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十九章 寡妇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尘封已久的苏联造嘎斯66四轮驱动军用卡车再次轰鸣起来,刘汉东坐在驾驶室里,手扶方向盘,微微闭上眼睛,嗅着空气中弥漫的柴油味道,感受着轻微的震颤,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戎马岁月。《《   全站无广告,更新快,无错章 》》》----  无广告在线阅读-----

    刘汉东是军人世家出身,爷爷是五五年授衔的陆军中校,江北军分区副司令,他父亲刘凯华是近江步校毕业,两山轮战时的侦察连指导员,牺牲在越境捕俘行动中,他本人最不争气,当了八年兵也没能提干,到退伍还只是中士军衔,不过他和一般和平时期的军人不同,曾在雪域高原遭遇分裂分子,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军事素质也不是盖的,手榴弹能扔八十米远,要不是性格太犟,早就当军官了。

    步枪在畔,让刘汉东充满了勇气,哪怕对手是残暴到极点的恐怖分子,他也有信心去碰一碰,这不是匹夫之勇,而是血液中流淌着的家族传统,老刘家的孩子,绝不是孬种!

    卫星电话响了,是郑佳一打来的,很关切的询问刘汉东现在情况如何。

    “很好,我现在要转场了,再联系。”刘汉东大咧咧道。

    “我建议你留在原地等待救援,你不熟悉当地情况,万一遇到其他武装派别,很难保证安全。”郑佳一急切道。

    “没关系,我有向导,再说我还有枪。”刘汉东拍拍艾哈迈德的肩膀,后者向他投来一个傻笑。

    “那你要去哪儿?”郑佳一此刻正在飞往伊斯兰堡的庞巴迪专机上,她来回踱步,焦躁不已,刘汉东实在胆大妄为,换了别人早就吓破胆了,他居然还有闲心到处逛,真是神经大条到了一定地步。

    “我也不知道,应该是去营救唐经理吧。”刘汉东道,“我要开车了,不能和你通话了,再联系。”

    电话断了,杨旭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问道:“怎么样,他没到处乱跑吧?”

    郑佳一接过咖啡,沮丧道:“你猜对了,他好像找了辆汽车,去救唐建军他们了。25”

    杨旭道:“真是添乱,他难道不知道阿富汗的复杂形势么,我们没有能力越境营救,只能通过外交手段斡旋,他这是想把事情搞得更糟,必须立刻制止这种行为。”

    郑佳一没搭茬,耸耸肩回座位上去了,也没有再给刘汉东打电话。

    杨旭讨个没趣,讪讪回去了。

    ……

    刘汉东在阿富汗的戈壁滩上驱车前行,车轮后尘烟滚滚,前方根本没有路,满目疮痍的地面没有半点生机,荒芜的如同火星大陆。

    车厢里装满了尸体,这是应艾哈迈德的要求装运的,死的应该都是他的同族,少年虽然迫不及待的要报仇雪恨,但也不忍亲人曝尸荒野,复仇九死一生,如果自己也死了,谁来埋葬亲人,谁来传达他们的死讯,刘汉东理解他的想法,协助艾哈迈德将三十多具尸体都装上了卡车。

    艾哈迈德一直在指引道路,他是活的导航仪,根据太阳的方位就能辨认出方向来,两人开了一天车,接近黄昏的时候,四周已经是雄浑的崇山峻岭,刘汉东猜测,这是著名的兴都库山脉。

    忽然远处山巅亮光一闪,刘汉东下意识的猛踩油门,冲到死角位置,自然界是没有反光物体的,亮光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狙击手的光学瞄准装置。

    艾哈迈德却并不惊慌,推开车门跳下去,手舞足蹈似乎在进行某种联络。

    刘汉东举起望远镜,看到山巅站起一个人来,张开双臂挥舞着。

    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艾哈迈德的家乡,兴都库山脉中的一个小村落。

    这个村子明显大得多,百余座土坯房,夕阳下一片土黄色,和地貌极其接近,如果从空中俯瞰,很难发现这个山间村落。3

    噩耗传遍村子,许多老人、妇女和孩童从房子里出来,到卡车旁认领自家男人的尸体。----  无广告在线阅读-----

    尸体上都蒙了一层灰尘,脸色呈土灰色,三十三具石首一字排开,村里的阿訇在进行某种仪式,亲人们取来清水和白布擦洗包裹,哀哭声遍野,刘汉东仔细观察了一下,村里基本没有成年男子了,可以想象这是一个靠抢劫绑架打草谷为生的彪悍部族,不过运气有点差,好不容易绑了肥羊,自家却被人全灭了。

    艾哈迈德领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刘汉东向他致意,却听到了久违的英语,老头的英文带点口音,但是口齿清晰,完全可以听懂。

    他告诉刘汉东,自己的名字叫做阿卜杜勒.萨利赫,艾哈迈德是他的孙子,死者之一是他的儿子,也就是艾哈迈德的父亲哈桑。

    刘汉东听出道道来了,普什图人的姓名很长,但有规律可言,第一个名字是本人的名字,第二个是父名,第三个是祖名,第四个是姓氏。

    老头自豪地说,普什图人对朋友最热情,你就是我们的朋友,只管在这里住下,让我们好好款待你。

    刘汉东的英语水平也不差,能够简单交流,他表示愿意帮老头报仇,顺便救回自己的同事。

    阿卜杜勒老头沉吟片刻,告诉刘汉东这件事属于普什图人之间的血族复仇,如果你要加入进来,就等于是我们的兄弟了,说着拥抱了他,热泪盈眶。

    “很久以前,中国人曾经帮我们同苏联侵略者作战,如今,我们又有了来自中国的兄弟。”老头感慨道。

    刘汉东心里嘀咕,既然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为什么还绑我们中炎黄的员工,看来表面一套背地一套是全世界通用的厚黑规则啊。

    他心里一动,拿出那把刻着名字的五四手枪给阿卜杜勒看,老头看了看,皱起眉头说:“这是哈桑的枪。”

    “这把枪的历史你知道么?”刘汉东问,心情隐隐有些激动,他似乎已经听到,一个无名英雄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故事。

    可阿卜杜勒只是摇摇头:“这把枪是哈桑小时候捡的,从一个身份不明的大胡子身上捡的。”

    “大胡子呢?”刘汉东打破砂锅问到底。

    老汉一指远处:“埋在那里了。”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刘汉东叹了口气,向远方立正敬礼,久久没有放下手臂,他知道七十年代末期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后,中美协同帮助阿富汗抵抗苏联,美国出钱,中国出枪,大到毒刺导弹,小到步枪子弹,都从巴基斯坦运送至阿富汗,军方肯定会派遣特种部队出境执行任务,但这些都是秘密,永远不会被人知晓罢了。

    阿卜杜勒老汉郑重的将五四手枪双手捧给刘汉东:“你是中国人,哈桑的配枪,物归原主。”

    刘汉东当仁不让,收下了手枪别在腰间。

    “现在我们可以讨论一下报仇的事情了。”阿卜杜勒老汉眼中闪过一抹厉色,这是个有仇不过夜的主儿,和刘汉东颇对脾气。

    ……

    巴基斯坦,伊斯兰堡万豪酒店会议室,风尘仆仆的中炎黄应急小组一下飞机就赶到这里,会同大使馆,巴国分公司以及巴基斯坦外交部门、三军情报局的相关人士召开会议。

    根据郑佳一的手机显示,刘汉东的铱星电话坐标已经深入阿富汗腹地,一位巴基斯坦陆军上校表示,这已经超出军方的能力范围,建议通过美国方面,或者直接联系喀布尔政府协调解救。

    杨旭提出,人是在白沙瓦被绑走的,巴方有责任解救,推诿是没有意义的,也是对双边关系不利的。

    大使馆的参赞干咳两声,拿大帽子压人才是不利于双边关系的,白沙瓦属于西北边境省,部族众多,半独立状态,伊斯兰堡根本管不了他们,而且事发当日,当地治安部队迅速出动,与绑匪激烈交火,死伤了数名士兵,指责巴方救援不力,是不负责任的说法。

    杨旭意识到自己的失误,改口说希望巴方通过部族武装获取最新信息,两名人质究竟是被哪一伙武装带走的。

    上校解释说,阿富汗境内武装组织多如牛毛,我们需要时间来打探消息,这可能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希望中国朋友不要着急,要做好长期打算。

    “多长时间?”郑佳一插言问道。

    “半年,也许一年。”上校道。

    “去喀布尔。”郑佳一道,“明天联系阿富汗驻伊斯兰堡大使馆,先把签证拿下。”

    杨旭沉下脸,郑佳一自作主张要去阿富汗,到底谁才是组长?

    郑佳一倒没有夺权的想法,她急切的想搭救同胞,刘汉东暂时没什么危险了,但唐建军和白富荣却变得处境更加危险,阿富汗境内有很多极端武装,他们不要钱,要命!

    会议草草结束,应急小组内部开始进行讨论,多数人支持郑佳一的决定,因为留在伊斯兰堡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现在事件归属地已经变成阿富汗,需要协调的是喀布尔政府,而不是巴**方。

    杨旭不敢拍板,中炎黄在阿富汗尚无分支机构,连个接机的人都没有,更没有任何资源,贸然前往是脑子冲动的做法。

    “需要请示总部。”杨旭推诿道。

    “好,我就打电话。”郑佳一拿起了电话机。

    “宋总大概已经休息了。”杨旭看看手表,善意劝道。

    “不会的,我了解他。”郑佳一毫不犹豫的打通了电话,果不其然,宋剑锋还在办公室。

    介绍了情况之后,宋剑锋立刻批复:“可以去喀布尔。”

    “马上联系阿富汗大使馆,并且安排飞喀布尔的飞机。”郑佳一挂了电话,有条不紊的下达着指令。

    杨旭有些不悦,这是要架空自己,夺取权力的节奏么?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