木火柴点燃,煞有介事的抽了一口。

    姚广说:“我给你盘一盘,老大现在才四十岁出头,就是省委常委,省会的市委书记,下一届就能兼任副省长,下一步就是省长、省委书记,然后……”

    “然后调到重要的省份去当一把手,或者直接进中央当个副总理,再往后就是进常委了,当储君,二十年后,老大就是全国的老大了。”冯庸满怀憧憬,无限向往。

    姚广也一副神往无比的样子:“到时候我就是军委副主席了,上将军衔,不,让老大给我设一个元帅军衔扛着,多威风,死胖子你也发达了,全国的生意都归你做,沪深股指随便你玩,说多少点就多少点,呼风唤雨,日进斗金。”

    冯庸搓着手:“你这么一说我都心动了,你当军副,我起码也得弄个证监会主席,央行行长吧,还炒什么股,哪个企业想ipo,先给我送礼,孝敬一个亿,不然免谈。”

    姚广说:“死胖子你他妈的太黑了,不过我喜欢,到时候我也做点生意,谁想晋级当师长军长的,先过我这一关。”

    两人对视,哈哈大笑起来,笑的连眼泪都出来了。

    “老大不会让咱们这么干的,他是真正要留名千古的人。”姚广正色道,“所以咱们也得收敛一下,别被人抓到把柄,不能像郑杰夫的傻儿子那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到这件事,冯庸就洋洋得意:“郑佳图那个傻比,被我卖了还帮我数钱呢,论智商,我赶他八个,论魄力,我顶他八十个,这货可把他爹坑惨了,现在郑杰夫在党内的地位已经不如徐伯伯了,能源安全领导小组名存实亡,他的自留地中炎黄也被咱们拿下了,宋剑锋靠边站,他们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姚广从冰桶里抽出香槟酒瓶,满上两杯,和冯庸干杯:“为了老大的宏图霸业,走一个。”

    “走一个!”冯庸豪气万丈,一饮而尽。

    ……

    伊拉克南部,刘汉东应邀来到此处,与巴恩斯会谈,如今的巴恩斯不再是可怜巴巴的为孤家寡人,身边跟了十几号人,外面架着天线,供电车提供电源,帐篷里摆着军用级别的笔记本电脑,可以直连卫星,联络第五舰队,控制挂载制导武器的无人机,手下更是能调遣数支精锐特种小分队。

    这一切都拜刘汉东所赐,巴恩斯终于开窍,和他心怀鬼胎的上司心照不宣,沆瀣一气,把科林内战打得如火如荼,左手拿美国纳税人的钱,右手接埃克森美孚的钞票,只要仗打一天,他就多赚一天的钱。

    “中国人增加军事援助了。”巴恩斯忧心忡忡道,“他们给科林政府军装备了一个中队的山鹰式战斗机,这是一种很廉价的高级教练机,但是用于反游击战,费效比相当只好,所以我们需要便携式防空导弹。”

    刘汉东说:“好吧,我联系一下上家,看能不能提供防空导弹,不过价钱方面……”

    巴恩斯做了一个ok的手势说:“我相信你的价格无论如何也不会高过美国货吧,那些家伙倒是极力推销毒刺导弹,可是价格过于昂贵,就算是中情局也买不起,卡扎菲倒台之后,军火库几万枚萨姆式便携导弹流落在外,现在黑市价格不过五千美元,只是售后不好保障,你的价格可以略高于五千,但不能太离谱。”

    刘汉东拿出卫星电话联络了远在釜山的小崔,让他组织货源,价格尽量压低。

    小崔说:“如果要的量大,价格可以做到最低,据我说知,北面有不少面临淘汰的萨姆7,报废也报废,不如拿来卖钱,咱们能吃多少货?”

    刘汉东盘算了一下,他现在生意做的大,不光给科林反抗军供货,中东几个军火掮客都找他拿货,虽然比不得中美英法俄这些大军火贩子,但是在中东也算一号人物了。

    “要一千枚。”刘汉东说,“价格压到最低,我要把中东便携式防空导弹的市场垄断。”

    “好嘞。”小崔乐颠颠的去办了。

    崔正浩仗着身份特殊,和北面的老朋友做起了大生意,他收购军火的同时向北面兜售三星手机、平板电脑,液晶电视、韩国连续剧的光碟,动静不小,韩国国家情报院盯上了他,差点全军覆灭,后来还是中情局给打了招呼,韩国反间谍机构才网开一面。

    经小崔协商,北面的朋友同意以两千美元的超低价供应一千枚萨姆7便携式防空导弹的**仿制版,交易额两千万美元,按照老规矩,必须现金交易。

    隔了几日,朝鲜以东海域,两艘船又碰头了,今天海况不好,风高浪急,天色灰暗,小崔坐镇船桥,用望远镜观察对方船只,一切正常。

    崔正浩的老朋友金太玄出现在甲板上,冲这边招手,距离太远,小崔没有看道老金帽子下脸上的一片淤青。

    两条船越靠越近,对方的船员热情招手,面黄肌瘦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每次交易他们都是如此的开心,因为崔正浩总会给他们一些额外的礼物,比如香港出的**杂志,日本的**光盘等。

    但是船离得太近了,已经超出了安全界线,两船间水的流速加快,压力降低,外舷的流速慢,水压力相对较高,左右舷形成压力差,推动船舶互相靠拢,就是所谓的船吸现象。

    崔正浩隐隐觉得不安,这时候他终于看到金太玄的表情有些古怪,他身后跟着一个阴鸷的中年人,是个生面孔,但船员们似乎都看他眼色行事。

    “左满舵。”崔正浩对船长说,他太清楚同胞们的尿性了,中国运送援助物资的火车皮都能扣留几千节,中朝贸易更是经常玩些无耻的伎俩,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哪怕中国外交部门出面都不好使,他们最惯常用的一招是先和你交朋友,让你占足便宜,失去警惕性,生意从小到大,从几万美元到几百万美元,最后把你先前占的便宜连本带利全拿回去。

    自己面临的情况怕是如此,只是军火交易不像民间交易那样简单,二百万美元货款,是值得杀掉十几口人的。

    他猜得没错,眼见着对方有所察觉,朝鲜人们索性撕下面具,从船舱里冲出十几个拿着武器的汉子,用班用机枪和火箭筒猛射,火力相当猛烈,打得货轮舱室外火星四溅,不少船员猝不及防,中弹倒地。

    这边也不是吃素的,海面上讨营生,没有点过硬的家伙可不行,亮出自动步枪打过去,一时间弹雨横飞,一场朝韩之间的小型海战在日本海域展开。

    但是普通黑社会终究斗不过国家背景的黑社会,朝鲜船上亮出了迫击炮和双联装14.5毫米大口径机枪,跟不要钱似的泼洒过来,打得货轮千疮百孔,船长说崔哥顶不住了,跑吧。

    小崔知道好歹,对方显然是奔着钱来的,被他们撵上谁都别想活,仗着自己这艘货轮比较新,柴油引擎够劲,开足马力,烟囱里冒着滚滚黑烟,向着韩国海岸线狂奔。

    可是预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后面那艘锈迹斑斑的朝鲜船速度一点也不慢,突突突的撵了上来。

    小崔突然醒悟,这些执行特殊任务的朝鲜船都是经过改造的,加装了马力强筋的日本产引擎,外壳老旧,里面却藏着动力澎拜的心脏,这回算是栽了。

    距离越来越近,双方杀红了眼,海面上水柱滔天,不过由于海况较差,大多数子弹都落在了海里,打不到人。

    追着追着,朝鲜船速度渐渐慢了下去,船长喜不自禁:“他们的船出故障了。”

    小崔举起望远镜看过去,似乎不像是出故障这么简单,那艘船在解体,在下沉。

    所有人都停止了射击,眼睁睁的看着一艘船在眼前消失。

    “金属疲劳,散架了。”船长擦擦冷汗,给出一个解释,又问:“要不要救人。”

    崔正浩依然端着望远镜,镜头里,船员们抱着救生圈和木板垂死挣扎,有不少空的木头箱子在海面上漂浮,上面印着朝鲜文字,注明是便携式防空导弹,这些本来是用来忽悠自己的道具。

    “让他们自生自灭吧。”小崔冷冷道。

    交易失败,小崔损失了几个弟兄,船也要大修了,这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无法及时供货,科林法抗组织被政府军的山鹰攻击机狂虐,损失惨重,一度退回伊拉克,巴恩斯急的尿血,一天打五个电话给刘汉东。

    刘汉东也没招,只好找罗汉帮忙。

    罗汉说你不早说,国产红缨五号,一千五百美元一枚,管够。

    

    baidu_clb_slot_id="933954";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