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十七章 飙风战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佘小青是故意不接刘汉东电话的,她心情不好,正和男朋友安杰闹别扭,安杰硕士毕业后直接在青石高科任职,按说两人见面的机会更多了,但事实恰恰相反,安杰整天忙于工作,连微信都不回,佘小青以女人敏锐的第六感觉察到有问题发生,连发了几条哀怨无比的微博,正不停刷新等着安杰的回复呢,这个当口刘汉东不识相地打电话来,不是添乱么。(WwW.SuIMENG.coM)

    刘汉东打不通佘小青的电话,便直接和徐功铁联系,告诉他朱庄的村支书带人进京上访了,徐功铁大惊,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征地[***]死了人已经是惊天动地,好不容易压下来,又来这么一出,闹到首都去,近江市大小官员都要问责的。

    “小刘,你马上带人去火车站把他们拦住,我这就向领导汇报。”徐功铁挂了电话,急火火出门,今天是周末,他老婆从平川来探亲,刚把饭做好摆上,三鞭酒斟满,老公就要出门,顿时沉下脸:“又加班!有什么事不能让底下人去做?”

    徐功铁赔笑道:“真有大事,前几天征地不是死了人么,现在人家要进京上访哩,我得赶紧协调一下。”说罢匆匆出门,在车上给沈弘毅打了电话汇报情况。

    沈弘毅当即指示,先让火车站派出所把人拦下,然后再想办法,务必不能把人放走。

    徐功铁给110指挥中心打了电话安排堵截,又给市维稳办打电话确认信息,火车站售票系统和维稳办的电脑是联网的,凡是重点关注人员购买火车票,立刻就会有报警,有超过六人购买前往燕京车票的,也会触发警报,维稳是个很系统庞杂的事情,不光公安口有责任,基层政斧也担当了重要职责,或许他们已经做了防范措施也未可知。

    今天周末,维稳办只有两人值班,查了电脑记录后才知道,朱广银是在临上车前购买了今晚前往燕京的火车票,还有六名户籍信息也在朱庄的人员购买了同次火车,警报信息被值班人员忽略了。

    徐功铁汗都下来了,因为这趟火车已经在半小时前出发。

    火车出发就拦不住,人到燕京就是大海捞针,真要在敏感场所拉个横幅什么的,那恶劣影响可就大了去了,徐功铁到底是刑警,思维模式和普通老百姓不同,遇到紧急情况他一点也不慌乱,根据车次判断这是一趟夕发朝至的普通快客,下一站应该是江北,派人在江北阻截是最有效的办法。(WwW.SuIMENG.coM)

    可是江北公安局和近江公安局互不统属,这么晚了再找人恐怕来不及,况且截访这种事假他人之手也不太好,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想出了对策,再次打电话请示沈弘毅:“沈局,人员已经乘车离开近江,我建议派精干人员到江北去堵。”

    沈弘毅正在朱雀饭店向刘飞汇报征地受阻的事情,这事儿搅得他心烦意乱,身为公安局长,最头疼的不是治安问题,而是各种[***],他感觉自己都快变成国民党时期的宪兵司令了,整天忙着镇压。

    接到徐功铁的请示电话,沈弘毅有一丝迟疑,派刑警截访未免太过,再说这事儿应该是基层政斧负责,区委区政斧都不管,公安局凭什么这么热心。

    坐在对面的刘飞注意到沈弘毅的表情,示意他把手机递过来,徐功铁就听到一个浑厚带着磁姓的男中音:“徐主任你好,我是刘飞。”

    “刘市长您好!”徐功铁一瞬间肾上腺素急速分泌,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务必把人截住,就这样,我等你的好消息。”刘飞将手机递还沈弘毅,这种越级下令的工作方式让沈弘毅有些不适应,但领导果决的作风又让他为之钦佩不已。

    徐功铁得了尚方宝剑,立刻打电话给刘汉东:“小刘,朱广银他们已经走了,你现在立刻赶到江北去,争取上车把人拦下。”

    刘汉东带着几个兄弟开着捷达正往火车站赶呢,一听这话就急了:“老徐你这不是玩我么,我开一捷达怎么跑得过火车?”

    徐功铁说:“你去高速路口,我安排车等着你。”

    当刘汉东驾着捷达来到高速公路入口处的时候,这里警灯闪烁,警车汇聚,有人拦下他问:“是刘汉东么?”

    “是我。”

    “抓紧时间,车辆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刘汉东匆匆下车走过去一看,居然是一辆宝马r1200rt警用摩托车,已经发动着了,警灯闪着,车把上放着全封闭摩托头盔。

    “我艹!”刘汉东感慨道,徐主任办事真细致,夜间高速公路上大货车较多,摩托车更灵活方便,即便遇到堵车也能穿过去,只是这肉包铁一旦出事可就要了小命了。

    时间紧迫,他来不及发牢搔,挎上摩托戴上头盔,旁边交警挥舞着莹光棒给他指路,一辆桑塔纳警车闪着警灯前头开路,不过很快就变成随后护送,因为速度实在跟不上大排量的宝马摩托。

    刘汉东鸣响警笛闪着红蓝警灯高速疾驰,路上车辆误以为他是执勤交警,无不避让,只是心里纳闷,高速交警啥时候装备摩托了。

    夏夜的高速公路非常繁忙,来往都是重型卡车和卧铺长途车,车灯耀眼,喇叭声不断,有时候行车道超车道都被慢吞吞的卡车堵住,后面的车辆根本无法超车,刘汉东没时间修理这些猖狂的司机,倚仗摩托的灵活机动姓从两车之间直接插过去,一路上险情不断,若不是他闪着警灯,兴许早让挤成肉饼了。

    将近四百公里的路程,两个多小时就开到了,下高速直奔火车站,刘汉东是江北人,熟门熟路,将摩托车直接停到车站派出所院内,然后直接翻墙进站上月台,气还没喘匀了,那趟列车已经进站了。

    火车在江北站停车五分钟,背着大包袱小行李的旅客们早已等在月台上,刘汉东忽然有些抓瞎,自己不认识朱广银,又势单力薄,怎么阻拦人家一群人,赶紧拿出手机给徐功铁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上好几条未读信息,正是徐主任发来的,有给他的指示,以及朱广银的存档照片。

    忽然电话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刘汉东接了,原来对方是江北火车站派出所的张所长,在自己赶路的时候,徐功铁几经辗转终于联系上车站警方,并且取得他们的配合,在江北火车站把人拦下,否则火车驶离江东省境,就无力回天了。

    张所长带着四名警察正在月台上等候,他本不愿意揽这种破事,可他儿子在省警官学院读书,,马上就要毕业面临分配,还想留在近江上班,所以很爽快的答应了徐功铁的请求。

    刘汉东和张所长碰了头,立刻上车抓人,根据情报,朱广银在第十三节车厢,可是找到相应的座位却没发现人,几个抱孩子的妇女占据了位子,持的却是站票。

    “可能下去抽烟了吧?”一个警察说道,车厢里不许抽烟,烟瘾大的旅客总会在停站的时候出去抽根烟散个步。

    于是一群人又下车找人,站台上确实有不少抽烟的,但找来找去没有朱广银。

    “大概在餐车喝酒。”张所长灵机一动,大伙又撒丫子奔向第九节餐车,上去找了一遍,都是无座旅客花钱在这儿喝茶,也没有朱广银等人的身影。

    汽笛长鸣,列车员吹响哨子,要发车了,张所长等人只好下车,把难题丢给了刘汉东一个人。

    列车缓缓驶出江北火车站,刘汉东一筹莫展,再给徐功铁打电话,对方告诉他先想办法把人找到,不要打草惊蛇,第二批截访队伍已经乘车出发,等到了燕京再说。

    “没买票的同志抓紧补一下票。”列车员吆喝起来,拥挤的车厢内站满了旅客,两节车厢连接处塞满蛇皮口袋,进城务工的民工脱了鞋靠在行李上打盹,妇女在哄哭闹的小孩,方便面味、臭脚丫子味,烟味弥漫,让人恍如回到九十年代。

    刘汉东补了票,开始一节节车厢向前搜寻,此时已经是夜间十点钟,列车上却依旧喧嚣,从江北站上车的旅客还在艰难挪动着,寻找着自己的座位,已经落座的旅客或是在打牌聊天,或者拿出零食大嚼,漫漫长夜,总得找点事情填补空虚。

    向前找了几节车厢,依然不见踪影,快到一号车厢的时候才在车厢连接处看到一群人在抽烟,其中一个黑脸膛的中年汉子酷似朱广银,听口音这帮人都是近江城郊人士,他们神情焦灼不安,低声聊着什么。

    刘汉东摸出烟盒凑过去想听他们说的什么,忽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同志,身份证和车票拿出来看一下。

    两个乘警将刘汉东逼进角落,常年在列车上执勤的铁路警察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搭眼一看就知道乘客什么成色,刘汉东没带行李,鬼鬼祟祟,一身邪气,早就被他们盯上了。

    刘汉东乖乖拿出身份证和火车票,不由自主的看向乘警的配枪,火车上的警察都是带枪执勤的,黝黑的六-四 式手枪连着绿色枪纲插在枪套里,估计装有实弹。

    乘警敏锐的察觉刘汉东对自己配枪的觊觎,顿时警惕起来,同时警务通上也出现此人的资料,过失杀人,缓刑期间。

    “跟我过来一下。”乘警说。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