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正文 第三章 训练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埋骨异国的忠魂终于归来,军方动用了最大的排场来迎接罗克强烈士的遗骸,刘汉东作为六名扶棺人之一,深刻感受到了身为军人的骄傲与荣耀,他决定重新穿上军装。

    这个想法得到了罗汉的大力支持,他告诉刘汉东,你本身就是预备役军人,只要你愿意,我就能给你办妥恢复现役的手续。

    “我希望加入你们。”刘汉东并不知道t部队的番号,但他明白这帮人不是普通的军人,动辄长途飞行,越境渗透,杀人绑架,在秘密战线上为国尽忠,马革裹尸,那叫一个酣畅淋漓,不虚此生。

    “行。”罗汉一口答应,“不过我提醒你,t部队不是那么好进的,会有无数严苛的测试等着你。”

    “我能行。”刘汉东挺起腰板,心道造化弄人,该是你的还是你的,当初就差点进军区特大,人生兜兜转转,终于又回到了正常的轨迹上来。

    “不过你放心,我会为你制定一个体能恢复计划的。”罗汉说,“你现在的体能就是渣,第一轮就能把你淘汰掉,你必须住到军营里去,每天跟我们一起操练,如果能跟得上,那就能通过测试。”

    “可是我还在学飞行。”刘汉东鬼使神差的说道,“学费都交了的。”

    罗汉嗤之以鼻:“你以为咱们那儿没有飞机让你摆弄么,t部队每个士兵,都必须掌握直升机和运输机的驾驶技术,飞行学校那几架破塞斯纳有什么学头,一大堆学员轮着开,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咱们那儿,初教七可劲的任你造,哪怕掉下来都没事。”

    刘汉东动了心,当然他在离开炎黄大酒店之前,和郑佳一进行了沟通,郑佳一尊重他的选择,并且祝贺他重新穿上军装。

    于是,刘汉东这个冒牌货穿着一套中士军装,混进了燕山深处的军事基地,每天跟着t部队的候补兵一起操练。

    之所以没跟着本部一起训练,是因为罗汉认为刘汉东平民当的太久,体能跟不上,刘汉东已经三十岁了,在爆发力和耐力上都比不过那些二十出头的军官和士官,三天下来就累得尿血了。

    尿血的事情没人知道,刘汉东没告诉教官和军医,他知道自己的底子不差,只是需要时间适应这样超大轻度的训练,到底是八年军龄的老兵,退伍后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不酗酒不吸毒,坚持锻炼,半个月之后就慢慢跟上了训练节奏。

    罗汉没有食言,他找了一架初教七螺旋桨飞机,又从空军飞行学院找了个教官,手把手的教刘汉东开飞机,这属于吃小灶的特殊照顾,每天飞八小时,三天之后刘汉东就能独立驾驶飞机了,接下来就是飞运七这种支线运输机了。

    接着学驾驶直升机,一架米171可劲的折腾了三天,刘汉东已经可以在模拟舰艇停机坪的水泥台子上起降了。

    “这家伙是个天才。”空军教官这样评价他。

    在训练间隙,刘汉东问罗汉:“我知道这个问题很俗,但我不得不问,你们的待遇怎么样?”

    罗汉说:“一切薪金补贴和津贴都是透明的,除了和军衔对应的固定工资之外,以及技能津贴,比如你会开飞机,或熟练掌握日语,都能多拿一份津贴,至于执行任务期间的补贴,境外和境内不同,危险程度也分为好几种级别,基本上薪资水平保持在一个相对很优越的水平。”

    “优越是和谁比?”刘汉东问,他很关心这个,因为他已经三十岁了,有家要养,风险和收入是应该成正比的,换句话说,卖命者是要得血酬的。

    “和其他部队的兵比算是优越的,和国际军事承包商比,咱们还差很多。”罗汉道,又补充了一句:“这不是个来钱的工作”

    “但是来劲!”刘汉东道。

    “对,来劲。”罗汉脸上也浮现了笑意。

    ……

    t部队的训练不惜血本,有时候晚上紧急集合,直接拉到机场上运输机,在温暖干燥的机舱里打个盹,醒来就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或者南海岛屿,或者云南的原始森林,总之一切为了打造全地形,全天候的特种部队。

    和刘汉东一起的三十名候补兵,有两人死于训练事故,一人在沙漠行军中走失不幸死亡,十分之一的死亡率,可谓严苛至极,事实上很多人生观不成熟的士兵在经历训练后,整个人会发生脱胎换骨的蜕变,从一个正常的人,变的无情冷酷,不但对别人无情,对自己也无情。

    他们不仅学习做一名优秀的侦察兵,还学习如何用市面上能买到的民用物品制作爆炸物,怎么样破坏高压电塔,怎样给自来水厂下毒,怎么乔装打扮,怎么跟踪盯梢,又怎么在大都市或者乡村甩掉跟踪者,而这些本应该是间谍掌握的技能。

    重武器的操作也在训练大纲内,驾驶交通工具是最基本的要求,装甲车、坦克等履带式车辆的驾驶和维修,船艇和小型飞机、直升机的操作要熟练掌握,大型客机和千吨以上轮船的驾驶也至少要了解。

    ……

    四月底的一天,刘汉东刚完成五公里越野跑,全副武装第一个冲过终点线,教官掐了秒表,发现刘汉东的成绩又提高了,这小子的体能真好。

    “老虎!”教官喊道。

    “有!”刘汉东高声回应。

    “卸下装备,马上到办公室来。”

    “是!”

    两分钟后,浑身淋漓大汗的刘汉东笔直的站在了教官办公室里,坐在他面前的是两个陌生面孔,都穿着笔挺的常服。

    “你叫什么名字?”表情冷峻的少校军官问道,这幅公事公办的嘴脸让刘汉东想到自己当兵时候的指导员,一个欠揍的政工干部。

    “刘汉东。”

    “年龄,籍贯,军衔。”

    “……”

    一番常规问话后,两名军官离去,刘汉东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第二天体能测试,教官告诉刘汉东,你不用参加了,可以回去了。

    “回哪儿?”刘汉东一脸的莫名其妙,难不成就这样被淘汰了?起码给个理由吧。

    “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教官拍拍他的肩膀,“你是个好兵,在地方上一定也能干出一番事业。”

    “我究竟哪儿做错了?”刘汉东怀疑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

    “你没做错什么,你只是不大走运。”教官苦笑道,“别忘了把军装留下,营地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带走,这是规矩。”

    刘汉东想给罗汉打电话,却找不到他的人,t部队的兵都是神龙不见首尾,今天在大兴安岭,明天就可能出现在海南岛,行踪总是跟着任务在变的。

    一辆车把刘汉东送回了北京市区,他站在一号线地铁站的外面,看人潮涌动,熙熙攘攘,自己就像是一片树叶随风飘荡,没有终点。

    他觉得自己很失败,古人说三十而立,可自己三十岁了,却一事无成,尤其最近几个月,生活简直过的一团糟,无厘头。

    是该脚踏实地干点什么了,刘汉东这样想,他先回到了十三陵的航空培训基地,继续自己中断的课程。

    ……

    当罗汉从国外执行完任务回来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扭转,政治部彻底否决了他的建议,将几乎已经完成恢复训练的刘汉东逐出了训练基地。

    上面给的理由相当充分,刘汉东在服役期间就是害群之马,不服从干部管理,殴打上级,多次违纪关禁闭,自由散漫,吊儿郎当,是汽车团有名的兵痞老油子,而且他不是正常复员,而是强制退伍,地方武装部根本没他的档案,他压根就不是与预备役军人。

    罗汉气不过,找到相关领导据理力争,可人家一句话就把他堵回去了,部队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二十出头各方面素质优秀的人才多了去了,谁在乎一个三十岁的退伍四年的老兵,而且这个老兵的档案可谓劣迹斑斑。

    “他曾多次被公安机关处理,至今还是在逃犯,军队怎么能要这种人?再说了,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这家伙桀骜不驯,心思活络的很,t部队是执行国家秘密任务的特殊部队,必须保持纯洁性,招纳一个在社会上混了多年的刺头进来,这是引火烧身,自毁长城。”政工部门的首长语重心长的劝说着罗汉。

    罗汉坚持自己的意见:“他是优秀的士兵,是个天才,可遇而不可求的特战专家,他不能进t部队,是部队的损失,是国家的损失。”

    “小罗啊,听我一句劝,别固执已见了,有些事情牵扯太多,不是你能掌控的来的,有时候适当的退一步,你会发现海阔天空。”肩膀上四颗校官星的政治部大校拍着他的肩膀,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罗汉不是愣头青,他听出对方话里有话的不得已,于是不再争执,回去后自己展开调查,他既是特种兵,又接受过谍报训练,查这种事儿就是小菜一碟。

    原来阻挠的力量来自于某个位高权重的将军,而这位将军偏偏和罗克功不是一个山头的,这老家伙大概想借着机会打击罗克功,给他添点堵。

    再深挖下去,还有更多发现,去年初,刘汉东曾在东北大兴安岭地区与境外偷猎分子发生枪战,以至于惊动了罗克功,调动了正在东北集训的特种兵才解决了麻烦,这件事的水非常深,牵扯到某位地方官员,而这位少壮派官员有个结义兄弟,名叫姚广,是军方情报机关的人,姚广的舅舅,就是阻挠刘汉东重新穿上军装的那个将军。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