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十七章 急转直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txtrightshow;纽约,长岛某街区,路上停满了警灯闪烁的nypd警车,冯家别墅前拉着警戒线,死伤者已经被救护车拉走,当地警署的侦探正在给冯家佣人做笔录,远处一些亚裔面孔探头探脑张望着。(wwW.sUiMeNG.Com)

    一辆政府牌照的福特轿车大喇喇的驶来,车上下来两个便装男子,亮出fbi的证件,扯开警戒线走进了别墅院子,因为案件涉及到严格管控的烈性炸药,所以联邦调查局参与进来了。

    “瑞克,你能告诉我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么?”fbi探员双手叉腰,扫视着一片狼藉的院子。

    当地警署的警长和他是老相识了,他简单介绍了一下:“c4,汽车炸弹,老手干的,找不到任何线索,死的是刚从中国来的女孩,二十三岁,断腿的是房主,一个中国银行家。”

    探员问:“这条街区好像变成唐人街了,到处都是中国人。”

    警长耸耸肩:“住在这儿的都是中国来的富豪,你懂得,他们用现金买房,不贷款,不打折。”

    纽约每天发生的暴力案件数不胜数,冯庸家的爆炸案侦破难度很高,被列为疑难案件暂时搁置起来。

    表妹尸骨无存,冯庸双腿齐膝切断,截断面组织损失严重,血管、神经、肌腱、骨头乱七八糟,医生说断肢再植的成功率不高,只能考虑安装假肢,这意味着冯庸以后再也不能自由的跑跳游泳了。

    医院监护病房内,冯庸面无血色的躺着,精神非常萎靡,房门轻轻叩响,进来的是好兄弟姚广,开门的一瞬间,冯庸看到外面起码站了四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好点没?”姚广在病**前坐下,努力想安慰一下冯庸,可是自己的鼻子先酸了,看到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成了残疾人,再强的神经也经受不住。

    “还行,就是腿没了。”冯庸拍一下膝盖以下空荡荡的被子,表情惨淡。

    “现在科技发达,回头给你装一个钛合金的,加上马达,跑起来比刘翔都快。”姚广强作笑颜,”本来老大想来看你的,你也知道他这个级别想出国要经过不少手续,再说现在他的处境也不妙,这时候出国难免让人说闲话,就委派我来看你了。”

    “老二,查出是谁干的,灭他满门。”冯庸有气无力地说道,再也没有以往的神采飞扬。

    “必须的!”姚广咬牙切齿,“你仔细想想,谁的可疑最大?”

    冯庸强打精神,把仇家一个个梳理了一遍,都觉得不太可能,最后才想到青石高科。(www。Suimeng.coM)

    “难不成是安馨找人做的,看不出来小娘们这么毒!”姚广倒吸一口凉气。

    冯庸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事儿先搁下,我发愁的是,妹妹没了,怎么向姥爷交代。”

    表妹是冯庸小舅舅的女儿,大学刚毕业,跟着表哥到纽约来玩儿,没想到香消玉殒,亡命异国,她的微博更新永远停在了那天。

    “今天跟胖哥哥去百老汇看演出。”这是表妹最后的遗言。

    姥爷今年九十六岁,老人家最疼的就是这个小孙女,在305住院的时候还拿着平板电脑每天看孙女的微博,好几天没更新,老人家问的急,怕是瞒不住了。

    “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一大悲啊。”姚广心里憋得难受,他认识冯庸的表妹,是个很可爱乖巧的女孩,这个仇,一定要血债血偿。

    两人相对无言,沉默了好大一会,姚广才起身离去。

    夜已深,冯庸进入梦乡,恍惚中发现自己赤身在曼哈顿的大街上狂奔,后面跟着一群面目狰狞的杀手,手持刀斧枪械,紧追不舍,他满身大汗,突然从梦中醒来,正看到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男子手拿注射器,站在**头,一双蓝色的眸子阴冷无情。

    冯庸立刻反应过来,大喊救命,外面的保镖撞开门冲了进来,那杀手却已经不知所踪。

    保镖看了看窗口,返身下楼去追,另外一名保镖迅速将冯庸病**转移。

    五分钟后,警察赶到了现场,紧跟着侦探也来了,现场遗留的针筒内是一种生物碱,可以制造出心脏衰竭死亡的假象,这种毒剂是中情局在七十年代研发的产品。

    冯庸面临生命危险,杀手还在继续履行合同,美国已经不再安全,姚广迅速联系了一架私人飞机,把冯庸从纽约送回了中国,住在部队医院楼,有哨兵站岗,外人根本进不来,一家专家组正在为他研究假肢方案。

    病房内,冯庸正在用平板电脑看纳斯达克指数,姚广推门进来,风尘仆仆,难掩疲色:“老三,凶手找到了。”

    “是谁!”冯庸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纽约警察局根本不管事,fbi也懒得插手,我花了一笔钱聘请了纽约最好的私家侦探,这家伙以前是国土安全部的高官,废话不多说,终于有了线索,凶手是前中情局特工萨利姆.卡洛斯,最擅长使用汽车炸弹,而且他和夏青石一直有联系,我有理由相信,指使者就是夏青石!”

    姚广信誓旦旦,冯庸却不可置信:“不可能!夏青石不是死了么?”

    “他是死了不假,可是死人一样能杀人,就在你出事前几天,舒帆遇到车祸,当然这不关咱们的事,可是夏青石可以设定一个触发条件,她女儿只要出意外,就要咱们的命。”

    冯庸没腿,不然当场就得跳起来:“我操,还能这样,合着我这腿断的冤啊,我妹更是死的冤……不对啊,夏青石死了怎么付款,他就不怕杀手拿了钱跑路?”

    姚广说:“这种职业杀手都很有荣誉感的,敬业。”

    冯庸丧气无比:“照你这么说,我报仇都找不着人,我总不能去扒夏青石的墓,鞭他的尸吧。”

    姚广狞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夏青石是死了,可他的女人和女儿没死,他的公司还在,本来咱们只是想弄点钱,现在要改变计划了。”

    冯庸接口道:“对,我他妈还就非得把青石高科弄到手不可了。”

    姚广说:“这可不怨咱们,是夏青石实在太过分了。”

    表妹的死终究还是没瞒住,冯庸的姥爷得知孙女惨死,外孙重伤的噩耗后,病情突然发作,被送进了急救室,生命一度垂危,全靠各种仪器维持,医生说情况很不理想,老人家受到了巨大的心理打击,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冯庸坐着轮椅来探望了姥爷,祖孙俩聊了半个钟头,冯庸走后,老爷子心情波动很大,把秘书召到面前,指了指墙角台子上的红色电话机。

    当晚,老爷子因各脏器衰竭,抢救无效逝世,享年九十八岁。

    隔了一日,新闻联播上播了讣告,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许多老同志前来送别,中央领导人送了花圈挽联等。

    ……

    青石高科,安馨正在主持会议,商讨在江北南泰工业园建设电池生产基地事宜,忽然门被推开,数名公安人员走进来,亮出逮捕证,以涉嫌商业犯罪、合同欺诈等罪名将安馨拘捕。

    安馨稳坐泰山,喝令佘小青:“给律师打电话。”

    “到局里再打吧。”警察很粗暴的将安馨提起来,铐上要拉走,会议室里众人都站了起来,拦住去路,七嘴八舌要看警察的证件,要等律师来了再说。

    警察们也不动粗,似乎在等待什么。

    门开了,夏白石在安杰的陪同下走了进来,颐指气使道:“闹什么!谁闹辞退谁!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法律,安馨涉嫌商业犯罪,已经不合适担任青石高科总裁,我宣布撤免她的一切职务。”

    佘小青气冲冲道:“你算老几!你凭什么撤免安总的职务?”

    夏白石一歪头:“小杰,告诉她。”

    安杰说:“夏先生代管舒帆小姐的股份,有权发起股东大会,撤免总裁以及一切公司管理人员的职务。”

    佘小青说:“那你发起啊,看多少股东支持你。”

    夏白石冷笑,安杰冲外面打了个响指,走廊里涌进来一群人,个个西装革履,道貌岸然。

    安杰说:“青石高科的主要持股人全在这里了,法律文书随时可以出具。”

    佘小青还想争辩,安馨却劝她:“小青,不要说了,一切都晚了。”

    安馨明白发生了什么,高层对青石高科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不再支持自己,换句话说,民企就是猪圈里的猪,案板上的肥肉,想宰就宰,想割就割,人家真想动你,你毫无招架余地。

    警察将安馨带走了,夏青石走到会议桌尽头坐下,矜持的整理着领带。

    安杰看了看佘小青,冷冷道:“你被辞退了,去会计部核算一下工资吧。”

    佘小青倒退几步:“你你你!”气的小脸通红,说不出话,忽然脱下高跟鞋砸过去,安杰敏捷的躲开,大喝一声:“保安!”

    两个保安走进来,并不是熟悉的面孔,不知不觉间,夏白石已经将公司渗透的跟筛子一样了。

    佘小青被拖了出去,很多忠于安馨的员工也同时被清退,刘汉东的职务自然也是一撸到底,交通学院的校长不能再干了,出租车公司的总经理也不是他了,就连黄花小区公司分配的住房也被收回。

    夏白石在大股东的强力支持下,执掌青石高科,他第一个命令就是断绝舒帆的生活费供给,让她回国治疗。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