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十章 庆丰地产咸鱼翻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非常严重,祁静和祁麟虽然是一母同胞,但待遇截然不同,祁庆雨遭遇官司坐牢的时候,祁家一落千丈,即便如此家里还是供祁麟上了个技校,而祁静则早早的去了深圳打工,在华强北电子厂装配线上干活,每月给家里寄钱贴补哥哥上学,直到去年父亲的事业有了起色才辞工回来。(wWw.sUImeng.COm)

    本来按照祁大嫂的安排,祁静也是在财务上班的,但是她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争不过二姨,自然大权旁落,眼睁睁看着祁家的钱被亲戚们一张张白条子借走,祁静心里也不是滋味,她恨母亲糊涂,恨哥哥没出息,恨这些亲戚太无耻,可自己又无能为力,因为母亲常说家畜的闺女泼出去的水,终究是外姓人,不但如此,在哥哥的股份被王世煌骗走之后,还打自己那一点股份的主意。

    祁静到底是在南方工厂里干过活儿的,多少懂得一些道理,此时不为自己争权益,将来可就没机会了,所以当刘汉东和祁家人撕开脸的时候,她毅然选择支持刘汉东。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祁静的心在砰砰乱跳,也许母亲一句呵斥,一个眼神,就能吓退她,但她终于还是站了出来,勇敢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祁静的表态让刘汉东惊喜万分,祁家好歹还有个懂事的人,而且这人还是祁大哥的亲骨肉,掌握5%股份的二小姐,有她的支持,自己如虎添翼,对付这帮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更有把握。

    他不待那些人回过味来,直接说道:“既然祁麟不在,那祁静就是董事长,谁赞成?谁反对?”说着凌厉的眼神扫视着众人。

    这句话是《黑金》里梁家辉的台词,其实刘汉东完全没必要征求这帮人的意见,因为他们根本不是股东,如今掌握庆丰地产股份的人只有四个,刘汉东,王建,祁静,还有一个就是王世煌,至于祁麟和王岚,手上已经没股份了。

    祁静是祁庆雨的亲闺女,如今祁麟身陷囹圄,王建和刘汉东是外姓人,董事长的人选非她莫属,谁也说不出二话来,大家面面相觑,哑口无言,不说话就是默许,刘汉东当即宣布,祁静当选庆丰地产董事长。

    经过这么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革,庆丰地产总算是上了正轨,没过两天,王世煌被捕的消息传来,大家欣喜若狂,最大的绊脚石被搬开,欧洲花园的希望又来了。(wWw.sUImeng.COm)

    ……

    傍晚,铁渣街保健品小店内,张艳正忙着做饭,电饭煲里焖着米饭,电磁炉上铁锅里炒着菜,摇篮里小侄子哇哇哭着,忙的她不可开交,刚给小侄子换好尿布,忽然电闸跳了,屋里一片漆黑。

    张艳手忙脚乱,她一个女人家艹持家务还行,换电闸保险丝可是外行,翻出手机想给阚万林打个电话,忽然想起万林哥还在老家过年。

    “唉,家里真不能没男人啊。”张艳叹口气,点上了蜡烛,却看到马路对面面阴暗处站了个人,依稀有些眼熟,那不就是宰了李奇的盲流汉子么,得亏停电屋里光线昏暗,要不然都看不见他。

    张艳急忙从柜台里拿了一叠钱出去,她虽然是一介女流,但知恩图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人家为了自己杀了人哩。

    盲流汉子的脸洗干净了,穿戴打扮和以前也不同了,他见张艳出来,居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扭头便走,远处两辆电动自行车闪着警灯过来了,是巡防大队的协警在巡逻,张艳急中生智,一把拉住汉子,不由分说拉进了店里。

    协警的电动车开过去了,张艳松了一口气,责怪道:“你怎么还敢来,不要命了!”说着就要塞钱给他。

    汉子没说话,先掏出一叠钞票放在柜台上,张艳惊呆了:“你这是干啥,我不缺钱用。”

    张艳把钱往回塞,终究还是挡不住汉子的执拗,这让她想起在东莞工作的时候,曾经结识一位客人,那人总喜欢多给小费,后来还长包自己,再后来,据说那人涉嫌贩毒被警察抓了,判了死刑。

    “那啥,你吃了么?我做饭了,一起吃点吧。”张艳捏着衣角说道,她不是那种单纯小女孩,知道这汉子肯定对自己有意思。

    汉子点点头,拿起蜡烛查看了电闸,在屋里寻了根铜丝代替保险丝,合上电闸,室内恢复了光明。

    两人坐下吃饭,张艳帮他盛了饭,端上炒菜,有些羞涩:“不好意思,炒糊了。”

    汉子端起碗来,风卷残云一般扒饭吃菜,片刻一碗饭就吃完了,张艳又帮他盛了一碗,就这样连吃三碗,自始至终一言未发,张艳甚至怀疑他是个哑巴。

    “我该走了。”汉子忽然开口说话,语音有些古怪,但张艳没联想到外国人,她以为这汉子兴许是西北来的。

    “大哥,怎么称呼你?”张艳心里怅然若失,好男人总是留不住,自己没福啊。

    “我姓崔,崔正浩。”汉子说。

    “崔哥,你还来不?”张艳试探着问道。

    崔正浩摇摇头,起身就走。

    “崔哥,这么晚你上哪去?”张艳喊了一声,小崔停步,就觉得一双手从背后环抱过来,一颗脑袋贴在了后心上,他再也忍不住,转身喊了一声英姬,将这个酷似自己妻子的女人紧紧抱住。

    张艳伸出手,拉住了灯线,啪嗒一声,保健品店里一片漆黑。

    接下来的事情顺其自然,两人**,一触即发,小崔憋得太久,张艳稍加拨弄就喷了她一手,好在店里有的各种药物器具,有一整夜的时间供他俩研究试用。

    第二天早上,刚从老家回来的阚万林开着车哼着小调路过铁渣街,经过保健品小店的时候下意识的瞄了一眼,通常这个时候张艳还在睡觉,店门是关闭的,今天却早早的开了。

    张艳穿着睡衣,拿着水杯在门口刷牙,脸色比往常红润许多,柜台后面坐了个男人,黑瘦黑瘦的,眼圈也发黑,面前摆着豆浆荷包蛋,丰盛无比。

    阚万林嘴巴张的老大,半天合不拢,差点撞到前面的车。

    完了完了,张艳有对象了,阚万林沮丧万分,心里那叫一个酸,强打精神开到单位,把车丢给学员们练习,自己跑到僻静处,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

    隔了两曰,王世煌被捕的消息传来,庆丰地产上下欢欣鼓舞,同时一则秘闻也在公司里传播着,说王世煌出事和刘总有着莫大的关系,刘汉东的威信如曰中天,再没人敢不服。

    谢天机律师从燕京赶来,继续帮庆丰地产打官司,但是官司峰回路转,随着黄副市长的双规,道路变更悄悄取消,房管局那边也开出了预售证,电力自来水煤气公司都是一路绿灯,工程队忙着外墙粉刷,道路硬化,清理建筑垃圾,移植树木培植草坪。

    庆丰地产的售楼处红红火火的开了起来,大厅里摆着楼盘模型,售楼小姐们穿的跟空姐一样花枝招展,招待着一波又一波的看房客。

    时隔六年,欧洲花园的房子终于发售了,因为空军机场搬迁,噪音源清除,这里的房价大幅上涨,每平米均价在两万元左右,整个楼盘总市值比原先估计的翻了一番,大约在二十亿左右,刘汉东瞬间成为亿万富翁。

    楼盘开售,大量资金迅速回笼,刘汉东先开了一张二百万的支票给医大附院,让他们无论如何维持住祁庆雨的生命,只要祁大哥的心脏不停止跳动,他的七成股份就不会当做遗产被瓜分,庆丰地产就不会被那些老乡们搞垮台。

    刘汉东没亏待祁家人,祁大嫂分到整整一层住宅楼,至于她怎么分配给亲戚们就是她自己的事儿,想必几百万一套的房子,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能白给。

    祁家村的那些乡亲们,刘汉东尽可能的给他们安排不重要的工作岗位,每月三五千的工资也够他们在城市生活下去 。

    祁麟还拘在看守所,刘汉东有心想给他一些教训,并不急着救他出来,反正里面也打点好了,不至于受欺负就行。

    身为庆丰地产的总经理,给自己安排一套好点的住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刘汉东也不矫情,亲自查看图纸,锁定了两套门对门的高层复式住宅,每套面积都在一百七十平米以上,而且是顶层,把楼面一封,弄个阳光房什么的,占用面积更大,反正物业公司也是庆丰地产自己设的,没人敢管。

    庆丰地产的办公楼也换了地方,全部精装修,光总经理的办公室就有二百平米,包含健身房会议室和休息室,光是进口乌兹别克地毯就花了几十万。

    刘总的座驾也跟着水涨船高,原先那辆二手奥迪a6被下放给办公室当公车使用,公司购置了一辆5.0排量的路虎揽胜和一辆奔驰s600做总经理配车,有两个专职司机全天候服务。

    这段时间刘汉东把交通学院的业务全放给了陈雅达,一心扑在庆丰地产上,他甚至雄心勃勃的打算,把铁渣街给拆迁了,搞个旧城改造,再赚个几十亿。

    几家欢乐几家愁,刘汉东踌躇满志之时,王世煌被秘密押往设在平川的打黑基地,两名特警将憔悴不堪的王世煌提上了装甲车,他用手遮住刺眼的阳光,胡子拉碴的下巴动了动,呢喃道:“已经春天了。”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