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七章 侦察员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宏正听到脑后风声,下意识的抬起右手格挡,铁锨砸在手臂上,刘汉东甚至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本章节由随梦小说网网友上传 www.suimeng.com).

    胳膊被当场打折,马宏正痛苦的哼了一声,用左手拔出别在裤腰带上的手枪,掰开击锤朝马啸虎射击,只听咔哒一声轻响,并没有子弹发射出来。

    “你的撞针早被我换了。”马啸虎冷笑,再次抡起铁锨,将马宏正手中的枪砸飞,一脚飞踹过去,马宏正倒是条硬汉,踉跄着退了几步,依然屹立,脸上挂着坦荡的微笑。

    马啸虎走过去,和马宏正面对面站着,嘴角抽动,一字一顿的问道:“说,谁派你来的?”

    马宏正说:“别废话,赶紧的吧。”

    马啸虎深吸一口气,再次抡起铁锨,拍在马宏正脑袋侧面。

    金石交鸣之声传来,马宏正的脑袋真硬!挨了一下竟然没当场趴下,晃了两下继续站着,冷冷看着马啸虎,血流如注,糊住了眼睛。

    马啸虎又拍了他一铁锨,这回马宏正没撑住,扑通倒下了,不过还没死,眼睛依然睁着。

    “咣当”一声,马啸虎用力丢开铁锨,拔出手枪上膛开保险,指着马宏正的脑袋喝道:“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出卖我!我最恨的就是叛徒。”

    刘汉东纹丝不动,心中松了一口气,心跳也渐渐恢复平静,不过另一种焦虑浮上心头,没想到马宏正是卧底,他不禁同病相怜起来,这伙计怕是活不成了,看他年纪应该有妻有子,可怜从此妻子见不到丈夫,儿子见不到父亲了,可偏偏自己又无能为力。

    马啸虎几次三番想开枪,还是忍住了,恨恨道:“不能让你死的那么痛快,给我打!”

    两个手下上前,用力踢马宏正,如同踢面口袋一般。

    仓库里鸦雀无声,只有大皮鞋踢在人体上的闷响,这种踢法,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不远处,两个人拿着铁锨开始当场搅拌水泥砂浆。

    打了一会儿,老者叫停:“停手。”他看了看刘汉东,阴鸷的目光依然令人彻骨寒冷。

    “见笑了,当着客户的面清理门户。”老者说道,冲马啸虎点点头,“该给人家的给人家吧。”

    马啸虎亲自带着两个人去提货,这边气氛依然尴尬,刘汉东提着密码箱的左手已经汗津津,忽然他看到躺在血泊中的马宏正动了一下,继而向旁边一个人爬过去,伸手去抓人家的裤脚,被一脚踢开,继而向自己的方向爬过来。(www。Suimeng.coM)

    马宏正的一只胳膊折断了,浑身浴血,血肉模糊,爬的很缓慢,很吃力,刘汉东很想过去搀扶他起来,可是他不能这样做,十几双眼睛正死死盯着他。

    血人终于爬到了面前,背后一串血迹,马宏正用左手抓住了刘汉东的裤管,昂起头来,喘息着说道:“帮个忙。”

    刘汉东没动,看了看老者。

    老者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此时马啸虎领人拖着箱子过来了,见到这一幕上前猛踹马宏正,又被老者叫停,用西北方言说了句什么。

    马啸虎拔出手枪倒转枪柄递给刘汉东:“你送他一程吧。”

    刘汉东摇头:“马总,你们清理门户,不该我动手吧?”

    马啸虎说:“咱们是合作关系,你帮我处理了这个条子,我就信你,把你当兄弟,要不然,买卖别做了。”

    刘汉东低头看看马宏正,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欣慰和肯定,他知道,马宏正此时肯定抱定了求死之心,于是他接过了手枪。

    枪是五四式,枪柄很凉,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刘汉东心中杀机隐现,但转瞬即逝,因为这把枪的重量,绝对不是装满实弹的份量,很可能只有一发子弹,对方留了一手。

    马宏正死定了,自己不杀,他也会死,如果过于迟疑,反而会引起对方的警惕和怀疑,那个老者分明是毒贩中的智囊人物,此刻他正和手下低语,似乎没看向这边,但刘汉东知道,这个老狐狸一定留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刘汉东瞬间做出了决定,他弯腰将马宏正提了起来,粗暴的推到了墙上,马宏正腿断了,用一只腿勉强站着, 脸上挂着笑,血淋淋而诡异的笑容,让人看了心里瘆的慌。

    此刻,刘汉东多想喊一声战友啊,可是他什么也没说,一手揪着马宏正的衣领子,一手端枪顶住他的心脏位置,紧盯着马宏正的眼睛,微微点了点头。

    马宏正忽然笑了,他显然理解了刘汉东的意思,笑容很洒脱,很豪迈,很凛然。

    “嘡!”刘汉东开枪了,套筒快速往复,滚烫的子弹壳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硝烟弥漫开来,马宏正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刘汉东继续扣动扳机,猜得没错,枪里没有第二发子弹,他松开手,马宏正缓缓滑在地上,血从胸前涌了出来。

    刘汉东啐了一口,将手枪抛给马啸虎,骂道:“整这么多幺蛾子,赶紧交易!”

    马啸虎接了枪,冲手下一摆手,两人上前将尸体拖走,这边开始交易,西北汉子很豪放不羁,根本没细数刘汉东带来的现钞,大致清点了一下有多少捆钱,就把毒品交付了。

    刘汉东也没验货,他不具备这个能耐,电影里用小刀戳破海洛因袋子,用指甲蘸一点尝尝的镜头不会出现,因为这是冰毒,生吃是有毒的。

    不远处,两个汉子将马宏正装进了油桶,填进去搅拌好的水泥砂浆,封上盖子,放倒推了出去,片刻后刘汉东听到重物落水的声音,猜到这里大概是江边。

    交易结束,人家还要忙着做大生意,刘汉东也没心情谈其他的事情,又上了面包车,继续开进特制的集装箱里,黑灯瞎火,不辨方向,随车出发,他心情很糟糕,一路上没和护送的人说话。

    四十分钟后,金杯车停在了市区一条繁华街道,马啸虎的人将刘汉东的手机还给他,说你打个车走吧,我们不送你了。

    刘汉东目送金杯车远去,没急着开手机,站在原地点了支烟,喧嚣的街道,闪烁的霓虹,路人匆匆而过,情侣,上班族,还有卖花的小姑娘,谁也不会知道,刚才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路旁有一家麦当劳,刘汉东走了进去,直接进洗手间大号,把门反锁,从袜子里抠出一张折叠的小纸条,这是马宏正抓住自己裤脚的时候塞进来的。

    他打开染血的纸条,这是一张热敏纸,上面印着条形码,箱号,时间,但是标注超市名称的地方褪色看不清楚了。

    这很可能是烈士留下的情报,必须尽快拿到手,可是近江有大大小小上百家超市,如何确定究竟是哪一家超市?这是一个难题,刘汉东决定以马宏正最后出现的地点,也就是文峰大酒店为中心,搜索附近的超市,他拿出手机开机,搜索地图,忽然另一部手机响了,是和耿直单线联系的那一部。

    刘汉东接了,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东哥,干什么呢?”

    刘汉东说:“让老耿接电话。”他知道这是缉毒警察为了掩护自己,故意找了个女警官来通电话。

    女声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就听那边声音传来:“耿支队,刘汉东脱险了。”

    手机那边换成耿直:“刘汉东,出了什么事,失去联系这么久。”

    “我的手机被他们放进屏蔽信号的金属箱子里了,交易地点大概在江边一个货仓,买卖完成了,只是……”

    “什么?”

    “有突发事件,毒贩杀死了一个打入他们内部的缉毒警,就是马啸虎身边的那个马宏正,尸体被他们装进油桶丢江里了。”

    一阵沉默。

    刘汉东心里很难受,马宏正虽然必死,但确实是死在自己手里,这件事不能告诉耿直,也不能告诉任何人,只能憋在心里。

    “你把手里的东西处理好,然后到我这里来详细说说,注意安全。”耿直说。

    “知道了。”刘汉东挂了电话,打开苹果手机,搜索文峰大酒店周边,果然找到数家超市,一家沃尔玛大卖场,三家中型超市,应该都是带储物柜服务的。

    他立刻打车前往,可是赶到沃尔玛的时候,超市已经关门,附近几家也不用去了,想到火雷等人还在等自己的信儿,于是打了电话叫他们过来。

    火雷等人开车过来了,见刘汉东手里提着箱子,马上喜笑颜开,这些冰毒拆分成小包装散到全市娱乐场所,能翻好几倍的钱,吃香的喝辣的,全靠这一箱货了。

    刘汉东把箱子交给火雷,上车往座位上一躺,说:“回去。”

    火雷眉飞色舞:“东哥,不找个地方庆祝一下么?”

    “你们去吧,我累了。”刘汉东一闭上眼睛,就看见马宏正血淋淋的面孔,倒不是愧疚和恐惧,而是深深的责任感。

    火雷发现老大兴致不高,也不敢再吵闹什么,开车将刘汉东送回黄花小区,带着兄弟们离去了,那箱子冰毒,暂且由刘汉东保管。

    等小弟们走了,刘汉东重新出来,带着冰毒驾车前往禁毒支队。

    可是抵达支队驻地的时候,耿直和二拿等人都不在,留守警员说,他们有紧急任务出去了。

    刘汉东给耿直打电话请示,耿支队说你把毒品放在支队,明天再过来吧。

    可刘汉东并没有回去休息,他就睡在车里,黎明时分,禁毒支队的车队返回驻地,打头的一辆皮卡车厢里,赫然放着从江里打捞出来的汽油桶。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