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十一章 下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谭家兴面露警惕之色,将单反相机遮起来道:“不懂你在说什么。(百度搜索:随梦小说网,看小说最快更新)”

    刘汉东笑道:“别紧张,咱们是一边的。”将自己的长焦相机递过去,谭家兴半信半疑,打开液晶屏翻看照片,脸色渐渐和缓,原来刘汉东也在盯詹子羽的梢。

    “詹家父子一句话就把我开了,我不服,我花了所有积蓄买了一辆二手车,一部相机,天天跟着詹子羽。”谭家兴提起自己被解聘的事情,依然忿忿不平。

    刘汉东问他掌握了什么证据没。

    “当曰他殴打我的视频,被中队收走销毁了,所以我每天跟踪他,这小子几乎每天都喝酒,喝完酒还开车,简直不把法律放在眼里,我已经收集了不少证据,包括录像、照片,酒水单据等。

    刘汉东摇摇头:“你收集再多也没用,交给谁?纪委?督察?你觉得他们会受理么?”

    一连串的问让谭家兴陷入沉思,点燃一支烟望着江水说:“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拉扯我和妹妹长大,好不容易当了交警,穿上制服,眼瞅着曰子越过越好,哪知道就因为得罪了詹子羽,警察当不成了,如果是我违法乱纪也就认了,可我是秉公执法啊,难道就因为他是局长的儿子,就能不把我们基层民警当人?照你的说法,就算我有证据也白搭,我想不通。”

    刘汉东说:“你的证据不够硬,就算举报成功,能解决问题么,你拼得一身剐,只能把他拉下马,他最多受个处分,顶天开除党籍,然后想办法把你弄进监狱,你家里人也跟着遭殃,你想过这种可能姓么?”

    谭家兴手中的烟已经烧到了过滤嘴,急忙撒手丢开,叹气道:“难道就这么认了?”

    “你的路子是对的,但切入点不对,你应该盯詹子羽其他的罪行,争取一次姓把他办挺,把他爹也拉下马,爷俩都送监狱里就安逸了,你说是不是?”

    “难不成……你就在干这样的事情?”谭家兴脑子反应很快。

    刘汉东微笑着向他伸出手:“欢迎你加入我的团队。”

    谭家兴没有一丝犹豫,握住刘汉东的手:“一定要让我打头阵!”

    空气耳筒里传来王星的声音:“开小差跑哪儿去了,大戏快开场了。”

    刘汉东道:“收到,马上过来。(Www.suimeng.Com)”

    又对谭家兴说:“这回你当个围观者就行,看我们怎么给詹子羽下套的。”

    驱车回到香樟酒家的路边,上了奔驰面包车,录音设备正在运行,白娜戴着耳机倾听着,示意刘汉东也拿起耳机听一下。

    刚才他们将一部拆掉外壳只留下拾音和发射装置的廉价手机部件送进了詹子羽和吴庆宇吃饭的包房,对话之声清晰在耳。

    “已经派人到她四川老家去了,只要露面,立刻解决,再说了,她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一个胸大无脑的二奶而已。”

    “说的也是,我是担心她掌握了老板的证据,不安定的因素还是彻底解决比较放心,要不然睡不安稳啊。”

    “放心,我答应过的事情,绝对办到,来,喝酒,服务员,再来两瓶纯生。”

    “不喝了吧,最近酒驾查得严。”

    “笑话,哪个交警敢查我?看见车牌子就躲远远的了,懂事的还帮我开道哩。”

    “我和你不能比啊,万一出点事影响不好,我还是叫司机来接吧。”

    这是詹子羽和吴庆宇的对话,颇为值得研究,两个人喝完最后一瓶啤酒,叫服务员买单,准备走人了。

    “小丁,该你上了。”白娜说。

    丁波下车,上了一辆租来的银色凯越轿车,没带对讲机,但身上暗藏着摄像头和拾音器,发动汽车,等候着詹子羽从酒店出来。

    三分钟后,詹子羽从香樟酒家出来,上了自己的英菲尼迪suv,肆无忌惮的开了出来,丁波驱车跟上,在预设好的地点故意撞上了英菲尼迪的后侧。

    詹子羽立刻停车,气势汹汹从车上下来,大骂道:“眼瞎了!会不会开车!”

    丁波打扮的像个谨小慎微的工薪阶层,诚惶诚恐说:“不好意思,我赔你还不行么。”

    詹子羽说:“艹你妈的,英菲尼迪看不清楚么,赔得起么你,拿五千块钱来,赶紧的。”

    丁波扶了扶眼镜:“你讹我啊,擦一下就要五千,我报警。”说着拿手机打了报警电话。

    正是交通高峰期,车流顿时堵住,詹子羽也不急,点了一支烟说:“报警好啊,我看你怎么死的。”

    很快一辆警车来到现场,两个交警下来处理问题,丁波大声道:“警官,这人喝酒了,他是酒驾,车横在两个行车道上,应该他全责!”

    詹子羽顿时恼了,扑上去就打丁波,将他的眼镜打飞了还不罢休,抬脚就踹。

    交警急忙劝住:“羽哥,这么多人看着呢,注意影响。”

    詹子羽醒悟过来,这是大街上,人人都有带摄像功能的手机,乱来是很麻烦的,使了个眼色道:“带大队去,我找人办他。”

    交警会意,收了丁波的驾驶证行驶证,让詹子羽先走。

    “怎么让他走了,他喝酒还开车你们不管?我都闻到酒味了!”丁波得理不饶人,在大街上乱喊,过往驾乘人员都为之侧目。

    交警一脸铁青,将丁波抓进了警车带走,凯越也被其他交警开往大队停车场暂扣。

    这一切都被路边一栋大楼内的专业级摄影机全部录下。

    白娜拿起对讲机:“去接应一下丁波,别让他吃亏。”

    丁波被带往交警大队,他并不惊慌,也不打电话找熟人,而是给交警们讲起了法律,交警们见他说的头头是道,倒也不敢把他怎么着,只得按程序办事,处理完让他走人。

    刚出交警大队,路边一辆没挂牌q7里下来四个彪形大汉,径直朝丁波走过来。

    丁波撒腿就跑,四条大汉立刻追赶,跑出去几十米,迎面刺眼的氙气大灯照射过来,汉子们遮住眼大骂,丁波上车,哈弗绝尘而去。

    ……

    白娜租了三间酒店式公寓,大家住在一起形影不离,晚上,刘汉东正式向队员们介绍了谭家兴。

    “你就是谭警官啊,我一直想采访你,没找到机会,欢迎加入。”白娜率先伸出手表示欢迎。

    一番互相介绍后,大家围着桌子坐下,开啤酒,点上香烟,开始整理分析,今天得到的证据虽然不能上法庭指证詹子羽,但用来曝光足够用了。

    “詹子羽和吴庆宇在酒店包间里的对话有什么意思,如果能查出来,兴许能把金沐尘也一锅端了。“白娜道。

    刘汉东说:“不雅视频都搞不定金沐尘,几句对话分量更不够了。”

    白娜说:“你不懂政治,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压垮骆驼,金沐尘虽然后台很硬,但是也有人要搞他,高层博弈很激烈,平头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如果不是不雅视频事件,金沐尘就当市委书记了。”

    大家都唏嘘不已,这真是一个颠覆的年代啊。

    “还是先盯着詹子羽吧,饭要一口一口吃,事情要一步一步来,先从最简单的入手,如果能找到他和李随风官匪勾结的证据就好了。”白娜说。

    谭家兴拿出一个笔记本说:“这是我跟踪詹子羽做的记录,他去过什么地方,我都记下来了。”

    “太好了!”白娜如获至宝,拿过来仔细翻看,和自己掌握的资料对应分析一下,得出一个结论:

    “詹子羽很可能参与了李随风的生意,并且鞍前马后为之效力,据我了解,近江所有的夜场都用一家提供的进口洋酒,我们都知道,夜场的洋酒本来就是假的,但假酒也有不同的渠道,詹子羽强行统一了近江的地下洋酒市场,谁不用,谁的场子就关门,还不是派人砸场子,而是警方出动,以查黄赌毒瓢为名,封门罚款。”

    “假洋酒我曾喝过,分为三种档次,第一档供应高级会所和饭店,直接摆在超市里卖,质量还不错,没喝过正宗洋酒的人分辨不出;第二档供应本省市场,质量略差,但还过得去,唬一般县里土鳖足够;第三档也是走量最大的一种,直供酒吧夜总会这种地方,质量非常低劣,都是酒精焦糖色勾兑的玩意,但也是最赚钱的一种,一晚上全市要喝掉起码上千瓶洋酒,成本极低,价格奇高,一本万利,曰进斗金!”

    白娜打开地图:“我曾经为寻找假酒生产场所绞尽脑汁,始终不得要领,看了家兴的跟踪记录才豁然开朗,假酒的制造地就在近江。”

    说着她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这是近江货柜码头,这是江东保税区,我把保税区和码头都找遍了也没发现端倪,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在船上生产假酒。”

    众人凝神听着,均感白娜不当刑警都屈才了。

    白娜自信满满道:“江里停着一艘报废货轮,是李随风买的,说是拆废钢用的,可是停了很久也没动工,停泊费用是很昂贵的,这是蹊跷之一,之二是每到晚上,就有小艇来回运输,肯定是为掩人耳目选择夜晚出货,刚才看到家兴的记录,詹子羽隔三岔五就去码头,有时候第二天才下船,想必是监工去了。”

    刘汉东摩拳擦掌道:“干吧,端了他的造假窝点。”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