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四章 神秘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思睿这种表现并没有超出刘汉东的预料,江大计算机系毕业生,沦落到电子市场开修理铺的层次,说明此人胸无大志,胆小怕事,有能力没魄力。(WWw.suiMENg.coM).

    不过凡事无绝对,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刘汉东不信说不服他。

    “这样,你把软件卖给我,给你五百,你亲自去装,给你一千,考虑一下吧。”

    果然,李思睿陷入沉思,琢磨了半天问道:“对方是什么人?”

    “一个生意伙伴,想坑我,我在找证据。”刘汉东说。

    “我干,既然是朋友介绍的,不用一千那么多,打个八折,八百吧,也好听。”李思睿做出了决定。

    这个决定,导致他上了刘汉东的贼船,再也下不来了。

    刘汉东怕他反悔,当场点了四百元钞票推过去:”先付一半,事成之后再付一半。”

    这顿饭是刘汉东请的,李思睿作势掏钱包,最后还是没掏出来。

    ……

    刘汉东打电话约吴兴发喝酒,地点定在金樽,干这种事儿肯定是主场比较合适,吴兴发欣然答应,说正有事想和东哥商量呢。

    晚上八点半,吴兴发和李抗来到金樽ktv,李抗还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吴兴发小眼睛闪着狡黠的光辉,满嘴恭维话,他越是这样,刘汉东越是起疑,这货肯定居心不良。

    金樽的软硬件设施比黑森林并不差多少,也是那些花头,陪酒小姐,各种洋酒啤酒饮料果盘小吃,江湖大哥们对这些也不是很在意,主要是来谈事的。

    李抗拿着麦克风在那里吼歌,刘汉东和吴兴发在一旁说事儿,吴兴发说:“东哥,场子里的生意都让南边来的人顶了,一点办法没有,咱手上没货啊,东哥啥时候组织货源,这边可都嗷嗷等着呢。”

    刘汉东说:“你预计每月能有多大需求,我盘算一下。”

    吴兴发开始计算手上的场子,每天的消费额,小拆家人数,以及各种因素,他不愧是李随风的军师出身,这些数据不用记,全在脑子里,说的头头是道。

    刘汉东注意到,吴兴发的手机搁在包里,皮包塞在身后,每隔一段时间就拿出来看两眼,实在很难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

    他一边虚以委蛇,一边思考着对策,很快有了办法。

    刘汉东故意拿出手机假装接电话,走到隔壁包间,李思睿带着笔记本电脑正眼巴巴等在这里,见刘汉东进来便问道:“是这部手机么?”

    “不是,目标用的是一部黑色三星 note3,你能找到相同的手机么,一小时之内?”

    李思睿说:“白天从市场调货很简单,现在夜里了,上哪儿弄新手机去。(wwW.sUiMeNG.Com)”

    正巧江浩风走进来,随口问了一句,笑道:“用三星的人多,场子里那么多小姐,还愁找不到一台三星么?”

    “那就赶紧去找,快。”刘汉东说。

    江浩风麻利无比跑进休息室,几十个小姐坐在里面玩手机,满眼都是胸脯大白腿。

    “谁用三星手机的,举手。”江浩风喊了一嗓子。

    无数白嫩的胳膊举起。

    ……

    十五分钟后,火雷进了包间,紧挨着刘汉东坐下,刘汉东往边上挤了挤,吴兴发也顺势挪了挪屁股,不过把自己的手包拎了过来,依然塞在背后。

    “给你吴哥点歌,要谭咏麟的老歌。”刘汉东踹了火雷一脚。

    火雷颠颠跑过去,不由分说把李抗正在唱的歌切掉,换上了谭咏麟的《爱在深秋》,大伙儿起哄鼓掌,吴兴发勉为其难,只好去高歌一曲,唱歌的时候自然没法带着手包,只好丢在沙发上。

    服务员打扮的小刀很适时的进来了,刘汉东用身子打掩护,趁着吴兴发深情演绎老歌,小刀将他包里的手机来了个偷梁换柱,换成了另一部黑色三星note3,他动作很快,不愧是老鬼的徒弟。

    吴兴发的手机被迅速送到隔壁,李思睿早就迫不及待了,插上数据线开始安装盗听软件,这个软件是他自己写的,可以隐藏起来,后台运行,除非刷机,不然根本无法删除。

    安装软件需要一点时间,本来一首歌够了,可是意外出现,吴兴发很久不唱歌,嗓子劈了,咳嗽了几声就交出了麦克风,说:“不行了不行了,换人唱吧。”

    刘汉东哪能让他现在就回来,拿起另一只话筒说:“咱俩一起,我带你唱。”

    这么一说,吴兴发也只好跟着唱,不过隔壁似乎又出状况,迟迟没有送来。

    确实出了状况,李思睿的笔记本电脑死机了,只能重启再来,望着电脑蓝屏,李思睿秃脑门上全是汗。

    一曲终了,刘汉东指示道:“再给你老吴哥点一个。”

    吴兴发连忙推辞:“不献丑了,你们年轻人唱吧。”不由分说坐回了沙发,将手包拿了过来,拉开拉链,取出手机。

    刘汉东看也不看他,拿着啤酒瓶谈笑风生,心里却绷紧了弦。

    吴兴发只是解开屏保看看有没有电话进来,这部手机和他用的一样,屏幕背景和主要功能也是一样的,老吴年纪大,不怎么会用智能手机,面板上的应用软件很少,再加上喝了不少酒,环境闹哄哄的,看不出手机已经被人掉包。

    几分钟后,小刀端着托盘进来了,故伎重演,将吴兴发包里的手机又换了回去,弯腰拿空瓶子的时候,小刀冲刘汉东挤挤眼,表示一切ok。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喝酒唱歌谈事儿,刘汉东做出保证,尽快组织货源,和吴兴发联手拿下近江大市场。

    一直玩到十二点,吴兴发和李抗才醉醺醺的离去,送别了他们,刘汉东回到楼上,电脑已经开始定位吴兴发的手机,显示他乘车向东走,并未打电话。

    “他打电话的话,这边立刻能监控到,自动录音,自动保存,前提是必须联网。”李思睿解释道。

    “采取的什么方式,查话费清单能不能发现?”刘汉东问道。

    “不会。”李思睿摇摇头,“用的是无线流量,可能话费会多点,但查不出来。”

    正说着,电脑屏幕上就出现跳动的音符,有电话打进来了。

    李思睿打开音响开关,刘汉东侧耳倾听,吴兴发的声音带着醉意,但明显神智是清楚的。

    “妥了,刘汉东答应进货,这逼想靠这个发财哩。”

    “哼哼,果然不出所料,没人和钱过不去。”这是电话另一端的人,声音低沉阴郁,似曾相识,但想不到是谁。

    刘汉东觉得通体寒冷,这果然是个套,一个很深的阴谋,从对方引诱火雷当小拆家开始,最终目的是为了把自己钉死在毒贩的罪名上。

    “你说他会不会是特勤?”吴兴发说。

    刘汉东心里一沉,吴兴发果然是老狐狸。

    “是又怎么样。”那个神秘的声音说,“多少缉毒警察照样倒在金钱和毒品面前,我不信他能禁得起诱惑。”

    “那就妥了,按计划行事。”吴兴发挂了电话。

    通话结束,李思睿诚惶诚恐看着刘汉东,又是特勤又是毒品的,这潭水太深了,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相当可怕。

    刘汉东笑笑:“和他通话的手机号码能提取么?”

    “是这个号码。”李思睿拿起鼠标,调出一个号码,很普通的186开头的联通手机号。

    “能查出机主么,还有机主所在的位置?”刘汉东问,他很迫切的想知道,谁在暗地里对付自己,还制定了这么复杂的计划,是汉子直接当街一枪爆头多痛快,可见此人对自己恨之入骨,普通的死法已经无法让其解恨了。

    李随风?不应该啊,老李在监狱里服刑,就算有手机可以遥控指挥,但他犯不上把自己儿子当诱饵来害自己啊。

    至于其他仇家,不是死了就是在大西北蹲苦窑,刘汉东不相信他们有这个能耐。

    其实有个最简单的办法,就算把吴兴发抓起来严刑拷打,不过这样就没意思了,既然对方要玩阴的,那就陪他们玩玩。

    “暂时不能,咱这儿又不是联通公司的机房。”李思睿表示无能为力,不过他又提供了一个好消息,“我把他手机里的电话簿同步过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刘汉东看了电话簿,上面几百个号码,很多是用“三哥”,”老五”,“小彬”之类简称,搞不清楚具体名字,效用不大。

    “谢谢你了,这事儿别给别人说啊。”刘汉东支付了余下的四百元,李思睿收了钱,就要关上电脑走人。

    “哎,你把电脑带走了,我怎么监听他?”刘汉东道。

    “可是这个电脑是我的啊。”李思睿有些慌。

    “不好意思我忘了,再有通话发我邮箱。”刘汉东拍了拍李思睿的肩膀,他故意保持联系,这伙计技术不错,以后用的着。

    李思睿借口女儿需要照顾,匆忙走了,差点把自己的手机也忘了,看得出他不愿意和刘汉东这种人交往过深,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名如其人,睿智啊。

    第二天,刘汉东开始着手调查,他没有联通公司的朋友,就从营业厅小妹子下手,施展美男计,以一碗米线的代价,套到了186手机号机主的名字和身份证号。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通过公安内网查人,刘汉东当警察的朋友不少,当初防暴大队的女学警大都转到交管局、出入境管理局、计算机中心等清闲单位,查个人轻而易举。

    机主叫赵铁柱,四十五岁,近江市望东区人,离异,无犯罪记录,去年底因精神方面的疾病进入近江六步亭康复中心治疗,至今未出院。

    刘汉东大跌眼镜,神秘人士居然是个精神病人,而且和自己全无瓜葛。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