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十五章 杀人灭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刹那,三个人都愣住了。(WwW.SuIMENG.coM)

    刘汉东被酒精麻醉的头脑还不甚清晰,他直觉刘飞应该是先自己而来抢救安馨的,不过刘市长做人工呼吸的姿势似乎反了,应该是上面那张嘴而不是下面这张啊,不过瞬间他就回过味来,这一对狗男女在偷情。

    被撞破好事的刘飞恼羞成怒,怒喝一声:“出去!”

    安馨也清醒过来,意乱情迷的她如同一盆雪水从头到脚浇下,兴致全无,尖叫一声抓过浴巾遮住暴露的身体,瑟瑟发抖,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无地自容。

    刘汉东站着没动,刘市长的官威对他来说没什么作用,老子根本不尿你这一壶,他在思量,到底该怎么办,夏青石对自己有恩,他的女人出轨,自己是不是该替天行道灭了这对狗男女,不过转念又一想,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现代社会又不是宋朝,哪有西门大官人和潘金莲,自己更不是武二郎,何必趟这潭浑水。

    不过刘飞那句“出去”让他很不爽,你他妈偷人,还有脸让我出去?

    见刘汉东站着没动,刘飞也没有进一步动作,他虽然身居高位,但好歹还有一丝廉耻,这种尴尬场面必须尽快脱身,不然人多了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刘飞拂袖而去,裤裆下还支着帐篷,没办法,鹿血喝多了,这玩意比伟哥还管用。

    来到走廊里,刘飞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刘小飞的眼神中闪烁着怒火,他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儿子使的计策,驱使刘汉东这个傻大个破坏自己的好事。

    他面无表情的匆匆而去,看到刘飞下楼,安杰才从暗处走出来,他担心刘汉东对堂姐不利,随时准备支援。

    刘汉东打量着安馨,这小娘们面红耳赤,拿浴巾挡住要害部位,头发湿漉漉的,一双**光洁细嫩,果然是个尤物。

    “出去!”安馨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这样暴露在刘汉东面前让她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刘汉东鄙夷的看她一眼,心说你个小娘们恐怕都湿了吧,还装出贞洁烈女的样子,真他妈无耻。

    他冷哼一声,转身出去了。

    安馨正拿起衣服要穿,安杰鬼头鬼脑的进来了:“姐,刘汉东没把你怎么样吧?”

    “滚!”安馨抓起香皂盒砸过去。

    别墅里恢复了宁静。

    冯庸的套房内,刘飞低头抽烟,面色阴沉,裤裆依然撑起,他的**都勾起来了,一时半会难以消退。(WwW.SuIMENG.coM)

    “老大,要不让她俩给你退退火?”冯庸指的是伺候自己的两个美女,都是模特出身,身材相貌一流,技术更是超一流。

    刘飞摇摇头,掐灭香烟,他虽然好色,但从不会饥不择食,尤其不会用自己兄弟玩过的旧货,他看中的女人,绝非凡品,而且不弄到手绝不罢休。

    但今天再想继续怕是不可能了,安馨本来就很矛盾,不那么容易上手,被刘汉东搅局之后肯定瞻前顾后。

    冯庸倒了一杯酒放在刘飞面前说:“那小子怕是夏青石派来监视安馨的,不如趁机把他做掉算了。”

    刘飞摇摇头:“不行。”

    冯庸说:“有什么不行的,你不放心就把所有人都处理掉,这事儿交给我就行,只需要你点个头,兄弟绝对给你办的妥妥的。”

    刘飞脸上阴晴不定,他在考虑,如果只干掉一个刘汉东不是难事,可是还有安杰,还有舒帆呢,难道全部灭口?

    冯庸嘿嘿一笑:“老大,大兴安岭深山里失踪几个人,谁也查不出,趁着机会难得,索姓把青石高科的继承人,就是那小丫头也一起除掉,将来省了许多麻烦事,一箭双雕,不对,三雕都有了。”

    刘飞还是不说话,不是他不相信冯庸,而是难以下决断,夏青石不是普通老百姓,杀掉他的女儿必然引发他的报复,而且这种招数太直接,不符合自己的一贯风格。

    冯庸继续说:“就说刘汉东带舒帆去滑雪了,失踪在深山老林里,只要你把安馨稳住,夏青石也无可奈何,他上哪儿报案去?近江是你的天下,大兴安岭这边公安武警都是自家兄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都没地方哭去,再来个旧病复发嗝屁了,岂不是完美。”

    刘飞终于心动了,他缓缓道:“我查过刘汉东的档案,这个人很不简单。”

    冯庸笑了:“再厉害的人到了我这儿也要打折扣,我手下这些伙计可不是白吃干饭的,光特种部队退下来的就好几个,捏死他就跟捏死蚂蚁差不多。老大,你只要点个头就行。”

    刘飞起身道:“给我预备直升机,我要回燕京。”

    到底是大学时期的铁三角好哥们,刘飞一句话,冯庸就懂了,老大这是要制造不在场证据,撇清关系呢,说明他已经有了决断。

    “好嘞,我马上安排。”冯庸拿起卫星电话开始按号码。

    门外,刘小飞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死胖子叔叔人畜无害的笑容让他不寒而栗,他蹑手蹑脚离开,回到自己房间写了张纸条,走到刘汉东门前,将纸条从门缝塞进去,然后敲敲门迅速离开。

    发生了这种事,谁也睡不着,安杰和刘汉东住一屋,他离门近,过去开门,外面没人,一张纸条落下,捡起来一看,上面只有一个大写的英文单词“危险!”

    “什么东西?”刘汉东问道。

    “没什么。”安杰下意识的想隐瞒,却被刘汉东劈手夺过。

    “这什么意思?”刘汉东问道,他不是不懂英文,而是不明白这张纸条的意思,难道是报警让自己小心姓命?不至于吧,难道刘飞要杀人灭口不成?

    安杰以为刘汉东是大老粗看不懂英文,不屑道:“没什么意思。”其实他心里幸灾乐祸的很,就算是危险,也是刘汉东有危险,和自己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刘汉东脑子转的很快,这里是大兴安岭深处,刘飞死党的别墅,中国是禁枪国家,这里却有大量枪支弹药,说明他们的能量很大,这儿不通电话,没有公路,深山老林里藏一具尸体太容易了。

    这张神秘的纸条大概是某个良心发现的人送来的,决不能等闲视之,刘汉东回身穿好衣服,直奔楼下,他记得枪库在地下室。

    事到如今,先下手为强,只要枪在手,形势就截然不同,你们能灭口,老子也能,月黑风高把你们全宰了再放一把火就说失火了,谁也调查不出来。

    已经是深夜时分,因为别墅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所以连保镖们都已经熟睡,走廊里静悄悄的,刘汉东下到地下室,从钥匙串上取出一个铜质钥匙坯子,这是韦生文给他的礼物,裹上锡纸能开大部分的门锁。

    枪库的门锁就是一般a型弹子锁,一投就开,枪架子上琳琅满目都是枪,大多数是欧美进口的猎枪,还有几把手枪。

    刘汉东拿起那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将一排子弹压入枪膛,抖开折叠式三棱刺刀,又拿了一支五连发背在身上。

    “妈的,想动我,老子这就血洗别墅,谁都别想活。”刘汉东本来就绝非善类,更何况占着道理,大城市里他都敢血溅五步,更何况是深山老林里,把这些人全宰了又如何,大不了带着舒帆偷渡去俄罗斯,谁怕谁啊。

    正要杀气腾腾上楼去崩了刘飞等人,忽然脑子里一念闪过,哥不会被人利用了把?

    撞破刘飞和安馨的好事并非自己本意,而是刘小飞一句话,这小子自己不好意思捉歼,忽悠自己去当急先锋,惹怒了刘飞和安馨,他却没事人一样,这小子真随他爸爸,歼诈阴险!

    不用问,纸条也是他写的,这小子还嫌不够乱,想火上浇油呢。

    刘汉东想了想,拿下一支猎枪拆卸枪机,把撞针折断, 冯庸并不是枪械爱好者,只是为打猎的贵宾预备的枪支而已,其实总共也就八支长枪,一会儿就把所有枪支的撞针都折断了。

    枪库里还有几把手枪,刘汉东略一思忖,也做了手脚,拿了一把最不起眼的苏联造马克洛夫手枪别在身上,又揣了一把子弹在兜里,这才上楼去了。

    回到屋里,安杰问他:“你干什么去了?”

    “拉屎。”刘汉东答道。

    反锁门,和衣上床,手枪保险打开就藏在被子下面,刘汉东不敢合眼,安杰倒是睡得踏实。

    过了两小时,外面灯光雪亮,旋翼轰鸣,一架军用米171直升机停在别墅前的空地上,刘汉东跳起来趴在窗口看去,只见冯庸和刘飞弯着腰捂着帽子走出别墅,刘飞上了直升机,冯庸做了个ok的手势,挥手送他离开。

    刘飞半夜突然离开,这并不是一个令人放心的讯号。

    ……

    早上八点半,客人们下楼吃早餐,保护区管委会和森林武警的两位领导已经离开,刘飞也连夜赴京,只剩下安馨姐弟,刘汉东、舒帆和刘小飞五位客人。

    冯庸披着睡衣出现了,富态的脸上挂满笑容,看起来就像个弥勒佛。

    “冯叔叔早。”舒帆很有礼貌的打招呼。

    “早,休息的好么?”冯庸坐下,围上餐巾,笑容可掬,两眼眯成一条线,“夜里刘市长突然有事离开,直升机太吵,恐怕影响你们睡眠了。”

    “没关系,我睡得可香了,都不知道刘叔叔走。”舒帆说道,她天真无邪,昨晚的事情全然不知。

    安馨的表情也很正常,正襟危坐,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安杰倒是有些心神不宁,眼睛不停地眨,刘小飞也心事重重的样子,时不时看看刘汉东,又看看舒帆。

    “快点吃,吃完冯叔叔带你们去滑雪。”冯庸笑眯眯道。

    众人各怀鬼胎吃完早饭,出们奔赴滑雪场,和昨天一样,刘汉东和舒帆一部雪橇,冯庸带刘小飞,安杰带着安馨,其余两部雪橇由背着猎枪的工作人员驾驶。

    “出发!”冯庸一挥手,摩托雪橇组成的车队向前进发,履带式后轮掀起一阵雪雾。

    走着走着,安馨回头望,却发现刘汉东和舒帆掉队了。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