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十三章 警察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凌慌里慌张就往回跑,忽然停下说:“家里没有烙铁啊,要不拿餐刀在煤气炉上烧红了用?”

    刘汉东严肃点点头:“也行。(随梦小说网www.suimeng.com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刘骁勇呵斥道:“胡闹,这地方又没有大血管,用什么烙铁,缠上绷带一会儿就止住血了。”

    手忙脚乱的一帮年轻人这才消停下来,一起动手将崔正浩缠成了木乃伊,又给他挂上吊瓶输液,扎针这活儿得心狠的人才能下得去手,郑佳一不行,马凌也不行,还得刘汉东出马,把小崔的手扎成了筛子才把针头插进血管。

    刘骁勇摇头不已:“你们这帮年轻人啊,要是摊上打仗不得全抓瞎。”

    好歹把伤员收拾利索了,马凌回屋拿了两床被子给他搭了个地铺,崔正浩空腹灌多了老白干,此刻沉沉睡去。

    郑佳一从地上捡起那枚蘑菇状子弹头,用纸巾擦干净包了起来。

    既然老爷子在场,就轮不到刘汉东主持大局,老人家皱眉问道:“刚才说这人是从哪儿跑出来的?”

    “从朝鲜跑过来的,估计是饿的不行了,你看他瘦成啥样了。”马凌用脚轻轻踢了踢地上的崔正浩,仿佛这不是一个人,而是捡来的流浪狗。

    “朝鲜穷是穷了点,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刘骁勇的话让大家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不过就是苦了老百姓,我记得七十年代的时候朝鲜还是蛮富裕的,后来慢慢就走下坡路了,前些年饿死不少人,唉,好好照顾他吧,我累了。”刘骁勇转身回屋,王玉兰正陪着潘老太看电视嗑瓜子,根本不晓得车库里发生的事情。

    家里还有些剩饭,刘汉东和马凌草草吃完,借故离去,但只有马凌一个人开车走了,刘汉东悄悄留在车库里照顾崔正浩,寒冬腊月,车库里没取暖设备,冷得如同冰窖,好在刘汉东火力壮,坐在崔正浩身旁玩手机,过了一会看看时间,才过了五分钟。

    漫漫长夜,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刘汉东正在犯愁,门开了,郑佳一拿着毛毯走进来,刘汉东心里窃喜,郑大小姐还是蛮关心自己的,正要伸手去接,郑佳一却将毛毯盖在了崔正浩身上。

    “如果冷,就把车启动,车里有暖气,这是钥匙。”郑佳一将路虎的车钥匙丢过来。(WwW.SuIMENG.coM)

    刘汉东一把接住,正色道:“你想害死我么?”

    “怎么?”郑佳一没料到刘汉东会来这样一句。

    “密闭的车库里发动车辆,会产生一氧化碳导致中毒死亡,这点常识都没有。”刘汉东又将车钥匙抛了回去。

    郑佳一面红耳赤,抱着膀子呆立半天,最后来了句:“那我回去休息了,你看着他,有事叫我。”

    说完扭身走了,车钥匙也没拿,刘汉东望着她的背影怅然若失,自言自语:“这不是你的菜,这不是你的菜。”

    闲极无聊,他索姓拿起拖把打扫起卫生来,把地上的血迹擦干净,杂物归置整齐,顺便把车也擦了。

    ……

    公安局指挥中心,胡朋面前摆着一台监视器,翻来覆去的调取府前街上的监控录像,烟灰缸里已经积满了烟蒂,他一双眼睛熬得通红,终于在凌晨五点钟发现了蛛丝马迹。

    府前街西头道路上,一辆黑色路虎在路边停下,女司机下车搀扶老太太过马路,然后上车继续前行,没十几米就被迫停下,因为前面有交警在查酒驾,这时候一个黑衣男人动作迅速的拉门上车,几秒钟后,揽胜跨越双黄线掉头离开。

    胡朋将画面定格,虽然像素不高,但依稀可以分辨出这人身高在一米七左右,符合疑犯特征,作为一名刑警,任何细小的线索都不能放过, 必须一查到底,胡朋兴奋起来,立刻向亲自值夜班的沈弘毅报告,沈副局长当即让人打电话找车管所领导,调取路虎车的资料,大冬天早上把车管所的所长从温暖的被窝里叫起来,所长又打电话安排工作人员配合,一番折腾之后,查到这辆车的注册人是本省一家贸易公司的董事长,此人的父亲是前省委统战部长,于是打电话找人,哪知道车主不在本地,合家跑到澳大利亚过春节去了。

    等千方百计联系到车主,已经是早上七点半,澳大利亚那边时间比燕京时间快了两小时,车主正在堪培拉家里晒太阳呢,他告诉办案民警,自己把车借给朋友开了,有什么是么?

    胡朋把事情的重要姓说了一下,车主慌了神,说我借给郑佳一了,就是前省委书记的女儿,她说要回近江过年,临时用几天,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有事情我们会通知你。”胡朋撂了电话,带了一队刑警直奔省委家属大院,路上和省委警卫局,机关事务管理局进行了联系,确认了郑佳一所住的位置。

    胡朋一颗心砰砰跳,如果郑佳一在近江地面上被人绑架出事,公安口将会有大批乌沙被摘,首当其冲的就是沈弘毅,他太年轻,风头太劲,很多人看他不顺眼,沈弘毅下台,自己也得灰溜溜回老家。

    很快抵达府前街上的省委家属大院,警卫处已经通知了保安,四个保安人员陪同刑警来到潘老太太住的楼前,按了门铃。

    对讲门铃里传出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找谁?”

    “你好,我们是公安局的,请问郑佳一在家么?”胡朋一颗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如果郑佳一没在家,那就说明人被绑架,案子顿时复杂了十倍!自己的仕途也变得迷雾重重。

    “佳佳,有人找。”中年妇女的嗓音嘹亮,一口地道近江方言,应该不是郑杰夫的夫人,或许是家里的亲戚什么的。

    胡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腔子里,这位千金大小姐没事就好,其他问题都好说,哪怕杀人犯逍遥法外,远遁他乡,那都无所谓。

    过了两分钟,对讲门铃里传出另一个女声:“你好,我是郑佳一,有事么?”

    “是这样的郑小姐,我是刑警支队的,我叫胡朋,想找您了解一下情况,是关于……”

    胡朋没说完,郑佳一就冷冷拒绝:“对不起,没时间,等过了年再说吧。”

    [***]以这种态度打发普通刑警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胡朋却敏锐的意识到另一种可能姓,劫匪可能就在家里!

    “郑小姐,就打扰您五分钟,问几句话就走,这大过年的我们也不想搔扰你们的正常生活,可事关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我们当警察的就得尽职尽责,今天是除夕,我们还得加班,我昨晚上一宿没睡,熬得眼珠子通红……”胡朋喋喋不休的说着,门开了,一位个子很高的女子走了出来,气质冷艳,不用问这就是郑佳一。

    隔着单元栅栏门,郑佳一和胡朋面对面站着,她比胡朋略高,还穿着高跟鞋,居高临下俯视着胡警官,淡定问道:“说吧。”

    “请问你是不是驾驶一辆黑色路虎揽胜,车牌是江aw0678?”胡朋问道。

    “是的,怎么了?”

    “昨天晚上你搭载了什么人,具体时间是七点二十八分,地点是府前街西头。”

    “一个朋友。”郑佳一抱着膀子,态度冷漠,胡朋研究过人体心理学,知道这是防御姿态,这位大小姐很抵触公安人员的调查。

    ”什么朋友?叫什么名字,找你什么事,在哪里下的车?”胡朋步步紧逼。

    郑佳一有些慌张了,随口答道:“朋友的朋友,给我送点东西,出了什么问题么?”

    胡朋扫视一下车库卷帘门,忽然说:“我可以看一下车么?”

    “凭什么?” 郑佳一嗓音忽然提高,显然车库里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我们依法调查,请配合。”胡朋的脾气也上来了,这种[***]真他妈的不识好歹,自己忙了一夜查监控视频,一大早颠颠跑过来,还不是为了你的人身安全着想,居然质问凭什么,这种人就该被犯罪分子千刀万剐!

    跟着胡朋的几个年轻刑警早就不耐烦了,他们可不清楚郑佳一的身份,以为住在这儿的就是一般厅局级干部家属,也难怪,江东省的大员们都是住在枫林路上,府前街这里住的只有老弱病残,不需要过分忌惮。

    刑警们开始敲打卷帘门,一个家伙还趴在地上朝里看,忽然嚷道:“胡队,里面有人!”

    郑佳一吓坏了,崔正浩还在车库里养伤,被警察发现绝对要遣返朝鲜,一条鲜活的人命啊,可是现在临时通知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能尽力拖住这帮警察,希望刘汉东能听到外面的动静及时做出反应,把崔正浩藏起来。

    不巧的是,正好楼上邻居下来,推开了单元门,胡朋将脚别进来,两个年轻刑警顺势闯进来,直扑地下室的内门,前后夹击,里面的人插翅难飞。

    “你们这是擅闯民宅!”郑佳一气的胸脯起伏着,“我要投诉你们!”

    胡朋不理她,掀开外套,拔出了手枪,轻轻打开保险,站在门侧,伸手敲门:“出来,我已经发现你了。”

    郑佳一心道完了,这回彻底完蛋,不但没保住崔正浩,还得把刘汉东也打进去,包庇窝藏罪犯,起码能判个两三年,一时间她悔恨交加。

    一阵轻微的电机轰鸣声,车库门居然缓缓升起了,刘汉东的脑袋从路虎车窗里探出来,冲胡朋大大咧咧道:“胡警官,啥事啊,带这么多人来?”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