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九章 马宏正的密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公安局回来的路上,刘汉东一直在思考怎么破译这本《故事会》,以至于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好几次都没留意,到了黄花小区家门口才想起看,原来是舒帆发来的短信,让他这个总经理到公司去一趟。(WwW.SuIMENG.coM).

    黄花电动车配件经营部,安馨、佘小青、舒帆正襟危坐,俨然召开董事会的架势,刘汉东弱弱道:“我又迟到了么?”

    佘小青说:“考勤本上你签过到么,来都没来过。”

    刘汉东事务繁多,哪有心思和佘小青饶舌,道:“有事快点说吧,我赶时间。”

    舒帆说:“是这样的,我们准备拿下青石高科电池江东省总经销权,需要一笔资金,八百万左右。”

    “打住。”刘汉东说,“八百万,抢运钞车都未必能抢到这个数,对了,尚风尚水的别墅,卖了恐怕要上千万吧。”

    佘小青说:“已经挂牌了,可是无人问津,房子面积大,还有游泳池网球场什么的,近江能接盘的人屈指可数,再说我们也不太想卖房子,毕竟那里有很多回忆。”

    舒帆接口道:“房子必须卖,大不了将来再买回来,现在最关键的是拿下总经销权。”

    刘汉东被舒帆的魄力所打动,这小女孩自从父亲去世后,俨然变了个人,果决睿智,行动力超强,不过细想起来也能理解,遗传基因的力量是无穷的,舒帆继承了夏青石的优点,这几年来在国外进行的各项教育也远非国内应试教育可以相比的。

    “那么,你有什么理由认为自己可以拿下总经销权?”刘汉东问道。

    舒帆侃侃而谈:“凭我是青石高科的合法继承人,公司上下人员变动很大,人心惶惶,岌岌可危,各种规章制度也是朝令夕改,但每个人都知道,我年满十八岁的时候,董事会的位置就是我的,以销售部的主管来说,他巴结上我,将来我接管公司后,他就是大功臣,前途不可限量,反之,如果因此被唐一诺发现并辞退,对他来说也不是天塌地陷的结果,大不了换一份工作而已,赌赢了就是金山银海,赌输了大不了重头再来,任何人都会搏一把。”

    刘汉东心悦诚服,舒帆小小年纪,行事宛如江湖老手,利用仅有的自身优势,并且发挥到了极致,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等舒帆年满十八岁之时,刘飞必然再生事端,阻挠舒帆接管青石高科,所以趁着这段缓冲期,最大限度的谋取利益,才是上上之策。(wWw.sUImeng.COm)

    舒帆需要完成资本积累,这是复国的首要条件,第一桶金从哪里来,就从电池的经销权来。

    刘汉东想了想说:“不能弄一出空手套白狼的好戏么,利用各地分销商凑够这笔钱。”

    舒帆说:“别把别人想的太傻,拿不到代理权,别人不会拿出真金白银,只要拿到总经销,等于一座金山的开采权到手,以安阿姨和小青姐的才能,我想一年内我们就能完成资本积累。”

    “好吧,八百万我来想办法。”刘汉东说,他知道不管是安馨还是舒帆,都是山穷水尽的状态,安馨吃官司,个人资产被冻结,舒帆只有继承父亲的一些不动产,变现困难,黄花电动车配件经营部想从银行贷款更是难上加难,所以这帮女将只有将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

    虽然夸下海口,但刘汉东心里一点数也没有,他现在没有任何渠道搞到大笔资金,这是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所有人都巴望着一夜暴富,有本事有门路的各展神通,没本事的也会挤出钱来买张彩票撞撞运气,八百万资金,这得连中两张体彩大奖才够啊。

    “什么时间要?”刘汉东一边飞速的盘算着,一边问道。

    “一个月内。”舒帆说,“这个期间内就要进行招标了,资金实力是硬指标。”

    刘汉东无语了,一个月内弄到八百万,贩毒都来不及啊,除非抢银行金库,这当然是不可能去做的事情。

    舒帆好像猜到了刘汉东的心事,扯了扯他的衣服说:“哥哥,你是不是有心事。”

    刘汉东说:“是啊,心事很大,八百万啊。”

    舒帆说:“撇开这件事,你是不是有别的心事。”

    刘汉东心说小丫头眼睛真毒,怕是自己一进门就被她发现心事重重了,这件事还真的需要舒帆帮忙,刘汉东所有的社会关系盘点一遍,智商最高的就是舒帆了。

    此事涉及机密,刘汉东不想让别人知道,挤眉弄眼说咱们屋里说,佘小青本来支棱着耳朵想听呢,一听这话就嘟起了嘴:“切,还保密,谁稀罕。”

    在舒帆的卧室里,刘汉东把马宏正留下的东西拿了出来,简短截说了来历,舒帆翻来覆去看了看,说:“秘密应该在这本故事会里,不过暂时我也发现不了,要不然留下我帮你看看吧。”

    “好吧。”刘汉东将这包东西留了下来。

    中午了,张大姐带着一篮子菜来了,电饭锅焖米饭,切菜剁肉准备午饭,还招呼刘汉东别走,一起吃饭。

    中午吃了一顿团圆饭,这是黄花电动车配件经营部全体成员第一次聚餐,张大姐把陈八尺也给叫来了,吃饭的时候不停唠叨着要给陈八尺找个对象什么的,佘小青不停刷微博,安馨也是心不在焉,而舒帆则是捧着本故事会津津有味的看。

    刘汉东手机响了,是火雷打来的,问他啥时候放货,下面小兄弟们都急的嗷嗷叫了,等着开饭哩。

    “急什么,等我电话。”刘汉东挂了,拿起另一部手机给二拿打电话,他不愿意和蔡沪生打交道,现在耿直被停职,就只能找二拿了。

    二拿说自己无权处理,现在大权都被蔡沪生接管,让刘汉东等通知。

    刘汉东气的一拳捶在墙上,手机又响了,这回是吴兴发打来的,很客气的询问货啥时候到,还想给东哥介绍几个客户呢。

    “到了第一个通知你。”刘汉东敷衍了吴兴发,心里却一个激灵,更完成交易,吴兴发就知道了,这货难道未卜先知,要知道西被毒贩可是来无影去无踪,神龙不见首尾,而且自己叮嘱过小弟们,绝对不可走漏风声的。

    要么是有人泄密,要么是吴兴发和马啸虎有联系,还有第三个可能姓……刘汉东不敢往下想了,难道说吴兴发和他背后的人,有能力对自己实行监听?

    任何可能都不能排除,刘汉东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决定以后尽量少用,不,现在就停用,马上换号,连手机一起换!

    对了,自己不是已经对吴兴发实行了监听监控么,何不看看他最近的动向,刘汉东准备回去开电脑,却见舒帆走过来敲敲桌子,眨眨眼说:“故事会挺好看的。”

    刘汉东会意,跟着舒帆走到阳台上,舒帆拿出一张纸,上面写满了不着边际的字,彼此间毫无联系,这难道就是马宏正使用的密语?

    “你看。”舒帆举起故事会对着阳光,一个个细小的空洞显现出来,刘汉东接过书仔细观察,只见每一页上都有许多这种小孔,应该是用最细的缝衣针刺出来的,而且刺在字的笔画交接处,很隐蔽,不仔细分辨看不出来。

    没错,这就是马宏正独特的密语,而且一点都不复杂,只要你念出来这些字的组合,就能根据音译大致翻译出内容。

    舒帆说:“我试着翻译了一小段,你看看。”

    刘汉东将译文和原文进行了比对,原文是6不听有给b替冲,是大赌笑,译文是六步亭有个鼻涕虫,是大毒枭。

    诸如此类,如果不了解语境的话,确实会摸不着头脑,不过刘汉东知道马宏正的任务,也清楚贩毒的一些术语以及近江的地标,所以稍微轻松些,即便如此破译也要用上一个下午。

    《故事会》上负载的情报被抄录在纸上,然后一字一句的翻译,因为受到条件限制,所以毫无语法可言,幸亏有舒帆这个冰雪聪明的助手,破译变得简单多了。

    刘汉东看着整理好的情报,心里震撼不已!马宏正将贩毒的流程几乎全都侦察到了,如何运输,如何交易,什么地点,什么人物,交易的数量金额,一清二楚!

    西北毒贩的运输方式分为两个组成部分,西部到中部,用的是挂武警牌照的卡车,中部到江东,用的是菜篮子工程运货卡车,走的是高速公路绿色通道,虽然不复杂,但组织严密,配合默契,长达两年没有出过事。

    下家是香港来的,使用现钞交易,但西北人和香港人并不见面,而是通过近江的掮客,就是那个六步亭的“鼻涕虫”,他负责联系双方,交接货物,存储并支付货款,以及最重要的货物运输,货走水路,也就是远洋货船,近江虽然是内河港口,但远洋货船不少,可以直达东南亚,韩曰等国,只要买通边检和船员,就是最便捷的运毒通道。

    这份情报交给警方,妥妥的头号大案,可是想到蔡沪生的嘴脸,刘汉东就纠结起来,功劳应该是耿直和弟兄们的,是牺牲的马宏正的,凭什么便宜蔡沪生这个坐办公室的文职官僚!

    可是不交的话,如何破案,烈士不就白白牺牲了么。

    刘汉东陷入思想斗争之中,舒帆拉了拉他的衣角说:“哥哥,你不会自己单干么?”

    “你也太……”刘汉东转念一想,哑然失笑,人家小女生都敢想,自己为什么不敢做呢。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