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三章 江湖磊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全文阅读)

    森哥撂下一句话就回香港了,深圳虽好,总不如九龙住着舒坦,森哥老了,大陆的业务交给堂主们去负责,他只要在香港每月收钱就行。(Www.Suimeng.cOM)25

    隔了两日,森哥接到老朋友打来的电话,说有位瑞丰洋行的郑先生想找森哥喝个下午茶。

    瑞丰洋行在道上没什么名气,森哥找人查了查底细,这家企业是做海运的,旗下有万吨巨轮数艘,在葵涌货柜码头有自己的仓库,在中环有一整层的写字楼,俨然是个做正行生意的,怎么会找社团大哥喝下午茶呢?

    虽然满腹疑惑,森哥还是按时到场了,带了两个小弟来到尖沙咀附近某家茶餐厅,郑先生已经到了,三十来岁年纪,穿着随意,也没带随从,见森哥进来起身打招呼,双方寒暄落座,奉上名片,点了茶水、虾饺、烧鹅等吃食。

    森哥看了看名片,郑晨的头衔是瑞丰洋行的总经理,高级打工仔而已,估计是遇上了什么事情需要社团帮忙。

    “郑先生,我这个人比较直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森哥中气十足道。

    郑晨说:“森哥,其实需要帮助的是你,听说前两天你们公司在深圳出了一点状况。”他的粤语比较地道,但还是带着一点内地口音。

    森哥眯起了眼睛,再度打量郑晨,怎么看也不像是道上的,不过人不可貌相,尤其是这种有内地背景的商人,保不齐背后有什么庞大的势力。

    “郑先生,你有什么消息?”森哥抿了一口茶,波澜不惊。

    “当然有,这笔生意是我介绍给阿展的。”郑晨笑道。

    森哥皮笑肉不笑:“这么说,你是想告诉我那帮人的下落了?”

    “当然,他们就在这儿,喏。”郑晨一指旁边,另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两个人冷着脸向森哥点头致意。

    这事儿有意思了,这两人打扮和气质都是标准内地人,这几年来香港旅游的大陆客很多,尖沙咀是繁华地带,出现大陆人并不奇怪,奇的是这帮人黑了和联胜的钱,居然还能大模大样的来找自己。5

    森哥变了脸,两个马仔严阵以待,只等老大一声令下。

    郑晨招招手,让那两个大陆人过来一起坐,介绍道:“刘生,崔生,都是我的朋友。”

    森哥冷冷道:“敢来香港,好胆色。”

    郑晨道:“森哥不要动怒,都是误会,和气生财嘛,这事儿不能怨人家,是阿展先不讲究的,黑人家四百万,一百五十万欧,就给了六百万人刀,换我也得发飚。”

    森哥心里一动,黄展东背着自己黑社团的钱,这可不是剁一节手指的问题了,不过表面上依然冷峻:“你想怎样呢?”

    郑晨说:“本来呢,人家直接回内地就完了,你们和联胜再厉害,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不过人家讲江湖规矩,盗亦有道,你们不仁,他们不能不义,所以呢,就委托我约森哥你喝茶了。(WWw.suiMENg.coM)”

    “继续讲。”森哥隐约觉得这事儿有点意思了。

    郑晨做了个有请的手势:“刘生,你讲吧。”

    刘汉东将脚下的双肩包提到桌子上,拉开拉链,露出里面的欧元钞票。

    “这里是八十八万欧元,依然按照约定的比率给你们,我们两不相欠。”

    森哥冷笑,示意小弟将双肩包拎过去,然后摆出一个大马金刀的姿势,傲然道:“账没算清楚吧,我们和联胜损失的面子怎么算?”

    两个马仔恶狠狠盯着刘汉东,仿佛只要老大一句话就把他当场做掉。

    刘汉东淡然道:“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我现在给你脸了,你如果不要,我就拿回来。”

    “细路仔,这里是香港知唔知?法治社会知唔知?”森哥敲着桌子道,“别以为过江龙了不起,我一句话你们就别想走出这个茶楼,阿强!”

    马仔喊了一嗓子,立马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古惑仔,南方人个头普遍不是很高大,不过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看起来挺唬人,茶餐厅里其他客人见状匆匆逃离。《《   全站无广告,更新快,无错章 》》》

    森哥道:“郑先生,唔好意思,这两个人我要带回去。”

    郑晨也变了脸色:“森哥,不是只有你的面子才值钱,这两个兄弟是我带来的,我就要全须全尾的送他们回去,你要拉人,就是不给我面子。”

    森哥狞笑:“我不给你面子又能怎么样?”

    郑晨道:“好吧,你是黑社会,你牛逼,你可以不给我面子,但是不能不给瑞丰洋行面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哦。”

    “你说话小心一点!”阿强指着郑晨怒喝。

    森哥却重新拿起郑晨的名片仔细端详,发现这家伙还有另一个头衔,江北重工香港办事处副主任。

    江北重工是近年来闻名海内的大型军工企业,在香港证交所上市,正儿八经的红筹股,出口巡航导弹、装甲车等武器装备,这种企业的背景可想而知,怪不得姓郑的底气这么足。

    江北……江北……森哥忽然回过味来,想当年和联胜的龙头大哥程国驹有一艘赌船叫东方女皇号,就是被江北来的过江龙给洗了,驹哥的亲弟弟也挂了,从此一蹶不振,金盆洗手,社团被驹爷的契仔阮雄接管,没过多久,阮雄就被人打爆了头,据说也是江北人下的手。

    森哥恍然大悟,眼前之人是自己这种古惑仔无论如何惹不起的,真闹起来,一夜之间和联胜就得从香港除名。

    “阿强,让弟兄们出去。”森哥道。

    “森哥!”阿强愤懑的喊了一声,仿佛森哥就要签订丧权辱国的条约。

    “出去,你们也出去。”森哥的话音斩钉截铁。

    阿强无奈,只好带着兄弟们出去了。

    “唔好意思,晨哥,我是粗人,容易冲动,我端茶赔罪,两位兄弟讲究江湖道义,我阿森佩服!”森哥这话说的义正词严,慷慨激昂。

    郑晨肃然起敬:“森哥果然是江湖前辈,明事理,讲大局啊。”

    刘汉东莞尔一笑:“森哥,你太客气了。”

    森哥正色道:“要不是你们,我就被阿展这个二五仔骗了,我回去以后马上开香堂执行家法。”说着打开包,数了十八万欧元拿出来。

    “都是兄弟,我不赚你们的钱,按照银行汇率来吧,我只收七十万。”

    刘汉东看了看郑晨,后者耸耸肩,示意你自己决定。

    “森哥这么讲究,那我就不客气了。”刘汉东将钞票揽了过来。

    “哈哈哈,以后就是自己兄弟了,不如今晚兰桂坊,我请客。”森哥豪爽无比,满面红光。

    “就不打扰了,我们还有事要赶回去。”刘汉东道。

    “也好,下次有机会再来香港,一定要来找我哦。”森哥看看腕子上的金劳,猛皱眉,“哎呀唔好意思,我还约了人,先走。”

    “森哥慢走。”郑晨笑眯眯道。

    “坐吧,不要送。”森哥提着七十万欧元健步如飞的走了。

    “哈哈哈哈”等森哥走远了,众人放声大笑。

    “郑总,这个森哥是不是贩毒的幕后大老板?刘汉东问道。

    郑晨摇摇头:“应该不是,阿森虽然捞偏门,但属于那种自诩讲道义的传统型黑社会,不碰毒品的。”

    “郑总,你说森哥会不会把黄展东做掉?”刘汉东继续问。

    “那就不好说了,估计不会……哎你能不能不那么生分,喊什么郑总,喊我名字就行,都是自己人。”郑晨热情无比,“第一次来香港吧,我请你马杀鸡。”

    ……

    时间倒回两日前,两辆汽车在广深高速上疾驰,刘汉东和他的团队快速撤离深圳返回近江,按说上了高速公路基本上就安全了,可是刘汉东却浓眉紧锁,心事重重。

    “这事儿不该这么办。”刘汉东说,“有点不讲江湖规矩了。”

    “是他们先不讲规矩的。”火雷大大咧咧道,“怨不得咱们,东哥你担心啥,还怕他们到近江去找你报复么?”

    刘汉东说:“咱们又不是行踪不定的江洋大盗,都是有家有口的人,早晚会被找上门的。”

    “那怎么办?”佘小青惊慌起来,她胆子本来就不大,听刘汉东这么一说,自动脑补了黑社会登门寻仇的场景,吓得魂不附体,瑟瑟发抖。

    “应该找黄展东的老大把这事儿说清楚,按照约定的汇率换钱,谁也不占谁的便宜。”刘汉东说。

    一提到钱,舍小青的胆子又大了起来:“什么,你要退钱回去?那可不行,好几百万呢,大不了和他们拼了,钱绝对不能退。”

    刘汉东不理他,给另一辆车上的老鬼打电话,让他找介绍人沟通一下。

    “我们不能做规矩的破坏者,因为我们还不具备这种实力。”刘汉东这样说。

    “那黑森林的事儿怎么算?”一直窝在后座上的李思睿道,四季酒店的安防系统是他黑进去的,现在他已经是刘汉东贼船上的一份子,想下都下不来了。

    “黑森林不一样,那是我们的反击。”刘汉东解释道,“但和联胜不同,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也不想一辈子过刀口舔血的生活。”

    “你不能替大家做决定。”佘小青说,“我们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

    刘汉东同意,两辆车在下一个服务区停车休息,顺便开了个民主表决会,火雷、阚万林和崔正浩都坚持黑吃黑的原则,全额留下这笔钱,而老鬼选择和刘汉东站在一起,小刀是东叔的脑残粉,自然无条件支持,李思睿想了想,也支持刘汉东,就剩下佘小青一个人没发表意见了。

    “还是以德服人吧。”佘小青说。

    五比三,少数服从多数,老鬼继续联系中间人,打了一通电话后问刘汉东:“你知道瑞丰洋行么?”

    “不知道。”

    “江北重工呢?”

    “听说过,好像是南泰那边的大型国企。”

    “那刘子光呢,认识不?”

    “论年龄,我喊他哥,论辈分,他喊我叔。”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