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十章 嚯嚯他闺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你怎么来了?”靳洛冰激动的脚尖都踮起来了。(www。Suimeng.coM)

    “我……靳局长是你爸爸?”刘汉东明白过来了,他们来找的这人正巧姓靳,既然一个姓,靳洛冰就不会是他养的二奶或者干女儿。

    “你们是来找我爸爸的啊,他出去买菜了,进来坐吧。”靳洛冰让他们进屋,在沙发上落座,又去泡茶拿饮料。

    祁庆雨低声问刘汉东:“怎么,又招惹一个红颜知己?”

    刘汉东说:“一般姓熟人。”

    祁庆雨赞叹:“熟人也有姓关系,兄弟你行。”

    祁麟却紧紧盯着靳洛冰曼妙的背景,不肯错过一眼,人家递给他饮料的时候都忘了说谢谢。

    “吃水果么。”靳洛冰不待他们谢绝,就跑到厨房切西瓜去了。

    门开了,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手里提着购物袋,看到祁庆雨刘汉东等人,眉毛顿时竖了起来:“谁让你们进来的,有事明天办公室去说。”

    说罢就提起放在墙角的礼物放到了门外,敞着门,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靳局长,我们……”祁庆雨有些下不来台。

    “明天到办公室去说,我从不把工作带回家里。”靳局长态度非常生硬。

    无奈,三人只好出门,靳洛冰从厨房出来,见状撅起了嘴:“爸爸,你怎么赶人家走?”

    建设局副局长靳忠民哐当一声把门关上,冲女儿吼道:“说多少遍了,不要放不认识的人进门。”

    就听靳洛冰哇的一声哭了。

    门外,祁庆雨问刘汉东:“兄弟,咋整,你熟人派不上用场啊。”

    刘汉东心说靳洛冰还是小女孩,肯定左右不了她爸爸,不过老子有办法,他冷哼一声说:“我有招对付他。”

    祁庆雨问是什么招。

    刘汉东说:“他不给咱办事,我就嚯嚯他闺女。”

    祁庆雨挑起大拇指:“高。”

    祁麟却紧张起来,鼓起勇气期期艾艾道:“叔,换个法子中不……”

    祁庆雨说:“这熊孩子,想哪儿去了,你叔不是那样的人。”

    刘汉东哈哈大笑:“小伙挺有爱心的,叔不是那个意思,说来话长,回头你就懂了。”

    中午刘汉东就给靳洛冰打了个电话,没提上午不愉快的事情,而是直接邀请她参加烧烤晚会,靳洛冰果然一口答应。

    下午四点,靳洛冰打扮的漂漂亮亮,背着双肩包从卧室出来,在门口换鞋的时候,靳忠民拿着报纸站在书房门口:“冰儿,去哪儿?”

    “约了朋友去逛街。(wwW.sUiMeNG.Com)”靳洛冰脸红了,撒谎不是她的长项,不过这回必须撒谎,不然出不了门。

    “哦,早去早回。”靳忠民信以为真,转身回去了,坐在书桌前继续看报纸,忽然心里一动,逛街不该是野营的打扮啊,他赶紧站起身来探头向外看去,只见女儿在楼下开开心心钻进一辆黑色越野车里,开车的是个男的,眉眼有些熟悉,好像就是上午来家送礼的客人。

    靳忠民眉头拧了起来,他不是不赞成女儿交朋友,可女儿太年轻又单纯,社会上坏人那么多,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他当即拿起电话拨通靳洛冰的手机。

    “冰儿,你上的谁的车?”

    “朋友的车。”女儿的声音听起来很心虚。

    “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马上给我回来!”

    “就不,刘汉东不是乱七八糟的人,他是见义勇为的大英雄,再说我们好多同事一起去的,爸爸你不要瞎艹心,就这样我挂了!”

    听筒里传来忙音,靳忠民还在震怒之中,女儿长大了,敢挂老爸的电话了,他再次打了过去,这回是另一个女孩接的:“叔叔,您就别担心了,我们好多人一起的,再说刘汉东人真的挺好的,就是他在飞机上为靳洛冰出头的。”

    靳忠民略微放心,既然很多人在一起,安全系数自然高点。

    傍晚靳忠民也有个酒局,他是建设局主管安全的副局长,应酬极多,社会上三教九流的朋友更多,黑白两道都有熟人,晚上这顿饭是在鲍翅楼吃的,到场的有几个开发公司的老总,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消防队的政委等人,都不是平头老百姓。

    酒过三巡后,靳局长提到女儿的事情,说小冰被一个混混缠上了,请王局长帮忙解决一下。

    公安分局的王副局长笑道:“家务事警察可管不了,靳局长真想弄他,找赵总就是,社会上找几个人吓唬一下就妥了。”

    赵总是开发商,经常和拉土方的混混打交道,他大包大揽:“靳局长你只要告诉我名字,剩下的我包了。”

    靳局长说:“好像叫刘汉东,跟那谁一起干的,就是以前混的挺好后来落魄的那个祁庆雨。”

    赵总脸色有些不对,探询的目光投向老公安王局:“刘汉东,不会真的是那个刘汉东吧,会不会重名?”

    王副局说:“这人长啥样?”

    靳局长回忆了一下:“一米八以上,倒是一表人才,就是眼神怪吓人的,肯定被公安机关处理过。”

    王副局说:“老靳,你碰上麻烦了。”

    赵总附和:“还是大麻烦。”

    靳局长慌了神:“两位,别吓我。”

    赵总说:“詹子羽你记得吧,去年咱们还一起喝过酒的,就是刘汉东把他打成重伤的,至今还躺在医院。”然后开始讲段子,关于刘汉东的各种轶事在社会上已经演变为无数个版本的小段子,总的来说这些段子都体现了刘汉东作为一个混社会的枭雄所具备的各种特质,狠、义气,胆大,混的牛逼。

    靳局长脸都白了,他可不想让女儿跟黑社会杀人犯混在一起,可现在人家已经盯上了女儿,乖巧可爱的女儿是父亲的心头肉,怎能容许她受到半点欺负。

    赵总忧心忡忡道:“靳局,赶紧想法子,哪怕多花点钱也把这尊瘟神送走,咱犯不上得罪他,这种人破罐子破摔,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王副局也说:“是啊,这种事最难办,他打着谈恋爱的名义,我们公安机关也不好插手。”

    靳局长说:“谢谢各位,我有数了。”

    说罢离席去打电话,很快接通了,能听到那边唱歌欢笑的声音。

    “爸爸,有事么?我一会就回去了。”女儿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没事,早点回家,不要喝酒,爸爸在家等你。”靳局长挂了电话,也没心思继续喝酒了,辞别朋友赶紧回家,在客厅里坐立不安的等待,每隔几分钟就要打一个电话确定女儿的安全,打了十几个电话之后,女儿关机了。

    当爹的担惊受怕,女儿却玩得欢天喜地,刘汉东喊了十几个人,开了四辆越野车到江边去野炊,还带了充气筏子和烧烤架,一群青年男女在江里游泳冲浪,玩够了就在夕阳下吃烤肉喝啤酒,何其快哉。

    吃饱喝足,天色已晚,今天风大,漫天雾霾都不见,居然能看见天上的星星,大家围着篝火,听刘汉东抱着吉他坐在越野车引擎盖上唱歌,浪花拍岸声中,东哥深情演绎一曲,把女孩子们都听呆了。

    唱完最后一首歌,刘汉东拍拍屁股站起来:“时候不早了,回去!”

    大家都恋恋不舍不想走,火雷眼巴巴的提醒他:“东哥,车里带着帐篷呢。”

    一帮女孩子也随声附和:“野营!野营!”

    刘汉东说:“野营个毛!喂蚊子么。”

    东哥不愿意野营,谁反对也没用,只好收拾东西回家,刘汉东拿着手电来回巡视,让他们把所有垃圾都收到袋子里带走,收拾停当之后,他亲自开车送几个空姐回家。

    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刘汉东先送别人,最后送靳洛冰,当把前一个人送到家门口的时候,那空姐将一个东西塞到靳洛冰手里,冲她眨眨眼,暧昧的笑着走了。

    靳洛冰隐隐猜到是什么东西,悄悄一看还是红了脸,是一个冈本安全套。

    车里就剩下两个人,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靳洛冰觉得心在狂跳,脸在发烧,她没想到爱情来的如此突然,幸福中带着一丝惶恐,如果刘汉东提出任何要求,她都是无法拒绝的。

    可是刘汉东却没去开房,而是直接开车把她送到了楼下,很绅士的打开车门。

    靳洛冰怅然若失,摆摆手说声再见,跑进了单元门,站在电梯门口心还在跳,这个傻瓜,如果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电梯来了,靳洛冰迈步进去,却看到刘汉东依然站在远处,忍不住走过去,倚在大门上问道:“怎么还不走?太晚了不方便请你上去坐了。”

    刘汉东说:“等你到家给我招招手我再走。”

    靳洛冰心里甜丝丝的,说声知道了转身跑了,进了电梯上楼,拿钥匙开门,鞋都来不及换就先跑到窗口冲下面招招手。

    刘汉东也冲她招手,这才上车离去。

    靳洛冰回过头来,吓了一跳:“爸,妈,你们怎么了?”

    靳忠民两口子都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

    “打你电话怎么不接!”靳忠民喝道。

    靳洛冰赶紧从包里拿出手机:“呀,没电了!”

    “你给我跪下!”靳忠民暴跳如雷,“玩野了不知道回家是吧,整天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你知道刘汉东是什么人?杀人犯!大流氓!黑社会!”

    靳洛冰从小娇生惯养,从没见过父亲发这么大脾气,吓得坐在地上哭都不敢哭,不过那些话她一点都不信,那个飞机上见义勇为,在夕阳下抱着吉他唱情歌,野炊带走所有垃圾的大男孩会是黑社会,杀人犯。

    妈妈也劝:“小冰,爸爸是为你好,现在社会复杂,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可别被人骗了。”

    靳洛冰撅着嘴,这些苦口婆心的话她一点都听不进去。

    靳忠民训了女儿一顿,发现根本不起作用,女儿长大了,有主见了,他深深叹了口气,决定还是从其他方面入手。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他还是拨通了祁庆雨的电话:“祁总吗,我是靳忠民,这么晚了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这样,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