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正文 第七章 巴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中炎黄国际公共关系部是一个新成立的部门,对员工素质要求极高,一定要有海外名牌大学留学经历,起码娴熟掌握两门外语,业务上能独当一面的复合型人才,这个部门直接向宋剑锋负责,可以说进了国际公关部,等于进了中炎黄的核心圈子,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李鑫年轻气盛,首先想到的居然是扣押刘汉东的档案,或者拿来之后直接用碎纸机给销毁了,让狗日的办不成调动,不过他很快明白过来,这种手段只能对付没后台的可怜虫,人家刘汉东是特招的人才,这种玩法唯一的后果就是把中炎黄江东分公司全体上下都拖下水跟着自己倒霉。

    他差点就这么干了,不过好歹他也是混社会的人,分得清轻重好歹,在决策之前,李鑫先托了省委的关系,再次详细打听刘汉东的背景,不打听则罢,打听到的真相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刘汉东和郑家关系匪浅,郑杰夫的母亲去世前住在府前街的省委家属大院,刘家的人进进出出,刘汉东的丈母娘一直照料老太太的饮食起居,过年的时候,郑佳一还回来住过,有人见过她和刘汉东同乘一辆车。

    李鑫一颗心掉进了冰窟窿里,后悔的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人家都是处心积虑的巴结这种能和高层说上话的人物,自己倒好,放着老同学关系不用,反倒招惹人家,这不是嫌死的不够快么。

    他宽慰自己说,和刘汉东讲和不是怕了他,而是屈服于这货背后的靠山。

    李鑫来到严总办公室,添油加醋的把事情一说,严总也非常重视,连说撤案。

    “不但要撤案,还得搞好关系,他不是你老同学么,你把同学们都喊上,我做东,还有那个广告公司的小妞,也拉上,不打不相识嘛,广告合同给他们,预付款明天就打过去,小李,你心里有点数,别搞砸了。”

    严总的胖手按在李鑫肩膀上,仿佛寄托了对仕途的希望。

    “全靠你了。”胖手用力摇了摇。

    ……

    李鑫有自己的办法,他知道此时上门肯定要吃刘汉东的闭门羹,搞不好还要挨顿揍,想拉近关系必须依靠同学们出手相帮,他打了电话给正春风得意的玉潭镇长王亚明。

    “亚明,我,有事请你帮忙,我想组织个同学聚会,不大方便出面,你帮我联络一下吧。”

    “你小子又想什么花头?”王亚明身为一镇之长,言语中不知不觉就带了些官威,嬉笑怒骂挥洒自如,以前总感觉弱李鑫半个头,现在已经有超越之势。

    “哎,别提了,总之你帮我联络一下同学们,你请客,我掏钱,还不行么,把宣东慧、尹志国、李惠、还有什么刘汉东都喊上,一个都不能拉哦。”

    “还叫刘汉东?你不是挺讨厌他的么?”

    “你别废话了,赶紧安排吧,越快越好。”

    挂了电话,李鑫想了想,似乎还差点意思,应该从公司方面想想办法,他让自己手下办公室的文员小张给刘汉东打电话,借调档的事儿套近乎。

    刘汉东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和同学们在金樽唱歌,这儿改成了量贩式ktv,没了陪酒小姐,也买不到冰毒k粉了,生意没以前那样火爆了,但是钱挣得放心。

    小刀早就不在金樽当服务员了,连江浩风也不在了,场子转手给了别人,但东哥威名依然在,打声招呼,打个三折没问题。

    这是金樽最大的包间之一,六七个人坐在里面依然显得有些空旷,大理石茶几上摆满了各种洋酒、啤酒、饮料、果盘,大屏幕上歌词一幕幕闪过,佘小青嗓音高亢的演绎着青藏高原,刘汉东点燃一支烟,躺在沙发上静静回忆着。

    金樽ktv曾经是他事业起步的地方,曾几何时,他呼风唤雨,黑白两道平趟,恶名在外,人见人怕,身兼数职,身价千万,大有人生巅峰之感,现在回想起来,不过都是些浮云罢了,人生在世,总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才行。

    包间门被推开,陆续又有朋友进来,刘汉东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接下来就要长期驻外,趁着休假还不得把所有的朋友都见上一面。

    来的是阚万林和朱玲玲,后者怀里还抱着个孩子,也就几个月大,粉嫩粉嫩的小婴儿,眼睛眯缝着很是可爱。

    “怎么把孩子带这来了。”刘汉东惊讶道,他知道这是马伟的孩子,阚万林真是个好人,这个盘也接得下。

    “受点音乐熏陶,有好处。”阚万林大大咧咧的从桌上的烟盒里摸出一支来点上,他穿着崭新的劲霸夹克衫,里面的粉红色衬衣领口绣着金利来的标志,粗胖的手指上戴着一枚同样粗胖的金方戒,戒面上刻着一个繁体的發字。

    暴发户打扮的底气来自于一趟广东之行,阚万林分了一部分黑钱,虽然不多,也够他挥霍的,他对外宣称中了彩票,买了辆大众汽车继续干黑车生意,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反正账户里几十万存着呢,够花。

    朱玲玲还没恢复怀孕前的身材,胖的像头乌克兰大白猪,好在阚万林不嫌弃,对她像自己媳妇一样,拍拍沙发:“坐,喝什么,点。”

    “喝点果汁吧。”朱玲玲说,刚坐下,婴儿就哭了,是被佘小青凶猛的歌声吓哭的,朱玲玲赶紧解开衣服喂奶,把孩子嗷嗷哭的嘴堵上。

    阚万林抬起腕子,看看明晃晃的镀金天梭表,说:“我去接个人。”拿起带大众logo的车钥匙就出了门。

    刘汉东紧跟着出去问道:“万林,咋整的?接盘了?”

    阚万林豪爽的笑笑:“是个闺女,接了也不吃亏。”

    刘汉东无言以对,只能挑起大拇指:“仗义!”

    过了一会,火颖来了,屠洪斌来了,李思睿也到了,阚万林开车去把张艳接来了,让刘汉东目瞪口呆,这货是要把接盘侠进行到底么,小崔留下的盘他也接啊。

    不过各种迹象表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不管是张艳还是朱玲玲,都只是把阚万林当哥哥看待,连接盘侠的机会都不给他。

    佘小青嗓子都快唱劈了,这才放下麦克风,喝了口啤酒,拉开小包包拿出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几条短信,公司找她都找疯了。

    “不是把老娘炒了么,怎么还找我。”佘小青嘀咕着,还是回了个电话。

    广告公司的经理非常兴奋的告诉她,和中炎黄江东分公司的合同确定了,预付款的支票人家都拿来了,但是要求必须佘小青亲自签合同,法人代表签都不行。

    “小青,赶紧回来吧,公司上下都指着你开饭呢。”经理近乎哀求道。

    “我忙着呢,再说我已经不干了,找我做什么。”佘小青岂能放过这种机会,虽然不明白缘由,还是狠狠揶揄了对方一把。

    “那都是误会,你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们一般见识,只要你回公司,工资加五成,不,翻倍,这笔合同,你的提成也翻倍。”对方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诚意,佘小青不由得犹豫起来:“我考虑考虑,不过现在正忙,赶不回去。”

    “你在哪儿?我开车接你去。”对方紧追不舍的问。

    “我在金樽k歌呢。”佘小青道,忽然一个邪念冒出来,“要不你来把帐结了。”

    “好好好,我马上到。”

    广告公司,经理放下电话,擦一擦头上的汗,欣慰无比道:“找到了,他们在金樽ktv。”

    坐在经理对面的是李鑫,他本想通过其他关系联系上刘汉东,但是忽然发现所有人都没有刘汉东的手机号,以前留的号码全部作废了,微信qq什么的发了信息也没人回,他们自然不掌握刘汉东新办的北京手机号,更不知道他的卫星电话号码,所以只能迂回通过佘小青所在的广告公司去找人。

    中炎黄江东分公司和很多广告公司有业务来往,这一笔五十万的合同只是开始,如果能保持长期合作关系的话,一年几百万的合同额不在话下,这也是经理奴颜婢膝的原因所在,为了赚钱,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等他们赶到金樽ktv的时候,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大包间的客人已经离开,广告公司经理傻了眼,赶紧给佘小青打电话:“我的姐啊,你怎么忽悠我,人呢?”

    “谁傻乎乎等你来结账啊,我们唱完了,换地方喝酒去了。”佘小青电话里背景音很嘈杂,有人吆五喝六的划拳行令。

    “在哪儿喝呢?”经理都快哭了。

    “在铁渣街南边,河边一排烧烤摊,第三家江北烧烤。”

    正是下班高峰期,从金樽ktv到铁渣街短短三公里距离怎么都开过不去,李鑫急眼了,留下司机开车,带着人下车步行过去,远远就看到前面烟雾缭绕,空气中弥漫着烤羊肉的味道。

    铁渣街是脏乱差的典型地带,南头有条臭水河,河边搭了一排简易彩条棚子,下面是板凳马扎,油腻腻的桌子,铁皮焊的大炉子,小工蹲在地上用蒲扇扇着簸箕里点燃的木炭,还是***,客人们就赤膊上阵,喝酒划拳,远处五金铺的电锯声不绝于耳,形成城乡结合部的独特亮丽风景线。

    李鑫倒也不是矫情的人,这种地方他也经常光顾,他腋下夹着阿玛尼的小包匆匆前行,忽然看到对面来了俩人,其中一个有些眼熟。

    那不是新任市长周文么!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