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十七章 愿相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次曰中午,食堂里排起了长队,学生们兴高采烈的端着不锈钢餐盘等着打菜,食堂有史以来也没这么大方过,居然推出全荤午餐,而且价钱分文不涨,大家交口称赞刘老师手段高明,居然能逼得一毛不拔的牛德草大出血。(WWW.suiMeng。COm)

    陈雅达倒背着手前来视察,冲柜台里的牛德草说:“老牛,挺下本钱啊。”

    牛德草赶紧给陈主任上烟,自嘲道:“不过了,先把姓刘的伺候好再说。”

    陈雅达说:“适当给学生们改善一下生活也是好事,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也不能全是大荤啊,又是排骨又是红烧肉的,吃着也腻。”

    牛德草心说你哪里知道这肉的价钱可比青菜还便宜,嘴上却道:“学生娃娃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肉补补,这点钱我还亏的起。”

    食堂里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火爆景象,所有的座位都满了,依然有学生往里进,陈雅达点点头,刚想说点什么,忽听有人大喊:“这肉味不对,是不是坏了?”

    四周顿时寂静下来,学生们纷纷品尝起盘子里的排骨和红烧肉,有人说还行啊,就这个味道,有人说不对劲,好像肉坏了。

    牛德草心里咯噔一下,昨晚上他叫了几个工人连夜处理,浇上滚烫的柏油拔毛褪皮,上高压锅煮,盐和酱油跟不要钱一样猛放,就是为了遮掩这股味道,没想到还是露馅了。

    陈雅达忙道:“老牛,这是怎么回事?”

    牛德草镇定自若,拿起电喇叭喊道:“同学们请放心,这都是经过检验检疫的绿色放心肉,我们食堂采购有严格的规章制度,绝对不会出问题。”

    话音未落,一个女学生抚着胸口狂吐,刚才吃进去的红烧肉吐出来之后,接着吐酸水,周围的学生也跟着吐,有人捂着肚子叫痛,飞快往厕所跑,所有人都不敢再吃食堂的“放心肉”。

    这是一场卫生责任事故,所幸发现的及时,只有十五名学生上吐下泻,送进医院,经检查是食用了[***]变质食物,大肠杆菌严重超标。

    今天刘汉东不在学校,一上午都在青石高科催款,当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尘埃落定,校方宣布食堂关闭并且清退承包人,择曰重新招标。

    食堂大门紧闭,冷冷清清,隔着玻璃还能看到地上散落的餐盘,刘汉东并没有幸灾乐祸之感,他只是纳闷,为什么有些人为了钱可以丧心病狂,泯灭一切良知。

    刘汉东想到了老朋友屠洪斌,给他打了个电话:“山炮,有没有兴趣承包交通学院的食堂?”

    “真的?我太有兴趣了!”山炮激动的声音都打颤,学校食堂不愁客源,一本万利,来钱来的又快又多,这好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晚上我去你那详谈,回头再说。(wWW.sUImEng.cOM)”刘汉东挂了电话,他要去医院探望中毒学生了。

    ……

    牛德草后悔莫及,不该贪图小便宜买病死瘟猪肉,他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幻想找到了大女儿牛丽丽,问她能不能挽回局面。

    父亲求到跟前,牛丽丽大包大揽,说这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我马上安排,拿起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对牛德草说:“爸,没事了,你回去等消息吧。”

    牛丽丽的自信不是白来的,因为青石高科最近正在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青石出租车公司,除了工商局税务局要跑手续,交通局运管处更是绕不开的大衙门,不光审批要找交通局,以后的运营、司机车辆的审核,都要通过交通局,想卡他们脖子实在太容易了。

    有人说青石高科成立以电动车为运营主力的出租车公司是市政斧大力扶持的项目,应该大开绿灯特事特办才对,但是事实真相却是,市里有授意,在审批上要严格要求,不能出一点纰漏。

    听话听音,交通局这些人精立刻察觉到,刘市长要适度打压青石高科,于是充分领会领导意图,在审批上推诿拖延,这正暗合了牛丽丽的想法,拿青石高科一把。

    青石高科负责跑出租公司业务的是市场部高级总监安杰,他是江大的mba,工作很拼命,经常加班到深夜,就是为了不让人说自己是靠裙带关系升上来的,可如今出租公司业务停滞不前,让他很是头疼,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到位。

    其实安馨心里明白,青石出租车公司办理手续卡壳,是刘飞的授意,这个小心眼的男人记仇哩,大概他认为那次家宴是故意玩弄他的感情,说起来真是冤枉,不过这些事情又无从解释,只能慢慢消解误会。

    安杰再次来到交通局办事,他找到负责审批的科长送上一份厚礼,科长笑眯眯的拉开抽屉,不动声色将信封放进去,干咳一声说:“安总,我给你指条明路吧,其实解铃还需系铃人,症结就在你们公司内部。”

    “王科长请赐教。”安杰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

    王科长附耳嘀咕了一阵,安杰脸色千变万化,没想到审批受阻居然是刘汉东从中作梗。

    “安总,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要外传。”王科长煞有介事道。

    安杰点点头:“谢谢你王科长,我心里有数。”

    找到了症结所在就便于对症下药,安杰特事特办,直接联系交通学院王副校长,让他不要解除和牛德草的承包合同,并说这是公司高领导的意思。

    ……

    刘汉东早上没爬起来,因为昨晚喝大了,在山炮的牛肉村喝了至少两瓶白酒,八瓶啤酒,喝的天昏地暗,席间他和山炮约好,今天就到学校来投标,争取把食堂承包下来。

    十点钟,刘汉东来到交通学院,惊愕的发现食堂的门开了,几个员工在里面打扫卫生,牛德草在水牌子上写着午饭的菜谱,又是红烧肉和酱排骨,他笑眯眯的冲刘汉东点头打招呼:“刘主任来了。”

    刘汉东心头火起,闹出食物中毒事件居然还不关张,天理何在,他径直去找王副校长,问他食堂为什么继续营业。

    王超凡说:“事情已经查明,是临时工背着牛老板收了一批不合格的猪肉,现在临时工已经清退,牛老板同意支付学生的医疗费,我看这事儿就不要继续追究了吧。”

    刘汉东冷笑:“王校长,这起事件姓质严重,影响恶劣,校方怎么可以包庇纵容,我要向夏校长报告。”

    王超凡说:“你不用报告了,这就是夏校长的意见。”

    刘汉东彻底懵了,他搞不懂为什么夏青石会作出这样的决定,无言的退出校长室,他给佘小青打了个电话,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佘小青在总裁办工作,了解内情,她说姓牛的在交通局有些过硬的关系,现在青石高科正在筹建出租车公司,交通局正好管这一块,所以嘛,你懂的。

    刘汉东想打电话给夏青石,号码按了一半还是挂掉了,他明白夏青石的决定,收购交通学院只是为了作为流水线工人的培训基地,目前在校的这些学生素质太差,青石高科根本不会要,食堂好坏,学生能不能吃饱,会不会吃坏肚子,根本不在人家的考虑范围之内。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袭来,刘汉东步履沉重的回到训导处,看着墙上的团徽和鲜艳的团旗,他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本正经的给食堂发文让人家整改,结果人家弄一批病死猪肉给学生吃,闹出这么大的食物中毒事件,居然毫发无伤,继续营业,牛德草的笑容里包含着轻蔑与嘲笑,就像在自己脸上抽了两个耳光一样。

    “刘老师,你怎么了?”身后传来清脆的声音,找来帮忙的女生小白关切的看着刘汉东,他这才发觉手上的烟灰老长,红梅已经熄灭很久。

    “我没事,想问题入神了。”刘汉东忙道。

    小白手拎热水瓶,给刘汉东茶杯里续水,说道:“刘老师昨晚喝酒了,多喝点茶,中和一下。”

    刘汉东笑道:“酒味有这么浓么?”

    小白说:“可能你没换衣服,我爸爸就是这样,他是运输公司的司机,开半挂的,跑车回来就喝大酒,一顿能喝一斤半,喝多了就打我妈,对了,老师你下回去我家家访吧,教育教育我爸爸,我把你的事儿都告诉他们了,我爸还说呢,有你这样的训导主任,交通学院就有希望了,他还说要找你喝酒呢。”

    刘汉东看着这个天真浪漫的女生,心中一股热流涌动,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他能感受到学生们对自己发自肺腑的崇敬与敬爱,可自己拿什么回报他们?

    一个念头闪过心间,刘汉东被自己大胆的决定吓了一跳。

    “小白,发群信息和微信,召集所有学生,我要讲话。”刘汉东说。

    小白奇道:“再过五分钟就要上课了,还来得及么?”

    刘汉东说:“下一节课取消,我有重要事情宣布。”

    小白立刻发信息,顷刻之间,所有交通学院学生的手机都在滴滴作响,团委通知,下一节课取消,所有学生立刻到艹场集合。

    整栋教学楼喧闹起来,脚步把楼梯踩的轰响,夹着课本的老师震惊的看着学生们从教室里奔出来,这是闹哪样?罢课么?

    十分钟后,一千八百五十六名学生在大艹场上集合完毕,刘汉东登上主席台,扫视着下面一张张年轻的面孔,他似乎从中看到了马凌、火雷、火颖、朱小强,这些出身普通家庭的孩子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不爱学习,好吃懒做,打架斗殴、逃学旷课、小偷小摸,与江东大学的天之骄子相比,他们似乎就是社会公认的垃圾、渣滓。

    学生们大概感受到了刘汉东的异样,没人敢说话。

    刘汉东深吸一口气,开始演讲:“同学们,昨天食堂发生食物中毒事件,你们都清楚怎么回事,我就不多说了,我刚才收到一条消息,集团、校方都不准备追究食堂的责任,而是继续让他们营业。”

    下面一阵搔动。

    刘汉东伸手压了压,继续说:“有些话,我本来不想说,但今天我必须要说,关于食堂的问题,我反映多次,毫无效果,为什么!因为校方丝毫不把学生的权益放在心上,什么教书育人,都是放屁,你们只是他们捞钱的工具!”

    学生们认真听着,大艹场鸦雀无声。

    刘汉东说:“集团聘请我当训导主任,就是为了管束你们这帮调皮捣蛋的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你们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不可救药,我觉得,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用心的老师,我很有干劲,很有信心,想当好这个训导主任,管好你们,让你们走正道,给父母争脸,可是,这个训导主任我当不下去了,因为我实在无法和他们同流合污!今天,就是我最后一次演讲。”

    不少学生眼中闪烁着泪光,感情丰富的的女生们已经开始抽泣。

    刘汉东摘下眼镜,擦拭一下雾气重新戴上,提高调门说:“在我走之前,要带领大家做一件事,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你们愿不愿意和老子一起干!”

    震耳欲聋的回应:“愿意!”

    刘汉东一指食堂方向:“把这个坑爹的地方给我拆了!”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