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被迫出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宣东慧心情很复杂,白天商玉成花了二十万付了定金把滨江豪庭的房子定下了,父母兴奋的像过年,她却郁郁寡欢,就这么把自己给卖了,不甘心,想来想去没人可以倾诉衷肠,把手机里通讯录看了个遍,最终还是拨打了刘汉东的号码。

    她这边喋喋不休的说着,那边刘汉东哼哼哈哈的敷衍着,不知不觉听筒里传来鼾声,这个没良心的居然睡着了,宣东慧撅起嘴,挂了电话,恼恨的关机,睡觉。www.suimeng.com ”随梦小说网“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此刻商玉成正在经历惊心动魄,老爸带了三辆车过来处理事儿,还找了个顶缸的司机,交警也到了,正商量怎么善后,近江实行了天网工程,大街小巷遍布摄像头,主干道上更是密密麻麻,大白天的闪光灯就不断,如果把商玉成拍进去就麻烦了。

    救护车的蓝色警灯闪耀不停,救护人员将副驾驶位子上的女人抬出来,妖艳的女子早已没了呼吸和心跳,脑袋半边都撞烂了,商玉成站得远远的,心惊肉跳,自己居然毫发无损,真是老天爷保佑。

    折腾了两个小时,终于处理完了现场,保时捷的残骸被拖车拉走,商玉成老老实实跟父亲回家,一路上大气都不敢出,到了家里,商裕民说:“你收拾一下东西,还是走吧。”

    “我去哪儿?”商玉成嗫嚅道。

    “出国躲一段时间。”商裕民很疲惫,“等事情彻底解决再回来。”

    商玉成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没开口,一切都被自己搞砸了,结婚也成了泡影,不对,自己是无辜的,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才是罪魁,如果不是他们使坏,自己就不会这么惨,在爷爷面前抹黑宣东慧肯定也是他们的手笔,这笔账,记住了,他咬牙切齿的暗暗发誓。

    跑路要尽快,商玉成拿了自己的护照,收拾了几件衣服塞进包里,想了想又把床头上自己和宣东慧的合影从镜框里拿出来,塞进衬衣兜里,贴心揣着。

    他提着旅行包下楼,见父亲坐在沙发上抽烟,想了想说道:“爸,我走了,你保重。”

    商裕民烦躁的摆摆手:“走吧走吧。”

    商玉成叹口气出了家门,司机已经发动了奥迪A8在门前等候,他站在车门前,回望自家小楼,期望父亲能出来送一下,给自己一个拥抱,但这些都没发生,他只能上车离去。

    在车上,商玉成又给宣东慧打了几个电话,对方已经关机。

    这一刻,商玉成真想从疾驰的车里跳出去,干脆摔死得了,他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

    宣东慧失眠了,直到清晨在沉沉睡去,临近中午的时候被父母吵醒,他们叫嚷着说车丢了,玉成留下的奔驰车居然丢了,正准备打电话报警。

    “等等,我问一下是不是死机开回去了。”宣东慧说,拿起手机开机,给商玉成打电话,对方不在服务区,再给商玉成的司机打,倒是有人接了,而且承认奔驰车已经被开回去。

    “商玉成哪去了?”宣东慧问。

    “出差了,具体去哪儿不清楚。”司机说,宣东慧正要挂电话,那边忽然换了个声音,威严有力,“是宣小姐么,我是商玉成的父亲,请你以后不要纠缠我儿子了,你的历史我们很清楚,撕破脸对大家都没好处,就这样吧。”

    听筒里传来忙音,宣东慧气的想哭,这是怎么回事啊,又不是我倒追你家儿子的,不嫁就不嫁,反正本来也不爱商玉成,只是觉得这个行走钱包对自己还Bùcuò罢了。

    见女儿郁郁寡欢的样子,宣母担心起来:“是不是玉成有啥事?”

    “没事。”宣东慧抹一把眼泪说。

    “那你赶紧联系他,让他把余款付了,那房子真Bùcuò,我打算找个设计师好好设计一下装修风格,对了,这么大的房子,装修起码也得三五十万吧,不然档次上不去,还有车位也不能闲着,得买辆车,奔驰就行……”

    母亲喋喋不休的唠叨着,依然沉浸在金龟婿带来的喜悦中,宣东慧却被悲伤笼罩,想哭都哭不出来。

    她提前结束假期回公司,在回去的高铁上刷微博,居然发现了商玉成的消息,这个倒霉蛋涉嫌醉驾逃逸找人顶包,被交管局内部正义之士揭露,现在网上舆论哗然,矛头直指小商村。

    宣东慧Zhīdào商玉成完蛋了,但她不Zhīdào的是,自己不知不觉被牵扯进了商家的残酷内斗中,这一切都是某人暗中策划的,包括秘密调查宣东慧的不堪往事,以及栽赃爆炸灭口案,还有今天的大爆料,其实都是小商村内部人所为。

    由于小商村集团和刘飞关系匪浅,所以周文系的人马抓住了这次机会大做文章,连篇累牍的进行报道,连主流谋体都上了头条,刘飞是个明白人,在这种公共事件上捂盖子只会给自己添麻烦,所以采取了听之任之的态度,歇了两天,宣东慧回去上班了,航空公司的同事见到她就像见到扫把星一样,避之不及,窃窃私语,有些平素不和的人还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把她搞得莫名其妙。

    倒是关系处的Hǎode靳洛冰说了实话:“慧姐,有人写了举报信给公司,还在网上散布你的谣言,哼,这帮人真过分。”

    宣东慧上网看了关于自己的谣言,倒也不算空穴来风,给别人当小三,傍上小商村集团的太子爷,一桩桩一件件,有凭有据,如假包换,只是增加了许多不堪的细节,把自己形容的像个唯利是图的绿茶婊。

    工作完了,生活也完了,宣东慧默默的叹了口气,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收拾了一下,找到领导提出辞职。

    “这样吧,你先放大假,考虑清楚再办手续。”领导说。

    宣东慧摇摇头:“不用了,我去意已决。”

    “那你准备去哪儿?”领导问。

    耳畔传来飞机的轰鸣声,远处一架波音747正在降落,宣东慧看向遥远的天际,像是回答领导,又像是自言自语:“世界这么大,飞机能到的地方,我就能去……”话未说完,已经潸然泪下。

    ……

    周文履新已经有些日子了,省委给他的“见面礼”也终于兑现,这个扶上马送一程的项目却让他进退两难,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这个项目就是花火村的棚改工程,恰恰是周文初来乍到时研究过的项目,后来考虑到与自己的执政理念不同,主动放弃了,这回省里把这个难啃的“大蛋糕”送给自己,八成是刘飞的主意。

    不过刘飞显然低估了周文的能力,他只是不想拆而已,真逼到头上,有的是办法拆,江北有一家规模很大的上市公司至诚集团,就是专门做棚改项目的,想当年高土坡拆迁就是他们做的,至于钉子户什么的,可以让卓力出马,碰上难缠的钉子户,有的是办法收拾。

    周文豪气万丈,准备展示一下自己的铁嘴钢牙好胃口,让等着看笑话的刘飞傻眼吧。

    在他的计划里,依然有刘汉东的一席之地,搞拆迁这种事儿,没有地头蛇的协助是不行的,他让徐宁再去找刘汉东,无论如何把他拉进自己阵营。

    “多动动脑筋,多交心。”周文这样对徐宁说。

    徐宁果然多花了一些心思,他通过街道居委会了解到刘汉东和大伯家的关系并不算很和睦,所以并没继续在刘汉南身上下功夫,而是以帮助下岗职工再就业为名,给水芹安排了一个位置很Hǎode书报亭,兼卖香烟饮料什么的,可别小看这种书报亭,在客流量巨大的步行街,一天营业额几千是常态。

    水芹两口子不傻,明白有贵人相助,而且醉翁之意不在酒,人家是冲汉东来了,于是贺坚给刘汉东打电话,想了解一下内情。

    “不清不楚的好处,咱不能要,也不敢要。”水芹说。

    “对,先问一下东东,到底咋回事。”贺坚拿着手机拨打号码,却一直占线。

    近江国际关系学院,刘汉东正在接电话,来电方是中炎黄国际公关部,告诉他马上中断培训,前往中东协助分公司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

    刘汉东是军人出身,他没有半句废话,培训班还有一个月才能结束,自己的阿拉伯语也还半斤八两,但是命令就是命令,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

    “飞机票已经订好,回头把行程发给你,就这样。”对方挂了电话,随即刘汉东的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是详细的行程说明,包括航班号和入住宾馆名称。

    行程非常紧凑,刘汉东立刻向教官辞行,收拾了行李出了校门,打了一辆车直奔机场,路上才给马凌打电话,说出国了,中秋节大概回不来。

    “你过年也别回来了。”马凌直接撂了电话。

    刘汉东再给老妈打电话,正好谈起书报亭的事儿,他立刻想到了徐秘书和周市长,便道:“没事儿,接着就是。”

    “东东,你Zhīdào这个位置的书报亭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么,勤快点的话,赚一两万都不难,这算变相行贿吧,要是出了事,咱也担不起。”水芹声音都有些颤抖,刘汉东却不屑一顾,几千万上亿的房地产生意自己都不看在眼里,还介意一个书报亭么。

    刘汉东花了一番功夫才安抚好了母亲,出租车已经抵达近江玉檀国际机场,他提着简单的行李下车,打印登机牌,过安检,乘坐最近的航班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五个小时后,他将在那里转乘卡塔尔航空的班机飞往阿联酋迪拜国际机场。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