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十一章 脱北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郑佳一的反应很快,她立刻刹车踩到底,伸手开门准备跳车逃走,可是那人手里黑洞洞的枪口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Www.Suimeng.cOM)

    “stop!back off!”这个一身酸臭气息的干瘦男人竟然说的是英文,发音生硬,带着奇怪的口音,就像是北方农村的初中生在早自习时背诵的蹩脚英语会话。

    他手里握着一把枪,机头大张,郑佳一小时候曾经在父亲的警卫员那里见过类似的手枪,知道这是五四式手枪,一枪下去,能把人打个对穿。

    “别冲动,我照办。”郑佳一明智的选择了配合,一边用英语敷衍,一边慢腾腾的倒车,此刻她多么希望那些查酒驾的交警能发现不对劲冲过来解救自己啊,可交警们明明看见她在倒车,却并不追过来。

    郑佳一没考虑到另一层因素,自己驾驶的是昂贵的路虎揽胜,市价二百多万,车牌号码是省委专用号段,交警就算猜到她可能涉嫌酒驾也不会较真追过来逼着她吹酒精检测仪的。

    黑色路虎揽胜跨越双黄线调头开了回去,郑佳一把持着方向盘,极力保持着镇静,用英语和劫匪交谈,劝他不要乱来,自己愿意把钱包和车都给他。

    “安静,开你的车。”劫匪合上了手枪击锤,神色疲惫而痛苦。

    “你是哪里人,英语说的很好,你会不会普通话?”郑佳一继续搭讪,企图消解对方的敌意。

    “我再说一遍,闭嘴。”劫匪的英语虽然发音不够标准,但单词掌握量还挺大,更让郑佳一纳闷,看他的形象不像是东南亚人,倒像是中国北方朴实的农民,难道是高考失利投身建筑行业的民工兄弟,因为包工头恶意欠薪怒而杀人潜逃,为避免口音泄露身份信息而讲英语?不对啊,英语说得好,难道不会说普通话?

    郑佳一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着,驾驶着揽胜向前行驶,车速提高到三十迈,车门再次自动上锁,锁门的声音吓了劫匪一跳,质问道:“你搞什么手脚?”

    “我什么也没做,你要去哪里,我送你。”郑佳一解释着,她平静的态度让劫匪安了心,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地图册,翻了翻说:“向北,过桥。”

    郑佳一到前面路口左拐向北行驶,她猜到劫匪的意图,府前街是市区偏北位置,出城最便捷的道路就是向北过淮江大桥,到了北岸新城那种人烟稀少的地方,对劫匪自然是最有利的。

    女司机的配合让劫匪很满意,他将手枪放在腿上,说道:“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一阵警笛声传来,几辆警车呼啸而过,劫匪眯着眼睛,不为所动,心理素质看来不错。(wWw.sUImeng.COm)

    很快就到了淮江大桥的引桥位置,路口警灯闪烁,十余名特警把守路口,临检车辆,劫匪低声道:“转弯,回去。”

    此路不通,郑佳一只好驾驶着揽胜在市区漫无目的的转悠,忽然手机响了,是奶奶打来的电话,本来说好去超市买点东西十分钟就回去了,这下耽误了起码半小时。

    郑佳一扬了扬手机:“家里打来的电话。”

    劫匪点点头,忽然转用蹩脚的普通话说:“别乱说话,我听得懂。”

    “奶奶,我多买了点东西,马上就回去了。”郑佳一简短说完电话,挂机。

    劫匪问道:“你家里有什么人?”

    “有……爷爷奶奶。”郑佳一有些迟疑,她隐约猜到了劫匪的意图。

    她猜对了,劫匪说:“去你家!”

    郑佳一硬着头皮往回开,路上脑子一直在紧张的思索着,想着怎么摆脱劫匪,可男人膝盖上的手枪却让她不敢冒险。

    劫匪的左手一直按着腰部,车内灯光黯淡看不清楚,但隐隐有血腥味传来。

    “你中枪了。”郑佳一说。

    “是的,我被击中了,但我不是坏人,我只是不想被他们抓住遣返,你们的警察不由分说就开枪。”男子说道,他的用词让郑佳一更感疑惑,为什么要遣返,为什么是“你们的警察。”

    男子的目光在车内踅摸着,找到了点烟器,按下去加热,随后按在腰部伤口上,火红的电热丝烧灼着伤口,发出皮肉焦糊的味道,男子哼了一声,骂了一声:“西巴!”

    郑佳一曾经在首尔工作过一段时间,能讲流利的韩语,她尝试着用朝鲜话和对方交流:“你是朝鲜人?”

    “是的,我是脱北者。”男子也改说朝鲜语,掏出一张照片给郑佳一看,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男主人穿着人民装,女人穿着深蓝色套裙,孩子穿白衬衫和蓝裤子,系着红领巾,宛如中国八十年代的家庭合影。

    “他们在哪里?”郑佳一立刻想到了清洗、集中营、犬决等恐怖的字眼。

    “死了。”男子干巴巴的回答,收起了照片。

    一阵沉默,郑佳一的车开进了省委家属大院,停在自家车库门口,但却迟迟不动作,男子察觉到郑佳一的迟疑,将手枪倒转枪柄递过来:“谢谢你,我没有恶意,躲一阵子就走。”

    郑佳一接了枪,用遥控器开启了车库,将车缓缓驶入,男子下了车,衣服已经被血浸透。

    “真是打搅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一些绷带,最好还有些消炎药。”男子说,“对了,我叫崔正浩。”

    “你等着。”郑佳一按遥控器将车库卷帘门落下,从内门出去,走到家门口深吸一口气,拿出钥匙开门,进屋。

    “怎么去了这么久?你买的东西呢?”潘奶奶问道,老人家正坐在长沙发上看电视,刘骁勇端坐在单人沙发上,腰杆笔直,屋里暖气很足,电视里播放着喜气洋洋的贺岁节目,厨房里飘出饭菜香味,一派祥和气氛。

    郑佳一惊魂未定,居然忘了拿超市买的东西,她正要回去拿,忽然门开了,刘汉东和马凌走了进来。

    老人家喜欢热闹,刘汉东和马凌经常来蹭饭,没想到能遇到郑佳一,刘汉东热情打招呼:“郑大姐啥时候到的?业务不忙了?过了年再走吧?”

    郑佳一哪有心思和他废话,略略一点头就进了书房。

    刘汉东有些尴尬,马凌却幸灾乐祸:“叫你丫搭讪,碰到冰山了吧。”

    “我就是客气客气。”刘汉东辩解道。

    “砰”的一声,书房的门关上了,郑佳一打开台灯,拿起桌上的电话机,啪啪按下110三个数字,却又一把按下插簧,心在砰砰跳,她不知道该不该报案,心里矛盾万分。

    天上又开始飘雪,马凌说刘汉东你把车开到库里吧,别把雨刮器冻坏了。

    鞋柜上放着车库大门的遥控器,刘汉东拿了就走,出门上了自己的帕萨特,用遥控器开门,卷帘门冉冉升起,却看到里面已经停了一辆车,似乎有个黑影一闪。

    “有贼!”刘汉东立刻下车走过去。

    书房里的郑佳一正在犹豫该不该报警,忽然看到外面车灯耀眼,听到自家车库卷帘门升起的声音,暗道不好,快步出门。

    刘汉东走进车库喝道:“出来!别让老子动手。”

    一个黑影猛扑过来,拳头如同暴风骤雨一般袭来,刘汉东手忙脚乱的格挡着,倒退了七八步,感觉对方招数很熟悉,马凌和自己打架的时候经常这样以腿为主,拳脚并用,连贯快速,只不过马凌的胳膊腿打在身上不疼,这家伙的胳膊简直硬的像铁棍一样,几招下来刘汉东的两条小臂都麻了。

    但刘汉东很快发现对方气力不支,难以维持这种高强度的攻击,他欺身而上,仗着人高马大保住对方,挥拳猛击,两人缠斗一处,你来我往,刘汉东不经意间发现对方肋下有伤口,狠狠打过去,疼的这小子闷哼一声,身体蜷缩起来,再无反抗能力。

    刘汉东爬起来,抬脚猛踹,踢了两下忽听有人喊:“别打了。”

    扭头一看是郑佳一。

    “小偷进家了就得照死里收拾。”刘汉东拿出手机想打110,却发现手机屏幕碎了,应该是刚才搏斗的时候挨了拳头。

    “妈的,这货拳头真硬!”刘汉东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四下踅摸,找到一柄铁锨,脚尖一勾抄在手里,准备照头抡过去,彻底废了丫的。

    “别打了!”郑佳一竟然掏出一把枪来,颤颤巍巍对着刘汉东。

    刘汉东纳闷了,难不成这是郑佳一养的野汉子?不像啊。郑大小姐的格调不至于这么低啊,那她干嘛拿枪对着自己?再说女士也不该用五四啊。

    “别激动,我不打了还不行么?”刘汉东将铁锨丢下,慢慢走向郑佳一,一把将枪夺了过来,忽然他看到郑佳一面露恐惧之色,瞳孔倒影里自己背后有人站起。

    刘汉东迅速转身,大拇指扳开击锤开保险,扣动扳机。

    “啪嗒”一声,是空枪,没子弹。

    那人脸上血淋淋的,死死瞪着刘汉东,肋下伤口不断流血,蹒跚走了两步,还是倒在了地上。

    刘汉东看看郑佳一:“你带来的?”

    郑佳一没说话,走过去按了电钮,卷帘门缓缓落下。

    “说来话长,他不是坏人,救救他。”郑佳一恳切说道,闪亮的眸子看着刘汉东。

    英雄难过美人关!刘汉东暗暗嘀咕了一句,他按下电钮,卷帘门停止下落,他钻了出去从自己帕萨特里拿了一个急救包过来,落下大门,检查伤员,简单包扎,除了被自己殴打的伤势之外,肋下还有一处枪伤,子弹尚在体内。

    “枪伤我处理不了,得送医院。”刘汉东说。

    “不行,不能送医院!”郑佳一摇头。

    “那他就得死!”刘汉东针锋相对。

    “你们混社会的不都养着私人医生么,刀伤枪伤都能处理,总之你想办法,决不能送医院。”郑佳一很坚决。

    “谁告诉你我是混社会的,我是大学校长好不好?”刘汉东气笑了,郑家大小姐的社会经验难道都是来自于电影?

    忽然传来敲门声:“刘汉东,饭做好了怎么还不上来,你在车库里干什么好事呢?”是马凌的声音,语气带着调侃与浓浓的酸味。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