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十九章 被包养的前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浴室里传来水声,刘汉东心头燥热,在屋里走来走去,接下来什么剧情,傻子都能猜出来,饥渴难耐的深闺少妇打算把自己炼成药渣,一般人摊上这种事都不会拒绝,炼就炼呗,反正不吃亏,这是双赢的好事。(wwW.sUiMeNG.Com)

    但那是指正常剧情,而刘汉东并不是去酒吧消遣邂逅辛晓婉,而是对这个女人知根知底,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要对付的是她背后的男人,这种情况下自然想的就更多一些,且不说辛晓婉的二奶身份,就是为了工作,也要斟酌一番上与不上的差异。

    上了自然可以迅速拉近距离,便于侦察,但总觉得对不起马凌,不上的话,工作开展的就慢,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见面就上床也不是稀罕事,完成任务才是重要的,牺牲自己色相又怕什么……

    刘汉东坐在沙发上思想斗争着,那边辛晓婉已经洗好了,裹着浴袍出来,好一朵出水芙蓉!本来她是化了妆的,现在洗尽铅华,素面朝天,反而比先前好看了许多,头发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瓜子脸红扑扑的,更显鲜嫩可口,洁白的浴袍下是线条优美的小腿。

    这浪货浴袍底下肯定是真空的,刘汉东暗想,他目不斜视,拿着遥控器换台,正好有足球节目,便目不转睛看了起来。

    辛晓婉心中暗笑,男人她见的多了,都喜欢装的道貌岸然,结果还不是一个样,这位帅哥眼睛在电视上,怕是早就心猿意马了。

    对付男人,辛晓婉还是很有一套的,她颇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男人都很贱,主动送上门的就不稀罕,求来的才当回事,现在到了临门一射的时候,反倒该矜持一下了。

    她穿着浴袍和衣躺到松软的大床上,用毛巾擦着头发,不经意问道:“喜欢足球啊?”

    “嗯,我在学校是校队前锋。”刘汉东答道。

    “哦,你是哪个学校的?”辛晓婉随口问道,这种修车小工无非是蓝翔之类技工学校毕业,没想到刘汉东答道:“江大。”

    辛晓婉擦头发的手停住了,江大,那可是省内第一流名牌大学,不会吧。

    “你哪一年上的江大?”她这回不是随口问的了,而是很认真的在问,她对这个硬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不再只盯着他健硕的躯体。

    “就是淮江发大水那一年,我在江北上高三,学校都疏散了。”刘汉东说。

    “那你比我小一届,那年我在艺术学院上大一,学校组织我们慰问抗洪战士来着,我还跳了个舞呢,哎呀,我比你大哦,那我喊你小东弟弟吧。(www。Suimeng.coM)”

    刘汉东一阵恶寒,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你怎么又去当兵了,大学毕业了么?”辛晓婉接着问。

    “大一就去当兵了,当时鬼使神差的,谁都劝不住,当了八年兵,除了学会开车修车打架开枪,啥也没捞着,不过我不后悔,不当兵才后悔哩。”刘汉东眼睛盯着电视,心却飞回了云南部队驻地。

    “真是可惜了,大学生涯也是人生重要经历啊。”辛晓婉抱着膝盖,思绪也飞回了轻舞飞扬白衣飘飘的年代,那时候她还是舞蹈系的大学生,每天学院门口挤满了宝马奔驰奥迪凌志,都是来接女生的富家子弟或者大款,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自己一步步滑向深渊。

    辛晓婉是艺术特长生,上学比一般孩子早,虽然比刘汉东高了一届,但两人年龄相仿,也就是三个月的差距,聊起童年、少年时期的故事,特别有共同话题,不知不觉,屋内香艳暧昧的气氛就变味了,俩人一起回忆青涩的学生年代,感慨无限,心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我们喝酒吧。”辛晓婉从酒柜里拿出威士忌,四季酒店的洋酒可不是酒吧里那种小作坊自己灌装的假货,而是纯正进口真品,烈姓的很。

    辛晓婉很喜欢喝酒,熟练无比的开瓶,拿了两个杯子,打开冰箱加了冰块,倒上浅浅的琥珀色酒液,和刘汉东碰杯:“here's how!”

    说完一仰脖干了。

    刘汉东也干了,辛晓婉继续倒酒继续干,不一会儿酒劲上来拦都拦不住,大半瓶威士忌飞速下去,爱喝酒但是酒量不济的辛晓婉也趴在了桌子上,敞开的浴袍领子内,春光外泄。

    她喝醉了,事情反倒好办了,刘汉东将辛晓婉抱起来放到床上,还有一丝残存意识的辛晓婉呢喃道:“不要啊……你个臭冬瓜……”其实这个不要和呀买碟是一样的,都是欲拒还迎的意思。

    但刘汉东这个不觉风情的家伙还真就不要了,给辛晓婉盖上被,自己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

    早上八点,阳光从薄纱窗帘外射进来,辛晓婉睁开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娇弱无比的哈欠,伸出白藕一般的胳膊拿起床头小钟看了看,忽然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家里,而是在酒店,一个机灵爬起来,先摸自己身上,依然裹着浴袍,似乎没发生什么,再看旁边的床单,平整无比,显然没人躺过。

    刘汉东坐在沙发上欣赏着江景,回头道:“你醒了,宿醉的感觉怎么样?”

    “还好,头不疼。”辛晓婉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梳洗打扮,最糗的一面都被人看见了,慌忙跑进浴室对着镜子照,头发蓬乱,眼皮浮肿,眼角也有了一丝鱼尾纹的迹象,老了……

    洗脸之后,辛晓婉扎了个简单的马尾巴,穿衣出来,“下楼吃早饭吧。”

    刘汉东点点头,两人一起下到二楼自助餐厅吃饭,五星级酒店的早餐非常丰盛,琳琅满目,刘汉东端了满满两大盘子,引起一些人侧目,辛晓婉也嗔怪道:“能吃完么?”

    “还不够呢,待会再拿一些。”刘汉东拿起刀叉狼吞虎咽起来,辛晓婉一般中午才起床,早上也不爱吃饭,只是象征姓的陪着刘汉东吃一些,看他胃口这么好,心里暖暖的,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充斥着内心。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看你,都吃到嘴边了,大冬瓜,大傻瓜。”辛晓婉拿起餐巾纸帮刘汉东擦拭着嘴角的果酱,两人亲昵的就像是一对情侣。

    旁边有人路过,诧异的看了刘汉东胳膊上渗血的绷带,辛晓婉不客气的白了那人一眼,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什么东西。

    同时她也觉得,刘汉东这一身打扮太朴素了,得给他新置办一身行头才好。

    刘汉东终于吃饱了,辛晓婉拉起他:“走,带你去购物。”

    四季酒店的一楼大堂内开设几家奢侈品牌授权专营店,男士服饰皮鞋很多,看吊牌上的价格,能把人吓一跳,随随便便一件衬衣就要三四千,不过辛晓婉拿的是白金卡,可以任意刷。

    他们先进了一家阿玛尼店,辛晓婉不由分说指着几件衬衣西装说:“这些都拿下来,试试。”

    刘汉东说:“不好吧,这样。”

    辛晓婉说:“你救我一命,帮你买几件衣服算什么,别废话,听姐姐的,快进去试穿。”

    刘汉东只得拿了衣服进了试衣间,营业员察言观色讨好道:“小姐,你男朋友好有型哦。”

    “那是。”辛晓婉心里美滋滋的。

    不一会刘汉东出来了,全身上下焕然一新,令人眼前一亮,两个年轻的女营业员都看傻了,这男的是模特吧~~

    辛晓婉却淡定的很:“阿玛尼黑标,这牌子差了点,不过也好啦,咦,还差双鞋,再逛。”

    一边吩咐营业员:“这些都要了,刷卡。”纤纤玉指夹着白金信用卡亮出来。

    营业员忙着打单据,辛晓婉上上下下打量着刘汉东,笑眯眯道:“不错,好像还差双鞋,脖子上还需要一根项链。”

    正好旁边有家ferragamo店,辛晓婉拉着刘汉东过来,挑了一双男鞋试穿,果断买下。

    “走,去恒隆广场。”辛晓婉意犹未尽,在这儿购物实在不爽啊。

    服务生将辛晓婉的路虎开到大门口,车身上刀痕依然斑驳,她蹙眉道:“这车不能开了,给我们找一辆车接送一下。”

    大堂经理立刻安排了一辆带司机的奔驰s350,辛晓婉还不满意:“我们要自驾,不要太张扬的车。”于是又换了一辆奥迪a4,这回才满意。

    刘汉东驾车,辛晓婉指路,直奔近江最奢华的购物场所恒隆广场而去,路上辛晓婉忽然问起:“你手机号多少我还没记呢。”

    “手机丢了。”刘汉东说。

    “前面有一家卖苹果手机的,先停一下,我帮你买一台。”辛晓婉毫不犹豫道。

    “不用了。”刘汉东赶忙谢绝,苹果手机很容易被追踪下落,他可不想把一切都暴露出去。

    “没有手机怎么行,就当我借给你用的。”辛晓婉霸道的很,执意要买,刘汉东拗不过她,只好任其买了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

    继续前往恒隆广场的路上,忽然辛晓婉的手机响了,看了下号码,顿时花容失色,向刘汉东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接了电话。

    “老公,现在想起来给人家打电话了……昨天晚上,没干什么啊,我出去玩被人家追杀,车玻璃都砍碎了,我可不敢骗你,车还没送4s店,我过会发张照片给你看,什么,我昨天住哪儿的,你还好意思问,我差点被人砍死你有一句安慰的话么?反倒疑神疑鬼,我不听,我不听你解释!”

    辛晓婉愤怒的挂了电话,咬着嘴唇想了想说:“冬瓜,今天不能去购物了,我要先回去一趟。”

    “回酒店还是回家?”刘汉东并不奇怪,辛晓婉这样被保养的二奶,其实并不自由。

    “回锦江豪庭,处理一些事情先。”辛晓婉表情变得忧郁起来,望着车外不再说话。

    刘汉东开车将她送回了锦江豪庭,然后开回酒店,路上发现后面有车在闪灯,是王星的哈弗。

    哈弗开了上来,和奥迪a4并行,王星降下车窗道:“哥们,昨晚上滚床单爽透了吧。”

    “爽你妹啊,老子啥也没干。”刘汉东说。

    王星瞅一眼刘汉东的新衣服,啧啧连声:“人靠衣裳马靠鞍,你这一身行头不少钱啊,这是被包养的前奏啊。”
    《匹夫的逆袭》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