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九章 斗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夏白石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监护权,他雄心勃勃,豪气万丈,选择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周一,带着老婆廖碧池和儿子夏舟,驱车前往青石高科接收大权。(www。Suimeng.coM).

    为防不测,夏白石让心腹孙中海联系了一些给力的人马随行保护,孙中海本是集团行政部主管,夏舟醉驾案后被安馨贬到仓库当管理员,受尽了屈辱,苦守寒窑十八年终于熬出了头,这几天激动得上蹿下跳,如同打了鸡血,他在社会上有些路子,很快联系到几个社会大哥,动员了二十多口子人给夏白石护驾。

    车队行进到青石高科大门口就遇到了阻拦,保安不让进,夏白石大怒,责令孙中海前去交涉,保安不为所动,夏白石亲自上前拍门,说自己是夏青石的大哥,舒帆的伯父。

    保安面带职业姓的微笑道:“请问您是青石高科的员工么?”

    夏白石暴怒,手指着保安不说话,夏舟跳下车来,愤怒的摔上车门,张嘴就骂:“艹你妈的不长眼,我爸是董事局主席你知道不!”

    “对不起,我们没接到通知,如果您要找人的话,请电话联系。”保安依然彬彬有礼。

    夏舟猛踹大门,夏白石阻止了儿子冲动的行为,他知道这是安馨授意的,给我玩硬的,那老子就陪你玩。

    几辆车堵住了青石高科大门,让你进不去出不来,夏白石自以为招数高明,十分钟不到,巡警就来了,当然不会拘人,只是和稀泥调解,闹腾了二十多分钟,巡警没招,悻悻的撤了。

    夏白石很得意,安馨小娘们能有多大能耐,和我斗,哼哼。

    一阵巨大的机器轰鸣传来,地面都在微微颤抖,夏白石抬头一看,一辆体型巨大的压路机从大门内开过来,驾驶员一脸焦急大喊道:“快闪开,车失控了,刹不住。”

    保安生怕压路机把大门撞坏,急忙按下电钮开门,压路机直奔着堵门的汽车就过来了,速度还加快了一点,巨大的轮子比坦克车的履带还吓人,汽车卷进去变铁皮,人压过去变扑克牌,那一刻,夏白石分明看到驾驶员脸上的狞笑。

    青石高科财大气粗,真把这几辆车压扁了不过就是赔钱而已,夏白石可舍不得,他赶紧让人把车开走,大门恢复畅通,压路机的故障也好了,停下一旁轰鸣着,虎视眈眈。

    孙中海请来的打手上阵了,气势汹汹上去要把压路机驾驶员拽下来痛殴,可是走近了一看,一个个都怂了,开压路机的正是刘汉东,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和他斗纯粹是找死。(wWW.sUImEng.cOM)

    大哥们都是聪明人,为夏白石出头不过是图俩钱,犯不上把命搭上,这一阵算是输了。

    大门既开,夏白石一家人眼疾脚快,迅速溜进大门,保安也不强行阻拦,放他们进去了,那些社会大哥很有眼色,没有跟进来。

    夏白石带着老婆孩子直奔办公楼,所到之处无人理睬,没有门禁卡,他们连电梯都没法用,“董事局主席”一咬牙:“爬楼梯!”

    三口人累得和狗一样,终于爬上了总裁办所在楼层,依然一无所获,他们宛如进了政斧大楼一般,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心理素质差点都能气死。

    纠缠了一上午,夏白石连安馨的面都没见到,他意识到凭自己的实力斗不过这个娘们,只得悻悻离去。

    来到门口,社会大哥们已经散去,只剩下孙中海,他哭丧着脸说:“夏董,他们太过分了,把我辞退了,电话通知的,我要告他们,申请劳动仲裁!”

    夏白石淡定无比:“没事儿,回去再说。”

    回到家里,夏白石给“上面”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今天的经历,“上面”告诉他什么都不用做,等着接管青石高科就行。

    ……

    小商村温泉度假村,刘飞、姚广、冯庸三兄弟并肩躺在温泉池子里,四周雾霭缭绕,水面上漂浮着木盆,盆里放着冰桶和香槟酒,远处黑衣保镖警惕的巡视着。

    朱雀饭店是刘飞的办公场所,娱乐休闲的功能差了点,反而不如这乡下小地方,温泉度假村是不对外营业的,只招待商家的亲朋好友,硬件软件国内一流,比京城一些私人会所也不遑多让。

    三兄弟借这个地方小聚,顺便商量事业发展方向。

    姚广说:“老大,我实话实说啊,你别不高兴。”

    刘飞闭目小憩,微微点头。

    “老大,你得抓点紧了,我从中组部死党那里得到的消息,你在中央某些领导眼里的排名还不如那个周文啊。”

    冯庸大怒:“周文算什么东西,能和我们老大比么!不就是仗着江北重工的产值么,那也不是他的功劳,顶多算丫命好!”

    姚广说:“死胖子,你这话有道理,可中央领导不知道啊,他们就觉得江北一个原先的老旧的煤炭资源型地级市在周文任期内变成工业城市,利税翻番,都是姓周的功劳。”

    刘飞睁开眼:“别吵了,周文这个同志还是很有能力的,他从一个办事处工作人员一路升成地级市的市长,只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晋升速度仅次于我了,履历表也很漂亮,一步步走的极为扎实,基层办事员,市政斧秘书,县里的小干部,县长助理,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副市长,市长,这些台阶一个不差,南泰工业园是他一手建起来的,把个盐碱地荒滩建成国内一流的工业园区,整合了几个大国企,这个人,不简单。”

    “老大……”冯庸探寻的目光望过来,兄弟们心有灵犀,他一撅腚,刘飞就知道是什么屎,死胖子又要下黑手了。

    “不用。”刘飞摇摇头,“其实我很欣赏周文,我们党缺少这样的干部,排名什么的,我还真不在乎,他干的再好,哼哼,说句难听的,没有助力,厅局级就是尽头了。”

    姚广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道:“我建议还是对周文进行细致的观察和资料的搜集整理,未雨绸缪嘛,这种人如果站在对立面,对我们很不利。”

    刘飞不置可否,拿起酒杯:“喝酒。”

    黑子走了过来,将手机递给刘飞,顺便向姚广和冯庸打了个招呼。

    “下来泡会儿。”姚广热情无比,黑子是他的人,因为犯了错误差点被扒衣服,幸亏姚广伸出援手,不但帮他解决了麻烦,还给安排了工作,曲线救国好几年,现在成了堂堂近江市公安局警卫处长,也算光耀门楣了。

    黑子打心眼里感激姚广,可是保镖的职责不能丢,他正要谢绝,刘飞已经接完了电话,笑道:“老二让你泡泡,你就下来吧,都是自家兄弟。”

    既然老板发话,黑子就去脱了衣服,围了一条浴巾过来了,健硕无比的上身依然佩戴着腋下快拔枪套和子弹匣。

    刘飞说:“刚才下面来电话,说夏白石被玩的很惨,这小子,真把自己当大将了。”说着鄙夷的笑笑。

    冯庸说:“老大,你时间可不多了,得赶紧把青石高科吞下,咱们好进行下一步计划,要不还用老办法吧,以涉嫌商业犯罪把安馨拿下,就不信她能犟的过政斧。”

    姚广笑道:“老三,你是一招鲜,吃遍天啊,可是咱们老大怜香惜玉的很,不会用这个损招的,老大向来是通吃,人财两得,老大,我说的对吧。”

    刘飞正色道:“当下最紧要的问题是青石高科要撤离近江,把生产基地搬到南泰工业园去,这样对近江的发展很不利,我不是为了个人恩怨,而是为了城市的繁荣,百姓的就业,不得不采取一些手段,商业犯罪这样的罪名就算了,先让国税局查一下青石高科的账,给他们提个醒。”

    青石高科的问题暂时讨论到这儿了,三兄弟喝酒抽烟,似乎有些冷场,一直没说话的黑子开口了:“老板,涉黑企业收编的差不多了,该公开拍卖的也卖了,该充公入库的也充了,没收世峰集团的非法财产之后,咱们的基金账户上多了几个零呢。”

    刘飞点头:“这下可以为老百姓做些事情了,黑子,打黑基地你要经常去,警卫处长这个职务只是过渡,下一步我想让你挑更重的担子。”

    黑子从水里站了起来,庄严地敬礼:“老板,你指到哪儿,我打到哪儿!”

    泡温泉结束后,小商村集团的大当家商为民亲自伺候他们,先送刘飞去和老书记会谈,然后给姚广和冯庸安安排了保健按摩项目。

    这些都是瞒着刘市长安排的,大家都知道刘飞刚正不阿,两袖清风,对身边人要求也极其严格,这事儿让他知道,是要挨批评的。

    姚广和冯庸并肩走在幽暗的走廊里,低声商量着事情。

    “老二,你觉得要下手调查周文么,我就不相信他屁股上没屎。”

    “必须的啊,古人云,人才不能为我所用,就必须干掉,周文太年轻了,是老大的劲敌。”

    忽然前面豁然开朗,亮着暧昧灯光的按摩房里,坐着两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冯庸满意的笑了,低声对姚广说:“小商村的同志很热情周到嘛,穷乡僻壤没什么国际名模,一线影星,但没开过封的雏儿还是能保证货真价实的。”

    姚广不信,问那俩女孩:“多大了,哪个学校的?”

    “十八了,江大的”俩女孩好像排练过台词一般,异口同声回答道。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