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绝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服务员拿去又试了试,还是刷不成功,商玉成怀疑磁条坏了,没当回事,拿出另一张金卡级别的借记卡付了帐,卡里还有几十万零花钱。

    吃完了饭,宣母开始絮叨,说家里房子住不开,小区绿化也不好,都没地方跳广场舞,商玉成听了心里乐开花,他不怕丈母娘嫌贫爱富,就怕他们瞧不上自己是个土鳖,不就是想换房子么,我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阿姨,要不这样,你喜欢哪里的房子,咱们下午就去买了。”商玉成笑眯眯道。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宣母等的就是这句话,金龟婿财大气粗,你看人家这气派,买房子跟去超市买瓶水那么简单,普通人买房子要在网上钻研很久,到处看房,筹措首付,办按揭,没有小半年时间下不来,对商玉成来说,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我看滨江豪庭的房子还bucuo,小高层,总价也不贵,二百万出头。”宣母喋喋不休的介绍着房子的情况,商玉成豪气万丈,斩钉截铁道:“阿姨,只要你喜欢就行,买。”

    “妈。”宣东慧嗔怪道,嫌母亲太过贪婪。

    宣父也不满的干咳了一声。

    商玉成却不在乎,他让酒店安排了代驾,直接开到滨江豪庭的售楼处,中午喝点酒,小脸红扑扑的,原本隐藏的很深的富二代跋扈气焰全出来了,一进门就嚷嚷:“你们经理呢,来给我介绍一下房源。”

    售楼处的这帮小姐都是人精,看人极准,商玉成腕子上是金灿灿的欧米茄,衣服搭配虽然略土,也都是名牌,更重要的那种土豪的气质,这是装不出来的,售楼处的经理亲自接待,笑脸相迎,商玉成大咧咧道:“你们这最haode房源都拿出来,别藏着掖着。”

    只用了十分钟,商玉成就替weilai的丈母娘敲定了新房,房子没的说,一百二十平米,附送车位,楼层和位置都不赖,就是价钱不打折,售楼处认定他是不差钱的土鳖,咬死口说没折扣政策。

    商玉成摸出黑金卡,豪气冲云霄:“我全款买,现在付账。”

    售楼小姐们屁滚尿流,慌忙奉上pos机,看商玉成的眼神都不对了,不过她们心里有数,这位小爷名草有主,旁边那个气质不俗的女神已经捷足先登。

    很不巧,黑金卡还是没刷出来,商玉成大怒,拿出手机开机,想给银行信用卡客服打电话,刚打开手机就跳出十几条短信,都是催他赶紧回家的,说是老爷子要见他。

    商玉成心里一沉,被老爸召见不是好事,不过这边事情没办完,哪能落荒而逃,面子不就全完了么,他还是给先给银行打了电话,黑金卡有贵宾客服通道,很快有人接了,商玉成报了自己的卡号,客服说,对不起先生,您的卡已被暂停服务。

    “等等,咋回事你说清楚。”商玉成急了,但是问来问去,客服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商玉成明白,信用卡被暂停服务八成和老爸有关,他只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心里在打鼓,面子上却还在强撑,放下手机若无其事道:“没事,卡消磁了。”

    随后他又打了个电话,让手下给自己打二百万过来,手下说成哥你赶紧回来吧,打你电话老打不通,老爷子都发脾气了,这会儿账全冻结了,谁也拿不出钱来。

    商玉成没辙,又不想丢了面子,于是拿出另一张借记卡拍在桌上:“付定金,签合同,过两天全款付清。”

    二十万现金刷出去付了定金,是定金不是订金,违约是不退的,宣母欢天喜地,宣东慧却隐隐不安起来,却说不出哪儿不妥。

    房子买好了,宣母很高兴,说玉成今天别走了,就住家里吧,晚上我把亲戚们都叫来,大家见个面。

    商玉成说不行,公司有急事,必须立刻赶回去。

    “小商是副总,日理万机的,你别硬留人家。”宣父说道,他对这个女婿也挺满意,二十万砸出去,真金白银啊,而且合同上写的是宣东慧的名字,这应该算是婚前财产了,即便以后有什么变故,起码能得一套房子。

    商玉成把奔驰车留给宣东慧,自己坐高铁回省城了,火车上空调打得很足,那点酒劲早就下去了,他连打了几个电话探听情况,小伙伴们都不zhidao发生了什么,搞得他忐忑不安,一颗心七上八下。

    高铁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近江南站,家里的司机开车将商玉成接回小商村,一进家门,商裕民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爸,咋的了?”商玉成怯生生道。

    “上哪儿去了?”商裕民和颜悦色。

    “去江北有点事。”商玉成挪进屋,眼睛乱瞟,宠爱自己的母亲不在家,这回怕是要倒霉。

    “你过来。”商裕民道。

    商玉成向前走了两步。

    “再过来一点。”商裕民勾勾手。

    商玉成颤抖了,扑通跪倒:“爸,我下次不敢了。”

    商裕民扬手就是一耳光,商玉成捂着脸,脑袋被打得啪啪响,他杀猪一般喊道:“妈,妈,救命啊。”

    “今天我打不死你!”商裕民拳打脚踢,儿子蜷缩在地上任凭他殴打,司机闻声进来苦苦劝说一番,商裕民打得也累了,将汗津津的头发往后拢了拢,摆摆手让司机离开,坐回沙发,问道:“你这个畜生,你想把你爹害死啊。”

    商玉成有些迷糊,其实他根本不zhidao自己犯了什么错,“爸,到底咋的了?”

    “我问你,工业园的爆炸是你搞的吧?”商裕民点了一支烟,“杀人灭口你都学会了,你想死别拉着你爹娘!”

    商玉成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爸,爸,我我我,我冤枉啊,这事儿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怎么keneng炸自家的工厂,我又不傻。”

    商裕民说:“监控都拍下了,你拿了一包钱给陆二旺,他恰恰又是工业园的保安,爆炸发生的地方就是他负责的区域,你怎么解释?”

    “冤枉啊,那包东西是陆二旺媳妇托我给他带的午饭,是个保鲜盒,里面装的是饺子,我还尝了一个呢。”商玉成委屈死了,这事儿和他真没关系,不过看老爹的架势,似乎是陆二旺挂了,有人怀疑到自己头上。

    “陆二旺媳妇和他离婚了,怎么keneng托你给他送饭?”商裕民脸上分明写着不信。

    “离婚归离婚,送饭归送饭,两码事。”商玉成头都大了,这种事情很难解释,但是只要找到当事人就行了,“把他媳妇找来当面对质不就行了?”

    商裕民点点头,打了个电话,脸上表情又变了:“陆二旺的媳妇找不到了,孩子也不见了。”

    商玉成声泪俱下道:“爸,我被人害了,我虽然糟蹋钱,不上进,但不是不懂事,工业园是商家的命脉,我维护都来不及,怎么keneng搞爆炸,还是在市委书记视察的时候搞,那不是找死么。”

    其实商裕民也不相信儿子干出这种事儿,老四倒是有keneng演出一场苦肉计,栽赃陷害自家儿子,以便打击大哥的地位,取而代之。

    “晚上到你爷爷跟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商裕民道。

    ……

    晚饭后,商玉成跟随父亲来到了小商村的主宰者,商家族长,商永贵面前,爷爷是个严肃古板的老党员,对孙子们从来不假以辞色,他只会板起脸来训人,商玉成虽然是长孙,但并不太受宠爱,在爷爷面前战战兢兢,头都不敢抬。

    想象中的质问、训斥、痛心疾首和恨铁不成钢都没发生,商永贵压根儿就没提这件事,只是随口问大孙子,去江北做什么。

    “去女朋友家。”商玉成老老实实回答,“过几天带咱家来,让爷爷帮我把把关。”

    商永贵摆摆手:“我不用见,这桩婚事我也不会答应,那女的历史很复杂,底子不干净,给别人当过二奶的,这种人怎么能进商家的门,老大,你平时是怎么教育儿子的?你看看玉成都变成啥样了,打扮的像个流氓阿飞,不像话!”

    商玉成如遭雷击,宣东慧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怎么keneng当二奶,这一定是有人诬陷,泼脏水,他痴痴傻傻,听不到父亲和爷爷的对话。

    商裕民低声和老头子交流,谈的是陆二旺的死和工业园爆炸案,老头子根本没兴趣聊这个,不耐烦的摆摆手:“你不用解释,我也不听,把孩子管好比什么都强。”

    接见到此结束,父子俩退出了老头子的房间,商裕民心中有数,老头子精明着呢,肯定看出其中蹊跷之处,尽管矛头都指向商玉成,但疑点重重,不能锁定他就是凶手,再说商家子孙即便真犯了事,也是要保的,不过自家在老头子心目中的位置肯定是要打折扣了,此消彼长,老四要得意了。

    “从今以后,你的信用卡都别用了,省得你乱花钱,瞎糟蹋,你看你找的对象,丢人不丢人?”商裕民呵斥道。

    商玉成心中一团乱麻,回到家里也不吃饭,开了保时捷出去,一路狂飙来到市内夜店酒吧,喝了个酩酊大醉,他丢在桌子上的保时捷车钥匙吸引了欢场女子的注意,一个妖艳女子上前勾搭,几杯酒下肚,商玉成就搂着她的腰出门上车了……

    当商玉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保时捷的残骸里,路边护栏都被撞歪了,身边副驾驶位子上,妖艳女子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他,脑袋一侧血肉模糊。

    醉驾,超速,致人死亡,一桩桩罪过压在头上,即便家里找人顶缸,自己的weilai也完了。

    恐惧和沮丧冲击着商玉成的内心,他摸出手机,先给老爸打电话,说自己出车祸了,醉驾撞死了同车的人。

    商裕民很镇定,让他马上下车躲起来,自己会派人处理。

    商玉成蹒跚下车,看看周围环境,这里是城郊道路,路上有指示牌,他把详细坐标告诉父亲,那边电话就挂断了。

    以商家的能量,摆平这件事不难,商玉成心中稍定,给宣东慧打电话,对方竟然占线,他看看手表,现在是半夜时分,宣东慧能和谁煲电话粥?难道是和以前包养她的人?他羞怒交加,差点摔了手机。

    他冤枉宣东慧了,此时宣东慧正在和刘汉东通话。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