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七章 青未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气坏了,刚上身的新班尼路t恤被吐得一塌糊涂,这上哪儿说理去,罪魁祸首躺地上睡着了,还打了个滚,也沾了满身呕吐物。(WWW.suiMeng。COm)

    正好一个清洁工从楼上下来,刘汉东让她把佘小青架客房去,可喝醉酒的人死沉,清洁工大婶搬不动她,刘汉东只好亲自动手,将佘小青抱起来上了楼,金樽是备有客房的,清洁工用磁卡打开,把佘小青抱进去直接放在地板上,她身上衬衣裙子都脏了,刘汉东也不方便帮忙,又叫了一个女服务员过来,帮她把衣服脱了丢在床上拿被子盖了,脏衣服拿起洗。

    弄完这些,刘汉东自己又去换了衣服,继续回包厢喝酒,没人管佘小青去了哪里,她提前走了,大家反而觉得清静。

    过了一会,韦生文来了,把刘汉东落在燕京的asp甩棍和胡椒喷雾还给他,又给了他一张**,要求报销费用。

    “租车的钱,宾馆房费,会议费,一共是六千八。”韦生文说。

    刘汉东当即让江浩风从柜台七千块钱给韦生文,他知道这个价格绝对合理,自己占了大便宜了。

    “老鬼,你怎么安排的?效率挺高的。”刘汉东很感兴趣。

    韦生文点了一支烟,悠然道:“燕京搞这个产业的人没有上万也有七八千,说他们真吧,也不见得真,说他们假吧,有时候还真能办成事,我在燕京有好些个朋友都是干这个的,有些人跟领导当过秘书、司机,耳濡目染就学会了派头,有些纯粹是演技派,不过道具可都是真的,你看奥迪车那些车证,只不过是稍微过期而已,考斯特是中央办公厅下面老干部局的车,更是半点不掺假。”

    刘汉东问:“那怎么进的大会堂?”

    韦生文说:“正好地方上有些闲得无聊的老左,在大会堂开了个红歌会,就住在京西宾馆,我就打草搂兔子顺便帮你们安排了,简单,都是一句话的事儿,不过他们出的钱可多了去了,每人起码上万块。”

    刘汉东又问:“那臧主任是?”

    “那是我一哥们,高碑店的农民,我点拨过他,让他的演技突飞猛进,这回他是还我的人情友情客串,就见个面握个手讲几句话,自己朋友就不收钱了。”

    刘汉东大喜:“有机会请他喝酒。”

    空姐们在金樽玩了一下午,晚饭是刘汉东请的,在附近吃烧烤,因为明天还要上班,她们没敢疯玩,吃了饭就回宿舍了,靳洛冰却没走,据说她还在停飞阶段,看那意思是想和刘汉东单独相处一下。(WWw.suiMENg.coM)

    刘汉东可不是花心大萝卜,安排一辆车把靳洛冰送回家了。刚把人送走,宣东慧的电话就打来了:“刘汉东,你可别欺负人家啊。”

    “我欺负谁啊?”刘汉东叫苦不迭。

    宣东慧说:“小靳刚参加工作,还不懂事,情窦初开的,你当心点,被小丫头缠上脱不了身。”

    刘汉东听出宣东慧话里的醋意,百口莫辩,只好敷衍了几句挂了电话,这才想起楼上客房里还趴着一个呢。

    来到客房门口,一推门,是锁着的,服务员鬼鬼祟祟过来了,将房卡递给刘汉东,带着会心的微笑走开了。

    刘汉东打开房门,进去一看,佘小青正睡的香,口水把床单都打湿了,穿着连裤袜的两条小细腿夹着被,怀里抱着枕头,眼角还有泪痕。

    客房里空调冷气很足,刘汉东怕她感冒,调低了几度,忽然丢在地上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是“杰。”

    刘汉东怕吵醒了佘小青,就替她接了,听筒里传出低沉的男中音:“小青,你听我解释,这是一个误会。”

    “误会个屁!学人家玩空姐,你够料么!”刘汉东知道是安杰打来的电话,他最恨这种当代陈世美,张口就骂了过去。

    佘小青其实已经被电话铃声吵醒,她听到刘汉东痛骂安杰,眼泪就忍不住涌出来,没想到最爱的人背叛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却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

    安杰气炸了:“你你你,你是谁,你怎么拿着小青的手机!”

    “我是你大爷!”刘汉东挂了电话,忽然手机又响了,这回不是安杰打来的,屏幕显示“妈妈。”

    刘汉东索姓一并接了:“你好。”

    佘小青她妈吓一跳:“是小杰?”

    “我不是安杰,我是佘小青的同事。”

    “我女儿呢?”

    “喝多了睡觉了,在我旁边呢。”

    “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手机那边的声音忽然提高八度,震得刘汉东耳膜生疼。

    佘小青赶紧一骨碌爬起来,抢过手机:“妈妈,我在这呢。”

    “女儿,那人是干嘛的?他怎么你了?跟妈说,快说。”

    “那是公司的司机师傅,正开车送我回家呢,晚上公司应酬,多喝了两杯红酒在车上打盹了。”佘小青撒谎不打草稿。

    她妈终于放心:“那行,我知道了,下次不回家吃饭提前打个电话。”

    挂了电话,佘小青松了一口气,忽然发觉身上没穿衣服,就只有胸罩和裤袜,顿时羞得脸通红,拿被子盖住自己,恶狠狠瞪着刘汉东:“你对我做什么了?”

    刘汉东说:“你喝多了吐我一身还记得不?”

    “好像记得……我的衣服是谁脱的?”

    “是我找服务员帮你脱的。”

    “你有没有偷看,有没有趁机占便宜。”

    刘汉东嗤之以鼻:“七八十斤的排骨妹,让我摸都嫌硌手。”

    “你!”佘小青拿起枕头准备砸过去,突然醒悟自己衣服甚少,赶紧收手,大喝一声“你出去!”

    刘汉东扭头就走,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佘小青心有余悸,这里可是刘汉东的地盘,夜总会这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充满黄赌毒的地方,他真要用强,自己连抵抗之力都没有,不过转念又一想,人家凭什么对自己用强啊,大把的空姐上杆子倒贴都应付不暇,哪有闲心上排骨妹,想到这个又黯然神伤。

    房门再度被打开,还是刘汉东,佘小青尖叫一声,心砰砰乱跳,难道这家伙改主意了,想换换口味吃顿排骨?

    刘汉东将洗好烘干熨平的衬衣和裙子丢过来,转身又走了。

    佘小青刺溜下了床,慌慌张张把裙子套上,衬衣穿上,洗了把脸,故作镇定出门,刘汉东早已不见,服务员说:“佘助理,刘总安排了一辆车在楼下等你。”

    “谢谢。”佘小青乘电梯下楼,上了出租车,心还在怦怦跳,她家住在市中心某老小区,八十年代的建筑年久失修,楼道里堆满杂物,上了楼拿出钥匙开门,墙上的挂钟正好敲响十点钟。

    “小青,怎么回来这么晚。”妈妈从卧室里出来问道,佘小青的母亲是高中语文老师,当了三十年的班主任,是个老古板,但是文学素养很高,家里藏书几千册,佘小青就是在这种文化氛围里熏陶成长起来的。

    家里很整洁,但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客厅的桌上摆着留的晚饭,桌椅橱柜都是深红色的,地板也是深红色的,墙上挂着父亲的黑白遗像,除了自己房间的笔记本电脑属于这个时代,其他所有家具家电,都深深烙着九十年代的印迹。

    “路上堵车。”佘小青应付了一句,坐在桌前吃饭,酒局经常吃不饱,回家再吃很正常,做母亲的闻到女儿身上浓重的酒味,皱眉道:“安馨也真是,不知道照顾一下年轻同志,让你喝这么多酒。”

    佘小青赶紧掩饰:“安总喝的更多,我都是喝的白水。”

    母亲心细如发,忽然盯着女儿胸前道:“衣服扣子怎么扣成这样?”

    佘小青低头一看,绿色真丝衬衣的扣子上下错位了,顿时大窘,脸也红了。

    母亲没有逼问她,只是叹了口气说:“小青,小杰是个好孩子,但是你也要坚守底线,有些事情,不到结婚是不可以做的,明白么?”

    安杰和安馨一样,都是母亲的学生,只不过低了几届而已,这个女婿是母亲钦点的,因为安杰高中时期学习特别优秀,而且高三时就入了党,是学校团总支书记,高中毕业高分考上江东大学,母亲恨不得收他当干儿子,当她知道安杰和自家女儿处对象的时候,大力赞同,高兴的不得了。

    佘小青受母亲多年言传身教,在感情上是有洁癖的,虽然她很爱安杰,但对背叛行为是零容忍,但又不敢把这件事告诉母亲,生怕气她一个脑溢血出来。

    “妈,我知道。”佘小青低头扒饭,吃完了去刷碗,然后回屋关上门躺在床上发呆。

    “这孩子……”母亲戴上老花镜,回自己卧室批改试卷去了,她虽然退休,却兼着几个暑假辅导班的语文补习课,忙得很。

    ……

    次曰,刘汉东复工,开着捷达来到青石高科,在总裁办门口遇到了佘小青,佘助理已经恢复了往曰的神气,目不斜视,高跟鞋一串响,理都不理刘汉东就过去了。

    “佘助理,我出差**报销一下。”刘汉东叫住佘小青,递给她几张**,佘小青接了,冷冷点点头,走了。

    “装什么高冷啊。”刘汉东小声嘀咕,忽然想起尹志国面试过了好久了,不知道有没有来上班,打个电话过去,尹志国抱怨道:“我还在等通知啊,不知道有没有戏。”

    刘汉东说我帮你问问,然后直接去找安馨,可总裁不是谁都能见的,佘小青就先挡驾了,把事情一说,佘小青一张脸虽冷,但办事不含糊,立刻拿起电话给人力资源部打电话,问关于尹志国的招聘问题。

    “不好意思,你同学暂时不具备在青石高科工作的条件。”佘小青打完电话,回复刘汉东。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