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十一章 打死了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来的犯人叫王宝春,说起来也是平川市的一位名人,运气好的不得了,十年前买体育彩票中过五百万大奖,然后开公司办工厂,钱糟蹋的一干二净,还染上了毒瘾,当初冰毒还不大流行,玩的都是四号海洛因,用针管子扎胳膊大腿,几年下来身上札的筛子一样,他染上艾滋病已经有些年头了,是平川知名的hiv患者和瘾君子。(本章节由随梦小说网网友上传 www.suimeng.com).

    王宝春呲牙嘿嘿一笑,露出满嘴黄板牙,牙龈上还有斑斑血丝,艾滋病人抵抗力很差,他牙龈出血很严重,跟吃死孩子似的,别人看了都怕,要是被这货咬上一口可就交代了。

    “挤挤,给我腾个空。”王宝春嬉笑着凑过来,谁也不愿和他挨的太近,纷纷避让开来,王宝春很自然的坐在了刘汉东旁边。

    刘汉东在闭目养神,牢头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忽然进来一个艾滋病人,这事儿蹊跷,睁眼一看,这货骨瘦如柴,看样子就是吸毒的,这种人通常公安机关都懒得搭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轻易不会往看守所送,这就是个雷啊,出了事谁也担不起,也犯不上为这种一只脚踩在阎王殿里的人冒险。

    这事儿不大对劲,刘汉东警惕起来,瞪了王宝春一眼,对方竟然丝毫无惧,还来了句:“你瞅啥?”眼神中满满都是挑衅。

    这句话在东北很可能就引发一场战争,在看守所这种地方更是绝对会以流血告终,可看似凶神恶煞的刘汉东居然微笑道:“我看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牢头等人眼巴巴想看热闹呢,没想到大个子这么怂包,还没来得及失望,好戏又来了,王宝春不依不饶道:“我问你瞅啥!艹你妈的。”

    刘汉东不想惹事,往旁边让了让,王宝春伸手抓他:“你别跑啊,你过来我和你聊聊。”

    “啪”的一声,刘汉东将王宝春的手打开了。

    这下可戳了马蜂窝,王宝春突然尖声叫起来:“打人了!你们都看见了吧,我和你拚了。”说着张牙舞爪扑了过来,抓住刘汉东的胳膊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了下去。

    刘汉东知道他艾滋病人,血液是带病毒的,岂能让他咬到,下意识的一拳挥出,正中王宝春的脑袋,这一拳力度倒不是很足,这种瘾君子身体极差,刘汉东担心一拳把他打死了,可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王宝春眼珠一翻,口吐白沫倒下了,抽搐着很是骇人。

    “政斧,打死人了!”牢头高声喊叫起来。

    很快警察就来了,匆匆将王宝春抬走救治,问是谁打的。

    “他!”所有人都指向刘汉东。

    刘汉东被押进了小号。

    昏迷不醒的王宝春被救护车拉到医院检查,不久就宣告死亡,尸体被拉到太平间,法医前来验尸,匆匆作出被钝器殴打导致颅骨损伤致死的结论,王家基本没什么人,老人早两年就被不孝子给活活气死了,媳妇也早已改嫁,想找人签字火化都困难。(随梦小说网www.suimeng.com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张所长听说王宝春的死讯,惊的合不拢嘴,这小子怎么这么不禁打,一拳就死了,本来没计划用掉一条人命的,只是以一包白粉为代价,指使王宝春咬刘汉东一口,然后平反昭雪,将所谓的危害公共安全罪给抹了去,这样既能满足高书记的复仇大计,还能堵住郑老师的嘴,至于在看守所里被艾滋病人咬了,那纯属刘汉东运气不好,怪不得别人,即便是追究责任,也挽回不了感染病毒的事实了。

    这条计策是高秘书策划,张所长执行的,可是王宝春太入戏,超出剧本范围,把这个戏演的太深入了,命都折进去了,虽说能坐实刘汉东一个杀人罪,可是事情闹大了就难以收场,无法做到收放自如,反而不美。

    ……

    吉姆尼在江北特警的护送下进了市区,双方就分道扬镳了,孙继海很有数,动用特警接人这种事儿不能公开,这趟行动名以上是拉练。

    江北市,万达广场soho公寓,白娜在这里买了一个五十多平米的酒店式公寓,平时自住,偶尔和周文在这里幽会,小房子布置的很有艺术气息,墙上挂着印象派油画,花瓶里插着孔雀翎和芦苇,转角写字台上摆着苹果的台式机,最吸引人的大床,这是一个龙猫造型的床铺,极其温馨可爱,看着就想上去滚一滚。

    “小白,这是你和那谁的爱巢吧?”江雪晴眼睛毒,早就瞧出白娜和周市长之间有事儿,也不顾郑佳一在场,打趣问道。

    “还母巢呢,这是我的猫窝。”白娜往床上一躺,嘟囔道,“妈呀累死了,虎口脱险啊。”

    江雪晴说:“这叫有惊无险,你没看到那家伙都跪下了么,对了佳佳,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做?”

    郑佳一道:“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白娜说:“还能怎么样,曝光他们,让坏人下台。”

    江雪晴却说:“不容易,这件事呢,如果较真起来,警方处理也不算太离谱,我想佳佳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麻烦郑伯伯,我看不如顺势而为,争取最大利益,然后,是不是把姓高的弄下去,就看我们的心情了。”

    白娜附和道:“老师说得对。”

    郑佳一叹气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刘汉东是仗义救人,我也是无辜的,可是却被他们不分青红皂白抓了,态度蛮横粗暴,得知我的身份后又变的卑微无比,令人作呕,这些倒也罢了,可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同样有问题,何尝不是以势压人,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平川当政者是个清官好官,只要惹了我,一样可以让他下台,这样难道对么?”

    江雪晴道:“佳佳,你在国外呆久了,不明白国内的情况,实际上我们现在和古时候没什么两样,儒林外史看过么,读书人都削尖脑袋想做官,做官就有补服乌纱,就和老百姓划清了界限,如今何尝不是如此,大城市且不说,小地方的人也是拼了命的往体制里钻,一人当官,鸡犬升天,这就是个官本位的国家,郑伯伯如果不是高层领导,你这个冤狱就坐定了,咱们改变不了现状,只能尽力少做坏事。”

    郑佳一虽然是高干家庭出身,但是很早就出国留学,加上父亲严禁子女和政界牵扯,所以她只知道官场黑暗,却没接触到最真实最基层的官场,今天的经历给她上了生动的一课。

    白娜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她骨碌爬了起来,忙不迭的接了,走到阳台上去。

    是周文打来的电话,他问白娜:“郑书记的女儿和你在一起?”

    “是啊,要不要见见?”

    “不见了,刚才刘飞的秘书联络了这边,问你们的下落,我说不清楚,他们说郑佳一的手机在刘飞手里,让她和刘飞联系一下。”

    “哦,知道了。”

    “晚上你们自己吃饭吧,我还有事。”周文匆匆挂了电话,他是很爱惜羽毛的官员,现在郑杰夫已经调回中央,省里没有强援,他又不想在朱省长和徐书记之间选择站队,所以现在面临尴尬局面,仕途比较迷茫,这种时候更加不能出事,万一被人抓到小辫子,作风问题足以压垮一个官员。

    “喔,知道了。”白娜不由自主地噘起嘴,她不甘心做小三,可是为了周文的仕途却不得不隐忍,真不知道还要等上多少年才能转正。

    “小白,什么事?”江雪晴问道。

    “喔,刘飞那边有消息,说郑姐的手机在他那里,让咱们联系呢。”

    郑佳一明白了,肯定是刘飞得到消息赶到平川施加压力,高书记才会急火火派人追自己,但刘飞越是这样,就越让她感觉不舒服,被警察暂扣的手机是一台很普通的国产手机,没什么特殊意义也没什么敏感信息,留在刘飞手里就留下吧,全当丢了。

    但是平川方面肯定要建立起沟通渠道,不然刘飞从中兴风作浪,不晓得搞出什么幺蛾子,郑佳一借了白娜的手机给大墩乡中心希望小学打电话,接电话的竟然是石老师。

    “郑老师你现在哪里?公安局的同志说了,都是误会,他们已经给我和二愣赔礼道歉了,说一定要找到你,向你承认错误哩。”石老师的声音透着激动,“他们还给学校送了一卡车的面粉和猪肉、豆油,我看人家态度真不错,要不郑老师你就接受道歉吧。”

    郑佳一很奇怪,石国英平时很木讷沉闷的一个人,三棍打不出一个屁来,怎么这会儿跟吃了兴奋剂一样,难不成有人做他的工作了?

    她猜的没错,教育局的领导亲自找石老师谈了话,说只要能协调好交警和郑老师之间的误会,可以考虑将其调到条件比较好的市第一实验小学,并且转正涨工资。

    这些许诺对石老师极有诱惑力,大墩乡小学的条件实在艰苦,老师工资待遇很低,每月不到一千元钱,还经常拖欠,石国英三十好几岁的人,还没结婚,家里催,自己也急,几个月前人家给介绍了一个女的,那女的提出条件,要镇上普罗旺斯花园一百平米的房子,要轿车,国产的不行,必须合资的,最好是大众,石老师自然知难而退,但这些普罗旺斯和大众神车在他脑海里深深扎下了根,成为遥不可及的目标。

    眼下,这些海市蜃楼一般的目标已经渐渐有了实现的可能,市第一实验小学是平川最好的小学,市委市政斧的大小官员们的子女都在那里上学,当老师的逢年过节收礼收到手软,想办点什么事儿,找学生家长就能摆平,工资也是从市财政出,不会拖欠几个月不发,而且社会地位很高,如果自己能调过去,何愁找不到老婆。

    想到这些美好的未来,石老师就亢奋起来,像是变了个人一般,他以前不知道郑老师的背景,以为只是大城市来的热血青年,这种人很常见,衣食无忧心灵空虚,放弃薪水极高的工作来到乡村支教,只为心中的理想,其实在石老师看来,这种人纯粹是好曰子过腻了想换口味,就跟城里人大米白面吃多了换粗粮吃一样。

    市里如此忌惮郑老师,可见她的背景很不一般,兴许是省里什么大官的家属,总之这回自己是走运了,机会来临,说啥都得紧紧抓住。

    郑老师仿佛猜到了石国英的想法似的,说:“石老师,想让我接受他们的道歉可以,那他们要拿出最大的诚意来,学校的窗子破了那么多,桌椅板凳也该换新的了,还有老师们的工资,这都快过年了还欠着,是不是也该解决一下了,你说对吧?”

    “对对对,可是……太难了吧。”石老师心里没底。

    “不难,你只管这样说,他们肯定会解决,对了,咱们从医院救出来的刘公安呢,他放了么?”郑佳一道,她估计刘汉东肯定已经无罪开释,送进医院高级病房修养着呢。

    “刘公安的情况不是很好,他们说交通肇事那个事儿已经查明,是对方司机疲劳驾驶,刘公安是见义勇为,可是他在看守所里打死了人,相当麻烦。”

    “什么,打死了人?”郑佳一大惊失色。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