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座上宾阶下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弘毅很讨厌这些领导家属身边的工作人员,拿着鸡毛当令箭,把执法人员当成自家的家丁呼来喝去,所以直接回绝,毫不留情。

    王海多精明的人,他明知道沈弘毅不会给自己面,还是直接打电话过去找没趣,其实是为了给沈弘毅下套,只因两人之间因为小事有过龃龉,沈弘毅根本瞧不起这种帮闲,可偏偏王海以大内总管自居,自尊心受到伤害,所以要伺机报复。

    他故意对刘小飞说:“有点麻烦,沈局长不愿意帮忙,要按照程序办事,这要是伊莎贝拉小姐在外面遇到个歹徒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刘小飞随他爸爸的脾气,一点就着,立刻给徐娇娇打电话,气呼呼的说伊莎贝拉背着自己跑出去玩,请妈咪协调一下公安方面追踪手机,进行精确定位。

    徐娇娇哑然失笑:“儿,没事的,是不是你追的太紧了,人家洋妞觉得不自由了,听妈妈的话,别去找,凉她一段时间,自然会来找你。”

    刘小飞觉得母亲的话很有道理,便暂时搁置了此事,果不其然,晚上八点半,伊莎贝拉自己打车回来了,她解释说自己去了邵教授家讨教,还留下吃了晚饭,刘小飞没说什么。

    第二天,刘小飞还是按捺不住,又去敲伊莎贝拉的门,还是没人搭理,服务员说住在这里的客人刚才离开了。

    伊莎贝拉拿着行李去了火车站,买了张高铁票前往江北,她要去寻根,寻找陈家的踪迹。

    没有了浩浩荡荡的车队,没有前呼后拥的工作人员,没有豪华的酒店和美食,伊莎贝拉反而觉得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她拖着行李箱走在江北大街小巷,感受着市井气息,想到这座城市是曾外祖父一手建立,自豪感油然而生。

    伊莎贝拉在江北逗留了数日,包车去乡下参观了天女庙,也就是供奉大姨奶奶的庙宇,这座庙宇至今香火不断,不过已经变了味,来拜的大多是求的。

    一周后,伊莎贝拉折返近江,此时她已经熟悉了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还在火车上交了几个大学生朋友,相约晚上一起去吃烤串。

    晚上,烤串摊,伊莎贝拉和一帮新朋友欢聚一堂,正吃的开心,过来一个聋哑人,拿着一堆工艺品出售,这种事情很常见,朋友掏了五元钱打发,伊莎贝拉却以手势询问聋哑人,为什么不装助听器。

    聋哑人看不懂她的手势,拿出残疾人证来证明自己确实有残疾。

    朋友劝道:“这种人多了,别管他。”

    伊莎贝拉很严肃的说:“很多聋哑人是可以矫正的,装上助听器、人工耳蜗会有很大帮助,最近飞基金在做这个慈善项目。”

    大家听到飞基金的名头,就都肃然起敬,说这个慈善组织很厉害,在媒体上曝光率最高,而且透明高效,是最值得信赖的慈善基金。

    “我们从不捐给红会,只捐飞基金。”大学生们骄傲地说。

    伊莎贝拉望着聋哑人的背影,她越来越不懂了。

    按照刘小飞的说法,他的父亲是高级官员,母亲是慈善机构负责人,家里并没有产业,那么哪儿来的这么多钱维持奢华的生活?还有自己来华访问的招待费用,现在想想花费巨万,难不成都是从善款里来的?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句绝不可能,但是家族的惨痛经历告诉她,一切皆有可能。

    她问朋友们,近江有没有一个很有份量的企业家,姓黑的。

    大家纷纷说道,那是黑森林啊,刘书记的保镖黑开的场,以前是近江最牛的夜场,前几年不知道为什么关了,现在只做房地产。

    “刘书记铁面无私,自己身边人下海做生意,都得规规矩矩的。”一个男生说。

    又有人说:“对了,你们听说么,江大的邵教授前天买菜路上被人打伤了。”

    “是邵渊教授么?”伊莎贝拉心里一惊,难道刘小飞真的找流氓去打一个古稀老人?

    “对,就是他,听说伤得很重。”

    伊莎贝拉心事重重。

    欢宴过后,大伙儿各自离去,伊莎贝拉正准备回青年旅舍,忽然一辆超级跑车悄无声息的停在身边,吓了她一跳。

    驾车是刘小飞,他降下车窗,露出英俊的面庞:“嗨,要搭车么?”

    “谢谢,不用了。”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伊莎贝拉对刘小飞已经心生反感。

    “这个时间你打不到车的,看,下雪了。”刘小飞真挚无比的说道。

    伊莎贝拉想了想,还是上了车,还没坐稳,刘小飞一踩油门,电动超级跑车离弦之箭般冲出去。

    刘小飞没有送伊莎贝拉回旅馆,而是开到了蕴山的山巅,这座小山位于市区,山脚下是别墅群,绿化很好,视野辽阔,俯瞰灯火璀璨的近江夜景,夏天是情侣们常来的所在。

    伊莎贝拉并不害怕,她相信刘小飞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即便近江是他们家的地盘。

    刘小飞眼神忧郁望着山下景色,久久才叹口气,扭头看着伊莎贝拉,深情款款。

    “可以回去了么,景色很美。”伊莎贝拉被他看的发毛。

    “伊莎贝拉,你明白我的心么?”刘小飞改用英语表白。

    伊莎贝拉很烦躁,她虽然外貌随母亲,但是性格其实随父亲,淑女那都是装出来的假象,此刻不耐烦了,直接质问:“不明白,我只是想知道,邵教授怎么回事?”

    刘小飞傻了,其实他没那么坏,殴打邵渊是王海找人做的,事后才邀功请赏,刘小飞很懊悔,但于事无补,只能隐瞒事实,连父亲都不敢告诉。

    “不关我的事。”刘小飞干巴巴的辩解。

    伊莎贝拉开门下车,径直走了。

    刘小飞觉得脸上发烫,自尊心受到严重挫伤,他从小是被周围人敬着长大的,虽然家教算得上严格,并没养成跋扈的衙内脾气,但是性格超级敏感,尤其是第一次向女生表白就吃这么大的瘪,这口气无论如何咽不下去。

    他驱车追上,一个漂亮的漂移拦住伊莎贝拉的路,下车张开双臂:“不许走。”

    山顶路灯黯淡,飘着细碎的雪花,很冷,很黑,很吓人,刘小飞一把抱住了伊莎贝拉,粗暴的吻上去,这是他的终极泡妞**,无论什么样的妞儿都能拿下,这一招有个学名,叫做“霸道总裁爱上我。”

    可伊莎贝拉不吃这一套,她猛然提起膝盖,正刘小飞裤裆,趁机摆脱他,转身就跑。

    刘小飞猝不及防,疼的蹲在了地上,痛苦不堪。

    灯光爆闪,一直隐藏在附近的越野车窜了出来,车上跳下两条大汉,恶狠狠扑过来,伊莎贝拉扭头就跑,她穿牛仔裤运动鞋,跑得比兔还快,可是她不熟悉地形,走了条死路,很快就被人追上了。

    其实蕴山上并不算荒僻,对面就遇上了一个跑步锻炼的,伊莎贝拉大喊救命,可是看到人影就泄了气,来的是个女的,身材比自己还苗条。

    可是那个瘦削修长的女却并不退缩,而是厉声喝问:“干什么的!“

    “没你的事。”大汉有持无恐。

    女突然飞起一脚,动作凌厉无比,看得出练过跆拳道,一脚就放倒了一人,紧跟着掏出防狼喷雾,冲另一个人面孔猛喷,同时按响身上的声光警报器,凄厉的警笛呜呜乱叫,声音大的不得了。

    防狼喷雾喷在脸上,刺激的涕泪横流,咳嗽不止,眼睛等同于瞎掉,几乎丧失战斗力。

    伊莎贝拉也不是省油的灯,从地上捡了根树枝扑过去猛打一通,两个女人硬是把俩大汉放倒在地。

    五分钟后,巡警赶到现场,将包括刘小飞在内的所有人都控制了起来,警察很客气的称那个穿运动服的英姿飒爽女为宋警官。

    “你是警察?”伊莎贝拉两眼放光,她觉得这个女警察演夏小青很合适。

    “我是法医。”宋警官说。

    宋欣欣的防狼喷雾很厉害,她的拳脚更厉害,刘小飞身边的两名工作人员被她殴成了轻伤,刘小飞的伤势无碍,毕竟伊莎贝拉留了分寸,没彻底废掉他。

    警察照章办事,把他们带回了派出所,刘小飞脸上挂着冰霜,自始至终没说话,工作人员也拒绝表明身份,很快市局就打来电话,让他们放人。

    派出所放人,伊莎贝拉做了笔录,她是个狠人,控告刘小飞对她意图强奸,办案警察非常为难,不敢在笔录上这样写,又不敢糊弄外宾,毕竟这个洋妞说的流利无比,惹出外交纠纷来,小警察担不起责任。

    事情闹大了,徐娇娇得知儿受伤,勃然色变,大骂伊莎贝拉是小碧池,要让公安局抓她,判她个故意伤害罪。

    “外国人怎么了,现在不是八国联军在国海岸上架上一门大炮就能为所欲为的时代了,我管她是美国人还是英国人,只要犯法,一视同仁!”徐娇娇心疼儿,尤其听说受伤的还是孙根,恨的牙根痒痒,亲自给沈弘毅打电话,让他抓人。

    沈弘毅很有分寸,省厅有专门的外事警察,处理涉外案件,他们连夜出动,在青年旅舍门口蹲守一夜,并未进去抓人,只是保证伊莎贝拉不会离开本地。

    天亮了,警察进了旅社,彬彬有礼的带走了伊莎贝拉,将她押上警车,还带了手铐,虽然铐齿扣的很松,但也是上了警械。

    几天前还是座上宾,今天就成了阶下囚,伊莎贝拉总算是彻底认识了刘家的嘴脸。

    

    BAID_CLB_SLOT_ID="933954";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