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十七章 失踪的两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燕京已经开春了,大街上的红男绿女换上了春装,城墙根下,绿草悄悄钻了出来。(WwW.SuIMENG.coM)

    某会所拳台上,刘飞正挥洒着汗水拳打脚踢,把一个彪形大汉打得节节败退,这是姚广安排的自由搏击冠军,二十出头体力正是旺盛的时候,不过小伙子很有眼色,节节败退,只招架不还手,开玩笑啊,对打的可是高级领导,万一不小心打得他鼻血直流可就不好了。

    “你没吃饭么,进攻!”刘飞怒吼道。

    冠军还是敷衍了事,只使出三成力气,疏于防范之下,被刘飞一记直拳击中了鼻子,当即出血。

    到底是年轻小伙,火气被打出来了,当即凶猛反击,这回轮到刘飞节节败退了,不过他步伐不乱,瞅准机会一记摆拳,冠军被击中脑袋,晃了晃居然倒下了。

    刘飞摘下拳击手套,一翻身下了拳台,姚广拍手道:“威风不减当年,你这叫老当益壮吧?”

    “你才老了呢。”刘飞神采飞扬,接过毛巾擦汗。

    “对了,刚才老三的卫星电话打过来找你,我让他等会再打,你要不要回过去?”姚广递过手机。

    刘飞拨了过去,只听到那边死胖子的哭泣声:“老大,你得赔偿我的损失,别墅让那家伙给烧了,这下损失几千万啊。”

    “你说什么,怎么回事?有证据证明是他做的么?”刘飞冷静无比。

    “没目击证人,也可能是电线短路,但我认为肯定是纵火。”冯庸不再故意用哭腔说话,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老大,咱们的计划必须提前了。”

    “安馨怎么样?”刘飞皱起眉头。

    “很安全,正闹着找那个小女孩呢,我已经联系了森警部队,到处搜寻他们的下落。”

    “很好,保持联络。”刘飞挂了电话,丢给姚广。

    “怎么,老三的别墅让人给烧了,谁干的?我这就灭了丫挺的。”姚广怒不可遏。

    “我会处理,你不要乱来,小不忍则乱大谋。”刘飞想了想道,“安排飞机,我要马上回近江。”

    ……

    大兴安岭深处,刘汉东在背阴的地方的挖了一个雪坑,两个人钻进去藏着,摩托雪橇已经没油了,被他推进了山沟。

    “躺在这儿,和狗熊冬眠一样。(WWw.suiMENg.coM)”舒帆蜷缩在刘汉东怀里小声嘀咕着,亡命天涯的时候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了,外面零下二三十度,防寒服也挡不住,必须抱团取暖。

    刘汉东虽然有着高原服役的经历,但藏区和东北山林还有所不同,白天还好,到了晚上酷寒真的会冻死人的,此刻他心里也没底。

    “你说,我们会不会冻死在这里?”舒帆又问道。

    “不会的,别说话,损失热量。”刘汉东说,他将抢来的卫星电话放在胸口暖着,电话电量不足了,大概电池受到严寒的影响。

    “是不是安馨阿姨要杀我们?”舒帆依然问个不停。

    刘汉东想了想说:“我不敢确定是谁下的黑手,刘飞、冯庸都有可能,甚至是他们全体人合伙害咱俩,舒帆是舒帆,我可让你坑苦了,当年没遇到你,啥事没有。”

    舒帆说:“那我补偿你好不好?”

    刘汉东说:“你拿什么补偿?”

    舒帆说:“等我长大嫁给你吧。”

    刘汉东愣了,半晌才道:“别胡说。”

    舒帆嘻嘻笑了:“逗你玩呢,马凌姐姐也不会同意的。”

    刘汉东松了口气:“别吓我,我这人经不住诱惑,身价百亿的千金大小姐哦,和公主也没啥差别了。”

    舒帆说:“得了吧,是个人都想杀我,还不是财富惹的祸,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生在普通家庭。”

    刘汉东说:“你也不害怕么?”

    舒帆往他怀里拱了拱说:“有你在我才不怕。”

    刘汉东摸摸卫星电话捂热了,把头拱出去打电话,可是这里大树参天,信号时灵时不灵,电话响了一声就断了。

    “艹!”刘汉东只好爬回去关机省电,同时他也担心冯庸他们利用卫星电话定位抓到自己,这死胖子表面看起来慈眉善目,其实狠着呢,舒帆这么善良可爱的小萝莉,和他没什么过节,说杀就杀,把他别墅点了只是小小教训,哪天瞅到机会,非一枪崩了这家伙的肥脑壳不可。

    别墅的熊熊大火还没熄灭,虽说这些家当不怎么值钱,但是建设起来也花了三年时间,建筑的主要材料是当地砍伐的木材,所有的家私都是用直升机运来的,有锅炉房、地下油库,直升机停机坪,储藏着大量的食物,就算爆发核大战也不怕。可是这一切,全都付之一炬了。

    望着断壁残垣,焦黑一片,冯庸的心情在一点点变坏,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故作潇洒,不当一回事,不就一破别墅么,烧了爷再建一个,可是看到自己辛苦多年的心血被烧成这幅样子,他的怒火越来越高,可又没法当着安馨的面说这把火是刘汉东放的。

    安馨很焦躁,因为刘汉东和舒帆失踪了,她并不认为是刘飞和冯庸搞的鬼,而是认为刘汉东逞能耐驾驶着雪橇乱跑酿成大祸,要知道这里不是城市,而是原始森林,刘汉东那点能耐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她开始后悔带刘汉东来了。

    安杰很兴奋,他智商很高,能猜到火灾和刘汉东有关系,这回刘汉东得罪了惹不起的人,就算他三头六臂也是一个死,至于舒帆,小丫头是挺可怜的,要怪就怪她命不好吧,和刘汉东这种人搅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下场。

    全木质的房子烧起来也快,主体部分基本上化为灰烬,只留下几个水泥桩子,工作人员扑打着余火,搜寻着有价值的东西,幸运的是地下室装着防火门,四壁也是水泥墙,里面的枪支还在。

    冯庸立刻安排了几个干练的部下乘坐雪橇,带着猎犬连夜搜救失踪的刘汉东和舒帆,当然是抓到之后格杀勿论,因为他已经得到消息,派去灭口的两个伙计已经挂了,脑门中弹,后脑壳都掀开了,死的那叫一个惨,要知道这可是冯庸花大价钱请来的高手,都被刘汉东宰了,这很说明问题。

    摩托雪橇轰鸣着远去,一架蓝白色涂装的米8直升机落在空地上,这是冯庸的私人飞机,别墅被焚,这儿没法住了,老林子的夜晚寒冷彻骨,必须回到城市去住。

    “不,我不能走,必须找到舒帆。”安馨很固执。

    冯庸劝道:“你在这儿也没用啊,我已经请求森林武警和保护区管委会支援了,他们都是很有经验的救援人员,一定会找到人的。”

    好说歹说,安馨也不愿走,冯庸一使眼色,两个工作人员上前硬是将安馨架走,安杰诚惶诚恐跟在后面,颠颠的爬上了直升机。

    “小飞,你也上飞机吧。”冯庸说。

    刘小飞斜了他一眼:“胖子叔叔,刘汉东逃走了吧?我就知道,你想杀他没那么容易。”

    冯庸道:“这孩子,瞎扯什么呢?”

    刘小飞说:“你看过《第一滴血》么?史泰龙演的,第一集哦。”

    冯庸道:“你什么意思?这电影叔叔上小学的时候就看过。”

    刘小飞说:“我看过他的档案,曾在雪域高原服役过,你别小瞧他,更别逼急他,不然兰博发起狠来,谁也拦不住。”

    冯庸嗤之以鼻:“就他那样还兰博,我还魔鬼司令,舒华辛力加呢,灭他分分钟的事儿。”

    刘小飞说:“你看,不打自招了吧。”

    冯庸笑骂:“这小子,给叔叔下套,大人的事你别管了。”说着在刘小飞脑袋上削了一下,赶他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拔地而起,向西飞去,安馨借了一部卫星电话给家里打了电话,是夏青石亲自接的。

    “出什么事了?”夏青石直接问道。

    “青石,你别着急,小帆和刘汉东去滑雪,暂时失去了联络,救援队已经出发了。”安馨的声音很干涩,她在心理和**上都背叛了夏青石,又弄丢了他的宝贝女儿,简直内疚的无以复加。

    “你怎么搞的!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找到小帆……你刚才说汉东和她在一起?”

    “是的,他们俩一起失踪的,好好的开着雪地摩托就跑丢了,这荒山野岭的,急死我了。”安馨的声音带了哭腔。

    “你还好吧?”夏青石的声音忽然和缓下来,“有汉东陪着,想必问题不大,他在高原服役过,大兴安岭再荒凉,也不是人迹罕至的地区,比藏区差远了,没事,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

    夏青石越是安慰,安馨越是哭得厉害,卫星电话计费是每分钟按美元算的,借给她电话的人看不下去了,安杰这时候显出能耐了,拿出白金卡说:“话费我们会翻倍支付给你。”

    哭了一会儿,电话还是挂上了,夏青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翻看电话机的来电显示,果然有一个未接电话,号码不是长途固话,也不是中国大陆的手机号码,而是一个卫星电话的号码。

    他心念一动,立刻拨过去,却打不通。

    ……

    刘汉东在部队受过的训练派上了用场,山林里虽然冷,但是能找到避风的地方,还有足够的柴火可以取暖,他从别墅里拿了干粮、工具和卫星电话,再加上这把马克洛夫手枪,没什么可怕的。

    天亮了,气温开始回升,远处响起马达的轰鸣和犬吠声。

    这不是救援队,而是捕猎队。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