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九章 天煞星读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按照地址找到这栋七十年代的住宅楼,到底是读书人扎堆的地方,鸟语花香,绿树成荫,静谧温馨,没有乱停的车辆,乱丢的杂物,乱窜的猫狗,跳舞的大妈。(WWW.suiMeng。COm)

    邵教授家在二楼,听到敲门声他来开了门,招呼刘汉东不用拖鞋,进来坐,家里面积挺大,三室一厅,到处都是书,不过略有冷清,邵教授从冰箱里拿了饮料给刘汉东喝:“喝可乐,放了两年也没人喝,我女儿和外孙都在美国,家里就我一个人。”

    刘汉东心说老头挺可怜,儿孙都不在身边,就问他:“邵教授吃饭了么,我请你。”

    邵教授也不客气,丢下蒲扇换了短袖褂拿了钥匙:“我知道有一家饺子馆不错。”

    来到饺子馆,点了一斤饺子,四个菜,两瓶啤酒,爷俩对着喝起来,刘汉东说:“您老写的书挺好看啊,不过其中有些细节和我爷爷说的不一样。”

    邵教授很感兴趣:“你爷爷叫什么名字?”

    刘汉东说:“我爷爷就是你书里的国民党江东交警一总队起义将领刘骁勇。”

    邵教授奇道:“你是刘骁勇的孙子啊,怪不得总觉得眼熟,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原来邵教授早年采访过刘骁勇,两人算是忘年交,毕竟中间还差了几十岁的年纪。

    “既然是老刘的孙子,就喊我一声大爷吧,话说你这一身的戾气是怎么回事,你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邵教授剥了两瓣蒜,开始详细询问。

    刘汉东一五一十叙说起来,在部队就参加过战斗,打死过分裂分子,回来后屡次遇险,手上人命无数。

    邵教授沉思片刻道:“你是天煞星转世,这样下去可不行,你一定要多读书,化解身上的戾气。”

    刘汉东张口结舌,尼玛这是教授说的话?神棍还差不多,他艰难回答:“我工作忙得很,没空系统的读书,大学就上了一年,现在基础知识全丢了,跟不上功课。”

    邵教授说:“既然你是参加过高考的就好办,你跟我读研吧。”

    刘汉东越来越怀疑这教授的身份,不会是江大的锅炉工吧,自己连大学本科都没毕业,怎么读研?

    邵教授说:“你不是在江大上到大一了么,按照国家政策是可以继续读书的,当然了,还能还有其他限制,这都不是问题,只要你愿意读书,大爷就能帮你。(www。Suimeng.coM)”

    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汉东还能说啥,答应等开了学就去办手续重新进入校园读书。

    吃完了饭,刘汉东结了帐,又去邵教授家借了几本书回去读,他读书和别人不同,人家是为了增长知识修养而读,他是为了化解戾气而读,邵教授吓唬他说如果不把戾气化去,会折寿的,刘汉东当然不信这一套封建迷信的说辞,不过人家这也是为他好,也就没反驳。

    辞别邵教授,刘汉东回到黄花小区家里,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小区广场上成群大妈正在跳广场舞,大喇叭里放着最炫民族风,对面是一帮穿灰军装戴八角帽的老大爷在唱革命歌曲,两边都把音乐开到最大,震得附近居民耳膜生疼,敢怒不敢言。

    刘汉东大怒,这不扰民么!依着他的脾气就得抽出甩棍把大爷大妈们的音响功放给砸了,可是走近一看,两边他都得罪不起。

    跳广场舞的副领队,正是丈母娘王玉兰,唱红歌的指挥则是火雷火颖的亲爹火联合,这些都是长辈,刘汉东只能灰溜溜的撤了,上楼把窗户关上,充耳不闻。

    下面闹了半天,最终还是红歌队不敌广场舞,悻悻而去,于是小广场上响彻农业重金属,过了一会,马凌下班回家了,刘汉东向她汇报了最近的工作情况,说金樽生意挺好,每月分红好几万,要不你下来别干了,跟我到店里帮忙去。

    马凌说那不行,我爸妈肯定不同意,等结了婚再慢慢考虑转行的事情。

    刘汉东说啥时候结婚啊,都拖很久了,现在要房子有房子,要车随时可以买,还等什么。

    马凌欲言又止。

    “没事,你说,还有什么事是我抗不住的么。”刘汉东道。

    “我爸妈说,不能把女儿嫁给犯人,好歹等你缓刑期满再说。”

    刘汉东不吭声了,虽然他平时装的满不在乎,甚至有点引以为豪的意思,但这三年缓刑却像磐石一般压在心头,无法从事正常工作,遭人白眼非议,让家人抬不起头,而且还是个把柄拿在人家手里,别看徐功铁现在和自己称兄道弟的,那是没矛盾,只要自己作出出格的事情,立刻就会被追究,缓刑期间犯罪,罪加一等,想怎么收拾自己都是成立的。

    省高院的判决就是终审,无论如何推翻不了的,看来只能等三年以后再结婚了。

    刘汉东到阳台抽烟,思索下一步发展,无论是在青石高科当司机领工资还是在金樽那分红,靠的都是自己敢打敢拼,拿命换来的资本,这些所谓的成就在铁渣街的邻居们眼中兴许是高不可及的,但在宋剑锋、沈弘毅、夏青石、安馨,甚至佘小青这种人眼里,根本上不得台面,充其量就是有利用价值的大混混。

    遥想当年,自己高分考入江东大学的时候,妈妈多么自豪,可是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天之骄子竟然变成了黑社会大哥,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刘汉东将烟掐断了,他决定不能放任自己堕落下去,这种黑灰相间的人生并不是自己的理想,只是被残酷的现实逼到这一步的。

    身上背着缓刑,转型困难,目前最大的契机就是欧洲花园,这个项目做成之后,坐拥上亿财富,功成名就,可是昨天从那儿路过,工地依然没有变化,看来祁大哥还在为此奔波,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祁庆雨的号码询问进展,祁庆雨告诉他,事情比预想的要困难,遍地都是拦路虎,最大的障碍就是没有资金,虽然讨来了一些欠款,但还欠着银行的巨额债务以及各种官司纠纷,无法开工,更无法预售。

    刘汉东约他周末见面细谈,到了星期六下午,祁庆雨如约来到农家菜馆,身后还跟了几个人,皮肤黝黑粗糙,一看就是搞建筑的,除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细皮嫩肉,祁庆雨说这是我儿子,祁麟,跟我开车当驾驶员。

    又对儿子说:“这是我经常跟你提的刘叔,喊人。”

    小伙子规规矩矩喊一声刘叔,便站一旁去了,眼神中带着畏惧。

    刘汉东说:“祁大哥,你不是说有个闺女么,怎么又变出一个儿子来。”

    祁庆雨说:“我儿女都有,乡下人不比你们城里,计划生育那么严,当年我可是超生游击队,带着孩他娘天南海北的跑,一边干建筑,一边生孩子,这是大小子,上面还有一闺女,下面还有俩小小子。”

    大家落座,点菜,开酒,先寒暄,敬酒,酒过三巡之后,祁庆雨详细介绍面临的情况,虽然最大的几个麻烦已经解决,但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近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官司、建设局的封条,当然最大的难题还是资金,工程量太大,需要巨额资金投入,从炎黄海外建总讨来的钱根本填不满这个无底洞。

    “还是得拉投资。”祁庆雨点了支烟说,他头发几乎全白了,可见这段时间劳心费力之剧。

    刘汉东想了想,自己认识的有钱人不算少,青石高科的资金就多的没处花,回头和夏青石沟通一下,兴许能拿到投资,他把这个想法一说,祁庆雨非常高兴:“那太好了,需要什么材料我来提供。”

    “这个事儿先不急,我的意见是动起来,拉队伍进工地,把杂草除掉,围墙补好,涂上标语口号,显得像样子,不然你弄的跟鬼城一样,怎么带客户去看。”

    刘汉东的意见得到大家的赞同,可是祁庆雨却说不妥,欧洲花园公司是被近江市建设局城市建设科查封的,贸然动工是要惹麻烦的。

    “这些琐碎的事情一件件的办,具体是什么原因,谁负责的,找对人一锤定音,我出面。”刘汉东自信满满道。

    祁庆雨说,当初建设的时候出过工程事故,塌了房子死了人,再加上有人捣鬼,建设局就把工地给封了,法院也发来传票,正好那时候银行贷款在关键时期,听到这些消息人家就不放款了,资金链条一断,跟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推全倒了。

    “那就去找建设局的领导,该罚款整改的都认,先把事情解决掉。”刘汉东办事雷厉风行,约定明天上午就去建设局领导家里拜访。

    第二天是星期天,祁庆雨带车来接刘汉东,开到西郊临江的一处高档社区,在一栋小高层下停了车,从后备箱里拿了许多高档烟酒让祁麟提着,刘汉东说老哥你拿这个不行,看我的,说着掏出一个信封,里面塞满大面额欧元钞票。

    “我也备了,藏在烟盒里了。”祁庆雨笑道。

    三人上了10楼,按响门铃,门开了,站在门内的是一个穿宽松衬衣和拖鞋的少女,正是停飞空姐靳洛冰。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