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十章 艾滋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孙继海坐在开道的长丰猎豹越野车里,离的老远就看到一群警察围着白记者的吉姆尼,他忙喊道:“快快快!冲过去!”

    平川警方恶名在外,不但交警雁过拔毛,整个政法系统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常干的事儿就是护犊子,经常有外地商人在平川被骗,打官司永远赢不了,不但钱赔光,人还得进去,即便是当事人所在地公检法来协调,也是分毫面子也不给,前几年曾经发生过平川警察和近江特警在高速路上抢人的事件,双方都动了枪,闹的非常大,没想到时隔不久,这一幕又重演了。(wWw.sUImeng.COm)

    江北的警车呼啸而至,刺耳的刹车声让每个平川警察心头一震,来者不善啊!

    黑衣特警鱼贯下车,凯芙拉头盔,黑头套,半指战术手套,79微冲上加装着战术导轨和手电筒,造型拉风酷炫,再看平川的兄弟们,穿着寒酸的多功能服,手无寸铁,色厉内荏,看起来如同乡勇和洋枪队之间的差距。

    赵玉柱知道坏事了,江北特警肯定是奔着这三个小娘们来的,形势比人强,和特警抢人没有胜算,但这个误会必须解开,他扑通就跪下了,这个动作不但让车里三个人吓了一跳,也让孙继海目瞪口呆,这是闹哪样啊?难不成抢亲变成了求婚?

    其实郑佳一心知肚明,平川警方紧追不舍肯定不是要杀人灭口,他们必定已经得知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急着赔礼道歉,冰释前嫌,可惜郑佳一的公主脾气上来了,你想解释,我偏不听,下跪磕头喊姑奶奶也没用。

    其余几个交警和协管也都讪讪的,不知道该往哪儿站,上面并没有明确指示追到人之后如何处理,让他们都听赵玉柱的安排,步调统一听指挥,可是赵所跪下了,俺们难道也要跟着跪下,那也不好看啊,毕竟穿着制服呢。

    他们几个胡思乱想,犹犹豫豫,眼神闪烁不定,孙继海大手一挥,特警们上前将吉姆尼包围起来,自然而然的把平川警察隔在外围,两个特警一左一右将车头前跪着的赵玉柱提起来插到一旁,赵所没穿制服,所以不用给他留面子。

    白娜冲孙继海点点头,驱车前行,特警们继续警戒,直到吉姆尼开远才上车离开,整个过程,双方警察没有发生肢体冲突,甚至连一句话的交流都没有。

    赵玉柱哭丧着脸目送车队离开,心里早已将张洪亮的娘和奶奶操了一百万遍,本来这事儿和自己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硬生生被卷进来,眼瞅着仕途就此葬送,他死的心都有。(www。Suimeng.coM)

    张所的桑塔纳警车姗姗来迟,看到一群人茫然无助的站在路边,张洪亮心里一沉,下车问到:“老赵,人呢?”

    赵玉柱叹口气:“唉,我都跪下磕头了,还是没能留住,江北警察来接走的,实在没办法,老张,你这回可把我坑惨了,我要是被双开了,天天到你家吃去。”

    张洪亮整个人都萎了,苦笑道:“好啊,天天让嫂子给你做红烧肉。”

    两人相对无言,都明白自己的下场是什么,干了这么多年公安,昧良心的事儿做了一箩筐,不查则已,一查都是事儿,希望这案子在本地审理,把身家全砸进去,能少判几年最好,大不了出来做生意,依靠这些年积攒的人脉,何愁不干出一番事业来。

    “回去吧。”张洪亮说,回身上车,吩咐司机小马开车,一路上无话,小王战战兢兢不敢多嘴,直到快回到城里,张洪亮才说:“小王,听叔一句话,别干这一行,起码别在平川当公安,这是个染缸啊。”

    ……

    平川市委大楼,高先显接了个电话,故作欣喜状:“报告两位领导,郑老师已经在我们平川警方的护送下抵达江北。”

    刘飞点点头,面无表情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沈局长和我就不参与了,高书记你受累解释一下吧,毕竟把人冤枉了,还送进看守所,换谁都不会痛快的。”

    高先显从刘飞话离听出至少对方不会为难自己,郑佳一那边,再派专人慢慢做工作就是,拍马溜须送礼奉迎这种事自己最擅长,换一个角度想想,也不是每个县处级的小官儿都能入国家级领导人的视线内,这件事如果做的漂亮些,投入大些,说不定因祸得福,抱上郑家的大粗腿,从此官运亨通哩。

    沈弘毅没说话,他是近江公安局长,算刘飞的部下,领导发话说不参与,自己当然不会有异议。

    直升机还停在市委大楼前的草坪上,一群小公务员围着看西洋景,县级市可没有直升机,这玩意稀罕着哩,不过他们很快被保安劝走,因为直升机要起飞了,刘飞和沈弘毅并没有乘机回省城,而是坐上十分钟前才赶到的汽车,刘飞说:“速度放慢点,别追上朱省长的队伍。”

    车队正要出发,一行人匆匆赶来,手里都拎着礼盒,黑木耳土鸡蛋之类的当地特产,刘飞和沈弘毅的随员人手一份,礼轻情意重,起码平川人民好客的热情和礼仪尽到了。

    刘飞当然没有让手下收礼,高先显也没有强塞,他做了一个很离谱的举动,居然颠颠跑上去,拉开车门坐进奥迪车的副驾驶位子,扭头对刘飞和沈弘毅道:“平川最近修路,路况复杂好多单行道,你们外地来的不熟,我送送你们。”

    刘飞接受了高先显的善意,让他送到了高速入口,高书记下了车,一直挥手目送车队离开,回过头来,自己的专车也开到了,他钻进车里:“走,去省城。”

    公关必须立即开展,把不利局面转换成双赢局面,把丧事办成喜事,这都是高书记的长项,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是他为官处世的基本功,趁此机会,首先拉近和刘飞的关系,显示出自己最大的诚意和忠心,然后通过刘飞来协调和郑家的关系,伸手不打笑脸人,只要自己做到位,相信大领导也不会为难区区县处级小干部的。

    高书记算盘打得好,但是有一个棘手的问题无法回避,刘飞视刘汉东为眼中钉,可刘汉东偏偏又是郑大小姐的蓝颜知己,这个问题怎么破,很考验高先显的从政艺术。

    他把这个问题交给了秘书小高,高秘书名叫高东海,是高书记的家乡人,本家五服之内的堂侄子,举贤不避亲,平川市里这种情况特多,尤其公务员系统,老公媳妇小姨子在一个局里上班,老子儿子是上下级关系,司机的老婆在打印室,局长的二奶在三产公司当办公室主任,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平川穷,除了电力烟草这种垄断性企业,能吃的上饭,又有社会地位的就属政府机关了,所以大家都削尖脑袋往体制里钻。

    高秘书深得堂叔真传,办事颇有章法,领导将艰巨任务全盘委托给他,自然要全力以赴,交一张漂亮的答卷,他领了书记颁发的尚方宝剑,矜持而又踌躇满志的来到市局,向薛局长面授机宜,听高秘书的毒计,薛局长面露难色:“这样……不太好吧?”

    高秘书道:“两全其美,一箭三雕,薛局长你可以让张洪亮戴罪立功嘛,他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薛局长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

    此时刘汉东已经被送进了平川市看守所,本地土鳖犯人没听过省城东哥的赫赫威名,还把他当成可欺负的新人,牢头老大端坐炕头,威严的如同书记一般,煞有介事的问他:“新来的,犯了什么事?”

    “开车出了点事儿,撞死人了。”刘汉东道。

    大家就都鄙夷起来,交通肇事啊,这货看着人高马大,原来是草鸡一只,岂是俺们打架斗殴杀人放火的好汉可比的。

    “你,自己扇自己嘴巴,扇一百下。”牢头道,“这是这儿的规矩,懂不?”

    刘汉东气笑了:“你狗日的吃牢饭吃顶了吧?我心情不好你别惹我,赶紧让开,给老子腾个空儿。”

    牢头从水泥大铺上蹦了下来,他个头不高,浑身都是腱子肉,胳膊上纹着龙,眼神凶悍犀利,抬头盯着刘汉东:“你知道我杀过人么?”

    刘汉东居高临下看着他:“我杀过的人,你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牢头嘿嘿笑,扭头对大家说:“听见么,这货吹牛逼。”

    他发现大家都不笑,再回过头来,正看到刘汉东的一双眼,下意识的就退了一步,混社会的都有点眼力价,这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底层的小型食肉动物对于狮虎之类的大型猛兽的气场有着天然的识别能力,牢头是个小混混,没见过啥世面,但是他的感觉并不迟钝,眼前这位猛人所散发的味道,远不是交通肇事犯该有的。

    很快看守所警察的行动就证实了他的猜测,刘汉东被戴上了脚镣,这是重刑犯或者死刑犯才有的待遇,三十斤的脚镣用铆钉砸牢固,套在脚脖子走路都不方便。

    警察说:“这是重犯,你们都小心点,出了事谁也跑不了。”

    大家就都老实了,牢头乖乖将自己的位子让给刘汉东。

    刘汉东身上有伤,上铺就不再动弹,心里想着郑佳一什么时候才能来搭救自己,到时候肯定要好好收拾这帮不开眼的平川夯货。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牢门响,又有犯人进来,是个骨瘦如柴的男子,一双眼滴溜溜乱转,穿的破破烂烂,腰间却是一条爱马仕的腰带。

    犯人中有人认识这货,嘀咕了一句什么,牢头喝道:“新来的,你别过来,蹲那边就行,他妈的怎么爱滋病也送进来,今天是怎么回事。”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