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九章 醉驾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醉酒的人谁也劝不住,李鑫现在进入暴狂状态,谁的账也不买,非逼着刘汉东喝下这一整瓶的芝华士不可,嘴里还骂骂咧咧。(www。Suimeng.coM)2

    “还他妈黑-道,你吓唬谁,老子是红道!黑森你知道不?”

    “知道。”刘汉东老老实实回答。

    “那是我哥们,黑森林的老板,刘市长的司机,我一个电话打给他,分分钟灭了你,信不信?”

    “信。”刘汉东依然没脾气。

    “那还不老老实实给我喝了!”李鑫将酒瓶子拿起来,盖子打开,再度砸在刘汉东面前的桌上。

    刘汉东环视众人,淡淡笑道:“李鑫喝大了,你们劝劝他,我先走了。”说完起身就走。

    “想走,门都没有!”李鑫拿起酒瓶子抬腿就追,没成想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摔了个狗啃屎,芝华士淌了一地,把地毯给污了。

    刘汉东回头看了一下,尹志国抬头望天,没事人一样,刚才是他伸腿绊了李鑫一下。

    包间里乱了套,谁也顾不上谁了,李鑫趴在地上嗷嗷叫,要打电话喊人砍刘汉东,王亚明机智的拿了大衣和皮包准备悄悄走人,正想叫上宣东慧一起走,却看到她也拿了包匆匆离席,心中不禁一喜。

    来到前台附近,王亚明说:“宣东慧你等我一下,我来结账,然后送你。”

    宣东慧头也不扭道:“不用了谢谢不顺路,我先走了。”忙不迭的一溜小跑,明显是去追刘汉东了。

    王亚明很懊丧,自己堂堂正科级干部,一镇之长,想找什么样的对象找不着,为什么偏偏喜欢宣东慧,她也是三十岁的老姑娘了,空中小姐说难听点就是飞机上伺候人的,有什么可拽的,这些道理都懂,可是就是拗不过这个弯。3---- ,记住----

    爱情啊,真是个麻烦事儿,王镇长闷闷不乐:“服务员,给我开**。”

    冬天黑的早,七点多就黑透了,路灯照耀下片片雪花飘落,宣东慧追上刘汉东,气喘吁吁道:“对不起,不该把你拉来,搞得那么不愉快,我也不知道李鑫发什么疯。”

    刘汉东说:“没事,我一点不往心里去。”这话确实是刘汉东的心里话,李鑫这种档次的货色在他面前就跟老虎跟前发威的吉娃娃一样,别看闹得凶但一点威胁都没有,根本就不配成为对手。(Www.Suimeng.cOM)

    宣东慧和刘汉东并肩走,她个子不算矮,可为了跟上脚步还得时不时小跑两步。

    “你不生气就好,你现在脾气好多了,要搁以前,我觉得你肯定要抡起酒瓶子给李鑫开瓢的。”宣东慧笑道,明显是想调节气氛,她觉得刘汉东是被李鑫逼走的,心里憋屈。

    “我是想给他开瓢来着,不过我手重,怕出人命。”刘汉东停下脚步,探头看马路上有没有空的出租车。

    “其实……”宣东慧斟酌着语言,“我知道你最近过得不如意,有什么困难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我认识个人,对了,你也认识,小商村集团的太子爷什么的,应该可以帮上忙,凭你的身手,肯定大有所为。”

    刘汉东道:“谢谢, 不用了,我现在挺好的,配件经营部的生意蒸蒸日上。”

    宣东慧心里一酸,刘汉东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可惜这个世界是现实的,这种宁折不弯的硬汉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

    刘汉东拦了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请宣东慧上车。

    “你怎么走?要不一起吧。”宣东慧抓着车门不愿意走。

    “我自己走,再说不顺路,下雪了你赶紧走吧。1”刘汉东将宣东慧推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出租车开走了,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电机声响,是尹志国骑着电动车来了,他很夸张的戴着头盔和皮手套,穿着护膝和大棉鞋,脸上还蒙着口罩。----  无广告在线阅读-----

    “刘汉东,上车我带你。”尹志国停车嚷道。

    刘汉东跨上了电动车后座,轮胎立刻被压瘪,尹志国勉强开了百十米,电动车爆胎,电量表也迅速指向了尽头,天冷电池就耗的快,这是所有电池的通病,哪怕青石高科的高能电池也不例外。

    没辙,只能下车推着走,两人冒着越下越大的雪向前走着,路灯昏黄,雪花飘浮,偶尔对面来车,车灯将纷飞的雪片照的清清楚楚。

    “李鑫咋样了?”刘汉东问道。

    “还能咋样,咋咋呼呼说要喊人,毛也没喊来一根,连账还是人家王亚明结的,你走了他就消停了,这会儿估计开车回家了。”尹志国很不屑道。

    “喝了这么多也敢开车?”刘汉东很惊讶。

    “他不是说了么,黑森是他哥们,啥事摆不平啊。”

    刘汉东想了想,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家兴,干啥呢,执勤呢,有个电动超跑刚从朱雀饭店停车场出来,估计往你那个方向去了,司机醉驾,你留意一下, 不用客气,自己兄弟,好的,改天喝酒。”

    尹志国哑然失笑:“还是你狠。”

    刘汉东摆摆手:“不值一提。”也不知道是说这件事还是说李鑫这个人。

    雪似乎更大了。

    ……

    李鑫没找代驾,也不愿意将昂贵的超跑放在酒店停车场,实际上这辆车是他借来的,明天就得还人家,所以必须开走,至于酒驾问题他不担心,还真没那个交警敢在朱雀饭店附近抓酒驾,而且门前就是盐务街,左拐就上淮江大道,都是车来车往的大路,抓酒驾的可能性极低。

    再说了,以李鑫的酒量,今天根本就没喝高,他纯粹是借酒装疯想让刘汉东下不来台,没成想最后丢人的还是自己,坐在车里越想越气,忽然后视镜中警灯闪烁,一辆摩托车追了过来。

    李鑫有些慌了,他喝了不少洋酒,只要和交警一对面,身上的酒气能把人熏倒,醉驾可是要入刑的,心情一紧张,脚下油门猛踩,电动超跑不是吹的,四秒内就能提速到一百公里,甩掉摩托车跟玩儿一样。

    可是有一点李鑫没料到,超跑的轮胎不是雪地专用轮胎,今天气温低,道路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壳,在他猛打方向盘超车的时候,轮胎打滑,虽然车身稳定装置迅速介入,可科技设备并不是万能的,超跑还是撞上了护栏。

    好在此时速度还不算很快,李鑫系着安全带没受到太大伤害,等他从晕头转向中醒过来,交警已经到了跟前。

    李鑫锁了车门拒绝下车,拿了一瓶矿泉水猛灌,又拿出手机打电话,当然不是给他的所谓好哥们黑森打电话,事实上他和黑森只是吃过一顿饭的交情,人家连他名字都未必记得,他找的是分局治安大队的朋友,能和交警说上话。

    淮江大道上发生车祸,立刻形成交通拥堵,天降大雪,加剧了拥堵,大批交警赶到现场协调指挥,七八个穿着反光背心的交通警察在风雪中围着超跑,有人录像,有人劝说,让李鑫下车接受检查。

    李鑫洋洋不睬,还放起爵士乐跟着节奏摇头晃脑,刚才朋友说了,只要拖得越久,血液里的酒精含量就越少,那边正在紧急找关系托人。

    交警们对李鑫束手无策,开得起超跑的肯定非富即贵,他们只能不停地敬礼,规劝,进行普法教育。

    李鑫暗自得意,不过没持续多长时间他就傻眼了。

    这条路是刘市长返回朱雀饭店的必经之路,李鑫出事的时候,刘飞的车就在一百米外,距离朱雀饭店也不过一公里的距离,却被死死堵住不能前行,偏偏刘飞又急着赶回去召开一个电话会议,当时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秘书立刻联络交警方面,得知前方有交通意外,一辆超跑醉驾撞在护栏上,形成了堵塞,刘飞震怒:“交警是干什么吃的!这种情况如果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早就动用警械了!”

    李鑫的下场可想而知,和颜悦色的交警们忽然变了脸色,强行破窗将他拖出来,上了背铐塞进警车,直接拉到医院去抽血化验,超跑被清障车拖走,两分钟内道路恢复畅通。

    事情闹大了,李鑫的抽血结果显示,达到醉驾标准,手机被没收,人被直接送看守所刑拘,等到第二天李鑫的父亲到处托人求情,每个人都推说这事儿不好办,因为是刘市长亲自点名要严办的案子。

    这案子判的很快,李鑫驾照吊销,终身禁驾,并处以拘役六个月,他父亲虽然是石油系统的高级领导,但也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是保留儿子的工作和职务,争取减刑什么的。

    李鑫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只是因为刘汉东的一个电话。

    ……

    刘汉东甚至没兴趣去过问李鑫的下场,他有的是正事儿要做,上个期末的考试成绩出来了,全部及格过线,他是学校特殊照顾的学生,不需要修满学时,只要考试合格就能毕业,如果这半年全力拼搏的话,六月份就能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

    公司全员大力支持刘汉东的学业,不过她们能做的有限,只能帮刘汉东辅导一下英语,安馨的英文水平很高,曾经担任过夏青石的口语翻译,而且她的口语是标准的“公学腔”,是正宗的英国贵族口音。

    外面雪花纷飞,黄花电动车配件经营部的办公室里,炉火温暖,安馨拿着《大学英语》给刘汉东上课,这个超龄学生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让她惊叹不已。

    “刘汉东,你现在的水平,考四级应该没问题的。”安馨说。

    “十二年前,我上大一的时候,已经考过四级了。”刘汉东答道。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