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十章 送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外面来了一辆货车,满载青石高科出产的高能电池,就听舒帆在高喊:“陈师傅,快来卸货。(Www.Suimeng.cOM)1”

    刘汉东赶紧出门帮忙,只见舒帆穿着雪地靴,戴着猫耳样的棉耳套,指挥着陈八尺和司机大哥卸货,附近开店的摆摊的都来帮把手,倒不是看刘汉东的面子,主要是舒帆和他们处的好,一群人帮着卸货,倒没有刘汉东插手的空儿了。

    “哥,烟呢。”舒帆过来直接上手从刘汉东身上掏了半盒烟,散给帮忙的叔叔大爷们,大家正忙着没空抽,她就把烟卷架在人家耳朵上。

    安馨看了心酸,舒帆还不到十八岁,本该是锦衣玉食,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纪,却独挑大梁,风里来雨里去,泼辣干练,和贩夫走卒们打成一片,夏青石在天之灵,也不知道该喜还是悲。

    黄花配件经营部是省总代理,每天货如轮转,铁渣街紧挨着四环路,路边有许多配货站,向全省二级经销商发货就靠这些价廉方便的配货站,虽然速度和安全性比不上正规物流,胜在价格便宜,这种精打细算、成本核算到一毛钱的事儿,安馨是拉不下脸去干的,全是舒帆和佘小青出面,毕竟是两个女孩子,混迹于粗俗的卡车司机之间难免被人吃豆腐,好在有刘汉东这尊神罩着,谁也不敢造次。

    搬完这批货,舒帆给司机师傅付了车费,急火火召开公司会议,提议购买一辆货车。

    “总是租车,钱被人赚去了,咱们有现成的司机放着不用岂不是浪费。”说这话的时候舒帆还瞟了刘汉东一眼,“我建议购买一辆二手货车,哥哥和万林哥两人开,互相还能有个照应,家里我们负责就好了。”

    一辆二手卡车不过几万块钱而已,黄花经营部表面上看起来穷的叮当响,其实账上有的是钱,自己买车送货,也是一种伪装手段,刘汉东第一个赞成,并且表示自己还能兼任维修工,连修理厂都不用去。《《   全站无广告,更新快,无错章 》》》

    事不宜迟,舒帆让会计佘小青开了张现金支票出来,黄花经营部虽然只是小规模纳税人,但是账目办的有板有眼,一丝不苟,所有的规章制度都是沿用青石高科的,严谨高效,运转良好,管理人员更是没的说,安馨是mba出身,还是注册会计师,佘小青也是管理专业毕业,在青石高科担任助理之时都游刃有余,何况小小的黄花经营部。

    刘汉东拿着支票去银行提了款子出来,又去二手车市场挑卡车,他在部队就是开大卡车的,发动机的音儿一听就知道好孬,一番交谈下来,车贩子们佩服的五体投地,恨不得拜他为师,最终刘汉东挑了一辆成色不错的东风货车,一百六十马力,六米长的车厢,把过户手续办了,兴高采烈的开回铁渣街。(WWw.suiMENg.coM)

    刚把车买下,就有一桩紧急业务,平川市的客户急需一批电池,可以当时结款,舒帆盘算一下,虽然加上来回运费利润极少,但回款快,跑一趟还是值得的,于是一帮人忙着装车,打印发货单,税控机开**,刘汉东连晚饭都没吃就出车了,开着大货车行驶在省道上,仿佛回到了从军岁月。

    卡车进入平川境内的时候,忽然前面出现一个穿警服拿荧光棒的人,挥动棒子示意卡车靠边停车,刘汉东很配合的停下了,降下车窗问道:“师傅,啥事?”

    穿警服的并不是交警,而是一个协管员,大冷的天冻得直流清水鼻涕,他明显心情不大好,吸了一下鼻涕喝道:“驾驶证行驶证,赶紧的。---- ,记住----”

    “怎么了?我违章了么?”刘汉东奇道,他没超载,没超速,车辆灯光完好,正常行驶,凭什么拦车。1

    路边停了一辆交警的桑塔纳警车,车门紧闭,车窗贴着深色的车膜看不清里面,协管员见刘汉东不配合,颠颠跑到警车旁敲敲窗户。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大红脸,比阚万林的脸还红,听协管说了两句,当即下车,这家伙人高马大,穿着多功能执勤服,手上拿着警帽,肩膀上是两杠一花,走路姿势都透着一股横劲。

    刘汉东不是傻子,这是遇上车匪路霸了,平川的交警是出了名的黑,雁过拔毛绝不含糊,别管是私家车还是货车,农用车,只要从他们地面上过,必须要交钱才行。

    车上载着客户急着要的电池,刘汉东没精力和他们斗法,陪笑道:“警官,有啥事啊?”

    “罚款,一百。”红脸膛警官的语气非常坚定,不容置疑。

    “我违章了么?”刘汉东问道。

    “二百!”警官有些愠怒。

    “怎么长得这么快?”刘汉东震惊了。

    “三百!”警官简直要出离愤怒,协管在旁边帮腔道:“再啰嗦把你车扣了!”

    本来刘汉东已经将一百元钞票夹在驾驶证里了,看他们这副尊荣,一股邪火就上来了,熄火下车,和交警面对面站着,恶狠狠瞪着他。

    “你哪个中队的?叫什么名字,你领导是谁?”刘汉东冷声质问。

    红脸膛警官愕然了,这司机疯了吧,怎么口气跟中央台记者似的,不过看这货不像啊,穿着工作服,头发乱糟糟的,绝不可能是媒体记者,估计是想扮猪吃老虎来着。

    “把他车扣了!”警官才不和这种人废话,一摆手,两个协管就扑了上去,刘汉东轻轻一拨就甩到一边,顺手拿出手机对着警察拍摄。

    “你干什么!你敢袭警!”警官大怒,拿出对讲机呼叫支援,快过年了,平川的交警们都上路执勤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省道上到处都是他们的人和车,很快就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五个人,手上拎着警棍,杀气腾腾的。

    刘汉东见势不妙,赶紧溜回车里,关门上锁,给徐功铁打电话。

    “老徐,兄弟我出事了,在你地盘被交警查了。”

    徐功铁不耐烦道:“醉驾还是撞人了?我给你个号码你打一下。”

    刘汉东说:“你们平川的交警要办我,几十个人围着我,我不管,你得给我摆平了。”

    “操,老子欠你的啊。”徐功铁挂了电话。

    下面人骂骂咧咧的,开始动手砸车,刘汉东忍不住了,再度下车,抢过一根橡皮棍劈头盖脸打过去,将几个协管打得屁滚尿流,交警们都是养尊处优之辈,仗势欺人还行,遇上硬茬子全怂了,十几个人被刘汉东一个人追的东躲西藏,有个家伙还拿着对讲机大呼小叫,呼叫特警支援。

    路过司机看见这一幕都不敢停车,但减慢速度看热闹,有好事的还鸣笛给刘汉东助威加油。

    徐功铁曾任平川公安局一把手,虽然人调走了,但是余威还在,现任局长都得买他的面子,他一个电话打过去,局长又给交警大队长打电话,接龙一样一直打到现场,中队长大声吆喝:“别打了,别打了,都是自己弟兄。”

    不过交警们的火气已经被激起,谁的面子也不给,非要办刘汉东不可。

    刘汉东也是寸步不让,挥舞着手机叫嚣道:“老子认识省电视台的记者,给你们曝光,让你们全体扒衣服。”

    交警们怂了,这个司机实在不好欺负,只能先放走再说。

    刘汉东上车走了,几个交警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商量着什么。

    虽然闹了这么一场,刘汉东还是及时赶到了客户的仓库,货物卸下,结了款,找个地方停了车,在平川市区随便溜达了一圈,想当年他还当特警的时候,曾经在平川维稳,那时候浣溪还是高中毕业生呢,不知不觉将近三年过去了,陌生的城市物是人非。

    寻了家小饭店,点了两个肉菜两个素菜一个汤,六个大馒头,平川饮食比较朴素,菜量给的足,土豆丝堆得像山一样,刘汉东饭量大,一真风卷残云连个渣都不剩,看的女服务员目瞪口呆。

    吃完了正要结账走人,忽然包间里出来一个人,上下打量刘汉东,问道:“哥们,你是不是今天在省道上打交警了?”

    刘汉东反问:“你看见了?”

    那人兴奋起来:“对啊,我看见了,我也是开车的,哥们你太猛了,来来来,咱得喝一杯。”

    原来是一帮货车司机在聚餐,正巧碰到刘汉东,这帮粗野的汉子对刘汉东敬佩的五体投地,又是敬酒又是上烟,还让服务员多加了几个硬菜。

    “最后你怎么脱身的?”有人问道。

    刘汉东叼着烟吞云吐雾,满脸不屑:“我说要把视频传到网上,他们就孬种了。”

    大伙儿一阵赞叹,都说这一招好使,又痛骂交警黑心,逢年过节上路乱罚款。

    “要不是平川交警这么黑,市里的经济早就上去了。”一个司机说。

    “就是,还有收费站,十里就一个,人家宁愿走高速,都不愿意走平川的路,这帮孙子太渴了。”另一个司机附和道。

    “要我说,平川就是毁在姓高的手里。”一位满脸沧桑的司机压低声音道。

    “嘘。”有人竖起指头放在唇边,警惕的左顾右盼,“可不敢乱说,上回有人在网上发帖骂姓高的,被判了刑哩。”

    电视机里传来播音员悦耳的女中音:“市委书记高先显一行来到新农村产业园调研,并发表重要讲话……”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