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十八章 伟大的握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安馨惊呆了:“这是什么钱?干净么?”

    刘汉东冷笑:“贩毒的钱,正宗黑钱,你如果不敢要,我也没别的办法。”

    安馨犹豫片刻,银牙暗咬:“我用,还有更多么?”

    “有,如果你能把钱洗白了,哪怕几十个亿也得拿得出的。”刘汉东又掏出几款美金丢过来。

    安馨心情复杂,这些都是贩毒的钱,每一张钞票上都沾着毒品和血迹,如果用这种钱创业,良心是会受到谴责的,可是想到失败的结局是自己无法承受之重,她的心又硬了起来,坚定地说:“你有多少,我要多少!”

    刘汉东说:“这四个箱子里装的是一亿美元,我的全部身家,也是我卷土重来的资本,安总,如果你有能力把这些钱洗白,我给你两千万佣金,美元。”

    “这个活,我接了。”安馨毫不犹豫道,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这么大规模的洗钱,被查到可是重罪,不过这段时间她遭受的痛苦和打击让她无所顾忌了,别说是贩毒的钱了,就是出卖灵魂给魔鬼,她也愿意。

    刘汉东忽然想起了舒帆,问安馨可知道这丫头的下落,安馨说小帆在麻省理工学院读书,彼此间偶尔有邮件往来。

    “这孩子命苦,父母都没了,她应该开始新的生活。”安馨叹气道,言下之意是劝阻刘汉东打扰舒帆。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安馨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公司,她对于金融业务非常熟悉,洗钱这些流程一学就会,悄悄又去注册了一大堆的空壳公司,开始了洗钱业务,香港是金融中心,大批美元投到市场上砸不出水花,但是瞒得住监管机构,瞒不住行内人,冯先生就留意到了安馨的异动。

    冯先生是个很守规矩的生意人,但是行有行规,洗钱这个业务就是固定的几个人在做,是不容新人插手的,安馨这么做就是捞过界,就是犯了众怒。

    一帮江湖大佬聚到了游艇上玩耍,在座的都是香港金融圈的巨子,还有前财政司高官之类人物,可谓人中翘楚,冯先生在里面只能算小弟级别的人物,被人称呼为小冯。

    大佬们先讨论了如何利用基金刮取市民的钱,随后用了三分钟讨论如何处理有人捞过界的事情。

    “小冯,你去处理好了,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能坏。”一位年过花甲的大佬摇晃着红酒杯,气定神闲的说道。

    “收到。”冯先生轻快的回答,天气很好,海风轻拂,大佬们穿着洁白的甲板裤坐在游艇前端的沙发椅上,喝着红酒,品着海鲜,簇拥着来自北京的贵胄公子,据说这位爷的父亲是副国级领导,一言九鼎的牛人,从他这儿打听到只言片语,在金融市场上都能赚的盆满钵满。现如今香港本土的财阀们都是明日黄花了,话事人统统是北京来的有背景的人士。

    冯先生回去之后,立刻联络社团打手,他是斯文人,从来不碰打打杀杀的事情,有麻烦就找黑社会解决,和冯先生走得近是和联胜的黄展东,黄生也是做地下钱庄的,和冯先生打过很多次交道,合作都很愉快。

    黄展东接到冯先生的电话,派出手下马仔办事,几个人开着车去安馨的公司登门拜访,气势汹汹冲进去,用棒球棍砸烂了前台的玻璃幕墙和饮水机,吓得前台小妹尖声乱叫,等警察赶到人早就跑了。

    警察记录了此案便回去了,晚上安馨接到匿名电话,让她不要捞过界,赶紧滚回大陆去,不然要她好看。

    傻子都知道,这是同行在捣蛋,要搁以前,安馨肯定担惊受怕,但是现如今她也是豁出去了,直接给刘汉东打电话,说有人捣乱,估计是姓冯的。

    刘汉东说你知道姓冯的地址么?

    安馨说知道,车牌号也知道。

    仅仅过了一天,冯先生乘坐自己的平治车出地库的时候,遭到神秘人士的枪击,胸口中了两颗子弹,脑门中了一颗子弹,血流了满车,身上财物未动,重案组出动,验尸发现行凶子弹是三五七口径的马格南型号,这是沙漠之鹰常用的弹药,杀伤力巨大,一般歹徒不过用个黑星什么的,香港地面上有据可查的沙漠之鹰也没几把,还都在枪会注册过,到底是什么人杀害了在投资公司工作的金融人士冯生,成了一个未解谜团。

    商业罪案调查科介入办案,原来冯生一直是在他们监控之中,此人涉嫌洗黑钱,早被国际刑警组织盯上了,一直没动他只是想放长钱钓大鱼,没想到案子没办完,人先挂了。

    香港警方的效率极高,顺着各种线索往下捋,很快发现了蛛丝马迹,他们传讯了安馨,但是一无所获,香港是法治社会,安馨的供词无懈可击,他们只能放人。

    安馨被释放了,但是商业罪案调查科也盯上了她。

    没过两天,安馨乘机回了上海,她在香港本来就是融资为主,公司主要业务都在大陆,黑钱也洗的差不多了,不走更待何时。

    黄展东参加了冯生的葬礼,受到了震动,冯先生说死就死了,江湖险恶,过江猛龙不按规矩出牌,是可忍孰不可忍,当然帮冯生报仇这种事儿也就算了,又不是亲兄弟,犯不上为他搭人力成本,叫兄弟们砍人可是要花钱的。

    很快黄展东就得到消息,冯生是因为得罪了南美毒枭才被人弄死的,而且这事儿自己也有份,砸场子泼油漆,就是自己派出的小弟,他倒是个聪明人,立刻拿了回乡证潜回了深圳,觉得不安全又跑到四川避风头。

    其实所谓的南美毒枭已经离开了香港,他们根本不屑于杀黄展东这样的小角色,一亿美元现钞洗掉了五千万,变成银行账户里的数字,其余的钱拉到韩国釜山,这儿也有专门的地下钱庄,专卖朝鲜版高仿美元钞票,真钱也能处理,小批次,多渠道洗钱,才是王道。

    刘汉东在韩国住了一段时日,主要是整容,又换了一张脸,这回整的比较彻底,没人能认出他来,又换了一本货真价实的韩国护照,名字叫崔东俊,职业是传教士。

    整容伤口愈合后,刘汉东带着几个马仔,踏上了征途,再次前往中东。

    他现在和约翰.林奇是合伙人,项目是颠覆赛义德政权,此前约翰在阿富汗获取了一条重要情报,隐居老汉阿卜杜勒是科林前朝三王子殿下,那么他的孙子艾哈迈德就是科林的王位合法继承人之一,只是前段时间中情局把工作重点放在法赫德亲王身上,没人管艾赫迈德这枚棋子,现在巴恩斯特工当了负责人,又把这事儿提交日程了。

    阿富汗,喀布尔,刘汉东和约翰.巴恩斯碰面了,两人各怀鬼胎的握手,心照不宣的笑着。

    “我到底该称呼你什么?林奇先生,还是巴恩斯先生?”刘汉东笑道。

    “随便你怎么称呼,姓名只是代号而已。”巴恩斯特工很礼貌的微笑着,两人在喀布尔街头的露天小店坐着,周围嘈杂无比,车水马龙,昔日塔利班掌权的时候,这座城市被炸成了废墟,仅仅过了几年就恢复了繁华,但是距离七十年代的繁荣还差了不少距离,那时候阿富汗是中亚比较富裕的国家,世俗统治,女人是可以穿裙子进学校的,至少现在还不行,还得穿着面纱躲在男人身后。

    “露西还好吧?”刘汉东漫不经心的问道。

    “她很好,如果你不去找她,她会更好。”巴恩斯突然目露凶光,女儿是他的最疼爱的亲人,不容别人碰触,尤其是刘汉东这种危险分子。

    “很抱歉连累了露西,还有弗兰克,但你应该冲那些人发火,对了,那几个人还在监狱里么?”刘汉东问。

    巴恩斯摇摇头:“我不知道,这不是我的管辖范围,现在谈谈我们的合作吧,我希望你能做到以下几点,完成任务之后,美国政府会赦免你……”

    刘汉东粗暴的打断他:“等等,这里不牵扯什么赦免,我不是美国公民,用不着你们的赦免,况且我也没在美国犯罪,这只是我和你之间的生意,生意,懂么?是赚钱的业务。”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毫不客气的戳着巴恩斯的胸口。

    巴恩斯往后撤了撤,说:“我代表的是美国的利益。”

    刘汉东说:“得了吧,你代表不了谁,你只是埃克森美孚和参议院那些脑满肠肥的家伙们的马前卒而已,别装的那么伟大,你是间谍,最肮脏见不得人的行业从业者,你的节操连喀布尔街头的马粪都不如,难道我说的不对么,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巴恩斯冷漠的看着刘汉东,很想拂袖而去,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话就对的。

    刘汉东说:“这样,我给你捋一捋,这事儿是这样的,中国和美国在科林争夺利益,分别使用不同的代理人,目前中国养了一匹白眼狼是赛义德,美国人养的法赫德已经挂了,现在要换新人,不管他们谁赢谁输,你和我,都是一分钱好处拿不到的,搞不好还得替人背个黑锅什么的,那我们为何不替自己着想呢,你有露西,你不想在她生日的时候,送她一辆跑车或者小马驹什么的么,我看美国电影好多这样的桥段,满身伤病的退役特工回到家乡,老婆改嫁,女儿跟后爹亲……”

    巴恩斯低下头,刘汉东触动了他的心事。

    “约翰,你要振作。”刘汉东像多年老朋友一样拍着巴恩斯的肩膀,“我们要为自己谋点福利了,不能让那些狗娘养的把好处全占了。”

    说着,他伸出了右手,巴恩斯犹豫了半秒钟,右手和刘汉东握到了一起。

    看匹夫的逆袭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