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十四章 春色无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到有熊,安馨毛骨悚然,走过去一看,血泊中躺着一只黑熊,体型不大,应该不是成年熊,还没死透,奄奄一息,艰难的舔着沾血的雪。(WwW.SuIMENG.coM)

    “春天缺乏食物,这头熊想袭击我们,幸亏被我发现,不然就危险了。”刘飞抬枪朝熊的心脏部位补了一枪,这回熊彻底死透了。

    安馨吓坏了,在大都市里她有掌控一切的自信与能力,到了深山老林里就尽显小女儿本色,不自主的靠近了刘飞,寻求他的保护。

    “刘飞,不会还有别的熊吧?”安馨战战兢兢,举目四望。

    “很有可能,这里是自然保护区,熊扎堆的地方,看起来这是一只幼熊,母熊可能就在附近。”刘飞抖开弹巢,抠出空弹壳,重新装填,他用的是一支半英寸口径的史密斯威森m500左轮枪,威力极大,堪比步枪。

    “除了熊,不会还有别的野兽吧?”安馨更害怕了,紧紧依偎着刘飞。

    “有狼,兴许还有东北虎,其实中国的东北虎已经灭绝,来的都是越境的俄罗斯西伯利亚虎。”刘飞装弹完毕,晃晃m500左轮枪,“别担心,这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手枪,比沙漠之鹰的动能高两倍,就算犀牛来了一样放倒。”

    “咱们还是快走吧。”安馨花容失色,那还有兴趣继续滑雪。

    刘飞笑了:“我骗你的,如果真的这么危险,冯庸哪敢在这里建别墅,野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盗伐木材以及偷猎者,才是环境最大的敌人。”

    安馨沉默了,刘飞的话一如既往的正气十足,但是细想起来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在自然保护区伐木建别墅,本该繁育幼崽的春季猎熊,熊不正是国家保护动物么。

    “好了,咱们回去吧。”刘飞拿出对讲机再次呼叫,终于有了回音,不到五分钟,冯庸驾驶着摩托雪橇赶到,先送安馨回去,刘飞却留了下来。

    摩托雪橇轰鸣着走远,安馨回望雪原中刘飞越来越小的身影,拍拍冯庸肩膀大声问道:“他留下干什么?”

    “你说什么?”冯庸减慢速度问道。

    安馨再问了一遍,冯庸笑道:“我这位老同学最喜欢一个人呆着,思考问题呗,以前他总是自己一个人到瑞士去滑雪,体验那种雪山空谷中天人合一的感觉,他还曾独步远足,穿越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哩。(wWW.sUImEng.cOM)”

    “真是个谜一般的男人。”安馨喃喃自语。

    “我们老大永远是这个!”冯庸嘿嘿一笑,挑起大拇指,心中暗道这娘们也着了老大的道了,今晚就得沦陷。

    ……

    傍晚时分,山间别墅来了两拨客人,领头的分别是自然保护区管委会主任和当地森林武警部队的政委,冯庸热情招待了他们,留他们吃晚饭。

    晚餐很丰盛,食材全都来自大兴安岭,鹿肉、野猪肉、山鸡野兔更不必说,壁炉里火焰熊熊,室内温暖如春,大伙儿都把外套脱了,脸庞被炉火映的通红,服务员给大家端上了自酿的白酒。

    冯庸举起酒杯:“这酒绝对够劲,六十度以上,真正男人的饮品,除了女士和未成年人,都必须干了,不然就是不给我面子。”

    “干,必须干,而且要干三个。”武警政委是蒙古人,叫巴特尔,上校军衔,一张扁平的大红脸,看着就豪爽无比,保护区管委会主任是东北汉子,也不甘示弱,说按照我们大兴安岭人的规矩,三杯是不够的,起码八杯。

    冯庸笑道:“王主任别吓唬我们,他们几个是南方人,没你们这么好的酒量,意思意思就行了。”

    两位大汉看起来粗豪,其实粗中有细,知道能到冯总别墅来做客的都不是一般人,灌成了醉猫冯总是要不高兴的,所以只是瞎咋呼烘托气氛,并不强行灌酒,不过刘汉东却不肯背负“南方人”的称谓,非要和两位大哥喝个尽兴,安杰不甘示弱,也一杯接一杯的往肚里倒,六十度的烧酒跟啤酒一样狂饮。

    很快安杰就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被服务员抬走休息去了,其余人继续,大盘蒸熊掌端上了桌,冯庸介绍道:“这是刘市长今天亲自猎的熊,大家尝尝。”

    客人们都赞叹刘市长的神勇,刘汉东却发现这熊掌较小,不由得和舒帆、刘小飞对视了一下,三人都隐隐猜到,被刘飞打死的熊大概是那只可怜的漏网之鱼。

    冯庸说:“我为咱们的猎熊勇士准备了特殊的礼物,来人啊。”

    服务员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鲜血进来了,摆在刘飞面前。

    “这是刚取的鹿血,趁热喝吧。”冯庸拍了拍刘飞的肩膀,挤眉弄眼道,“壮阳大补的哦。”

    主任和政委都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陪伴在冯庸左右的两个貂皮美女也捂着嘴吃吃的笑。

    刘飞也不矫情,端起碗来一饮而尽,喝完了用手背擦了擦嘴,咂嘴道:“茹毛饮血,老三啊,托你的福,我过上原始人的生活了。”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酒足饭饱之后,主任和政委以及从人被安排到副楼去休息了,安馨只喝了两杯,但脸庞依然滚烫,她有轻微洁癖,每天必须洗两个澡,可是自打昨天出发到现在还没洗澡,总觉得身上刺痒。

    别墅里有专门的浴室,位置在二楼上,有桑拿房和大木盆,用的洗澡水都是融化的雪水,还有一面双层玻璃幕墙,洗澡的时候可以欣赏外面的景色,今夜月色正浓,静谧的雪原令人心神无比安宁。

    安馨脱了衣服,躺在大木盆里,旁边小篮子里居然有鲜花瓣,洒在水里芳香四溢,热情腾腾的雾霭中似乎出现了刘飞英俊的面孔,安馨有些彷徨,有些矛盾,她无法判断自己对刘飞的感情,似乎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浴室的门无声的开了,安馨猛回头,正看到刘飞倚在门边,白衬衫敞开三粒扣子,露出坚实的胸肌,手里还拎着一瓶洋酒,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糟了,他喝多了。”安馨急忙抓起浴巾。

    刘飞将酒瓶一丢,快步上前,在浴桶前搂住了安馨,动作霸气而直接。

    “不要!”安馨嚷了一句,嘴唇便被刘飞封住,鼻子里充满了烟味酒味男人的味道。

    她的身子渐渐酥软,两只手无力的捶打着刘飞,继而松弛下去。

    安杰喝的不多,大概半斤多的样子,吐过之后好多了,晚上刘汉东回屋睡觉打呼噜,烦得要命只好出来溜达,却发现浴室里似乎有奇怪的声音,走过去一看,是刘市长和姐姐!

    两人抱在一起拥吻,姐姐没穿衣服,安杰惊得目瞪口呆,发现了惊天大秘密的他很快反应过来,小心脏砰砰乱跳。

    安杰心中窃喜,姐姐和刘市长搭上关系,对自己来说是绝对的重大利好,夏青石身患重病时曰无多,青石高科背后没有强力人士的支持走不了多远,刘飞年轻有为,仕途不可限量,以男女关系来维系这种合作是最佳的办法。

    这事儿千万不能让人发现,安杰悄悄伸手帮偷情的一对野鸳鸯带上了门,然后踮着脚尖悄悄离开。

    走廊里恢复了宁静,另一个人却走了过来,趴在浴室门缝上看了看,迅疾转身来到走廊尽头刘汉东和安杰的卧室,砰砰敲门。

    安杰开了门,发现是刘小飞。

    “小飞,有事么?”安杰客客气气问道。

    “你刚才都看见了吧。”刘小飞没好气的问道。

    “我什么也没看到。”安杰当即否认,心里飞速盘算,不论如何先撇清自己再说,就算是搅局也轮不到自己啊,这种时刻坏人家好事,和杀父之仇也没多大区别了。

    “无耻!”刘小飞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推开安杰进屋,猛摇熟睡的刘汉东。

    刘汉东喝了二斤白酒,正睡的香,但他有个好处,不论睡得多熟依然保持着警惕姓,被摇了两下就睁开眼了。

    “什么事?”刘汉东问道。

    “快去浴室,你们安总出事了……”刘小飞没往下说,到底是十七岁的少年,对这种事难以启齿。

    刘汉东一个激灵爬了起来,他首先想到的是一氧化碳中毒。

    ……

    浴室内,赤条条的安馨像一条鱼般被捞了出来,搁在了木质板条地上,她徒劳的捂着要害部位,小声说不要不要,可在刘飞看来,这种言行反而更具诱惑力。

    刘市长温柔的俯下身来,亲吻着安馨每一寸肌肤,耳垂、脖颈、脸颊、锁骨,以及胸前两粒葡萄,随着他嘴唇的移动,安馨慢慢沦陷,僵硬的肌肉变得松弛下来,飘飘欲仙,如在云端。

    安馨在夏青石之前,曾经有过两个男人,一个是高中时期的初恋,一个是大学时期的男友,对于两姓之间的事情她并不陌生,但是两位前男友和夏青石都无法和刘飞相提并论,无论是从体魄相貌身份还是技巧,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刘飞很有耐心,他就像一个辛苦耕耘了一年的农夫,慢条斯理的收割着庄稼,他的舌头很长,也很灵活,据他的女人们说,被舔过的部位有触电的感觉,就算是修道院贞洁的嬷嬷,落到这样的舌头下也只有沦陷的份儿。

    “不要舔那里。”安馨夹紧两腿,闭着眼睛扭动着身子。

    小小的抵抗阻止不了刘飞的攻城略地,刘市长最爱品尝的就是黑木耳,正当他掰开安馨双腿要下舌头的时候,浴室的门被人撞开了。

    刘汉东闯了进来,嘴里嚷道:“快开窗通风,救人。”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