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十章 如临大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朋友们惶恐的样子反倒让严小军飘飘然了,谁都不敢惹的煞神在自己面前屈膝,还有比这更让人得意的事情么,他打出一张麻将牌,不屑道:“我又不是吓大的,刘汉东又怎么了,三头六臂么?”

    “小军,总之你小心点,这家伙杀人不眨眼,听说靠山也挺硬,真盯上你了,可是个大麻烦。(wWw.sUImeng.COm)”朋友们担心严小军的安全,纷纷出谋划策,严小军嘴上说的轻松,其实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马上就搬到自家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去住,那儿有围墙铁丝网,有大狼狗和十几号兄弟,跟兵营似的。

    打了八圈麻将,已经是傍晚时分,严小军出门上了自己的牧马人,忽然心里一动,下来围着汽车转圈检查,看轮子,看刹车,掀开引擎盖看有没有暗藏的炸弹,朋友问他干啥呢,他故作轻松说没事,这车最近有点问题。

    车辆没有任何被动过的迹象,严小军还是不放心,打电话叫了几个狼牙战队的朋友过来,开了四辆车护送自己回基地。

    狼牙战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位于望东区边缘,其实是个彩弹射击场,占地面积很大,有靶场和训练场地,一栋两层小楼外面涂着迷彩,罩着防护网,整的和美军基地一样,这是严小军的产业,平时对外营业,接一些拓展训练、射击对抗之类的生意,当然最主要还是为了自己玩方便。

    严小军的朋友们都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喜欢玩枪,国内法律严禁持有真枪,就算玩具枪也属违法行为,只有在严小军的场地里才能畅快的玩一把,所以狼牙战队吸收了许多人,俱乐部成员高达百人以上,其中铁杆就有三十多人,都是衣食无忧的富家子弟,采购各种军装战靴头盔装具,从港台曰本走私偷运各种电狗汽狗,各种改装,增大威力,玩的是不亦乐乎,平时他们就住在基地里,出入抱团,俨然就是一支小军队。

    出了这档子事之后,严小军打电话又喊了十几个朋友,全都住进基地,床铺不够就买行军床,买帐篷,买军毯,派人开着猛禽皮卡去麦德龙超市买了满满一车啤酒、牛肉、各种罐头食品,晚上就在营地里开烧烤晚会,喝啤酒吃烤肉,不亦乐乎。

    严小军穿一身经典款的美军四色迷彩服,腰间悬挂巴克猎刀,坐在弹药箱上向大家讲话:“大伙儿都听着,最近都机灵点,晚上要加双岗,把狼狗放出来,总之一切小心,防止对方报复。(WWw.suiMENg.coM)”

    “叶枫”嚷嚷道:“就凭刘汉东那个怂样,还敢报复小军哥?我看他是活腻了。”

    严小军说:“登科,你别小看刘汉东,这个人很有能力,也很能忍,提防着点没错。”

    叶枫根本不叫叶枫,他的真名叫张登科,爷爷是前化工局长,爸爸在世峰集团工作,家里房子五套,存款千万,他今年二十四岁了,一事无成,成天跟一帮狐朋狗友胡混,弄几件军装骗女学生倒是挺在行,在狼牙战队里号称竹竿小**,是个喜感角色,不过他出手蛮大方,所以大家也愿意为他出头。

    听了小军哥的教诲,张登科严肃点头:“对,是得防着点,咱们这儿有几十把枪,谁来都是找死。”

    大家就都笑了,狼牙战队的精英全都聚集在此,除了张登科这样的麻杆,其他大都是人高马大的白胖子,基地里除了电狗汽狗,还有棒球棍、曰本刀等武器,谁来灭谁。

    烧烤晚会一直进行到深夜一点钟,大家才渐渐散了,各自回去睡觉,严小军安排了两个岗哨,两个游动哨,还有一个值星官,坐在中央监控室里盯着监视屏,基地上上下下几十个摄像头全开,狼狗放出来巡逻,防守密不透风,插翅难进,严小军这才放心去睡觉了,枕头底下还是塞了一把钢珠枪。

    ……

    无边的暗夜,严小军睡的正沉,房门轻轻开启,一个黑影无声走了进来,站在床边,将一柄黑色匕首压在严小军脖子上,揪住他的头发,开始用匕首的锯齿刀背来回切割,喉管被切开,一股鲜血喷了出来,严小军发不出声音,因为声带也被切断了,他只能瞪着眼睛张着嘴,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斩首。

    严小军猛地从睡袋里坐起,急促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如同水里捞出来一样,他做了个噩梦,这梦如此真实,让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环顾四周,房门紧闭,夜光钟显示现在是凌晨三点,摸摸枕头底下,钢珠枪还在,严小军拿起对讲机呼叫执勤哨兵,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呼叫中央监控室,也没有回应,他头皮一阵发麻,抓起钢珠枪,赤脚冲进集体寝室,开灯大喊:“都起来,出事了!”

    汉子们喝多了啤酒,鼾声如雷,咂咂嘴接着睡,根本没有特种部队的素质,倒是小**张登科一骨碌爬了起来,挨个拍打,叫醒了几个人,大伙儿揉着惺忪睡眼,打着哈欠,问怎么回事。

    “刘汉东可能摸进来了。”严小军说。

    大家这才警惕起来,拿起武器严阵以待,等了一会不见有人冲进来,只好战战兢兢出门查看,七八人紧紧靠成一团,拿着棍棒匕首来到中央监控室,只见值星官正四仰八叉睡的香,再看哨位上,俩伙计正打呼噜呢,身旁丢了十几个啤酒瓶。

    虚惊一场,严小军松了口气,暗道自己神经过于紧张了,刘汉东就算下手,也不会来的这么快。

    他决定,搬到大寝室和大家一起睡。

    ……

    刘汉东根本没去找严小军报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在金樽没恢复营业之前,他是不会动手的。

    葛天洪留他吃了饭,开解了很多,说你别在意,严小军又不是道上混的,他是衙内,和咱不一样,你跪的不是他,也不是他爹,是望东区委,是国家政斧,所以不丢人。

    刘汉东淡淡笑笑,没说什么。

    晚上回到宿舍,三位舍友都是一脸愤慨,刘汉东奇道:“怎么了?”

    “你自己看吧。”张炜指了指电脑。

    刘汉东坐过去一看,屏幕上是江大校园网论坛,帖子名称是“特种部队出动,流氓学生下跪求饶”。发帖人正是叶枫,帖子里有视频,是刘汉东在一群军装汉子包围下向严小军下跪的片段。

    再看下面跟帖,一边倒的同情声援刘汉东,斥责叶枫等人的卑劣行径,说他们以权势压人,无耻至极。

    刘汉东不以为然,上床睡觉:“都睡吧,明天还要上课。”忽然他手机响了,是火雷打来的,声音炸雷一般:“东哥,你怎么能给严小军下跪!”

    “你也知道了啊。”刘汉东开始烦躁了,这个破事弄得满城风雨,以后怎么出去混。

    “我砍了视频,网上都有。”火雷情绪很激动,“东哥,啥也不说了,把严小军弄死吧。”

    刘汉东说:“咱能不提这个事么?”

    忽然火雷的声音有些哽咽:“东哥,我们都明白,你是为了金樽,为了葛叔,为了进去的兄弟们,你这一跪,惊天地泣鬼神。”

    刘汉东有些纳闷,以火雷的文化素养,是说不出惊天地泣鬼神这种话的,他试探着问道:“都知道了?”

    火雷说:“传遍了,东哥你放心,没人说你孬种,出来混的都明白金樽目前是个什么状况,你大可拍拍屁股走人,啥也不管,为了救兄弟跪人,不丢人。”

    刘汉东心里稍微好受了点,挂了电话躺在铺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想想就觉得憋屈,本来这事到此为止,双方都有台阶下也就算了,可严小军一方把视频传上网,摆明了是要恶心自己,要是不报复枉为人啊。

    思来想去,刘汉东还是觉得直接报复严小军不合适,这人只是个纨绔子弟,就算宰了他也不露面,如果把他爹整下马,那才叫牛逼,想到这里他睡意全无,一个海底捞月把下铺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拿上来,上网查找望东区委的官网。

    区委书记严致中的照片就在上面,黑西装红领带,三七分头,官威十足,道貌岸然,再查他的履历,是村支书出身,一路升上来的,绝对是望东区的地头蛇,土霸王,而且年龄已经顶到线了,再无升迁希望,这样的官员往往放开手脚猛捞,不查没事,一查屁股上全是屎。

    刘汉东准备从望东区最近两年的市政工程项目入手,查严致中的贪腐行为,果然很快就有了线索,望东区的工程项目多如牛毛,其中最大的几项工程,是一个叫大鹏开发的公司搞的,而大鹏开发的法人代表叫做严致平……

    ……

    次曰中午,中央路派出所,那个名叫刘小飞的中学生又来了,询问案件进程,民警们都被他搞毛了,没人搭理他,找所长,所长办案去了,找教导员,教导员开会去了,找那天接警的民警,说是休假去了。

    中学生很执拗,坐在值班室里不走,一个协警生气了,将他从椅子上拽起来说:“你这小孩怎么不懂事,家长怎么教育你的,派出所是什么地方,你这点屁事算什么,再不走把你关起来。”

    刘小飞一言不发站起来走了,没回学校,打了辆出租车直奔枫林路,进了壹号别墅上楼敲门,徐娇娇正在屋里化妆,准备参加下午的茶会,开门一看,儿子站在面前。

    “怎么,下午没课?”徐娇娇笑问,忽然发现不对劲,儿子拳头握的很紧,呼吸很重,牙齿咬的格格响。

    她顿时慌了,从没见儿子发过这么大脾气,这孩子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