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十四章 白娜被泼酸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刘汉东在辛晓婉屁股上粗暴的拍了一巴掌:“什么偷看,该看的不都看过了么。(WWW.suiMeng。COm)”

    辛晓婉跳到一边:“坏死了你,别闹,人家做饭呢。”

    刘汉东没有继续上下其手,虽然昨夜春风几度,但他总觉得是辛晓婉只是露水姻缘,没那么亲密。

    “这道菜叫三杯鸡,是江西菜,材料不够做的不正宗,不过给你们下酒足够了,等以后有机会,你把你的哥们叫到咱家来,我天天给你们做各种好菜吃,我还会酿酒呢,葡萄酒,青梅酒,桂花酒,对了,今天出去办事怎么样?顺利么?”辛晓婉一边利索的切着番茄和黄瓜,一边问道。

    从背后看过去,她头发挽起,洁白的脖颈修长,穿的是碎花短衫和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裤,露出两条笔直的腿,下面是小凉拖,很有点居家的感觉,但怎么看都和这破败的工地格格不入。

    “想什么呢?”辛晓婉虽然没回头,也能猜到刘汉东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流连。

    “没想什么。”刘汉东支吾道。

    “不许打坏主意哦,祁大哥就在附近。”辛晓婉道。

    刘汉东无语,出去抽烟。

    不大工夫饭菜做好,三人坐在桌旁吃饭,祁庆雨明显有些不适应,以往都是蹲在地上端着大碗吃挂面,最多买份凉菜,喝瓶啤酒,今天却是桌布碗碟酒杯水杯齐备,还点了支小蜡烛,连筷子都是新买的竹筷,菜肴做的精致,色香味俱全

    “要不要吃前念经啊?”祁庆雨小心翼翼问道。

    “那叫祷告,不用了,咱们都不信耶稣。”辛晓婉开了三瓶青岛啤酒,一人一瓶。

    “首先感谢祁大哥把庄园借给我们栖身,然后预祝祁大哥早曰重振雄风,事业发达,干杯。”辛晓婉话说的一套一套的,刘汉东不禁感慨,这娘们上得厅堂下的厨房,卧室里更是一把好手,怪不得金沐尘花巨资包养她哩。

    喝完了啤酒开始吃饭,辛晓婉帮他们盛饭,自己也盛了一小碗,夹了菜跑出去坐在小板凳上,用鸡肉施舍几头闻到香味跑来讨饭的脏兮兮野猫。

    吃完饭,辛晓婉又抢着刷碗,说你们男人刷不干净,这活儿我来就行。

    两个男人躲到一边抽烟,刘汉东问祁庆雨最近在忙什么。(随梦小说网www.suimeng.com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这烂尾楼是我一辈子的心病,我想把它重新建起来。”祁庆雨信心满满道,“江东建工集团的前老总是我朋友,刚从监狱里出来,有他帮我趟路子,基本不成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银行贷款,偿还债务,欠的钱实在有点多。”

    “多少?”

    “上亿。”

    刘汉东并没有倒吸一口凉气,而是思索了一阵,说:“上亿资金倒也不算多,银行里有的是钱,关键是怎么贷出来,不但要有关系有面子,还得让人觉得你靠谱,就像农村压水井,压水之前得先往里面灌点水,你需要一笔启动资金,还需要一辆好车。”

    祁庆雨一摊手:“你说的有道理,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上哪里去找启动资金,能借的都借过了,除了一张老脸,我什么都没了。”

    刘汉东说:“我想想办法,先拿个几十万出来用用。”

    祁庆雨也不客气,“汉东,我现在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不过那些钱都是在我风光的时候借的,我现在这么落魄,你还能借钱给我,我啥也不说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成,那是命,成了,欧洲花园有你一成的股份。”

    刘汉东半开玩笑道:“才一成啊。”

    辛晓婉远远喊道:“来看电视,大新闻。”

    工棚里摆着一台老旧的二十一寸长虹彩电,支着天线接收电视节目,现在收看的是江北电视台的《暗访》节目,主持人白娜正在讲述横行江东的假洋酒事件。

    “昨曰,近江市保税区库区发生一起交通意外,失去控制的集装箱卡车撞开一处暗藏的洋酒生产车间,我们的记者正在附近采访,记下了这一幕,请看屏幕。”

    大屏幕上,货柜卡车横冲直撞,遍地红酒,漫天商标。

    白娜面前摆了几只酒瓶和商标,旁边坐着两位嘉宾,一位是法国归来的学者、品酒大师,一位是糖烟酒公司的高级工程师,大家一起讨论江东市场上的红酒。

    学者先侃侃而谈,介绍了一下法国红酒的常识,巴拉巴拉讲了一通有些收不住,还是白娜打断了他,将话题拉回来,请他讲讲市面上的红酒。

    “这是一瓶所谓的法国进口波尔多红酒,我们可以看到瓶塞上贴了一个红色的标签,还印着一个女人头,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叫他direction generale des douanesdroits indirects海关部门的一个认证,表示其以向其征稞了相关税收,可以在法国流通或销售,实际上出口的红酒上是没有这个类型的标签的。”

    “那么,这是不是走私的红酒呢。”白娜问道。

    “也不是,首先这个瓶子就不对,我们消费者大概不知道,法国的酒庄使用的酒瓶规格各有不同,根据产地,瓶型是固定不变的,波尔多的瓶型最常见,国内的长城啊、威龙啊,都采用这种瓶型,不过这一瓶红酒使用的是朗格多克的瓶型,和波尔多相似,但实际上还是有细微差别的。”

    “那是不是国内灌装商搞错了呢?”白娜一脸认真地问道。

    “这个就要问问咱们糖酒公司的王经理了。”学者呵呵笑着,将话筒递给王经理。

    王经理一直没说话,憋得已经很难受了,他接过话筒就开始抨击:“什么国内灌装商,分明就是假酒,从欧洲进口廉价的红酒,然后自己做瓶子,印商标,高价倾销,霸占市场,搞得我们正常途径进口的酒都不好卖。”

    白娜道:“只听过低价倾销,怎么会有高价倾销呢?”

    王经理说:“就是不正常的竞争手段了,包括行贿,暴力威胁,我举个例子吧……”

    白娜急忙打断他:”这个话题我们改天再说,今天先说红酒,我预备了三只酒杯,大家品鉴一下这瓶所谓的波尔多干邑吧。”

    三只晶莹透亮的高脚杯里倒上浅浅一层红酒,学者又卖弄了一些喝红酒的小知识,三人都举杯品尝了一下。

    “倒不是说假酒,这就是曰常餐酒,很廉价的那种,一欧元一瓶,欧洲人饭桌上喝的,通常都是大量进口,在国内灌装销售,价格在一百多元左右。”

    “那么,这瓶酒在商场里卖多少呢?”白娜问王经理。

    “卖两千多,在饭店里最高卖到八千多。”

    “呵呵,看来咱们江东的洋酒市场真是变幻莫测啊,好了,这一期的时间快要到了,近江保税区内的地下洋酒车间,和江东市场上的假洋酒有着怎样的联系,这其中的利益链条是怎么样的,质监部门,工商部门,又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请看下期《暗访》。”白娜微笑着结束了本期节目。

    节目是录播的,实际上此时白娜正在工作间和同事们制作下一期节目,忽然手机响了,是丁波的老婆苗可可打来的。

    “白姐,不好了,丁波被抓了!”

    “什么!被谁抓了?”

    “近江的警察,说他寻衅滋事,制造并传播谣言,现在人已经被带走了,白姐你救救他啊。”

    “不要怕,丁波不会有事的,我马上想办法。”白娜好言安慰了苗可可,拿了车钥匙出门,来到停车场上,正打算上自己的吉姆尼,忽然从黑暗处走出一个人来。

    “你干什么!”白娜警惕的问道,同时伸手进包去拿防狼喷雾。

    那人手一扬,不知名的液体泼过来,白娜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酸味,眼睛鼻子刺痛**,毁容的恐惧可比殴打逮捕要强烈百倍,她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声音撕裂苍穹。

    电视台的保安闻讯赶来,歹徒已经不知所踪,白娜被送进医院,除了受到强烈的惊吓,并无大碍,那些刺鼻液体并不是强酸,而是醋精,一瓶醋精可以兑出好几瓶白醋,酸姓也是很强的,但又不至于毁容,用来吓唬人烈度正好。

    白娜这回真的是吓破胆了,如果真的是硫酸,她的一张脸就是送到韩国都修不好了,抓丁波,泼醋精,双管齐下,黑白通吃,相当有手腕。

    主播受惊,节目自然要停播,正当领导们商量明天用什么节目替补一下的时候,白娜说话了:“明天继续上,我要让这些幕后小人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新闻人。”

    领导们拗不过她,只好加强保安,同时将事件上报有关部门。

    半小时后,江北市长周文接到了秘书徐宁打来的电话,说白记者被泼不明酸液,已经住进了医院。

    周文大惊,手都在颤抖。

    “出什么事儿了?”妻子刘晓静问道,上回两口子因为小舅子的事情闹离婚,最终还是考虑到孩子的将来,没走到那一步,随着周文的步步高升,刘晓静也消停了许多,安安心心做起市长太太,不在外面抛头露面,也不乱收礼物给老公添麻烦了。

    “没事。”周文捂着话筒冲刘晓静笑道,走出几步又对徐秘书说:“你给公安局小孙打个电话,让他加强电视台的安保,喉舌机关居然能混进坏人这还了得,必须破案!”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