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十八章 新公安局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给我三天时间。(wwW。SUIMENG.COM)”刘汉东说,“我这个吃软不吃硬,你们别来逼我,我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好,我就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中年汉子看了看手表,“今天24号,27号我再来找你。”

    “还有。”刘汉东盯着这个殴打自己的家伙,“怎么称呼?”

    “我姓于,刑警支队的。”汉子笑了笑,“怎么,还想报复我?”

    刘汉东闭上眼睛不再搭理他。

    于警官出去了,和门口执勤的便衣交代了几句,匆匆离开,赶回公安局向詹树森汇报。

    这几天詹树森忙的焦头烂额,10.20大案是封锁消息的,电视报纸根本没报道,内部通报称已经破案,但是这案子涉枪又是命案,是要向省厅汇报的,这一块儿必须认真对待,不然事后翻案,大家都不干净。

    最近网上又在爆料,说自己利用职权为儿子开脱罪行,打击报复公正执法的交警,甚至动用技术手段监听交警全家的电话什么的,没有内部人透露风声,这些事情不可能被外界知道,詹树森自顾不暇,分身乏术,四天时间白头发多了一半。

    刑警支队长于钦的到来让他稍微放松,于钦是他的老战友了,也是一手提拔起来的嫡系部下,两人之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詹局,我已经安排好了。”于钦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詹树森眉头紧锁,不时点头,最后说:“老于,局里最近可能会有比较大的人事变动,我大概要休息一段时间了。”

    于钦并没有吃惊,坐到支队长这个位置,已经不单纯是一名刑警了,更多考虑的是政治层面的事情,目前社会舆论对詹局长很不利,而宣传部门并没有介入,说明这是高层授意,有人想拿掉詹局长的帽子。

    “詹局,这样的话,计划要变动一下了,必须办成真正的铁案,死案。”于钦拧着眉头说道。

    “你安排吧,就不要请示我了。”詹树森摆摆手,示意于钦可以离开了。

    “那您忙吧,詹局长。”于钦起身告辞

    等他走了,詹树森拿起电话打给朱省长的秘书,询问今天常委会上的情况。

    “放心,朱省长对詹局长的工作还是满意的,再说近江公安系统最近变动颇大,恐怕经不起更大的波动了。”大秘的话似乎给了詹树森一颗定心丸,但仔细一想,这番话恐怕只能代表朱省长的意见。(WwW.SuIMENG.coM)

    詹树森坐在办公桌前久久沉思,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他拉开最下层的抽屉,里面放着配枪,护照,以及二十万欧元现钞。

    尘埃落定之前,逃跑是不理智的行为,前任副局长郝光辉惨死在机场的情景历历在目,詹树森不想重演,也没必要重演。

    听天由命吧,他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

    ……

    江东省委常委会正在进行,但不是商讨詹树森的去留,而是讨论近江新任市长的人选。

    对于这个问题,省委书记徐新和早有考量,他认为目前近江官场暮气沉沉,需要朝气蓬勃的年轻干部,组织部门根据领导的想法,推荐了几个三十来岁的正厅级后备干部,其中就有江东政坛最耀眼的新星周文,但徐书记表示目前江北的经济发展还离不开周文,其他地区的干部也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好挪动。

    近江是省会,市长人选相当重要,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安排好的,目前只能让副市长代着,省委尽快安排合适的干部。

    又过了一天,常委会再次召开,这次讨论是近江公安局长詹树森的去留问题。

    和詹树森预想的一样,常委会上有人提出罢免他的职务,说此人目前已经不适合担任公安局长。

    本来近江的公安局长人选问题,拿不到省委常委会台面上讨论,但近江毕竟是省城,而且市委班子刚出了问题,所以问题升格,直接由大佬们拍板定夺。

    朱省长没有当场反驳,而是示意手下人反对,说最近一年公安系统变动太大,搞的人心惶惶,很多干警都没心思工作了,目前最需要的就是稳定。

    但对方反驳说,正是因为近江公安局问题太多,领导层都坏掉了,先是郝光辉,现在又是詹树森,纪委的邮箱里塞满了实名举报詹树森的检举信,说他明码标价卖官,伙同儿子詹子羽把全市派出所长都换了一遍,谁行贿谁上位,更别说最近曝光的利用职权打压交警的事情,闹得全国都知道,这样的人不处理,会让人觉得江东省出了问题。

    双方摆道理,讲事实,虽然字字诛心,但表面上依然是一团和气,最终还是要两位主要领导拿意见。

    朱省长表示,稳定压倒一切,不能寒了干部的心,詹树森虽然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来说党姓很强,再说了,把他拿下,就没人压得住阵脚了。

    徐书记说:“家政同志的话我有不同看法,死了张屠户,我们就得吃带毛猪了么?我知道一个年轻的干部,有担当,有魄力,我看可以顶替詹树森。”

    大家都看向徐书记,等他说出这个人选来。

    “这个人就是现任平川市委书记,沈弘毅。”徐新和道。

    常委们有些愕然,太出乎意料了,沈弘毅是前公安厅长宋剑锋的秘书,宋下台前费尽周折才帮他安置了一个县级市副书记的职位,按说政治前途不算到头,也要原地踏步很久了,这这家伙走大运,硬是凭借着处理[***]有功获取徐书记青睐,平步青云当上市委书记,从副处变成正处,这已经很逆天了,现在又要出任近江公安局长,这到底是什么节奏。

    “这个……小沈太年轻了吧。”朱省长也搞不清楚徐书记这步棋怎么走的,但他必须反对,因为这完全大乱了自己的人事部署,詹树森是肯定保不住了,他想的是让另一个副局长顶上来,好歹也是自己这边的人。

    朱省长这边的政法委书记也说话了:“沈弘毅是秘书出身,在公安系统的时间很短,恐怕不能服众,而且他刚出任平川市委书记还没多久,再次变动怕是对地方上影响也是负面的,而且显得我们组织部门的人事安排没有定姓,形同儿戏。”

    徐书记一方的组织部长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关键时刻必须务实,沈弘毅虽然年纪轻,但经验很丰富,学历也过硬,是公安大学高材生,硕士学历,在香港警务处,纽约警察局都交流学习过,下到平川基层负责维稳的时候也显示出过人的才干和政治智慧,他挑得起这个担子。

    “就怕公安系统内部有人不服啊……”政法委书记悠悠说道。

    组织部长笑道:“我们先不说公安系统的事情,就拿平川来说吧,一个省管县级市,你们知道政治生态有多复杂么,当地几个家族,把持了全市几乎所有的公务员职位,父亲当局长,儿子当科长,丈夫是主任,妻子是科员,小姨子是打字员,妹夫是司机,你把儿子送到我管辖的交通局来,我把女儿送到你负责的税务局,盘根错节,关系密密麻麻,比蜘蛛网还复杂,这样的一个地方,沈弘毅作为外来户一把手,都能游刃有余,你们觉得他年轻么,幼稚么?”

    大家都沉默了。

    “再说公安系统的问题,现在的近江公安局已经到了非整改不可的地步了,不知道大家听没听过10.20大案,詹树森的儿子在野外和人互相开枪,打了几十枪,死了两个人,牵扯到的事情相当复杂,有金沐尘的二奶,有法院的法警,有通缉的要犯,说句不客气的,公安局已经烂透了,成为某些人的私家打手,广大基层干警对此是很不满,很有怨气的,拿下詹树森,让小沈顶上去,是众望所归。”

    政法委书记干咳一声道:“还有一个问题,沈弘毅是刚提的正处,而近江公安局长是高配的正厅级,差了两级,就算是打破常规,也不能拔苗助长啊。”

    最终还是徐新和书记一锤定音,采取了折衷方案,让沈弘毅出任近江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正局长由一位资深的老好人,差两年就要退休的老傅担任。

    而沈弘毅走后,平川市委书记的位子则顺位由高市长顶上。

    这样一来,既达到了目标,又照顾了朱省长的面子,皆大欢喜,面面俱到。

    但归根结底,这一局还是徐书记赢了。

    ……

    深夜,沈弘毅还在市委办公室里伏案工作,就任市委书记以来,他的精神压力极大,平川政坛派系复杂,牵一发动全身,还有高先显等实力派的掣肘,想一心一意搞建设基本不可能,全部身心都用来平衡关系,勾心斗角了。

    忽然电话铃响了,是省委组织部打来的,说柳副部长已经到平川来了,传达省委重要指示,请沈书记接待一下。

    沈弘毅立刻叫起秘书和司机,驱车到高速公路出口迎接,心中揣测不已,组织部深夜来人,到底会有怎样的安排。

    等了半小时,柳副部长的奥迪车终于到了,沈弘毅上前迎接,柳副部长让他到自己车里说话。

    “弘毅同志,省委决定,由你担任近江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你有什么要求和想法,都可以向组织提出。”柳副部长道。

    沈弘毅心头巨震,这个任命太过匪夷所思,五月份的时候自己还是宋厅长的秘书,当了两个月的副书记,两个半月的书记,忽然又要出任公安局常务副,这是坐过山车呐。

    不过静下心来一想,这是机遇而非磨难,如果领导不欣赏自己,怎么会一次次破格提拔,他没有犹豫,坚定的说:“我服从组织安排,只有几个小小的要求。”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